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未了姜颦时厌

>

未了姜颦时厌

一夜盛夏 著

姜颦 时厌 未了姜颦时厌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未了姜颦时厌》是作者“一夜盛夏”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姜颦时厌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姜颦也没有多加在意,“你的戒指落在酒店了。”时厌瞥了眼自己空荡荡的食指,“我现在走不开,晚上八点我去找你。”姜颦想说他既然忙,告诉她公司地址,她放在前台就行了,时厌却已经挂断了电话。走出酒店的姜颦忽然想到,时厌八点要去哪里找她?——因为是第一次,时间又那么长,姜颦走路的时候觉得有点不舒服...

来源:申琼瑶   主角: 姜颦时厌   更新: 2022-12-10 14: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姜颦时厌是现代言情小说《未了姜颦时厌》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一夜盛夏”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 姜颦站在他家门口,有些束手束脚“我还是住宾馆吧”她低声说时厌扯开领带,径直朝着酒柜走去,捏着水晶杯仰头喝了半杯他的喉结极其性感,扯开的衣领像是撕开的禁欲“我没功夫送你乱跑”时厌捏着酒杯,指向平墅东边的位置:“客房”客房很大,有姜颦两个卧室那么大,她躺在床上没能睡着她好像听到了电子门响起的声音,正在思索时厌是不是出去了,就听到了苏情妩媚的声音“时总,刚...

第002章:我流血了

姜颦蹙眉。

按照纸上的号码,姜颦将电话打了过去。

响到十一二秒,时厌这才接通,他的声音有些远像是在安排什么工作,之后这才接通“睡醒了?

正准备自报家门的姜颦顿了下“你知道我的手机号?

时厌“嗯。却什么都没有解释。

姜颦也没有多加在意,“你的戒指落在酒店了。

时厌瞥了眼自己空荡荡的食指,“我现在走不开,晚上八点我去找你。

姜颦想说他既然忙,告诉她公司地址,她放在前台就行了,时厌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走出酒店的姜颦忽然想到,时厌八点要去哪里找她?

——

因为是第一次,时间又那么长,姜颦走路的时候觉得有点不舒服。

但她没经验,不知道自己是伤到了。

回家前,姜颦从超市买了收纳盒,就开始收纳林牧放在自己这里的东西。

已经是四方城新贵的林牧已经不是苦哈哈创业的无名小卒,名下也已经有了十来套房产,但他还是喜欢跟姜颦挤在她这一百来平的房子里。

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在这里留宿。

姜颦对待喜欢的人是好说话的,他每每耍赖不肯走,她就让他留下,但也只是单纯意义上的留下。

姜颦想着也这么多年了,两人也快走入婚姻殿堂了,美好的事情不如留在新婚那一夜。

可她在憧憬两人的婚姻时,他跟别的女人在床上翻滚。

房间不大,姜颦整理的很整齐,所有东西都分门别类,找起来也很便捷。

姜颦耐着性子,将林牧折叠整齐的衣服放到收纳盒里,将原本双人的东西一个个拆开。

像是亲手一次次拆掉两人六年来的过往,她的心也想是被掏空了一样。

东西整理了大半,入户门被打开,原本沉重的步伐在看到一旁放着的手机时,男人连忙跑到了卧室。

“老婆。

林牧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姜颦,下颌压在她的枕间,像是彷徨无措的孤儿终于找到了可以停泊靠岸的港湾。

带着委屈和无措。

以前,只要他露出这样的姿态,姜颦总是会顺着他的。

但那只是以前。

姜颦深吸一口气“放手。

林牧不肯,反而将她抱的更紧。

在姜颦奋力想要甩开他手臂的时候,林牧失手拉下了她一侧的肩袖,纤细修长的颈部,半露的领口风光诱人,可林牧却被她胸口的吻痕刺疼了眼睛。

“你昨晚没回家,是跟……别、人、睡、了?

林牧猩红了眼睛,死死的盯看着她,浑身都在颤抖。

姜颦垂眸整理了后自己的衣服,“是。

这一声“是后,心中空旷的感觉更深了一分。

林牧面容变得狰狞,按住她的肩膀“是谁?!你跟谁睡了?!谁他妈动了你!

姜颦看着他近乎疯狂的模样,心里竟生出了几分报复的快感,“你呢?林牧。

她问他“你还能记得自己跟几个女人睡过吗?

“那是你从来不让我碰!林牧厉声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尊重你,不碰你,我总要找人发泄!我把你当仙女一样供着,你他妈背着我跟其他男人上床!你对得起我吗?!

姜颦不敢置信的看着诡辩的林牧,心里一阵发寒“既然你觉得自己这么有理,既然你觉得自己找女人没错,为什么不敢让我知道?

林牧狰狞的面容扭曲了一下,顿住。

姜颦压抑着怒火“至于我跟谁睡了,才是真的跟你没关系,因为我们昨晚已经分手了。

“我没有同意过!林牧怒声,“我不同意分手,昨晚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你不说我早晚也会查出来!

姜颦深吸一口气,跟他对峙,让她觉得疲惫,“你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拿走吧,把房间的钥匙留下,以后,永远别再来了。

林牧看着她收拾出来的东西,受到刺激一般的将姜颦按倒在床上。

“老婆,找其他女人的事情是我不对,我改,我以后保证都改掉,我只想要你一个人,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不是已经在商量结婚的事情了吗,我真的知道错了。

他试图亲吻她,如同以往每次惹她不高兴时一样。

可在姜颦的准则里,背叛不值得原谅。

“滚!

姜颦不知道手里拿到了什么东西,就朝他脑袋上砸过去。

是一个八音盒。

大学时期林牧送她的礼物。

此刻八音盒打破了林牧的头,姜颦将他从自己的屋子里推了出去。

关上门之前,头上不断渗血的林牧红着眼睛看着她,说“老婆,我流血了,你不带我,去医院吗?

他说“我流血了。

《未了姜颦时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