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邬颜施傅兴洛之鹤

>

邬颜施傅兴洛之鹤

仅允 著

傅兴 现代言情 邬颜施 邬颜施傅兴洛之鹤

很多朋友很喜欢《邬颜施傅兴洛之鹤》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仅允”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邬颜施傅兴洛之鹤》内容概括:邬颜施心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当时表现得很渣么。如果她早知道他跟周意关系这么好,那她也绝对不会打他的主意。她这辈子最忌讳的,破坏人感情这种损阴德的事情。“姜泽的事情,我也不算特别乐意帮,你告诉我他几个把柄吧,你给我就成,后续不管我是把他弄下来,还是姜家保下他,那都是我的事情,绝对不会牵扯你...

来源:黎怡叶   主角: 邬颜施傅兴   更新: 2022-12-10 17: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邬颜施傅兴洛之鹤》,讲述主角邬颜施傅兴的甜蜜故事,作者“仅允”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第24章傅兴说话的语气很淡,也很坦然:“兄弟共同喜欢一个女人,我想,不太合适”至于说没有关系,那就只是单纯为了需求,没什么身份姜母微顿,意味深长的看了僵硬的站着的邬颜施,她除了一开始掉眼泪之外,这会儿脸上已经没有一丁点表情了像一个比较漂亮的木偶周意还在笑,但笑意到底是没有到达眼底,而姜泽整个人的状态都沉了下来:“傅兴,你果然跟她有一腿!”他又回头狠狠瞪着邬颜施,眼睛通红:“你跟我在一起一年...

第22章

邬颜施觉得洛之鹤的品行十分端正,不太想因为姜泽的事情利用他,但她还是问了一句“我要追洛之鹤,你能帮我什么?

傅兴身上的白大褂将他衬托得格外清冷,他看着她,“怎么样钓男人,我比你清楚。

邬颜施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利用他的,洛之鹤是个好人,他跟姜泽是朋友,不该把他卷进来。

“我跟姜泽还是亲戚,你卷我的时候倒是卷的挺积极的。傅兴淡淡道。

邬颜施心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当时表现得很渣么。如果她早知道他跟周意关系这么好,那她也绝对不会打他的主意。

她这辈子最忌讳的,破坏人感情这种损阴德的事情。

“姜泽的事情,我也不算特别乐意帮,你告诉我他几个把柄吧,你给我就成,后续不管我是把他弄下来,还是姜家保下他,那都是我的事情,绝对不会牵扯你。我也不会再来要你帮我。邬颜施说。

傅兴挑眉道“有姜泽把柄的人多的是,你见姜泽出过事?

“我说了,那是我的事,成不成功,都不需要你管。

傅兴觉得邬颜施有些愚蠢,她一个普通人怎么跟姜泽斗?最后无非她成为头破血流的那一个。

有必要这么珍惜洛之鹤么?

但她自己既然愿意走这条路,他也无话可说。毕竟对他而言,给几个姜泽无足轻重的把柄,反而更加容易。

“我去收集证据,周一给你。傅兴瞥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邬颜施看着他离开的门口,不一会儿,周意就搂着他的手腕,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洛之鹤进来时,似乎有点出神,被她轻轻喊了一声,才开口道“傅兴同意周意结婚的事了,他的意思是尽快。估计最近,就能喝到他们的喜酒了。

刚刚他在门口,跟周意聊了两句,听说傅兴已经开始找人准备婚纱了,给的婚纱定金,就已经小几百万了。

邬颜施皱了皱眉,道“你想告诉我,别再惦记傅兴?

洛之鹤笑了笑“你真聪明。

“我不惦记他。她平静的看着他,“最开始确实见到他会脸红,也觉得他很帅,不论是从学历、智商、职业方面,他都很吸引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他在一起,也没觉得跟他能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过大,对方还冷漠,没有人还会幻想能跟对方成为恋人。

洛之鹤替她打开餐盒,道“傅兴母亲,对这段婚姻,依旧不支持。但她也管不住傅兴。

她已经表态了,可他还在深入这个话题,显然话里有话。

邬颜施道“洛同学,你是不是还有话要对我说?

洛之鹤笑着说“妹子,还有我,你也不能喜欢。

“嗯,我知道。她勉强笑了笑,很快低下头去,安安静静的吃饭。

“喜欢我的女人也挺多,我跟傅兴有一样的困扰,就是家里人比较挑剔。洛之鹤漫不经心的说,“而我跟傅兴不一样,我不太违背家里人。

邬颜施慢条斯理的咬着一块红烧肉,酱汁染上了她的嘴角。

洛之鹤心下微动,摸了摸她的头,道“妹子,是不是觉得我说话挺狠。

邬颜施放下筷子,摇头道“你事先说明,那是因为你是个负责的人,不想到时候我陷得太深受委屈。我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跟你当朋友,就挺不错的了。

洛之鹤抬了抬嘴角。

他就不知道眼前这姑娘,怎么净是把他往好的方面想。

这也导致他对她也更加热心了点,最后亲自送了她出院。

出院那天,邬颜施还看见苏乐琪红着眼睛从傅兴身边跑开,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结婚的事情给伤到了。

不过跟周意比,她这肯定只有被伤害的份。

邬颜施又想到自己,自己可比苏乐琪还惨,毕竟当时她跟苏乐琪一起时,傅兴可是护着苏乐琪的。

洛之鹤倒是随口解释道“傅兴之前因为周意拒绝过的女生,更多。还有威胁他跳楼的,他眼皮都不眨一下,说起来他在面对人命时能这么理智,确实适合当医生。

邬颜施半个字都没有回答。

……

自从出院以后,她跟洛之鹤也就不经常见面了。

姜泽伤没有养好,倒是没来找她,一直到她搬完家都没有出现过,只用一个陌生号码给她道了歉。

邬颜施听到他的声音自然是恶心的不行,没听就挂了。

她也没有再见过傅兴,唯独有一次,他带着周意开车从她学校路过,她透过车窗,看到了一眼他的侧脸。

就一眼,他车子就开走了。

《邬颜施傅兴洛之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