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

>

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

苏九米 著

年景珩 时初 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 霸道总裁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她一次性写了一长串,在全场的诧异目光下,她点开了电脑上,当日的监控摄像。在她看见了年豫竹准备的照片时,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料到会有人拿这照片做文章,因此做了两手准备,提前要到了当日店家的监控摄像,以证清白。摄像角度刁钻,由于模糊因此看不太清人,只能看见时初坐在座椅上,一侧还有一个女人,那看不清脸的...

来源:黄钰洁   主角: 时初年景珩   更新: 2022-12-10 21: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时初年景珩的精选霸道总裁小说《暴戾总裁乖乖宠,哑妻她又甜又野》,小说作者是“苏九米”,书中精彩内容是:年景珩脸色漆黑一片,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浑身迸发出了令人难以忽视的强者气场,仅仅一眼就让人喘不过气来,感觉快要窒息一般时如山见状,原本的气势霎时萎靡不振,站在原地傻傻的赔笑,看上去宛若献殷勤“哎呀,景珩怎么这么快回来啦…”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年景珩发现了“你刚刚想对我的新婚妻子做什么!”他冷声开口,唇边带着凉笑,眼神看上去算不上客气,带着几分狠戾时如山见状,吓...

第十五章:她是我认定的妻子

“妈,您之前不是挺喜欢白家千金白颜艺吗?

她跟景珩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不仅人长得漂亮,还知书达理、温柔贤惠,这样的女孩子,才最适合做年家的儿媳妇。

年建华大言不惭的说道。

没等年老夫人开口,一道冷沉的声音响起,“既然二伯这么喜欢白颜艺,何不让年豫竹把她娶了,做你的儿媳?

年建华一噎,“景珩,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放着好端端的一个白家千金不要,干嘛娶一个哑巴?

年景珩冷冷看了年建华一眼,嘲讽道“那二伯当初为什么放着门当户对的贵族千金不要,要娶一个下人呢?

年建华被说得哽住,脸色像吞了苍蝇一样难看。

被说“下人的齐秀莲更是涨红了脸,“景珩,大家都在这里,你即便对我有意见,也不能这般羞辱我吧,我好歹是你的二伯母!

齐秀莲见说不过年景珩,便拿长辈的身份来压他。

可是年家谁不知道,当年齐秀莲只是年家的一个保姆,专门伺候年建华的,出身贫困的齐秀莲一直将野心藏匿。

等有一天年建华喝醉酒回来,她伺候年建华沐浴更衣,趁机爬上了年建华的床,事后还怀上了孩子。

年建华为人封建古板,见齐秀莲一心一意伺候自己这么多年,又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便向年老夫人提出要娶齐秀莲为妻。

年老夫人当初不同意,齐秀莲就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跳河,用死来逼着年建华去跟年老夫人对抗。

母子两僵持了很久,最后是到年豫竹出生,年老夫人不忍心孙子受苦,才妥协让齐秀莲进门。

年景珩看了一眼齐秀莲,“二伯母,你也配?

“你!齐秀莲气得想破口大骂,却被年老夫人一个冰冷的眼神给吓退。

谁不知道,在年家老宅是年老夫人说的算,而年老夫人最宠爱的孙子,就是年景珩!

其他人还想在说什么,年景珩握住时初的手,冷声宣布,“我认定的妻子,只有时初,除了她,我谁也不要!

时初微微震了震,尴尬得想把手抽出来,却被他紧紧握住。

坚定有力的握住。

时初不禁疑惑了,他们不是协议结婚吗,可为什么觉得他此时的情感这么真实……

年景珩这番话,堵住了众人的嘴。

这下,所有人都不敢看不起时初了。

对此结果,年老夫人十分满意。

当众人对时初不满时,她故意没出声,就是在等年景珩出来处理。

自己的老婆,当然要自己护着。

景珩这孩子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年老夫人宣布开始用餐,大家这才开始动筷。

气氛终于有所缓和。

可没过一会儿,年老夫人皱起眉,责问年建华,“对了,豫竹呢?他怎么不在?

年建华看了一眼空着座位,转头质问齐秀莲,“秀莲,豫竹呢?用餐前你们不是还在一块吗?

齐秀莲支支吾吾,“豫竹那臭小子,我责备了他几句,他就生气跑了……

“你是怎么管教孩子的?吃饭人就跑了,一点规矩也没有,好好的一个孩子都被你教坏了!年老夫人叱责起齐秀莲。

齐秀莲很是委屈,想打电话把年豫竹叫回来,守在餐厅门口的管家却在这时惊讶得喊出声,“豫、豫竹少爷,您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年豫竹顶着一脸的包进来,浑身脏兮兮的,很是狼狈。

之前还勉强算的上俊逸帅气,此时脸肿的,都快看不出他原本的模样了。

齐秀莲心疼得站了起来,连忙走向年豫竹,“豫竹,你怎么回事,谁把你搞成这样了?!

“妈你快别问了,倒霉死了,一出门就碰到一个很没有礼貌的村姑,她害我被马蜂蛰了,这下我帅气的脸都要破相了!

“哪个不要命的女人敢弄伤我儿子,让我找到我一定要她好看!

齐秀莲心疼得要命,连声哄道“没事,儿子,不会破相的,等吃完饭,妈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恕不知,那个害年豫竹被马蜂蛰的女人,就坐在餐桌前,饶有兴味盯着这对母子。

年豫竹本想落座,余光瞥见坐在年景珩身边的时初,瞬间惊得跳了起来,“是你!你个——

一记冰冷的眼神扫过来,年豫竹像什么给卡住了喉咙,瞬间消了音。

年景珩冷冷盯着他,死寂一般的目光像寒刀一样架在他脖子上,仿佛只要他敢再多说一个字,就能让他人头落地。

年豫竹深呼吸,逼自己冷静,然后坐下。

年家老大年建国疑声问道“豫竹,你刚刚说是谁?

年豫竹看了一眼年景珩,朝年建国露出痛苦的微笑,“没什么,大伯,我看错了。

“好了,既然都到齐了,开餐吧。

年家午宴正式开始。

年老夫人看着时初默默扒着碗里的白米饭,“小初啊,你这么瘦,只吃饭不吃菜怎么行,这怎么长身体呢?

“想吃什么,我让景珩给你夹。年老夫人慈爱得说完,咳了一声,警告得瞪了年景珩一眼。

时初连忙摆手,想说不用帮忙夹菜,她自己来就好,一个鸡腿就从天而降,出现在她碗里。

时初瞪着她碗里的鸡腿,抬头看向男人——她不吃鸡腿。

年景珩云淡风轻得道“奶奶说你瘦,多吃点。

时初心想,年景珩啥时候这么听话了?

就在她思想开小差的瞬间,她碗里的菜都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时初想说,她吃不了这么多。

一道带着命令语气的声音落下,“吃完,别浪费。

时初差点心肌梗塞,他怎么不全夹自己碗里去?

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整她的吧?

时初垂下眸,认命的开始扒起碗里的饭菜。

嗯……不得不说,年景珩给她夹的菜,都是鸡鸭鱼肉中最鲜嫩肥美的部位。

年景珩不动声色得用余光瞥着扒饭的时初,唇角微微勾起。

怎么会有人连吃饭都这么可爱?

像小老鼠一样喳喳喳的。

吃午饭,时初便向年老夫人告别。

年老夫人对时初很不舍得,让她以后常来老宅子玩,临走前还嘱托年景珩送她。

时初本想拒绝,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这里打不到车。

“……

男人直接越过她,走向停在庭院里的迈巴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