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宠妻无法无天

>

宠妻无法无天

夏漓歌 著

夏漓鸽 宠妻无法无天 容焱 现代言情

《宠妻无法无天》是作者“夏漓歌”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夏漓鸽容焱,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一阵风吹来,场中的少女发丝轻轻摇曳,纤长的睫毛轻扇,她的嘴角噙着一抹笑容,任人看不出喜怒。余晩情弱弱的问了句:“对吗?”那声音里也带着一丝丝不确定。“全错哦。”宫漓歌轻轻笑了,“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蟹肉恰好是我最讨厌的...

来源:掌读520   主角: 夏漓鸽容焱   更新: 2022-12-11 08: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宠妻无法无天》,讲述主角夏漓鸽容焱的甜蜜故事,作者“夏漓歌”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夏漓歌,你这个不要脸的小畜生!居然在你妹妹的订婚宴上勾引妹夫,你给我滚,我夏家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早知道我就不该收养你!白疼你这么多年!”被夏家收养多年,夏漓歌一直乖巧懂事,竭尽所能讨他们欢喜当他们找回亲生女儿,却将自己视如敝屣她就连呼吸都是一种错……“爸妈!不是我,我没有做过!”夏漓歌心头泣血,多希望养父养母可以相信自己,“齐烨是我的未婚夫,爸妈,你们知道的,他明明是...

第35章 老娘亲手废了你

这个答案他斟酌再三回答,那时候她眼里的欢喜做不得假。

“你最喜欢的是螃蟹。

两人回答完以后十分心虚,好像此刻他们是参加考试的考生,而宫漓歌则是高高在上的阅卷老师,两人手心里捏着汗。

别说是他们,就连围观的吃瓜群众都在猜测两人有没有答对。

一阵风吹来,场中的少女发丝轻轻摇曳,纤长的睫毛轻扇,她的嘴角噙着一抹笑容,任人看不出喜怒。

余晩情弱弱的问了句“对吗?

那声音里也带着一丝丝不确定。

“全错哦。宫漓歌轻轻笑了,“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蟹肉恰好是我最讨厌的。

“夏太太是不是傻?人家都把正确答案穿在身上了还能答错,看来她们这对父母是一点都不上心。

“不可能,过去你的衣服全是素色,不是粉色就是白色。

“分明我当初给你剥的蟹肉你笑得那么开心!

两人都在质疑正确答案,宫漓歌嘴角的笑容加大,只是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疼。

“妈,我八岁那年,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和你们去合作伙伴家拜年,就因为我身上的那件衣服和对方孩子撞衫,那孩子当着你的面奚落我,为了讨好那孩子,你们要我脱下外套,那么冷的天,回来以后我就感冒了,从那以后我就很少会穿红色,哪怕买了也只是挂在衣柜里。

宫漓歌话锋一转,“至于蟹肉,我曾被螃蟹夹破手指,流了很多血,我现在看到螃蟹这种生物都害怕,又怎么会喜欢呢?

之所以会那么开心,只因为那是爸爸第一次亲手给我剥的,我当然会笑。

听完她的话,夏峰和余晩情对视一眼,显然已经想起了那些陈年旧事。

余晩情现在都还记得宫漓歌脱下衣服时候委屈的神色,那时候的她没有吭一声,乖巧的站在她们身边。

那样的寒冬,自己只顾着讨人欢心,却忽略了那个孩子会不会冷?

宫漓歌眼神飘忽看着虚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是你们收养的,我的亲生父母早就不在人世,我把你们当成最亲的亲人。

在有了弟弟之后,我最怕的就是你们哪天会将我赶出家门,所以我努力的当一个好女儿,好姐姐,不管受了怎样的委屈我从不说。

喜好也好,厌恶也罢,我都放在了心里。

就算是我小心翼翼看你们的脸色,乖乖巧巧听你们的话,如今我才知道没有血缘就是没有血缘。

从前是夏盟,现在是夏浅语,夏盟随便一句话你们可以让我跪到膝盖麻木,夏浅语一句话让你们无视我的名誉,给我扣上一顶又一顶大帽子,如果不是我自证清白,今天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这些年来,不管我怎么做,你们眼里的人始终不是我。

我很感激你们的养育之恩,用掉的那几亿就算是还你们的恩情,既然用了那也就罢了。

两人此刻才知道追悔莫及,宫漓歌就像是一个乖乖的玩偶,她们没有在意过她的喜怒哀乐。

过去夏盟老是捉弄宫漓歌,自己责罚过她很多次,她从未辩解过一次,逆来顺受已经变成习惯。

面对夏浅语的指责,她们也从未去认真关心过宫漓歌,夏浅语说什么就是什么,夏峰夫妻还以为她会和过去一样继续隐忍。

如今想来是他们是真的错了,宫漓歌毕竟是人,也有自尊。

夏浅语勾引齐烨在前,想要污蔑她在后,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们夏家对不起她。

夏峰后悔不已,“歌儿,你再给爸爸妈妈一次机会,我们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

宫漓歌眼里似乎藏着眼泪,在水晶吊灯下她的眼睛格外的明亮,像是银河里的万千星辰璀璨夺目。

发丝随风轻扬,她勾唇一笑,声音呢喃“所以我说……晚了啊。

这么多年她的真心相待,换来的也不过是惨淡结局,哪怕夏峰她们是被夏浅语所蒙蔽她也能好受一点,事实证明她想得太多。

贪婪之人骨子里的劣根绝不会因为谁而改变,从一开始她们收养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利益。

宫漓歌叫回周翼,“周律师,剩下的金额就不追究了。

“宫小姐,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

“至于其它的手续,明天我会来律师事务所办,今天太累,我先走了。

“好的宫小姐,恭候你的大驾。

她和夏家的纠葛恩怨在场的人心知肚明,看向宫漓歌的眼神都带着些同情之色。

然而那被人心疼的少女容色艳丽,神情不见半点悲怆掷地有声道“至于那些诋毁我的人,我的律师函会送到各位手里,从今天起,我和夏家再无干系。

“世上再无夏漓歌,有的只是宫漓歌。

那裙裾飞扬的红裙少女在众人各种眼神中捧着盒子离开,夏峰和余晩情想要追出去,却顾忌着满堂宾客。

赵月推了一把齐烨,“还不快追?

现在正是宫漓歌心灰意冷之时,他还不嘘寒问暖趁虚而入弥补过失。

虽然宫漓歌保留了什么没有开口,赵月有种直觉,她手上有着让夏峰想要的东西。

不管那是什么,绝对是很大的利益。

齐烨听完全程心里也有些变化,宫漓歌从未在他面前说过夏家一个字的不好,不曾想却是这样的生活。

“可是小语……

赵月恨不得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豆腐渣。

“齐烨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宫小姐追回来,你就别再叫我妈!

要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赵月的话会说得更加露骨。

躺在那的夏浅语感觉到身边少了齐烨,垂在一旁的手紧紧拽住了裙子。

原本她准备好的戏还没有开演就已经熄了火,宫漓歌出尽风头。

尽管她一心想要将宫漓歌赶出夏家,却不应该是这样的方式!

而本该高高在上被人捧起的自己如今像是死狗一般躺在这,宫漓歌高傲甩了夏家。

夏浅语好恨!

老天爷怎么能这么不公平?

耳边突然响起赵月的冷声,那声音小到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

“小贱人,我警告你,再缠着齐烨,老娘亲手废了你。

齐烨那种直男看不明白的把戏,她一眼就看透了,肯定是这小妖精在背后捣鬼,不仅离间两人的感情,还想要将宫漓歌给赶出夏家。

她和自己一样,百密一疏,如果知道宫漓歌是宫斐的孩子,自己说什么也要好好对她,希望这一切还不晩。

齐烨,这一次你必须要将宫漓歌给追回来。

《宠妻无法无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