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将啼

>

将啼

木轶 著

将啼 木子易 木轶 都市小说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小说《将啼》,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木子易木轶,是作者“木轶”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诸葛羽飞一进机场,就看到逐渐凝实的英魂,他微微一皱眉。“都召唤英魂了,看来这个架不简单啊!”诸葛羽飞加快了脚步,避开逆流逃窜的人群,快靠近时才发现,和楚魂对峙的人,正是自己的好兄弟木子易。“纳尼!木子易,什么情况!季叔,那个人是木子易,我没看错吧?”“确实是木少爷……”“真是个麻烦精!来人,你们现在...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木子易木轶   更新: 2022-12-11 23: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将啼》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木轶”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木子易木轶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2143年,5月13日,这是木子易作为普通人生活的最后一天,作为一个大学刚毕业,留在X市待业的青年来说,他的前途一片迷茫,找了很多份和专业相关的工作,发现没有好好学习,成为体育生却成为了他讨生活的最大壁垒夜晚,出租屋,木子易刚泡好泡面,一通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木子易看着来电显示上母亲的名字,连忙藏起泡面,简单整理了一下妆容,就接通了“哎!妈!您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那个……不是我要打的……...

第6章 七大英魂会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机场中央项声的英魂仍在汇聚,声势十分浩大,所有人都在四处逃窜,乱作一团,所以并没有人在意这吟诵之声,唯独除了木子易,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死党,诸葛羽飞,这吟诵正是出自他之口。

诸葛羽飞其实早就到机场了,看到拥堵的人群时,就知道自己等的人已经到了,所以并没有着急进去,不过他等了很久,见楚魂会的人迟迟没有出来,这才安排季谦去查看,这一看不要紧,季谦慌张的跑了回来说。

“诸葛少爷,里面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谁?

“楚魂!

“真是不省事!到底是谁这么不开眼,和我耀光请来的贵宾动手!走!去看看!

诸葛羽飞带着浩浩荡荡的18人进了机场,机场保安一见是诸葛家的人,并没有阻拦。诸葛羽飞一进机场,就看到逐渐凝实的英魂,他微微一皱眉。

“都召唤英魂了,看来这个架不简单啊!

诸葛羽飞加快了脚步,避开逆流逃窜的人群,快靠近时才发现,和楚魂对峙的人,正是自己的好兄弟木子易。

“纳尼!木子易,什么情况!季叔,那个人是木子易,我没看错吧?

“确实是木少爷……

“真是个麻烦精!来人,你们现在立马上去,围起来!

16人听到指挥,全部冲了上去,季谦和章强则留在诸葛羽飞旁边保护他。章强看着远处逐渐成型的英魂,不免有些担心木子易的安危。

“少爷,要不要我上去拦住楚魂的英魂,再晚,我怕木少爷有危险。

诸葛羽飞眉头紧锁,点了点头。

“章叔,你去怕是来不及了,看来得我出手了!

“少爷!不行!现在还不是你暴露的时候,提前让楚魂知道我们有……

“好了,章叔,我也知道不该这么早就暴露,但木子易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他嘴是碎了点,人品也有点问题,但有些事您不懂,他真的……很真诚呢!

诸葛羽飞说罢便向前一步,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白羽扇,挥动了一下,随后轻唤。

“卧龙先生,有劳了!

“臣之本分!

言罢,白色的光芒从诸葛羽飞身后升起,一个头戴纶巾,手持白羽扇的英魂出现在诸葛羽飞身后,手中扇子一扇,口中吟诵起来。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吟诵结束,一条青白色的巨龙从白色英魂身上出现,缠绕在其身上,不断游走,只见英魂扇子一指。

“去吧!

青白龙便朝着项声飞了过去,项声此时刚凝结完成,准备上前,却不知从何方飞来一只巨龙,还未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巨龙便缠绕上了他的身体,龙头位于最上方,长大了巨口,口中吐出一个骤白的龙珠,龙珠散射出来的光芒覆盖在项声身上,随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项声随着青龙一起消失了。

项破转头恰巧看到了这一幕,惊讶的合不上嘴,当看到项声不在了,着急的他再次呼唤项声的名字时,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喊叫,项声都不做应答。

远处的诸葛羽飞见事情已经解决,召回了白色英魂,长出一口气,走上前去。

木子易看到诸葛羽飞,兴奋的挥手示意。

“诸胖子!这儿呢!我在这儿!

“看见啦!看见啦!我又不瞎,你喊什么!丢不丢人,还诸胖子!你再喊,下次出事,我就不管你了!

木子易笑嘻嘻的看着诸葛羽飞,诸葛羽飞来到木子易身边,认真的端详了木子易一会,随后关切的问道。

“伤严重吗?

“哎呀,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都没什么感觉!

诸葛羽飞收回目光,看着周围围了一圈的耀光成员。

“你们是不是瞎!我让你们围过来是围我兄弟的吗!

原来他们听到诸葛羽飞的命令后,以为是要过来保护楚魂的人,所以冲过来直接就将木子易围了起来,一副要干架的样子。知道自己会错意的众人,立马调转方向,将楚魂的人围了起来。

诸葛羽飞一拍脑门。

“苍天啊,带我走吧!我身边就没个正经人吗!

“都退下!

季杼怒斥道,所有人这才又回到了诸葛羽飞众人身后。

项破没好气的一笑,盯着诸葛羽飞。

“想必你就是耀光的负责人吧!

诸葛羽飞客气的点了点头。

“正是,在下诸葛羽飞,耀光副会长。

“呵呵,诸葛会长好大的牌面啊!先是散了我的英魂,又叫人把我围起来。看来耀光对我们楚魂很不欢迎啊,早知如此,我们也不来X市丢人了!

“项会长言重了,这里是机场,人太多了,万一破坏了哪里,砖瓦倒不要紧,伤着人就不好了,你我第一第三英魂会以后还怎么混啊,你说是不是?

“行,你的地盘你说了算,但你旁边那个人今天我要带走,他顶撞了我也就算了,但还侮辱我们楚魂,不能就这么算了。

诸葛羽飞看了一眼旁边嚣张跋扈的木子易,一阵苦笑。

“您说他啊,实在抱歉,今天恐怕不太行,这位啊,也是我们耀光的贵宾,本来说要过些日子才回来,没想到今天就突然到机场了,还和您起了冲突,您看要不就算了,给我一个薄面,您看呢?

项破疑惑的看着木子易,没想到这人居然也是耀光的人,而且能让耀光副会长如此保护,看来身份也不是很低。

“那如若我是不给呢?

项破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因为诸葛羽飞身旁18人听到这句话,瞬间护在了诸葛羽飞身前,一副即将开战的态势,另一边,楚魂却仅仅站出来了5个人,但从气势上来说,这五人居然挡住了十八人,而且还隐约略胜一筹。诸葛羽飞见状,连忙出来圆场。

“哈哈哈,都说不打不相识,大家都是年轻人,火气旺一点很正常,这件事要不放一放?咱们回去再说!不知项会长意下如何?

项破也知道,今天这件事,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交人?看对方架势是肯定没机会了,而且,再这么纠缠下去,丢的是自己的面子,索性把这个麻烦事交给项翼处理。

“别叫我项会长了,会长在后面呢,我只不过是楚魂长老而已。这种事,还是让我们项翼副会长做决定吧!

项破说完,转身离开,出了机场,项翼和项斩对视,松了一口气,随后项翼向前一步,微微一笑,对着诸葛羽飞轻轻点头。

“诸葛会长,我是楚魂的副会长项翼,刚才的事,还请多多包涵了,我大哥性格就这样,您的贵客没什么事吧?

诸葛羽飞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3、4岁的小孩,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他感受到了很强大的压力,他很疑惑,这个名叫项翼的‘小’会长英魂究竟是谁?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这点小伤,对他来说不足挂齿,还是小兄弟通情达理啊!那咱们去我们耀光坐会?

“好,您带路便是。

“季叔、章叔,你们先带着项会长走,我随后就到。

“是,少爷!

看着一行人离开,机场也恢复了秩序,诸葛羽飞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木子易后背上,疼的木子易都快扭在一起了。

“干嘛啊!死胖子,疼!

“你小子是真能惹事啊!S市刚处理完,又来X市惹!

“谁叫那人我看着不顺眼的!

“不顺眼也得挑人啊,大哥!你知道那是谁不!

“楚魂会长?

“哦,那倒不是……

“那不就结了,会长都不是,我怕什么。

“你啊你,之前没和你说明白,现在我告诉你英魂会代表什么,光门事件已经过去快一周了,就单单华夏地区爆出的魂将和灵将人数已经超过3000多名了,可能你觉得对于我们华夏这个数亿人口大国来说不算什么,但你也见识到英魂的力量了!而且军方也做过测试,普通的子弹和导演根本就伤不到英魂,除非10来个原子弹,一起,看能不能毁灭一个,但那样,地球还存在吗!现在整个华夏,英魂会就7个,分别是。

第一名,楚魂,现役人员54名。

第二名,桃源,现役人员31名。

第三名,耀光,现役人员26名。

第四名,汉氏,现役人员23名。

第五名,暴君,现役人员17名。

第六名,青光,现役人员12名。

第七名,花海棠,现役人员8名。

所以那人虽然不是楚魂副会长,那是楚魂副会长的大哥项破啊!就算你不怕,S市英魂你总见过了,10米多高那些个,刚才那人也有!而且今天人家带来了10多个!万一要是我来晚一丢丢!你这会就在人家英魂脚趾缝里塞着了!

“你恶不恶心啊!几千年的脚趾缝,要塞你塞!

“这是重点吗!哎呦!算了,你先回去吧,我还得去接待呢,等晚一些我再给你打电话。

诸葛羽飞刚要走,被木子易一把拉住。

“接待谁啊?刚才那帮人?

“是啊!我们耀光和楚魂谈合作呢,挺重要的。

“什么合作啊?说来听听!

“商业机密!

“小气!我还不稀得听呢!

“好了,我也得赶快过去了,一会宴会要开始了,去晚了,我爹又得骂我了。

木子易一听有宴会,那就代表有很多好吃的,于是眼睛轱辘一转,嘿嘿一笑,搂住了诸葛羽飞。

“你爹最近咋样,有段日子没见了,现在还好吗?

诸葛羽飞被木子易这突如其来的一搂,吓了一跳。

“还……还行,很好,怎么了……

“那个,我突然有点想他了,正好今天你在,赶早不如赶巧,我今天就过去看看他。

诸葛羽飞意识到不对,甩开木子易。

“不行,你看我爸干嘛啊?你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早不去晚不去,今天我们家有大事,你非要去!

“你说什么呢!什么你家我家的,你都那么帮我家了,我把你家当我家没问题吧!而且,我就是去看看你爸,又不是去干嘛!你这样好伤兄弟的心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走了,替我向你爸带个好。

木子易说完眼神失落了下来,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看着木子易的背影,诸葛羽飞觉得自己严重了,想要去拦,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拦吧,似乎是自己过分了。

“那个,木头,要不……你和我回家吧?

木子易光速回身,一拉搂住诸葛羽飞就往外走。

“朝这边走,路我熟,今晚宴会都有啥菜啊?

“也没啥特殊的,还那些什么鱼翅、燕窝之类的,不好吃。话说,你真的是去看我爸吗?

“是的,是的,不用怀疑。

“那你也不带点东西?

“带什么带,一家人的,我一会从给你家储藏室拿点就行。

“好吧……

就这样,木子易连坑带骗,终于算是去成了诸葛羽飞家,坐在车上,他一直心不在焉,毕竟从醒来后的这几天里,发生了太多事,英魂、英魂会、季杼、章邯,这些曾经只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东西,现在全部照进了现实,而且只存在于历史中的人物,一个个现在又活灵活现的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他不免有些羡慕起来,毕竟谁不想自己拥有这种万人之上的力量。像个将军一样活一辈子,也是他这个年纪的男孩最想做的事了。

想到这儿,木子易不免又想起了自己家那块无字灵牌,那到底是谁的灵牌,为什么爸爸守了一辈子,大伯抢了一辈子,最后却还不知所踪了,而且光门背后到底是什么,三年后又会有什么事发生,凭现在自己这点力量,能在这样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活多久,全部都是未知的,木子易很不喜欢这种命运被别人牵着的感觉,

“你到底在哪儿啊!我的祖宗。

木子易小声嘀咕着。

“在这儿呢!乖孩子!

诸葛羽飞调皮的接了木子易一茬,俩人嬉笑间,车到了诸葛家庄园。

“哎呦喂!真是气派,虽然说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你家了,但我来一次就有一次新的感悟,我总觉得你爸当年是不是抱错儿子了,其实他的亲生儿子应该是我!

“去你的!走吧!

木子易和诸葛羽飞离开后不久,司机下车检查车辆时,奇怪的发现,四个车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形了,而且后座的真皮座椅全部开裂,司机看着眼前的一切,崩溃了。

“天哪,发生了什么啊!这我得陪多少钱啊!

但司机没有发现的是,在他检查后座座椅的时候,一缕微弱的红光从车底溜走了。

……

《将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