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系统:宿主请不要恋爱脑啊喂!

>

系统:宿主请不要恋爱脑啊喂!

秋沐木木子 著

北柠 古代言情 系统:宿主请不要恋爱脑啊喂! 顾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秋沐木木子”创作的《系统:宿主请不要恋爱脑啊喂!》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小家伙好久不见?”魏宁见状弯腰抱起了飞下来的金乌,正是之前他救的那只“上次那只凤凰神鸟是你的父亲吗?我是来找他的。”魏舒看着在魏宁怀里蹭来蹭去的小金乌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芒,忽然开口道;“哥哥可以给我抱一抱吗?”魏宁听闻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金乌,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可以吗?”小金乌停顿片刻,点了点头。魏...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北柠顾清   更新: 2022-12-13 04: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系统:宿主请不要恋爱脑啊喂!》是网络作者“秋沐木木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北柠顾清,详情概述:未来世界的某一天,在一个虚拟投影成的会议室里,坐着众多身着紧身防护服的未来人类他们在激烈探讨着什么“我坚决不同意让过去落后我们几个世纪的人类参加这次穿越星际拯救计划,毕竟以当时人类的思维并不能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不说,如果我们的计划被泄露了,星际时空组织一定会将在座的所有人送上军事法庭!”原来,在未来的某一年里,一次时空扭曲产生了巨大的能量,把很多意识想思想转化为平行世界,人类掌握了穿梭各个平行...

第4章 海中怪物

山谷微风徐徐,魏宁看着手中随着神树的出现而慢慢消散的羽毛,愣愣的发呆。

魏舒见哥哥沉默不语也是不敢轻易开口,她心里是惶恐的紧。羽毛没了,神树找到了,可是万一还没有躲过公主黄金瞳追寻的话,不仅辜负了花姐姐,她和哥哥的性命也没了。

神树还没完全出现就见一只小家伙从树上扑扑楞楞的飞了下来向着魏宁而去。

“小家伙好久不见?魏宁见状弯腰抱起了飞下来的金乌,正是之前他救的那只“上次那只凤凰神鸟是你的父亲吗?我是来找他的。

魏舒看着在魏宁怀里蹭来蹭去的小金乌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芒,忽然开口道;“哥哥可以给我抱一抱吗?

魏宁听闻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金乌,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可以吗?

小金乌停顿片刻,点了点头。

魏舒见此从哥哥手里接了过来,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小金乌的翅膀。魏宁转头看向神树不知道这半根羽毛还能不能召唤出那只凤凰来。

正担忧的望着神树出之时,耳畔忽然听见小金乌高声啼叫一声。再回过头去看妹妹,发现小金乌正拼命地挣扎想要从魏舒的怀里出来。

魏舒接到哥哥询问的眼神,尴尬的笑笑把小金乌送回了哥哥怀里;“可、可能是我抱得它不舒服了吧。还是你来抱吧!’

还没等魏宁接过小金乌,狂风骤起,刮的二人几乎站不稳只能相互搀扶着。

伴随着狂风一起的还有让人睁不开双眼的金光;前因后果我已知晓,不必多言!尔等凡人真是贪婪愚昧,还不快将吾儿放下!正是帝俊的声音,但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魏舒听闻此言握成拳的手不仅又紧了紧,魏宁也是羞愧的恨不能将头埋进胸里,赶紧放开小金乌拉着魏舒跪倒了地上;“还希望您能成全!

“公主的黄金瞳与吾乃出同根,并不见得谁就比谁更胜一筹,不过你要是执念于此吾就帮你试这一次,但事先说好成与不成当初答应的一个愿望也算是兑现了,往后就再无瓜葛!

“好!多谢神仙成全!归根究底是我们自不量力,贪心不足!您放心此行过后无论成否我们兄妹二人不会再和任何人提起此事、提及您。也绝不会对外界透露此处半分。说着,拉起魏舒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狂风止金光撤,一只硕大的凤凰显现在魏宁眼前;“上来躲到我的翅膀里,我带你躲到太阳的背后,希望借助金乌幻化的太阳耀眼的光芒能躲开公主的眼睛。

魏宁爬到凤凰的翅膀里后只觉得周身都很温暖,不由得泛起了丝丝困意。伴随着可能成功的喜悦不由得放松了这几日一直空悬着的心。

不等合上双眼的时间,就感觉一阵抖动。接着是从高处跌落的失重感伴随着温度骤降。一转眼又回到了地面。

天上地下不过刹那间。

“果然还是要有那个机缘方能成事,这几日轮班值守的大金乌大抵都去参加了王母娘娘的盛宴,只留了几只年纪尚小修为不足的小金乌当值。小金乌法力不够躲不开黄金瞳的追寻,吾刚才感应到黄金瞳的瞬间灵气一滞,又借不到太阳的助力。只能说你命中本该遭此一劫,吾也帮不到你!

兄妹二人心里如掉入冰窖里一般,灰白着脸离开了神树所在的山谷。

果然是自己要求的太多了吗?总归是自己的贪心所致。魏宁脑海里匆匆掠过这几年发生的事,人生在世是不过短短十八年,好歹是好日子也过得,也经历过常人所未经历过的奇闻异事,也不算白活一场,念及此调整了一下自己心情,故作轻松地开口;“妹妹,事已至此咱们在难过也没有用,不如看开些,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离咱们出生的地方也不远了,不如趁剩下的时间回家看一看,去母亲的墓地祭拜一下。

魏舒 张嘴不知想要说什么,停顿了一下只回复了一个好字。事已至此确实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路过当年帮助过兄妹二人的奶奶家门口,却见门口白幡直愣愣杵立。魏宁停顿了片刻刚要开口上前敲门。却听得路过的两名村民交谈道;

“这两人穿的好生贵气,是得了张家奶奶的丧讯来奔丧的吗?

“不能吧,没听说张家有什么有钱的亲戚呀?不然祖孙俩也不至于这两年过得野菜都吃不上啊。

魏宁刚要敲门得手始终没落下,魏舒也听到了路人的对话,小声的询问;“祖孙俩不就是当初给咱们一碗饭吃还告诉咱们去城里找口营生的那个张奶奶和他的小孙子吗?

魏宁没出声,从怀里掏出所有的银子,拿出一锭,剩下的放进荷包里隔着门缝塞了进去。

“走吧,回家。

“好……

距离赌约过去第二天晚上的,两人走到了出生的村庄,路过家门口时两人忍不住探了又探始终没下定决心走进小院,直接奔娘亲的墓地而去。

魏宁掏出仅剩的一锭银子交到妹妹的手中,“去找人修缮一下母亲的墓吧,看样子父亲应该是也没有来过几次,草都那么高了。忍着眼眶中的泪水,跪下点燃了路上买的香和纸钱。

“好魏舒也是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我这就去!

“对了,顺便让人在母亲的墓旁再修两个新坟。

魏舒一怔,苦涩的应了一声;“好!

两人愣是在墓前跪了一个晚上,等到天亮的时候,魏宁回头看着同样跪在身侧的妹妹,此时魏舒已经哭得双眼通红,靠在魏宁肩膀上昏睡了过去。

魏宁心疼的紧,不由得将其轻轻抱起到旁边得到草垛上脱了上衣盖在身上。“娘亲啊,是我没有教导好妹妹,是我太贪心了,都是我的错!辜负了您当时的苦心。

说罢又狠狠地磕了几个头,抬头间又见到了年幼时看到的那个人脸白鸽,正落在母亲的墓碑上。

“娘亲!是您吗?!魏宁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只见那人脸白鸽指引着魏宁来到了海边,落到了一个人身上。

那人下半身淹没在海水里,上半身赤裸着趴在沙滩上,像是不小心落水昏迷在这里的。

魏宁急忙上前查看,俯身费力将人拉到了岸边,翻过身来再看,不由得老脸一红,手忙脚乱起来。

此人明显是位少女,赤裸的上身刚好暴露了女性的特征,羞的魏宁不敢再看,赶忙脱了里衣将少女盖了起来,外衣已经给了妹妹,这里衣一脱魏宁也光了膀子,好在现在是夏天还不至于太冷,但湿裤子在身上也不免有些难受。

“你醒啦!此时魏宁已经架起了火堆,烤着湿透的衣服,见女孩睁开了双眼忙问道;“你是谁家的姑娘,怎么一个人到的这海边来玩儿?你告诉我你的家在哪儿,我去你家里通知一声好带你回家。

小姑娘睁大了双眼打量着周围一脸的好奇,也不说话。看到光着膀子的魏宁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盖着的衣服,似乎是觉得不舒服,扔到了地上。

她这一扔不要紧吓坏了旁边的魏宁;“哎哎哎!你怎么扔了!你若是嫌我的衣服脏也不能直接掀了去呀魏宁急忙别过脸去,刚才救他的时候没注意,这怎么!怎么她好像没有穿裤子呀!恍惚间魏宁好似看到了一双白的发光的、光溜溜的双腿……

那小姑娘好像是很好奇魏宁的反应竟光着身子大大咧咧的朝他走来吓得魏宁只在心里默念‘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闭着眼摸索上前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小女孩穿上。

一阵手忙脚乱终于穿好了衣服,海风一吹魏宁也清醒了些。拉紧小姑娘的衣襟坐下故作严肃状;“小姑娘怎可如此不自尊自爱,自己攥紧衣服,在光着我就、我就丢你一个人在这里不管你了!

小姑娘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总算是不 扒自己身上的衣服了,但是却红了双眼,好似被严厉的语气吓到了,撇了撇嘴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哎你别哭啊!我这里有给我妹妹买的糖你要不要。魏宁也是没了脾气只能拿出小时候哄妹妹的招式来哄这个小姑娘,只在心里嘀咕这女孩好像心智不太健全的样子,一边用手比划着这是吃的东西。

小姑娘接过糖先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在魏宁手舞足蹈的比划下舔了一口,瞬间眼冒金光一口吞了下去。

“不是你别直接吞啊,这糖是硬的不能直接吞…..嗨呀!魏宁叹气无奈,结果面前出现一双摊开的双手。

“还要!小姑娘好似意犹未尽般伸手向魏宁要糖吃,魏宁只好又掏出一颗,小姑娘还继续伸着手,仰头示意魏宁继续,魏宁无法将身上所有的糖淘了个干净“这下没有了 都给你了。

小女孩好像满意了咧开嘴给魏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恨不得后槽牙都露了出来。牙齿很白但是个个都尖尖的,魏宁看着奇怪,不由得走进了看看,一不留神被小姑娘拉起了双手向海里跑去。

魏舒是被阳光晃醒的,一起身看到了哥哥的衣服心里一暖于是穿在了身上。一睁眼不见了哥哥,急忙起身去找,刚找到哥哥便见到哥哥与一个年纪十五六的小姑娘在一起似在玩笑,魏舒刚要上前就见那小姑娘拉着魏宁向海里跑去,心下一惊急忙追去,但还是晚了一步。见哥哥不挣脱那个小姑娘,魏舒暗道糟糕。只见魏宁不但不挣脱,更是好似入魔般呆愣着任由小姑娘拉着跑向了海里……

魏舒不肯放弃,跟着跳进了海里。

魏宁是被他那个懦弱的父亲在海里救起的。父亲在村民的口中得知兄妹二人回来了,但是等了一天没见他二人回家便想着是去了他们母亲的墓地,在第二天上午就打算去墓地看一下结果半路上被村民急忙拉到海边。说是他儿子被海里的妖怪掳到海里,她女儿追他哥一起跳进了海里,父亲找了附近善水的渔民一起找了一整天,在第二天只找到了魏宁拉回家昏迷了一天一夜终是捡回条命来。魏舒却是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在魏宁昏迷的时候就有官兵带着软轿敲锣打鼓的向魏家而来,说是迎接驸马回城。

在海里捞人加上魏宁的药钱让他那继母直跳脚扬言愿意死哪儿死哪儿去,可是见到官差后笑脸都咧到了后脑勺,殷勤的比亲娘还亲。

魏宁醒后得知魏舒失踪,眼里失去了光彩毫不留恋直接跟着人走了,什么也没说……….

原来是在魏宁失踪在海里这一天一夜正好是与黄榜上约定的三天的最后一天,可能是在海里被妖怪掳走的原因,公主用黄金瞳没有找到,所以才阴差阳错的赢得了赌约,当然这都是后话…….

《系统:宿主请不要恋爱脑啊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