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蛇欲缠身

>

蛇欲缠身

四月的十月 著

安心 悬疑惊悚 秦渝 蛇欲缠身

悬疑惊悚《蛇欲缠身》,讲述主角安心秦渝的爱恨纠葛,作者“四月的十月”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难道这东西真的有辟邪的效果?我研究了半晌也没能看出个端倪,想了想梦中那个哀求的声音,又想到我爸的叮嘱,我还是把玉佩戴在脖子上。爸妈起的很早,五点半就开始在忙活了,而我还没有睡着,索性起身,本想着去帮他们忙,没想到听见他们在聊天,好奇心驱使,我躲在一旁偷听。“老公,你说我们要不要和安心说她的血的事?她...

来源:申琼瑶   主角: 安心秦渝   更新: 2022-12-13 14: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蛇欲缠身》内容精彩,“四月的十月”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安心秦渝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蛇欲缠身》内容概括:“安心,来帮忙”天色又暗沉了下来,看着要下暴雨的节奏,我爸妈连忙将烧好的灰装起来,足足好几个簸箕“妈,要这个做什么?”我看着我妈将草木灰摆在院子周围,又提到屋内,到处撒上“别问这么多,赶紧做就是”我学着我妈的样子将草木灰撒上,突然脖子上的玉佩发烫了起来,我起初也不在意,可是没一会,就烫的不行,我连忙将玉佩掏出来,摸了摸,温度又低了下来“咋啦?”我妈见我停下来,抬头问,我摇头,继续撒草木灰...

第15章

我身体微僵,这熟悉的冰凉气息,是秦渝。

“别动,让我抱抱。

我哪敢动,他虽然现在是人的模样,可他是蛇啊。

我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那条蛇。

“秦渝,你能不能放开我先,我……害怕,怕秦渝在背后突然变成一条大蛇,把我给吃了。

环绕在我腰间的手拿走了,秦渝走到我身边。

高大挺拔,依旧是青色的蟒袍,侧脸更绝,如刀削般的精致五官,妥妥的就是个古美男子。

只是,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他是一条蛇。

“秦渝,你刚刚不是说进不来吗?

秦渝轻应一声,“刚刚她在,我得看着她。

我好像明白了,“所以,安宁走是因为你一直都在盯着她?那她看得见你吗?

“可以。

秦渝的回答让我心里直冒冷汗,果然,秦渝和安宁是同类。

“安心,安宁有没有动作?

我爸洗漱完毕,身上的衣服却没有换,还是沾着黑狗血的衣服,我看了眼身旁的秦渝,连忙上前拦着我爸靠前,“爸,安宁走了,你去睡觉吧,我在这里守着。

“爸爸不困了,你先去睡,有事爸喊你。

我爸将椅子推到阳台,“今晚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去睡吧。

我看着秦渝走进我的房间,我应了声,连忙回房。

“秦渝,你能不能给我解答几个问题。

秦渝转身,看着我身上的血迹,“你先去洗洗,我在这里等你。

“你……不走吗?

秦渝应声,我看着他走到我书桌前坐下,拿起一本书翻阅起来,就好像这是他的房间一样,而且,我和他这样,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我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等了一会,没有看见秦渝偷窥,这才赶紧洗漱。

我回到房间,秦渝放下书站起身,朝着我走过来。

“睡吧。

我看着秦渝掀开被子,我连忙喊住,“你……你睡这?那我睡哪?

秦渝看着我眼中的惊恐,退到书桌前,“你睡。

我哪里还敢睡,就算他现在是人,我也不敢睡啊。

“我睡不着,我们聊聊天好不好?

我连忙找话题,看着秦渝坐下,“你刚刚说让我帮你的忙,你还没有说让我帮你做什么?

“安家祖宅有个箱子,你帮我取来。

“安家祖宅?我诧异的看着秦渝,“你怎么不自己去?

秦渝看了我一眼,我连忙道,“我取了箱子,你是不是就自由了?

“那里面有一个手镯,你取来戴上,我就能跟你在一起。

“你被困在那个手镯里面?

我问完,秦渝又看向我,那眼神让我浑身发毛。

我连忙陪着笑,“我得弄清楚。难不成我把手镯找来,到时候害我自己?

毕竟,我现在都这么惨了。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不会害你。

秦渝的语气很无奈,看向我的眼神有着忧伤。

我看着他这眼神,感觉怪怪的,就好像我在和一条蛇玩暧.昧,还是一只化成人形,没有实体的蛇。

“我家的祖宅很邪门,你也知道安阳的尸体还在里面,我要是进去,我怕出事。

“可是只有你能拿到它,我可以等。

我纠结了,只有我可以拿到,可是这祖宅我哪敢进去啊。

安阳今天晚上都跑出来了,没准明天尸体都不翼而飞。

“你若是不愿,我也不勉强。

秦渝看了我一眼,“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我不困……

我还没有说完,却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哈欠,不敢看秦渝,气氛就挺尴尬的。

我困,可我不敢睡,他现在可是在我的房间。

“你过来。

秦渝招手,我摇头,却见他走向我,抓着我的手摸他的胸膛,我的手却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我诧异的看着我的手,吓得抽回。

“现在放心了。

我连忙退后几步,唇角微抽。

放心什么?我现在吓得心都咚咚响的。

“我能抓到你,你碰不到我,我不能把你怎样。

我理了理秦渝这话,挺在理的。

“那我睡了你怎么办?

“我守夜。

秦渝掀开窗帘看向外边,高大挺拔的身躯站在那,我躺下,却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爬起身。

“秦渝,那个箱子在我祖宅的什么地方?

“先睡,明天我陪你去。

“你不是不能进去吗?

秦渝没有回答,只是看向窗外,我好奇地走到他身边,看向路灯下,并没有看见安宁。

“秦渝,安宁她……

我话还未说完,秦渝突然俯身在我唇上落下一吻,我只觉得唇上一片冰凉的柔软,没有片刻停留的离开,看向窗外,“你现在看。

我疑惑的看向路灯下,看着路灯下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而且,还有很多的身影,看不清楚他们是谁。

我被吓到,身体往后倒去,秦渝抓着我的手臂,我的双.腿哆嗦的厉害。

“那是你看不见的东西。

秦渝伸手,轻轻的擦拭我的唇,“现在,你看不见了。

我不敢再看,我怕心都会吓飞出来。

秦渝拦腰将我抱起,把我放在床上。

“睡吧。

他动作很轻,给我盖好被子,体贴的将窗帘拉上,只留了一个很小的缝隙,方便他观察。

我还是没有睡意,脑子里挥之不去路灯下的画面。

“那道白色的身影是安宁吗?

“嗯,她的一家。

秦渝回答,依旧站在那看着,我想到阳台睡觉的爸爸,连忙起身,秦渝拦住我,“他们进不来,你家现在是安全的。

“因为你?

秦渝没有回我,站了一会,他突然说,“安心,我要休息了,你好好睡。

秦渝说完就消失了,我看着他站过的位置,心情很复杂。

他是在保护我,他说的休息是什么意思?

我轻抚着我的唇,他的唇好凉,就和他的手一样。

我的嘴好像是开过光,一觉醒来,村里都炸了,因为,安阳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我们一家赶到安家祖宅,三堂伯和三堂伯母见到我们,神色凝重,“安雄,我要回一趟城里,安阳尸体昨夜不见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