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第一狂婿

>

第一狂婿

楚琴子 著

第一狂婿 聂风云 都市小说 顾语嫣

“楚琴子”的《第一狂婿》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 “哦,原来是李经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聂风云也是一脸谦虚。 “这位是聂风云,是顾总的……老公,是来咱们销售部体验生活的,从今天起,就是凤组的组长。” “他将带领凤组跟我们一起奋斗,希望他能在一周的时间带领凤组走去困境,迎来一片新天地!” “大家欢迎!” 李斌大力鼓掌,看得众职员也是一脸懵逼,听说...

来源:花生小说   主角: 聂风云顾语嫣   更新: 2022-12-13 23: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楚琴子”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第一狂婿》,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聂风云顾语嫣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催他快点打开纸张,其实是迫不及待想踩他,是想早点抱得美人归,可是到了这货的口中,却被说要快点送一百万给他……“我……次!”在座的众人也是狂翻白眼,可是下一秒,他们却傻眼了——因为聂风云打开了纸团,里面赫然有一只乌龟,虽然只是简单的几笔,却栩栩如生!最先傻的当然要属女荷官,她……突然有了一种跳下楼寻找纸屑的冲动--如果能找到她撕碎的纸屑,拼凑起来,里面也有一只乌龟的话,就可以证明聂风云作弊!...

第28章 霸王花

“死苍蝇,换了剑也是死苍蝇!

聂风云听后双眸闪过寒芒,旋即哈哈一笑。其实第二局一开始,聂风云就知道张少恒换剑了,只是换不换剑,对于聂风云来说,都一样,如果不是想低调一点,顺便骗一下顾语嫣的吻,随随便便一招,分分钟拍死张少恒。

“啊!

“啊!

下一秒,张少恒惨叫两声,又一次捂着了额头,一看流血了!

本来呢,咱聂哥只是想玩弄一下张少恒,顺便拿下彩头,可是看见张少恒换了剑,心头也有点气了,不知不觉稍微多了一点点的力气。

瞬间,台下的登时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上一局,聂风云刺中张少恒,在众人眼中就是一个意外,是聂风云在使诈,可是……这二局,张少恒换了剑,并且发起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正常的话,不出片刻,聂风云应该非死即伤才对的。

但是随着张少恒的两声惨叫,众人瞪目结舌,甚至三观都被刷新了,这个……废物……怎么可能赢呢?

可是,人家的的确确赢了!

聂风云根本不看张少恒,来一个华丽的转身,跳下击剑台,蹭蹭蹭走到了顾语嫣的面前,一脸灿烂的笑容。

“刺中了……三下,赢……了?赢了!

顾语嫣正在暗暗发誓,等聂风云这次输了,回去的时候,准备将聂风云大卸八块,可是……突然……剧情逆反了!

她一高兴,抱住聂风云又是亲了几下,随后又意识到什么,秀脸绯红。

“顾总,在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你怎么可以吻我呢,这……是不是对我不够尊重呢?

“混蛋,王八蛋!顾语嫣差点气死,狠狠掐了一下聂风云的腰,这个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开个玩笑而已,别打我了,要打,等回家床上打。聂风云笑嘻嘻道。

“上床打?等你有资格上床睡觉再说吧!顾语嫣白了聂风云一眼。

聂风云和顾语嫣在这边打情骂俏,而张少恒呢,啪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剑,面如死灰,刚才他根本没有看清楚聂风云是如此出手的,只觉得眼前一花,额头就中了两剑,并且……流血了!

自小到大,除了昨晚挨揍,咱张少根本没有受伤过。昨晚呢,毕竟是小范围,并且他是为了顾语嫣一家,今天呢,众目睽睽之下,在自己努力的煽动下,这个废物才跟自己比赛击剑,可是自己却输给了这个废物!

狗日的,难道他是扮猪吃老虎?

不,不可能!

他肯定……

“他使诈,他使诈,夜莺,你给我狠狠教训他一顿!张少恒吼道。

“是!

那个一直冷着脸的女保镖略微犹豫一下,旋即俏脸含霜一步步朝聂风云走去。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霸王花的等级。

夜莺身高一米七五,五官很标致,鼻梁挺秀,薄薄的嘴唇,再加上一双冷冽的眼睛,很是耐看!前面的傲然,令人想入非非。

夜莺,张少恒通过父亲人情关系请来的一个保镖,平时很高冷。

聂风云啧啧不已“顾总,张少使用美人计,我要将计就计,还是……将计就计?

“将你的头,赶紧走人吧!顾语嫣忙不迭提醒聂风云,担心他被揍了。

而她自己呢,走到击剑台前面,冷冷道“张少恒,你是不是男人,输了就输了……

在顾语嫣训斥张少恒的时候,夜莺身形一挪,先是来一声示警性的厉喝,接着身着黑色丝袜的她双腿迅速弹出,聂风云的眼中尽是她的腿影。

“别那么凶,慢慢来!聂风云一脸慌张,但是脚步却不曾移动,只是仰了仰身子,随时要摔倒一样。

等夜莺的脚裹着劲风扫达胸口时,聂风云才左手一探,一把捏住了夜莺的脚踝。

接着有意无意往上一托!

“啊!

女保镖的左脚就搭在了聂风云的右肩上,浑圆修长的大腿瞬间呈现在众人面前,诱惑至极。

在众少即将流下口水的时候,聂风云脚步一个不稳,颤巍巍向前跨了一大步,他的身体一下子就贴到了夜莺的前面!

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

冷冽的夜莺俏脸瞬间一变,因为这动作实在是太火辣,太尴尬了!

如果不是夜莺穿着丝袜、聂风云穿着短裤,远远望去,只怕要被人误认为在悱恻。

这一刻,不少牲口都流露嫉妒目光,为什么抱着女保镖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不是自己啊!

夜莺,特种部队退役的女兵一个,虽然身经百战,也见过不少男人,可被聂风云这样一贴上来,只觉一种特有的,浓郁的,霸道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让她心神猛地一阵激荡,身体软绵绵的。

顾语嫣也转过头来,看到了这一幕,目光一冷。

“顾总,老婆,是她主动的,是她主动的,你们女人怎么总是这样,一上来就搞暧昧,也不征求我的意见!聂风云一脸冤枉喊道。

“砰!

一股蛮力撞击,夜莺娇哼一声,摔飞了出去,又羞又怒。

看着半跪在地的夜莺,聂风云一脸关切道“你……最后不要站起来,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正要挣扎起来的夜莺身躯一震,停滞动作跪在地上不动,聂风云的话,让她感觉到莫名其妙。

聂风云补充一句“因为你的短裤和丝袜破了,你莫代尔就会露出来!

无数目光望了过去,有着炽热和期盼。

夜莺一摸,俏脸更加羞怒,大腿中间多了一道口子,直透最里面的衣服。

只是她很不解,聂风云怎么知道她的牌子?

难道他看到了?看到了?

夜莺身子有些僵直,而且裤子和丝袜是什么时候破的?难道是聂风云的刚才一顶?

她脑子有些空白。

“大家一起上,狂虐这个废物!

张少恒一声令下,几个狐朋狗友嗷嗷直叫,卷起袖子准确要教训聂风云。

“输了就输了,还耍赖,张家的确太不成气候了!周家也不过如此。这个时候,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谁?

敢以教训的口气教训起明珠二大家族张家和周家!

震撼之余,众人转头看去,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击剑服的清纯小美女,十一二岁的样子,说完之后,撇撇嘴,扭着小蛮腰转身离开,回到了另外一边的击剑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