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小妻很甜:夫人她是个小作精

>

小妻很甜:夫人她是个小作精

喔喔 著

季温暖 季语童 小妻很甜:夫人她是个小作精 现代言情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小妻很甜:夫人她是个小作精》,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 这话季荣山也说的出口? 这么好的编剧能力,演技又如此之精湛,季荣山不去娱乐圈,真是太可惜了。 她直视季荣山,目光冷锐,看不出温情,“弥补?你打算怎么弥补我?真的我想要什么都给我?” 记者看着开口的季温暖—— 那不是霍少的新宠吗?她就是季荣山的女儿? 这可是大新闻。 她说这话什么意思? 有故事啊! ...

来源:花生小说   主角: 季温暖季语童   更新: 2022-12-14 04: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妻很甜:夫人她是个小作精》是网络作者“喔喔”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季温暖季语童,详情概述:秦弈沉担心吵到季温暖睡觉,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暖暖,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为什么一直不接?季家发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没什么事吧?你现在在哪里?纪园吗?我现在在机场,马上登机,你把家里的门窗关上,帘子也拉上,等着我,别害怕”秦弈沉一下就听出了陆斯越的声音焦灼,担心,懊恼,甚至有些慌乱他在乎季温暖似乎还很了解她的过往秦弈沉看了眼床上蜷缩成一团睡着的季温暖,拔了手机,轻手轻脚的...

第35章:我不是季温暖,我是季语童

霍一泽听季温暖说搞点货,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嘴巴微微张大,“你说的那好像青菜萝卜似的,我可是遵纪守法的……

秦弈沉打断他的话,“找缉毒大队的人,他们有货。

霍一泽扯着嘴角干笑,“……

哥,你忘了吗?

美色是你给我投资的啊。

要出了事,亏的也是你的钱啊。

秦弈沉眼神扫了过去。

霍一泽对着他竖起大拇指,“我去打电话。

大哥有的是钱。

大哥实力宠嫂。

小弟只有遵从。

霍一泽打完电话回来,秦文已经把人扛进去了。

他看了眼秦弈沉,“一个小时内货送到。

然后走到季温暖面前,热情邀请,“想不想看现场版?

秦弈沉带着敌意的冰冷视线扫了过来,声音危险,“你没事了吗?

霍一泽“……

他只是单纯的想和未来嫂子搞好关系,他不会也不敢挖墙脚啊。

季温暖笑笑,拒绝,“我对那种身体被掏空,只能靠用药兴奋的弱鸡没兴趣。

霍一泽点点头,附和,“那种纵情声色的,身材确实没什么看头,哪像我哥——

他指了指秦弈沉,积极推销,“穿衣有肉,脱衣显瘦,八块腹肌,人鱼线,公狗腰,不是我吹,我就没见过身材比他好的!

季温暖看着眉飞色舞的霍一泽,想歪了,勾着嘴角笑的意味深长,“你很了解嘛。

霍一泽“……

完蛋了!

他不是这个意思。

本来季温暖对秦弈沉的性取向就有误会。

他一出口,好了,误会更深了。

秦文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弈沉走到季温暖面前,看着她道“剩下的事,霍一泽会处理,我们先回去。

季温暖想到之前在浴室–她担心秦弈沉秋后算账,心里犯怂。

“我不回去,我还要……我,美色的经理说了,我能待到明天早上,就给我五百万,我要拿了五百万再回去。

季温暖贴在门上,里面忽然传来季语童的尖叫,还有乒乒啪啪的声响。

季语童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人骑坐在她的身上,撕她的衣服。

她整个人无力又燥热。

恍恍惚惚的。

季语童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很快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李欣悦出主意,让沈有才用钱买通美色的经理,给季温暖和她的朋友都喝了有药的酒。

季语童越想越不对劲。

她身体的反应怎么那么像美色经理给季温暖她们喝的酒?

后脖子也痛的很。

脖子……

她想起来了,她和李欣悦开酒庆祝季温暖要倒大霉的时候,突然被人劈晕了。

季语童想到上次在香江酒店,打了个哆嗦,瞬间清醒了大半。

她听到了男人粗重的喘气声。

因为太过兴奋,他下手一点分寸都没有,弄的她好痛。

这不是梦!

她隐隐猜到了身上的男人是谁。

“啊!

季语童惊恐的尖叫了声,双手双脚并用,踢打身上的男人。

“放开我,你看清楚我是谁,我不是季温暖,我是季语童,你给我住手!

沈有才注射的药,已经彻底上头了。

他根本就听不到季语童说了些什么,像发情的猛兽,兴奋的撕扯着季语童的衣服,“季温暖,你不要挣扎了,你中了药,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越挣扎我越兴奋,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哈哈!

是沈有才的声音。

真的是他!

季温暖人呢?

李欣悦去哪里了?

季语童稍微走神,沈有才就扯掉了她衣服的扣子。

他扣着她的两只手,强迫她举在头顶,狞笑着,对着她的脖子,用力的啃了下去。

季语童浑身打了个激灵,差点想抱住沈有才,但是她的脑子还有一丝清明。

她要嫁的人是秦志轩。

她要做秦家主母。

她绝对不能被沈有才这种二世祖毁了。

季语童抬腿,一脚用力顶向沈有才的下面。

沈有才正兴奋,突然被顶了一下,痛的浑身冒汗,反手就给了季语童几巴掌。

季语童被打的滚在地上,头晕耳鸣,嘴角流血。

沈有才咬牙切齿,“你个贱人,害我进派出所被几个男人搞,还敢耍我,我非弄死你不可!

沈有才抽出裤子的皮带。

季语童又痛又没力气,手指都抬不起来,吓得浑身哆嗦,“沈有才,我说了我是季语童,我不是季温暖,你放开我,你敢碰我,秦家和温家都不会放过你的!

沈有才甩着皮带下床,走向季语童。

季语童不敢说话了,紧抿着嘴唇,就连呼吸都不敢。

安静的房间,这时候突然响起一声惹人遐想的音咛。

是李欣悦。

沈有才脚步顿了顿,拿着皮带调转了方向。

很快,房间里响起了皮带的抽打声。

李欣悦痛的鬼哭狼嚎,先是咒骂,然后求饶。

好半天,沈有才扔下了皮带,扑到了李欣悦身上。

像之前对季语童那样,撕扯她的衣服,啃她的脖子。

没一会,房间里就是沈有才粗重的喘气声还有李欣悦痛苦又舒服的轻吟。

季语童吓得想逃跑。

但是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就动不了。

她趴在地上,使出全身的力气,爬着躲到了床底下。

季语童胆战心惊,压抑着哭出了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砰的一声,房间门被用力撞开。

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紧接着,两拨穿着制服的警察冲了进来。

“我们接到举报电话,说你们在这里进行违法交易,现在我要将你们带回去进行调查!

沈有才和李欣悦两人都精疲力尽了,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季语童听着警察说的话,更紧张害怕,躲在床底下,想逃过一劫。

但很快被人拖了出来。

季语童哆嗦着解释道“什么违法交易,我什么都没做,我也是受害者,我不要去警察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

季语童拼命想解释的时候,缉毒大队的从卫生间搜到了大量的药品。

季语童傻眼了,忘记了言语。

“有什么话,去警察局说!

季语童还没想好怎么说,就被警察戴上了手铐,从房间带了出去。

路过美色大厅的时候,很多人都围了过来,还有不少举着手机拍照的。

季语童想到这些照片会发到某博上,大家还会知道她是因为违法交易的事被抓,当即崩溃的尖叫,“不要拍了!你们不许再拍了!

她歇斯底里,像个疯子似的打掉那些人的手机,忽然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秦志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