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抄家前,她搬空首富库房去流放全文阅读

>

抄家前,她搬空首富库房去流放全文阅读

乌龙奶芙 著

云皎月 祁长瑾 穿越重生

火爆新书《抄家前,她搬空首富库房去流放》是由网络作者“乌龙奶芙”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作者“乌龙奶芙”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可没想到廷尉府竟然诬告他藏匿财物,扬言官差在搜索珠宝时一无所获!他和他的儿子孙鹤,这才被判了流放。孙阿牛的苦痛无处言说,只能打落牙齿往里呑。程二动作很快,在祁长瑾说完要给萧莲施以杖刑的时候,他就找了两根凹凸不平的木棍替代板子。招呼着手下的衙役,将萧莲按在地上打!才刚挥棍打了第一下,萧莲就发出杀猪般的...

来源:cd   主角: 云皎月祁长瑾   更新: 2023-05-14 12: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抄家前,她搬空首富库房去流放》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乌龙奶芙”,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只要你把卖虎的银两全交给我,我就不和你计较之前拿律法压我的事情!”云皎月冰冷目光直勾勾落在萧莲身上,双眼闪过一抹轻蔑她双臂环胸,淡淡道,“婆母不必给我机会,我根本不需要”“现在我索性明白告诉你,你这算盘打得再响也没用!”“卖老虎的钱,哪怕是一个铜板,我也不会让它落到你手里!”云皎月懒得和萧莲多废话径直走到程二所在的方向,把人叫到一旁已经想好,要怎么妥善处理卖虎的进账云皎月走远了十几米,......

第16章

“官爷!你可要替我儿子做主啊,他被祁家这娘儿们推进火堆里了!

云皎月眸光骤然一变,祁家?

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原本平静无澜的目光瞬间变得森冷。

眼帘里,一个十二三岁穿着破布烂衣的少年,浑身砸进了干柴燃得正旺的篝火。

他挣扎着想撑起地面爬起来,双掌却被滚烫的柴火烫得起泡。

痛得发出刺耳的惨叫声,犹如能传往地狱。

与此同时的篝火旁,萧莲和一个男人厮打得不可开交。

呼喊程二的声音,就是这个男人发出来的。

云皎月拿着酒葫芦的手,不自觉微微一紧,愕然望向自己这个婆母。

她不过就是醉心制作弓箭,只一个时辰没盯着萧莲而已,她怎么就又不消停了?

祁长瑾也被吵闹声吸引,手臂强撑着一旁的树干,艰难起身。

没人搀扶,他走的每一步都带着抖颤。

祁长瑾噙满碎冰的寒眸冷冷投注在出事的篝火处,薄唇紧抿,望向萧莲的神情尽是疲倦。

云皎月在远处看到男人的动作,连忙快步上前去扶他。

两人一同前行,去看事情的究竟。

“天啊,这里还有天理吗!我儿媳妇捕的肥羊,我不能吃?你们凭什么拦着我?

萧莲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当着所有人的面嚎啕大哭。用手抹着自己豆大的眼泪,是半点脸面都不要。

原先和萧莲扭打在一起的男人心疼地红了眼睛,“之前你家儿媳妇和你婆母吵架的时候,我们都听到了!

“她那意思分明是,除去祁家三房和他们夫妻二人以外,你们谁也不能来分这羊肉!我们吃人嘴软,自然就得拦着你!

“可没想到,你这个妇人竟然这么狠毒,竟然把我儿子推进了火堆!要是我儿子出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萧莲烙饼大小的脸早已青一块紫一块。

男人家手劲大,被打后,她的头发被揪掉一地。

尽管男人说的是实话,可她还是咬紧牙关。

死鸭子嘴硬道,“那是她的气话,我是她婆母,她孝敬我天经地义!怎么可能真不让我吃肉?

“倒是你们,你们也太较真了。这下好,现在遭报应了吧?老的被我打掉了血牙,小的还不小心摔进了火堆,都是活该!

云皎月蹙了蹙眉,胸膛里一股恼意翻江倒海。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祁长瑾那么一个公正严明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无知粗鄙又自私的亲娘?

这孩子摔进火里差点被烧死,她又怎么能用这种歹毒残忍的话,来轻描淡写自己做的恶事?

云皎月扶着祁长瑾刚走到篝火旁,那个摔进篝火里的少年,也被围观人犯给拉了出来。

他身上燃着火星子,灼得皮肤疼痛焦黑,忍不住在地上打滚。

少年的求生欲,促使他企图用土压灭火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祁长瑾阴鸷的眉眼紧盯着萧莲,声音凛冽尽是戾气,让人心惊到不敢直视。

萧莲眼神左右飘忽。

看到自己宝贝儿子生气了,支支吾吾,“我……我……

这时,祁老夫人偷偷后退了一步。

那双布满褶皱的手,攥着祁雅儿和张美娘就要往回走。她压根不想掺和萧莲和祁长瑾这一触即发的大战。

“给我站住。

云皎月清冽的声音掷地有声,喊住祁老夫人等人。

她虽然讨厌萧莲这个婆母,可她认为萧莲就是个空有脾气没有脑子的憨包。

萧莲欺软怕硬,就她的个性,要是没人怂恿,就算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和祁家以外的流放人犯对打,更不敢害人性命。

云皎月看祁老夫人等人没有停下步伐,好看的桃花眼微眯,划过一抹讥诮。

声音悠扬,冷笑道,“奶奶和二婶娘走得这么快,是挑唆我婆母为几块羊肉出头后心虚了?所以才害臊得急着想脱身?

祁长瑾浓密睫毛掩下眸中转瞬即逝的失望。

经过云皎月提醒后,他望向祁老夫人的眼睛满是嫌弃。

突然觉得被人陷害流放了也好,现在看清祁家各房长辈的嘴脸,也好过日后真封侯拜相,被长辈无知犯罪牵连全家灭门。

祁老夫人被戳穿心思后,不仅没有羞愧,反倒没皮没脸,“孙媳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美娘脑子转得极快,附和,“侄媳妇儿,你没有证据,可不要胡说八道。

“分明是你婆母贪嘴想吃肉,才害得有人差点被烧死。关我们这些长辈什么事情?

祁雅儿也挺直腰板,幸灾乐祸,“堂嫂,你说你早把羊肉分给我们吃不就好了?要是你大方些,我看大伯娘也不至于被打得鼻青脸肿,更不至于差点害人没命!

云皎月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冷,她发现祁昭昭正躲在柳韵秀身后瑟瑟发抖。

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她将祁昭昭叫过来,用尽可能温和的口吻问道,“昭昭,刚刚你也在篝火旁是吗?告诉堂嫂,究竟发生了什么?

祁昭昭圆润的大眼睛倏地一下盈满泪水,泪珠一茬一茬地往下掉。

被吓得不轻,哭道,“我看羊肉烤好了,就围在篝火旁等着吃羊肉。可没想到,二婶娘和奶奶一直推着我,想让我替她们多拿些肉。

“我不肯,她们就让大伯娘去抢肉。大伯娘和人发生争执后,眼看着抢不到肉,二婶娘就绊了一脚大伯娘。我亲眼看着大伯娘把人推进火堆里去了!

祁昭昭闭上眼睛还能想起萧莲把人推进火堆里的样子。

这个大伯娘和二婶娘……都实在是太可怕了。

萧莲懵了。

她说自己怎么就失手把人推进火堆里了,原来是被二房这贱人给绊的?

后知后觉,“好啊!张美娘你个贱人敢害我?你是不是就想看我们大房出事闹笑话!

“痛……爹我好痛啊!

被火堆灼伤到辨不清面容的少年,终于在地上滚灭了火苗。

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那双漆黑空洞的眼睛逐渐散去焦距,痛苦极了。

云皎月心口一颤,这少年被烧伤得满脸焦黑,手臂和胸膛处都有烧伤,已经损害到皮下组织,是临界三度烧伤。

临界三度烧伤一旦过渡到三度烧伤……

这少年的皮肤一定会坏死,并且会损坏诸多神经。

要是不能及时进行创面修复手术,把坏死的组织切除,导致皮肤进一步感染。

这个孩子的命,就没了。

喊痛的声音,几乎让在场所有人都生出疼惜怜悯的情绪。

云皎月被这声音听得揪心,不能再拖了!

最迟今晚,她一定要尽快给这孩子做创面修复手术!

没有多想,云皎月疏散开人群保持通风,也不管行为会不会引人怀疑,打算从空间里拿出无菌纱布。

想将无菌纱布敷在少年被烧伤的地方,以此减轻疼痛感,保持创口的清洁。

可下一秒,少年的亲爹却突然重重推开了她!

云皎月被这道力气推得摔倒在地,手腕直接破皮出血!

“不准碰我儿子!早知道我就不吃羊肉了!要是不掺和你们家的破事,我儿子也不可能会被烧伤!

“今天我孙阿牛的话就放在这里!

“要是我儿子死了,你们祁家这十几口人,一个都别想活!

《抄家前,她搬空首富库房去流放全文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