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全章节阅读重生八八小木匠

>

全章节阅读重生八八小木匠

吴远 著

吴远 徐艳梅 都市小说

热门网络小说《重生八八小木匠》是著名作者“吴远”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这样的死脑筋,也合该吴远信任他。再世为人,吴远对马明军的信任依旧没有变。因为前世师徒俩之间的情分,经历过足够的考验。“那咱接下来干啥,师父?”面对吴远的提点,马明军根本懒得动脑:“师父你说干啥,咱就干啥,我都听你的...

来源:ywqd   主角: 吴远徐艳梅   更新: 2023-05-14 15: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八八小木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吴远徐艳梅,讲述了​团圆饭上这盆水煮鱼往桌上一放,绝对是一道让人口水直流的大菜杨落雁骄傲地把胸脯挺得老高,得意尽皆写在脸上这时候,没人再提吴远浪费油了一家人,和和气气地,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很快,一盆水煮鱼就见了底不止鱼片吃得一干二净,就连里头的豆芽、黄花菜都被捞的一干二净即便这样,孩子们依旧意犹未尽其他菜却没怎么动大舅哥家里的闺女杨千帆俏生生地抹了抹嘴问:“小......

第28章 不敢往大想,因为太惊人

对于马明军这个憨憨徒弟,吴远是真想提点提点。

前世他混的跌宕起伏,这个憨徒弟从始至终一直跟着他,从未离开过。

逢年过节,该有的孝敬是一次不落。

就算是过了千禧年,不时兴这些了,他还是次次不落。

这样的死脑筋,也合该吴远信任他。

再世为人,吴远对马明军的信任依旧没有变。

因为前世师徒俩之间的情分,经历过足够的考验。

“那咱接下来干啥,师父?面对吴远的提点,马明军根本懒得动脑“师父你说干啥,咱就干啥,我都听你的。

吴远摇摇头,走向兼卖报刊的电话亭道“我先打个电话回去,然后咱们去火车站。

北岗县。

在吴远出门的当天晚上,杨落雁便挺着肚子,在蔺苗苗牵着熊文的陪同下,回了娘家。

恰巧二哥杨猛一家也在。

杨落雁本想单独给父母说吴远出远门这事,结果二哥两口子死活没有要走的意思。

无奈之下,也只能说了。

杨支书一听这事,就掌握了关键“你说他把国库券带走,外加那部分现钱也带走了?

杨落雁施施然地点点头。

吴远没让她隐瞒,她乐得跟爹说实话。

但爷俩,谁都没提具体是多少国库券,多少现钱。

即便如此,不嫌事大的杨猛还是说起了风凉话,一脸讥讽地道“我滴个傻妹妹哟,那吴远怕不是抛下你,卷钱跑咯。早就听说外面世界很精彩,花花世界,灯红酒绿的……

话未说完,便被媳妇蒋凡制止了。

因为当爹的杨支书,眼神已经足以杀人了。

旁边吃瓜子的蔺苗苗很想帮舅舅说几句好话。

可还没等她开口,杨落雁便一脸坚定地道“我相信我丈夫,他不会抛弃我,更不会卷钱跑路。对了,爹,他说每隔两三天会打电话到村部报平安。他还说,等他回来,就把那些建材和木头款项结清,免得爹你这个中间人难做。

这话令杨支书悚然动容。

吴远前前后后赊下的建材和木头,加在一起,小2万了。

这孩子带着一万多块钱出去一趟,回头就能挣几千块?

杨支书显然没敢往大了想。

知道建材和木头款项的杨猛,同样没敢想,而且下意识地拒绝相信道“吹呢吧,他能把那些国库券换成现钱就不错了,还指着能挣钱?

当晚,几口人不欢而散。

杨落雁把吴远的意思带到,也不管他们信不信,就起身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杨落雁丝毫不受影响。

她只是有些担心丈夫。

出门在外,能不能吃好,能不能睡好。

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可都指望着他呢。

杨支书什么都没说。

他准备等吴远打来电话,再问问。

这一等就是两天。

直到下午一通电话打过来,操着熟悉的北岗口音。

“喂,是梨园村村支部吗?

“吴远?我是你爹。

“爹呀,落雁还好吧,家里都还好吧?

“家里都挺好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爹,你也对我不放心?

“少拐弯抹角的,你跟我说实话。

“爹,我可能要过一阵子。最慢俩个月,最快一个月。

“你是真乐不思蜀了?抛下落雁大着个肚子不管,一去就是两个月?

“爹,我是想给落雁和孩子盖小洋楼。现在国库券行情非同一般,机不可失。再说我那工场刚走上正规,还有发展壮大的空间,我也不可能轻易放弃。更何况,我要是真想抛弃落雁,又何必让她跟你讲这事。

这话,杨支书总算信了。

有志向的男人可能随便放弃女人,但不会轻易放弃事业。

挂了电话,吴远长出一口气。

得亏当初出门的时候,先斩后奏,没去跟杨支书商量。

他老人家为了闺女着想,根本说不通。

摇摇头,就见马明军追上来问“师父,咱们接下来去哪?

吴远掏出根烟来,在鼻尖嗅了嗅。

马明军想要给他点上,他拒绝了。

在家为了应酬,他才会抽上几根,否则他对香烟没瘾。

姑苏肯定是不用去了,那里价格本来就高,利润空间虽然有,但低了些。

而且因为价格高的缘故,实际上流通出让的国库券也没那么多,没那么迫切。

于是交了电话费的同时,顺手买了几份报纸。

师徒俩坐在街边翻看。

半个钟头后,吴远起身道“这次,我们去合市。

马明军疑惑道“徽省的合市?这么远?

吴远没有回答,大步流星地走上街边,拦了辆出租车。

马明军慌忙跟上去。

路上有旁人的时候,他一般不多嘴,不多问。

这也是吴远喜欢他的地方。

直到他百无聊赖地翻着手里没扔的报纸,以他那小学文化艰难地掠过一个又一个新闻标题。

终于在一则新闻报道中,看到了‘合市’的字眼。

原来合市是这次被开放国库券私人流通交易的六大试点城市之一。

这可能是师父选择合市的原因之一。

更深层次的原因,马明军想不出来。

但这对吴远来说,不是难事。

很明显,国库券的价值高低、流通好坏,和城市的发达程度有关。

而合市是这批试点城市之中,最欠发达的地方。

国库券价值被低估的可能性极大。

火车叮叮咣咣,晃晃悠悠地抵达合市火车站,又是后半夜了。

师徒俩在火车站眯了几个小时,等到天明才在外面吃了早饭,而后开始在合市城里溜达。

先找到工行一问,银行柜员以为来了傻子,能帮行里解决卖不出去的国库券额度了。

结果对方一听,行里还有十多万额度,若所有思地就走了。

果然是个穷鬼。

离开工行的吴远,并不是穷鬼。

而是他从合市这边国库券滞销的情况察觉到,民间国库券流通的价格只会更低。

跟北岗那边一样。

于是就到机关附近打听,给看门大爷塞点烟,多方打听。

如此塞出去几包烟后,还真包圆了几个冷衙门被摊销下来的国库券。

收购价,九四折。

《全章节阅读重生八八小木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