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全文章节

>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全文章节

卖菜的秋儿 著

奇幻玄幻 柳七 陈知安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卖菜的秋儿”写的《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主要讲述的是:没有阻止也没有赞同。陈知安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孙通一眼。策马走在前面。他本以为随行官员都是些蝇蝇狗苟之辈,没想到竟还有孙通这种纯纯的小白...

来源:cd   主角: 陈知安柳七   更新: 2023-05-15 10: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卖菜的秋儿,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陈知安柳七。简要概述:翌日清晨苦思冥想了一整夜的陈知安刚睁开双眼,就看见一个挂着憨厚笑容的中年男人杵在自己跟前那男人穿着一身锦袍,手里捧着个精致食盒,并不高大的身躯小心翼翼地堵住漏进来的阳光见陈知安睁眼,男人赶忙把手里的食盒奉上,嘴里更是懦懦道:“儿啊,都是爹不好,让你受委屈了!”陈知安张了张嘴那句原主常常挂在嘴边的老不死终究没说出口接过食盒,捡起一个肉包子慢慢吃了起来这男人,正是大唐陈留候,陈知安的父亲—......

第47章

得了陈知安承诺。

孙通没再坚持。

从须弥戒指中取出三百两黄金,又咬牙从自己钱袋子里掏了十两碎银,让几个侍卫前去购买物资。

礼部其余官员则冷眼旁观。

没有阻止也没有赞同。

陈知安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孙通一眼。

策马走在前面。

他本以为随行官员都是些蝇蝇狗苟之辈,没想到竟还有孙通这种纯纯的小白。

难怪他做官这么多年。

还是个吃灰的角色。

秉性大约不坏。

只是升迁无望了!

……

“小姐,前面便是琅琊了。

琅琊城外,钟府商队历经两个多月,终于到达了琅琊。

侍卫队长勒住缰绳,指着眼前一座雄伟巨城说道“我们没有请柬,需要下马步行入城!

“琅琊姜氏好霸道!

婢女钟芸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扶着钟言缓缓走下马车。

世人皆知。

琅琊是姜家的。

无论是琅琊郡守府,还是琅琊军部,几乎都被姜家把持。

在琅琊郡姜家家主的令箭,比大唐皇帝的圣旨还要管用。

而姜华雨,姜氏当代麒麟子,十二岁入先天,十五岁入炼气,十九岁入御气,二十六岁御气境圆满,越级而战而不败!

万年以降,姜氏第五位有望圣人境的的天之骄子。

御剑宗圣子。

集万千光环于一身。

为了此次姜华雨和朱婉儿大婚,琅琊郡守早就颁布了禁令。

“过往商客。

无请柬者,下马入城!

违禁令者斩!

盲流驱逐三百里,有违观瞻,入城者斩!

商队最后面。

陈知命抬头看着眼前的巨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二年前。

他还是天才的时候,便骑着那匹独角天马入过城。

十二年后。

他又站在了这里。

“陈公子,琅琊已到,您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就此别过吧!

就在陈知命默默看着那座巨城时,钟言走到他身前柔声道“此行两万多里,多谢陈公子一路庇护。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陈知命收回目光,淡淡道“钟小姐不必专程致谢。

钟言微微一怔。

似乎没有料到陈知安会如此冷漠。

犹豫片刻后轻声道“妾身车厢里有两套护卫服,本准备用来遮掩身份,公子要是不嫌弃,妾身让芸儿送来。

“不用!

陈知命眉头微皱。

在他眼里,这一路的交情大约只值那十两银子。

真就是笔比较单纯的买卖罢了。

并不想有太多牵扯。

“打扰公子了。

钟言嘴角笑容敛去,别过头不去看他。

“小姐,我们走!

钟芸恶狠狠地盯着陈知命,冷笑道“某些人不识好歹,总觉得谁都不怀好意有所企图呢。

一会儿他就知道该哭了。

“呵,小白脸!

有几个护卫也不屑地唾了一口,为自家小姐不值。

这小白脸说好听点是护送小姐一程,实际上不过是一路上蹭吃蹭喝罢了,除了读过几年书长得好看外,根本一无是处。

偏偏小姐却对他另眼相待。

“走吧!

钟言回头看了陈知命一眼,默默从车厢里拿出两套护卫服放在地上,向城内走去。

……

“陈小子,你是对的,女人只会影响你拔剑的速度!

眼看他们走远后。

老李坐在地上扣着脚丫子道“想当年老夫还是个英俊小生时,扑上来的狂蜂浪蝶何其之多。

老夫连瞧都不瞧一眼。

这才年纪轻轻就夺得了剑魁这个名号。

陈知命没有搭理他。

捡起地上的护卫服,又看了看远处被驱逐的流民。

莫名叹了一口气。

“至多为你出一剑,还这赠衣之情。

……

入了城。

陈知命和老李两人找了好大半日。

终于在城西最偏僻处找到了一间未住满的客栈。

今日恰逢八月十五。

天上月色正好。

陈知命懒得和老李待在一处,独自走到楼顶赏月。

“兄台,有酒吗?

陈知命刚走上楼顶,一道舒朗的声音响起。

那人身穿白袍,面如冠玉,如墨长发高高束在头顶,身后背着一杆银枪,正倚在楼顶一角。

“没有!

陈知命抬头看了那白袍公子一眼,淡定地从他身旁走过。

“我闻到了绿蚁独有的清香,兄台就别藏着了!

白袍公子跟在陈知命身后拾阶而上,笑嘻嘻道“相逢即是有缘,这偌大个琅琊郡,我们能在这偏僻客栈相遇。

又都起了兴致赏月。

兄台又有美酒。

当浮一大白。

陈知命回头看着白袍公子,打量一番后,伸出两根手指“二百两一壶,不二价!

“你这人也忒无趣!

白袍公子耸了耸肩,不想做冤大头。

陈知命也不理会。

踩着琉璃瓦坐在屋顶。

自顾取下腰间的酒壶。

就着满轮明月喝了一口。

酒香四溢。

那白袍公子咽了咽口水。

绿蚁算不得特别珍贵,在别处二十两银子便能买上一大坛。

可是在此时的琅琊,却极难买到。

早在半月前,这琅琊酒肆的绿蚁。

就都被御剑宗征调走了。

眼见陈知命喝的尽兴。

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

白袍公子忍不住再次开口道“兄台,在下白马山庄薛衣人,交个朋友!

陈知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二百两一壶,不二价!

“只有朋友请的酒,才醉人!

薛衣人舔了一下嘴唇,弱弱道“我从来不掏钱买酒。

“陈故!

陈知命抬头道。

“嗯?

薛衣人不解地看着陈知命。

陈知命指着酒壶,认真道“现在我们是朋友了,你可以送二百两银子给我,我请你喝酒!

“陈兄,你真是个妙人!

薛衣人拍了拍陈知安的肩膀,从须弥戒取出两张银票递过去“我这人生平最爱结交有趣的朋友!

这是我的见面礼!

陈知安接过银票,用手指捏了捏,确认无误后从腰间取下酒壶递过去,笑道“这是我的见面礼!

“哈哈!

“对酒当歌!

快哉!

薛衣人豪迈饮下一口酒,笑道“能结识陈兄这样的朋友,我薛衣人此行值了!

“陈兄,你看那座高楼!

那里。

是琅琊姜氏的祖宅,听闻万年前圣人姜玉真在那里降生,白虎衔玉而来,开启了他的无敌圣路!

“其圣兵,便供奉在那里。

陈知命抬头看去。

负在身后的木烛仿佛感应到了他的目光所向。

微微颤动起来。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全文章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