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大周夫子

>

大周夫子

夜冷 著

夜冷 大周夫子 穿越重生 许惜言

小说《大周夫子》,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许惜言夜冷,也是实力派作者“夜冷”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而现在翻供是因被判死刑,就没命拿到那笔黄金了。如果此案真相如此,只要证明钱重买凶杀人,依照周律,许二不是首犯,只需服苦役十五年,便可恢复自由身。“证据。本府需要证据...

来源:fqxs   主角: 许惜言夜冷   更新: 2023-01-07 18: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夜冷”大大的完结小说《大周夫子》,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穿越重生,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许惜言夜冷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我的兄长,我相依为命的兄长,很可能就被埋在这个金矿的某处地底,可是我没证据所以没人能帮助我,没人愿意得罪金矿我的只是想找回我的兄长,哪怕他真的死了,我能找回他的尸骨葬在我母亲的身旁也好!这样的要求也不行吗?后来,我继续回到了矿上,我决心一定要找出证据,找到我的兄长,可惜我仍是没有丝毫进展再后来,有一天,富贵突然找到了我,神神秘秘的他问我:“如果我帮你找到你哥哥,你给我多少银子?”他话一出,...

第4章 绝笔信

张富贵屡次用秘密勒索钱重,钱重不堪忍受,于是买凶杀人。而许二毛头小子一个,涉世未深,被钱重教唆杀人。

许二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周律的惩罚,于是打算通过自首的方法获得轻判,好早日出狱得到钱重允诺的重金。

之前许二在供词里不说此事,是为了得到那笔黄金。而现在翻供是因被判死刑,就没命拿到那笔黄金了。

如果此案真相如此,只要证明钱重买凶杀人,依照周律,许二不是首犯,只需服苦役十五年,便可恢复自由身。

“证据。本府需要证据。刘清双眼如同鹰隼般的盯着堂下的许二,强自压下心中的激动。

此案涉及金矿,还可能查出金矿内部的贪腐,如果真的做实此事,那绝对是大功一件,自己绝对可以凭借此功,风平浪静渡过京察,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小人的供词不就是证据吗?许惜言疑问。

“不够,你的供词可以算作人证,但想要定钱重的罪还需要物证。

许惜言一时陷入了沉默,刘清见他神情,暗道一声不好。

这小子不会什么证据都没有吧?还是说这小子有什么担心。

接下来许二的解释让刘清燃起的希望逐渐熄灭。

钱重是在矿上,单独将许二拉到一自己的班房,和许二提了买凶杀人之事,并口头承诺给他黄金,没有第三个人作保,也没有立下字据。

刘清听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一拍惊堂木。

“大胆,你是在消遣本府!无凭无据,你这就是诬告朝廷命官。来人!押回大牢,明日问斩。

说罢,刘清便要拂袖而去。

“大人,大人。小人虽然没有实在的证据,但您查查钱重不就行了。他敢买凶杀人,底子绝对不干净啊!还有之前张富贵说过的秘密,您一查准能发现是什么。

许惜言见府君刘清要走,大声嚷嚷着,用力从就要拖他回牢的衙役手中挣脱,着急的给他出谋划策。

“大人,许二之言确实有几分道理。

刘清的师爷从升堂之后,一直伺候在一旁。刘清神情的变化全都落在了他的眼里。

作为师爷,他最清楚自家府君大人如今的处境,京察之年,治下出了几桩命案,如果不能立功,那这府君之位怕是年后就要到头了。

今日看堂下这许二的命案涉及城东金矿,师爷心中亦是生出了利用金矿立功的想法。要说这金矿之中没有什么污秽之事,他是不信的。

只是金矿一直由朝廷户部直属,不归府衙管,往日一直插不上手。如今,如果能经由这桩案子查到金矿去,那他们绝对可以收获颇丰。

于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师爷出声了,赞同了许二的说法。

刘清见自家足智多谋的师爷出声,两人相伴十余年,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的想法。两人对视一眼,刘清便重新坐下。

“涉及命案,本府自会查清。许二,你既然告发钱重买凶杀人,明日行刑之事暂且押后,待查明真相之后再行定夺。

“王捕头,你速速带人前往金矿将管事钱重带回,就说明日本府有话要问他。

刘清快速的作出了安排,便退了堂,将师爷叫进了自己的书房。

许惜言被重新押回死牢,抹了把额头不知何时渗出的一层细汗,长舒一口气。

前身的计划还真是疯狂,但也是自己能活下去并且完成那件事的唯一机会,自己不得不继续做下去。

接下来的两天,杭州府将钱重查了个底朝天。

钱重,杭州府城东金矿管事,没有什么特殊的家世背景,也没有案底,就是个简单的金矿管事,每月俸禄五两银子。

他名下的房屋、田产和现银加一起都不到五百两银子。单论现银,不足百两,一点也不像是有能力夸下一百两黄金海口的人。

不论是矿上的其他管事和工人反馈,还是对钱重和许二两人私下人际关系的调查,他们两人都没有明显的关联。

府君对钱重的单独审问,钱重更是表现得惊愕万分。

钱重直言自己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小管事,就算在矿上也只是个排名十分靠后的角色,跟其他人根本没有那么深的仇怨。

就算真有,到了买凶杀人的地步,那也应该开一个他出得起的价钱。

一百两黄金,他要真有一百两黄金还在矿上做什么管事。

而且他还反问府君,不是说张富贵用秘密要挟他吗,那要挟得到的钱呢?

钱重一个月俸禄就那么多,就算无法证明自己的俸禄用去了哪,那张富贵拿了要挟的钱,他的钱呢,用去了哪里。

府君听完也沉默了,确实是这么个理。

根据手下捕快查明,张富贵身患肺痨,如果真有钱,那应该会首先给自己治病,但据给他治过病的大夫反馈,他已经很久没去拿过药。

案子调查到这,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钱重与买凶杀人有关,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许二所言为真。

于是,三天后,调查结束。

府君根据周律维持了原判,许惜言三天后行刑。

府君派了师爷往大牢将这个结果通报给了许惜言。

“不是没证据。

许惜言听完师爷的一番讲述及结果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反而异常平静的突出了这五个字,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落进了师爷的耳中。

“你说什么?师爷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有证据!许惜言逐字吐出。

“什么证据?师爷对许惜言的话有些不信,有证据何必等到现在。

“是张富贵的死前遗言。

“呵,人已经死了,遗言由你口说出来,就算是真的,你又怎么证明它是真的。师爷哂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不,是张富贵的亲手写的绝笔信,里面是钱重的秘密。许惜言说完,整个人仿佛泄了气一般,瘫倒在死牢中的破草席上。

“在哪?许惜言的话再次引起了师爷的兴趣。

“我居舍床榻里侧的青砖下。

师爷急急出了大牢,往书房寻府君去了。

《大周夫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