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杠精王妃新上线

>

杠精王妃新上线

秋风和梦煮 著

古代言情 杠精王妃新上线 石凌霄 陈一诺

陈一诺石凌霄是《杠精王妃新上线》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秋风和梦煮”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不会是睡了一晚给我转场了吧!”陈一诺嘀咕了一句:“蒙哥,咱们前面去看看怎么回事!”走到队伍最前面,赫然看见张墨农一身刺金金服,玉面威严的站立在大轿之上;石凌霄骑着高头大马立于大轿之侧,黑色的暗莽官服裹着他精壮的身躯,两个人都含威不露,玉树临风。陈一诺使劲揉揉眼,根据她关于古代帝王有限的一点历史知识...

来源:fqxs   主角: 陈一诺石凌霄   更新: 2023-01-07 20: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杠精王妃新上线》,是作者“秋风和梦煮”写的小说,主角是陈一诺石凌霄。本书精彩片段:第三章衙门八字开两个异姓兄妹决定下来便一路南下,秦王朝的京师地处百里烟花的秦淮地,秦淮自古富饶,号称富甲天下的鱼米之乡杜蒙打猎,陈一诺采集药材和菌类,就这样虽然餐风露宿,但也能混得三餐不缺过了东寒亭便到了大秦第八大城舞阳秋高气爽的日头下,陈一诺和杜蒙很快过了关卡进了城陈一诺瘦削的脸颊已经长了点肉,淡淡的婴儿肥衬着灵动的眼眸,粉嫩的红唇含笑带嗔,虽然布衣荆钗却有说不出的动人心弦;原本羸弱的...

第8章 诈胡

第八章 诈胡

两日后的行程已经非常接近王城了,不过区区40里地;陈一诺明显的感觉到张墨农的随从越发多了起来。

当大队人马准备停当,陈一诺想和往常一样爬上马背,却被杜蒙制止。

“蒙哥,怎么不上马?陈一诺很是不解。

“小妹,你看前面!杜蒙指着前面大队的人马“你看,这是大秦王室的仪仗!

陈一诺放眼望去,前面黑压压的全是穿着锦绣官服的随从,华盖和旗幡飞扬之处,一座华美的大轿顶显露了出来。

“不会是睡了一晚给我转场了吧!陈一诺嘀咕了一句“蒙哥,咱们前面去看看怎么回事!

走到队伍最前面,赫然看见张墨农一身刺金金服,玉面威严的站立在大轿之上;石凌霄骑着高头大马立于大轿之侧,黑色的暗莽官服裹着他精壮的身躯,两个人都含威不露,玉树临风。

陈一诺使劲揉揉眼,根据她关于古代帝王有限的一点历史知识,华盖、旗幡、大轿,都属于王室专用的仪仗!张墨农身穿五爪金龙袍,活脱脱的太子呀!

杜蒙也看傻了眼,他知道张墨农和石凌霄身份不一般,哪知道是这样的高贵!

“太、太子!杜蒙小声告诉陈一诺!

哪知道现在陈一诺的注意力全在神游太虚,根本没听见杜蒙说什么!

“张公子!陈一诺还在以为张墨农只是一般的皇室成员,兴奋的冲张墨农摇手,大叫“张公子!

张墨农含笑看着陈一诺,示意她跟在后面。

大轿旁边一个斯文老者对忽然闯出来对张墨农大呼小叫的陈一诺暴喝“哪里来的山野女子在此喧哗?还不快退下!

老者是看张墨农没有计较陈一诺的胡言乱语,皇宫也早收到消息,太子回程中捎带了两名不知来历的平民,才会对陈一诺这般客气。

“吼什么吼!陈一诺拨转马头“当官了不起啊!

调转了马头的陈一诺忽然转身“陈一诺多谢张公子一路上的照拂,我兄妹二人就此与公子别过,后会无期,再也不见!

“石公子,可别忘记了你的赌注!陈一诺提醒石凌霄“我可就先去东湖等着收房。

“若不随队进城,所有赌注作废!石凌霄轻飘飘的抛过来一句“要走,不送!

他怎么能放她离开?他笃定这呆子舍不得到嘴边的肥肉!

陈一诺不得已骂骂咧咧的回到队伍后面,这家伙算死她这一点。

队伍开拔后,陈一诺第一次感受到皇家的庄严和奢靡,前面不断抛洒的花瓣和奏起的古乐,迎风飘扬的旗幡,杀气凌凌的侍卫,无不在提示她皇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进得王城,陈一诺更是眼界大开。

她一直以为古人即便有再高的智慧,没有现代机械不可能修建出完美的建筑。而王城高耸入云的城墙和精美的府邸院落,街面青石光滑如玉,行人如织,货物琳琅满目,丝毫不比现代都市逊色。

陈一诺看花了眼,杜蒙瞅着陈一诺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忍不住的笑。

路过一座雄伟的府邸时,石凌霄的一名随从过来向陈一诺和杜蒙行礼“请两位随我入府,等候王爷回来。

“王爷?陈一诺看着大门正方高挂的铜匾上书虎厄王府

“姑娘莫不是还不知道王爷身份?随从觉得好笑,这两人也太没眼力见了!

“小妹,咱们一路上同行的是当今太子爷和虎厄亲王。杜蒙轻声告诉陈一诺。

“石凌霄是虎厄亲王?陈一诺偏着头“难怪那么有钱!

随从哭笑不得,第一次见一个姑娘见着自家王爷不仅赶着往上扑,还一脸嫌弃,敢直呼王爷名讳的女子,第一次见。

“蒙哥,咱们进去!陈一诺跟着随从离开队伍“不相信他还能吃了咱们!

原主久居长生崖之上,那里少有人烟,根本不知这世界上有个杀人不眨眼,嗜血成性的冷血王爷虎厄亲王石凌霄。

陈一诺一踏进虎厄王府,立马感觉到不对“蒙哥,这些人为何都看着像看怪物一样?他们没见过小妹我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

杜蒙细心观察后“小妹,这王府没一个侍女和女眷!所以大伙才会奇怪吧。

“全是一窝公鸭!陈一诺小声对杜蒙讲“这啥虎厄王府应该改成玉堂春!

杜蒙急忙制止陈一诺的胡言乱语,现在他们身在王府,别出纰漏被石凌霄抓住下大狱才是!

可没听说过虎厄亲王会讲道理!

陈一诺和杜蒙一直等到天色暗淡,石凌霄才从皇宫回来。

石凌霄大步走进大厅,目光阴沉。

陈一诺喜笑颜开,她的宅子和银子来了。

“拿下!石凌霄一声令下,数名侍卫冲进来就欲捆绑陈一诺和杜蒙。

杜蒙奋力将陈一诺保护在自己身后,自己与这些武功高强的侍卫独战。

“石凌霄,你个骗子!不想兑现赌约就想杀人灭口!陈一诺破口大骂“石凌霄,你这个大骗子!

杜蒙却知道,石凌霄忽然变脸,绝对不会是为了区区一所宅子。

看这些侍卫的招数,虽然出手快捷却无一取人性命的狠辣。

杜蒙卖了一个破绽,任由侍卫将自己擒住。

石凌霄微微一笑,这一切他看在眼里。

五花大绑的杜蒙和陈一诺,被侍卫强行按倒跪在石凌霄面前。

石凌霄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陈一诺“呆子,还不交代?

陈一诺气得原地爆炸“石凌霄,没想到你是这样出尔反尔的小人,你凭什么抓我们兄妹二人,我们一没偷盗二没杀人放火,你为了不兑现赌约,就将我们诓进王府,陷害我们!

石凌霄哼了一声,从旁边侍卫手里拿过一卷纸杨了杨“陈一诺,女,年16,生长于长生崖,父亲陈叶在陈一诺年方9岁时便英年早逝,家中现有继母和一同父异母的兄弟。

“是又怎么样!陈一诺一听石凌霄竟然还去调查她“家徒四壁,没什么可查的。

“陈一诺的祖父,名陈龙雨!石凌霄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那又如何!陈一诺迎上石凌霄凌厉的眼神,毫无惧色。

“陈龙雨,数十年前搅动天下血雨腥风,无数人因此命丧黄泉。他屠杀无辜百姓,迫害忠良,架空皇室,让大秦王朝陷入无边黑暗之中长达十年之久。石凌霄咬着牙“盗国之贼,人人得而诛之!

杜蒙在神龙谷学堂中,曾学习世俗大事记,里面提到了陈龙雨,他还略有印象。

“他是盗国之贼,他是杀人狂魔,他是人人得而诛之,你倒是去抓他呀!陈一诺不服气“抓我算什么!大秦律法中没有株连九族的条例。

“陈龙雨早已被诛杀。

石凌霄的话让陈一诺放松下来“那不就得了!

“陈龙雨把持朝堂之时,将天下皇室至宝铁卷丹书藏匿,至今未曾寻找到!石凌霄阴阴的盯着陈一诺“相信姑娘为了天下苍生,会将铁卷丹书交出来。

“我不知道什么陈龙雨,什么铁卷丹书,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拿来干什么!陈一诺想要挣扎起身,却被侍卫紧紧按住。

“父亲病逝之时,一诺跪于病榻前,父亲用最后一口气给一诺说了一句话永远不要离开长生崖,就溘然长逝。并没有提及什么铁卷丹书。陈一诺想起原主哭得撕心裂肺的惨状,眼圈不由一红“虎厄亲王可以想一下,如果那东西只会带来杀身之祸,父亲岂会将它交给一诺?

想到这里,陈一诺睁大了眼“你杀了长生崖上那对母子?

石凌霄冷笑一声“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陈姑娘若交出铁卷丹书,本王可以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

“你个魔鬼!陈一诺挣扎想要扑向石凌霄,咬破他的喉咙,想起年幼的小弟天真漫烂“小弟才不过12岁的孩童,他什么都不知道,何其无辜,你怎么忍心痛下杀手就杀了他!石凌霄,你TMD太不是人了!

陈一诺的悲痛并没有让石凌霄心生怜悯“丧生在陈龙雨手里的众多性命也无辜!

杜蒙心疼陈一诺却毫无办法。

“请虎厄亲王放开我小妹,她什么也不知道,你就是杀了她也没有用,只要虎厄亲王能保全小妹性命,我愿意为去寻找铁卷丹书。杜蒙仰起头。

“你?石凌霄看着杜蒙“杜蒙,你家住凤头岭二十里外的山谷小村,全村人皆以打猎为生,你的师父是隐居在此的江湖大侠,号称一枝梅的搏击圣手江梅。

杜蒙惊出一声冷汗,若不是出门游历之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的身世很快就能被石凌霄查个底朝天。

“以你的天赋,确实能被一枝梅收为唯一的传人。石凌霄继续解析杜蒙“你灵气浩瀚,却缺乏实战经验,此番应是你师父令你出山游历。如此,本王便给一枝梅面子,可以放你去寻找铁卷丹书,而她需留在王府。

杜蒙站起身,侍卫解开他的绳索,杜蒙去给陈一诺解开绳索,石凌霄也没有阻止。

陈一诺拦住杜蒙的去路“蒙哥,那什么铁卷丹书这破玩意是什么,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你去哪里寻找。

“小妹放心就是,既然虎厄亲王亲口说出,这东西就应该存世,只要有这个东西,哥哥一定找到它,决不让小妹你为它丧命于此。杜蒙安慰陈一诺“三个月之内,哥哥必定返回。即便赴死,哥哥也陪着你!

石凌霄的牙都酸了,这简直是在给他上眼药!

杜蒙转向石凌霄“还望虎厄亲王善待我家小妹。

“本王的王府还不缺衣少食。石凌霄淡淡的看着一脸不舍的陈一诺“少侠携铁卷丹书返回之际,便是她滚出王府之时!

杜蒙一言不发,大踏步走出大厅。

不就是神龙谷留在俗世王族里的信物铁卷丹书嘛!难得住他这个神龙谷少主?神龙谷隐世大家留在俗世里有三枚信物,得到此信物的王族若能解开上面的机密,可以持信物找到传说中的神龙谷得到任何帮助。

“蒙哥,你一定要早点回来!陈一诺的声音有些发颤,在此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带她下去安置在银魅楼,好生看管!石凌霄吩咐王侍卫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大厅。

走在灯火明灭不定的回廊中,石凌霄好生郁闷。

他只是诈糊,没想到竟出一个王炸!陈龙雨和她祖父巧合同名,根本与陈一诺无关,这呆子出言无状,行事飘忽,除了一手好厨艺又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真本事。

他只不过借此探查一下而已,没想到竟然引出杜蒙,能如此有把握去寻回铁卷丹书;杜蒙难道仅仅只是江梅的第子?还是另有隐情?

“王爷吉祥、打劫!一只鹩哥快速飞过来停在石凌霄的肩头,石凌霄爱抚的用指头碰了碰鹩哥的小脑袋,笑着问“想打劫本王什么!

这一倾国倾城的笑容,若落在王城哪些女子眼里,一定会为之疯狂。

“金子!打劫!鹩哥歪着脑袋。

“你和那个呆子一样,眼里就只有金子!石凌霄伸出手,五指洁白如玉,骨节分明。

鹩哥跳到石凌霄的手指上“呆子,金子!

石凌霄从袖袋里拿出一粒金珠,鹩哥立刻衔住小金珠,展开翅膀飞去藏它打劫来的金珠。

“小财迷,和那个呆子一样财迷!石凌霄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提到那个呆子好几次了。

王城里的人都知道,天下美色都未能像这只鹩哥一般,得到虎厄亲王的无尽溺宠。

所以世人皆言你活得还不如一只鸟!

而这只鹩哥,生平只好一件事,就是打劫虎厄亲王的金珠。

藏好金珠的鹩哥很快飞了回来,站在石凌霄的肩头。

就这样,一人一鸟消失在王府的夜色中。

而银魅楼内,陈一诺辗转难眠,这里暗香沉浮,宽床暖被、极尽奢华,却放不下她一颗担忧杜蒙安危的心。

《杠精王妃新上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