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与神同行

>

与神同行

无车小子 著

与神同行 无名 都市小说 陈凡

网文大咖“无车小子”大大的完结小说《与神同行》,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陈凡无名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要出院确实很需要衣服,陈凡不可能穿着病服走。虽然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昨天才认识人家。但想到要配合警察办事便心安理得的试穿了下,意外的都好合身!陈志为陈凡办了出院,陈凡正琢磨怎么开口向他借点钱买个手机什么的,没想到陈志直接递过来一个大书包,告诉他里面有一套衣物,一部新手机,身份证和驾照,还有一张银行卡密...

来源:fqxs   主角: 陈凡无名   更新: 2023-01-07 21: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陈凡无名的都市小说小说《与神同行》,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无车小子”,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看到映入眼帘的白色的天花板,陈凡才恍然大悟,还是醒了啊叹了口气,来不及惋惜,才发现有三个人正吃惊的盯着他,还几乎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好静,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真真切切!原来,在陈凡入梦之际,陈雪和她姐姐陈雨还有陈依依三人来到了病房当看到陈凡似乎处于昏迷状态,陈依依小声嘀咕:“白高兴一场,又昏了!”陈雨则一脸疑惑的看着陈雪和陈依依,似乎是在问:你们确定没有骗我?陈雪却不相信眼前的情景,急忙鼓捣着仪...

第9章 真相?

陈凡睁开眼,还是医院的天花板,哗一下坐起来,四下环望,确实是医院。

又是做梦?可怎么那么真实?

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昏昏沉沉浑浑噩噩的感觉。这时陈志给他送来了一套新全身的衣物,什么牌子的陈凡不认识,但只是摸一下就觉得肯定好贵。

心里的疑问又多了一分,怎么自己的衣物都没在身边?可头昏昏的也就没多想,换上就和陈志去办出院。

要出院确实很需要衣服,陈凡不可能穿着病服走。虽然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昨天才认识人家。

但想到要配合警察办事便心安理得的试穿了下,意外的都好合身!

陈志为陈凡办了出院,陈凡正琢磨怎么开口向他借点钱买个手机什么的,没想到陈志直接递过来一个大书包,告诉他里面有一套衣物,一部新手机,身份证和驾照,还有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他生日,陈凡愣了一下还是接下了,大不了以后还就是了。

可下一秒陈凡却是惊呆了!

“怎么了?陈志见他拿着书包翻了几下,像是丢了魂一样。

“这卡里是不是有50万?陈凡半信半疑的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

说着还不待陈凡说话,陈志又仍给他一串钥匙,并指了指不远处车位上的一辆车,告诉陈凡里面有个地址,让他先去住那里,24小时别关机,便走向旁边一辆哪怕从挡风玻璃也看不到车内情况的车坐在副驾驶,车也随即在他面前开走了。

可陈志却不知道,陈凡发呆不是因为感动于陈志的举动,而是身上穿得这一套穿着,竟然和梦里的一样!

外套是昨天做的那个梦里脱了给那个女生了,里面的卫衣和裤子,赫然就是昨晚梦中被淋湿的那一套!而这旅行包,也连续两次出现在梦里,一次是出租车上,二次就是树林里。

而陈志上的车经过还呆呆站着的陈凡前面那一瞬,陈凡居然看穿了车内的情况。

开车的那是陈雨医生!虽然戴着墨镜,但肯定是她!

那女王般气质,那公主般容颜,不会错!

没想到他居然来接陈志?

难道他们认识?

怪不得自从昨天早上陈志出现以后就没见过她,连出院都是陈志一手操办的,现在看来,他俩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陈志不会是他哥吧?

都姓陈,不得不承认,陈志确实挺帅的,虽然只是比自己要差一小点点,但陈雨是他妹妹也不可能啊,两个人的气质多少还是有点悬殊。

她哥哥怎么也得是像个王子一样吧,这陈志顶多只能算是个将军的气质。

算了,不想了,这旅行包怎么和梦里一模一样?而且还是两个梦里的旅行包都一模一样?巧合吗?

震惊之余的陈凡走向陈志给的车,坐在驾驶室一边缓和震惊的心情一边看车里内饰,看起来挺不错!

思来想去却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梦这东西太玄乎了,科学家都解释不清楚的,何况自己。

扭头看了看安全带正要拉扣着,突然,他好像发现陈志坐的那辆车饶了一圈后又停在不远处,陈志正用望远镜看着他。

而在车里故作镇定的陈凡其实心里已经惊上加惊了,他居然发现了陈志!

他本以为刚刚他们的车经过自己跟前时自己能看穿,纯粹是因为贴的膜不好,没想到隔着这起码近百米的距离,自己居然还能看得清楚他们车内的情况?

他们居然绕了一圈又回来监视自己?为什么?

陈凡尽量表面不动声色的装作很稀奇车的内饰在东张西望,其实潜意识里是巴不得知道陈志他们要做什么的,或许,就是因为有这个念头,他居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

“你这样安排真的不会有事吗?陈雨问道,表情淡然。

“唉,但愿吧,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对还是错?陈志一脸的无奈。

“那你还让他出院?

“不然怎么办,万一他情绪激动又昏过去呢?再说这也是童蕾的决定。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真相,这么贸然出来,万一见到他家人和朋友,不就穿帮了吗?

……

陈凡本来也不知道会听得到他们说话,但真的听得真真切切并确认就是他们的声音以后,顿时心里泛起惊涛骇浪。

停车这个位置离那里少说也有一百米,这么远自己都能看到?

关键是,百来米,还能听到他们说话?

满脸的不可思议,可他还来不及去寻找自己这般变态的原因,陈雨的话让陈凡身体一滞!

真相?穿帮?

怎么回事?

陈凡本能好奇心促使他继续听了下去。

“我已经联系过陈文和童蕾了,他们也知道了陈凡的情况,我们商量好了先瞒着陈凡,并且他们暂时不会见他。

陈志的声音传来,陈凡却有种不详的预感慢慢涌上心头。

陈文,那是自己的亲弟弟啊,为什么要瞒自己?

童蕾,这名字好熟悉!可怎么就想不起来是谁呢?

“其他知道这件事的人呢?陈雨问道。

“黄冠英和黄兵的电话没人接,陶志忠的关机了,我从昨天打到现在!我已安排在那边的人去找他们了!陈志说的有些无奈。

“黄冠英?黄兵?陶志忠?他们可是我认识多年的朋友啊!难道我是他们送来的?莫非陈志打电话给他们是为了让他们也瞒我?那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听到陈志所说,陈凡不禁震撼。

“只能先这样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弄清楚陈凡身上发生的事情.

“只是他好像不记得他昏迷八十一天的事情。陈志声音传来,语气中有些奇怪。

“他选择性失忆了,你不是说他也忘记之前在他们县城的医院的事情了吗。估计是把这个也忘记了。只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大定县?陈凡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这个问题不应该是我问你吗?陈志看着陈雨的眼睛,虽然被墨镜挡着了,但他还是认真的看着。

“算了,当我没问,你先看好陈凡吧。

陈志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24小时监控陈凡的一举一动了。

陈雨听罢就要起动车子。

陈凡还没来得及多想,正打算要下车叫住她们,却突然看到两辆车一个急刹就堵在她们车面前。

几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人训练有素的下了车,其中一个去给后面那辆车坐后排的开了门,然后看到一位气度不凡,眼中充满自信仿佛全世界都在他掌握之中一样的中年男人下了车,向陈雨的车窗走过去。

陈凡的注意力集中到他们身上,正想先看看情况,还想着如果他们有危险该怎么办,但当听到了中年男人的声音后,又是一脸意外!

“大小姐!隔着车窗,中年男人对陈雨躬身行礼。

“大小姐?这个人称呼陈雨大小姐?陈凡惊讶不已。对了,医院里那个叫陈依依的护士也提到过“大小姐“,难道,陈依依,陈雪和这叫陈雨大小姐的人也是一路人?

而同样吃惊的,还有坐副驾驶室的陈志。

“六叔真是好手段。陈雨把车窗玻璃按下,声音中有些讽刺的味道。

“大小姐谬赞,家主吩咐过,三年之期已满,大小姐得回去了。陈雨称作“六叔的中年男人说得很平静,面带微笑,看起来很随和。

“可是我现在还有事要耽搁一下,明天我再回去!陈雨的语气也是丝毫不让。

“对不起,大小姐,我们也只是奉命办事,请不要让属下们为难!

中年男人依旧微笑。

面对中年男人的回答,陈雨并没有说话,墨镜之下的明眸却闪出一丝不满。

看着陈雨这么被动,本来吃惊不已的陈志立即挺身而出“这位叔叔,小雨她都说现在有事,明天就回去……

“小雨也是你叫的?中年男人脸色一变,只是看了一眼,话还没说完的陈志顿时感觉一阵寒气袭来,下一刻便呼吸都很困难,全身更是动弹不得。

“你敢动他!陈雨忙摘下墨镜关切的看了陈志一眼,随即转头,面带怒意呵斥道。

陈志立马感觉恢复了自由,一脸茫然地望向陈雨,却见她秀眉微蹙。

“别难为他,我跟你们回去就是,你答应我一件事。陈雨推开车门下了车一脸严肃的说道。

“大小姐请吩咐!中年男人瞄了陈志一眼,然后恭敬的站在陈雨身旁。

“送他去他想去的地方,协助他办他想办的事,直到他不需要了为止!

中年男人想都没想就向后面使了个颜色,他都不问陈雨陈志要去哪?做什么?去多久?就这么答应了!

两个戴墨镜的人走上前,恭敬的给陈雨鞠躬“大小姐!

却只见她戴上墨镜,头也不转过来看陈志。“他们会陪你去解决陈凡的事情的。陈凡的选择性失忆是可以治好的,你的也是……

“大小姐,该走了!中年男人打断了她的话。

选择性失忆?

不只是陈凡,陈志也震惊了!

陈凡只觉得脑子一下就炸开了!

“我居然失忆了?怎么回事?我为什么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选择性失忆?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才能让我自己选择失忆?选择性失忆,难道就是大脑自己选择忘记了我怎么失忆的?……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发生很多不如意的事情,有一些很快就淡忘了,可是有一些却总是挥之不去,不论怎样努力都忘不掉。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反复折磨着自己脆弱的神经,不停的游走在崩溃的边缘。耻辱、愤怒、委屈、自责等等被欺骗的复杂情绪纠葛在一起。忘记,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这种桥段电视里就演过,有些人由于遭受到重大挫折,这个刺激让这人无法接受,又刚好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醒来之后就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但其他的却都记得。

我是真的受到了刺激?然后失忆了?震惊之余陈凡正要出去找陈雨问个清楚,却只看到之前陈志他们坐的那辆车已经开走的背影……

其实陈凡不知道的是,陈志听到陈雨说到“你的也是时中年男人就打断了她,作为刑警的他立就觉得有问题,连忙下车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也是?

而陈雨却是头也不回的径直和她口中的“六叔走向后面的车了,陈志想冲上去拉住她问个清楚,却被刚才给陈雨问好的两个戴墨镜的人中的一个单手抱住一手捂住嘴。

而眼里满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陈志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脱他捂住嘴的手,更别说身体的束缚!

因为哪怕强如他是平常能轻松拿下十来个普通人的刑警队长,此时在这保镖模样的人手中却是如老鹰抓小鸡般被捏着,任如何挣扎反抗却是动不得分毫。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辆车,陈志终于放弃了抵抗,抱着他的男子当下便松了手。

陈志眼中蹦出一道精光,便迅速转身边伸手去摸腰间的配枪,他想只要用枪指着他们,他就可以驱车去追陈雨了。

他可是刑警队长,在这城市他想拦那辆车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可下一秒他却懵了,因为枪不在!

再下一秒,另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把枪递到他面前,戏谑地问;“你是找这个吗?

陈志警惕地看着二人,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抢过对方递过来的枪指着两人。而之前抱住他的男人却无视般的直接要打开驾驶室的门上车。

“别动!

男人却并未停止动作,直接开门坐了进去,递枪给陈志的男人也径直走去坐进了副驾驶室,完全无视陈志不停的喊叫

“我叫你别动!再动我开枪了!下车!

“上车吧,顺便看看枪里的子弹是不是在里兜里。坐驾驶室的男人有些不屑的说道。

陈志半信半疑的摸了下外套的口袋,真在里面!

顿时心惊不已,这二人的实力太强了,自己自以为已经不是一般武术甚至擂台运动员可以比拟的,而这两人要是刚才要对自己不利的话怕是已经死了几回了。

看着他们气定神闲的样子,陈志不得不上车。他知道,哪怕现在可以装子弹上膛,但这二人只要是想让自己上车的话,就算他装了子弹也摆脱不了二人的。

何况,他们会给自己装子弹的机会吗?

陈凡却是因为分神没有看到这一幕,待他回过神来时,陈志已经跟着二人驱车走了。

陈凡自然也顾不得这些,他现在就想回大定县,回县城找黄冠英黄兵陶志忠他们,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告诉自己真相。

直接启动车子,设置了导航,正要挂档出发,陈凡突然才想起来陈志说他已安排24小时监控自己,他又是刑警队长,他既然要隐瞒自己什么,那肯定就不会让自己顺利回大定,那这车里肯定有监控或者追踪器,自己开这车肯定回不去!

思及此处,马上翻开他给的背包,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拿出来放坐凳上,直接提着旅行包下了车,看到不远处的ATM取款机直接跑了过去。

输入密码后点击查询余额,一看吓一跳!七个零?!真的是500,000.00。

真的是50万?

和梦里一模一样。

顾不上惊讶,也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这么巧,取了500块后直接拦了个出租车说要去大定县,陈凡直接上了车。

他不知道的是,陈文和童蕾现在并不在县城,而是就在省城。

他也不知道的是,司机为了节约过路费走的不是高速,而走了省城到县城的国道。

而这条国道,恰恰是一条曾经因为贪官中饱私囊、本来修的是高速却硬生生被修成国道但上报国家交通厅的是高速、所以没跑过的驾驶员会被导航害死的死亡之路。

……

而陈志见车行驶的方向不是去他给陈凡的那个地址,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

“那个叫陈凡的并不会去你安排的地方。

副驾驶室的男人悠然说道,仿佛他知道了陈志在想什么,继续说道

“你不用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我还知道你在大定安排的人根本找不到那三个人!

陈志一听,惊呼到“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既然大小姐吩咐了,我们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你们知道我想要什么?陈志试探性的问着,其实心里已经紧张起来。

“知道!男人回答的很简单。

陈志一听更是警惕了,心中不由暗自斟酌他在做的事可是绝秘,就连陈雨他都没说,这人却说知道,难道?对了,陈雨!

思及此处,陈志想着看能不能从他们口探听一点关于陈雨的事情,于是问道“陈雨和我认识三年,并没听说她是哪家的大家闺秀啊,你们怎么叫她大小姐?

“不该问的别问,对你没好处!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口气中有些怒意。

这口气,陈志也是无语了。

作为刑警队的队长,向来都是他以这样的口气对待犯人的,何时轮到别人以这副口吻对他了?

但作为一个有血性的人民警察,哪里会向恶势力低头,当即说道“我是刑警队队长陈志,现在正式警告你们,我不管你们是哪方势力的,无论你们武力值有多高,也别妄想挑衅法律的威严!你们刚才强行限制他人自由,还夺枪袭警,你们这是在犯法!

“陈警官,你这套对我们没用,别整这些虚的,也就是我还和你废话,你看他搭理你了吗?说着扔了个空弹夹过来,而开车的男人自始至终却是没半点反应。

陈志接住弹夹,这才看到原来手中的枪连弹夹都没有!

子弹在自己包里,弹夹在他手上,难怪刚才他们有恃无恐的上车!

从后视镜里看到陈志一脸憋屈的样,男人又说道“我是1号,他是2号,我们现在是去郊区,那大定县的三个人昨天一早就被带走了。

“谁带走了?带去哪里?陈志万万没想到之前他说的自己安排的人找不到陶志忠三人是因为他三个被带走了。

突然他脸色一变,“郊区?你们去郊区干嘛?

“自然是去查线索了。

“查什么线索?难道说陈文一家也出事了?陈志不敢往下猜测,随即又否定道“不可能的,我的人前面还报告说一切正常。

“那你在大定的人有没有说那三个人一切正常啊?1号有些似笑非笑的问道。

陈志立即拿出电话拨出去,“找到他们三个没有?

“没有,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那边还没说完,陈志又立即挂断重新打了出去,“陈文一家有没有出什么事?

“头,我们正要向你汇报,陈文一家全部不见了!

“怎么回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陈志急了,他开始相信这个1号说的好像都是真的。

“没有啊,一切都很正常,10分钟前见他们9点了还没送小孩上学,我们便去查看,才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现场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1号见陈志确认了以后满脸震惊,还没等陈志开口,他便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们也是遇到你的时候才知道的。本来去调查是不用带上你的,但大小姐吩咐了,我们只能带上你咯。

陈志也没在问问题了,因为他知道,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闭眼沉思起来。

陈雨刚好是三年前认识自己的,而今天她叫的那个“六叔也提到了三年期限,这其中会有什么联系呢。

这些人尊称她大小姐,这个年代这个称呼可不常见,只有传承的大家族才会有。她的容貌气质,倒也符合某个大家族大小姐的身份,可是,真有沿袭古制的大家族吗?

如果真是隐世家族,那为何会在我这个外人面前暴漏出这么明显的信息?可如果不是,这些人的武力值也太高了。尤其是那个老者,好像只是看自己一眼自己就觉得呼吸困难动弹不得,难道是电视上那些武林高手的内功?

如果真是内功,那他们是隐世家族的可能就说得通了,也只有传说中的武术世家有这种能力。可既然是隐世,为何要让自己发现呢?

陈雨临走是说陈凡的选择性失忆是可以治好的,自己的也是,难道自己也选择性失忆了?他们之所以不避讳自己,是因为自己和他们是一样的人?而自己是失忆了才不记得?

陈雨应该不可能骗自己,可是自己的老师也从未向自己提过啊?难道老师在骗自己?可老师明明只是一个普通武术学校的老师啊。

自己是爷爷从孤儿院抱养的,难道说是爷爷?

难道上面知道我的身份?不然怎么会让我去做那件事情?还是绝密?

看来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这1号和2号,他们看起来只是保镖的样子,或者说,他们只是那个“六叔和陈雨的手下,竟连自己都望尘莫及,更别说他们的上面。

还有我安排监视保护陶志忠他们三个和陈文一家的兄弟,虽谈不上顶尖,但也都是部队上退下来的,居然有人在他们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带走那么多人不被他们发现?而偏偏这1号和2号居然在我们发觉前就知道了?

莫非是他们干的?也不对啊,要是他们干的他们还用和我去调查吗?再说他们是陈雨的手下,肯定不是。那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带走了所有人?

糟了,陈凡!既然陈凡身边的人都出事了,那陈凡肯定也不安全了!思及此处,陈志急忙说道“陈凡有危险!

而1号依然云淡风轻的声音也随即响起“放心吧,他那边有3号贴身保护呢.

听得此言,陈志再次惊叹不已。

……

而陈凡这边,他回想起陈雨和陈志的谈话,震惊与好奇的同时,他闭眼沉思着……

这陈医生自从陈警官出现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而今天他俩却在车里说那些话,显然他俩是认识的。

虽然现在可以推测出他们不是兄妹,但彼此应该也很熟悉,并且对自己的情况都是了如指掌的,不然不会联合欺瞒自己。

怪不得自己为什么能这么随便的就出院了,原来不仅是陈志的刑警身份,陈医生也是清楚的,她不授意我也出不了院。

可真是这样吗?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陈警官提到了自己弟弟和朋友,他们也是知情的,还有童蕾,这个童蕾是谁?为什么自己想不起来关于童蕾的任何记忆,难道跟陈医生说道选择性失忆有关?自己到底为何昏迷八十一天?丢失了记忆难道和昏迷八十一天有关?

陈警官给自己的银行卡也有五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为何要给自己这么多钱?在医院时他提到过要自己配合他做一件事,他却没说是什么,难道因为这个才给自己五十万?

可这数字怎么和梦里的一样?那两个梦是什么意思?按理说梦境是没人能控制和干预的,又不是神话剧。那这两个梦,是巧合还是?

那可是五十万,也不是做梦,是真实的现实中的五十万!这笔钱,在县城差不多可以买一套精装房了。

这陈警官怎么那么自然的帮助自己?买衣服,送车,送旅行包,手机,银行卡,还安排住处。

难道是因为他家很有钱?

还有那个陈医生,那些人叫她大小姐?对了,医院那个护士好像也提过大小姐!还叫那个陈雪医生小姐?当时只顾着看人家美色去了,怎么忽略了这茬?

不对啊,那护士叫陈雪小姐,叫这陈雨大小姐,她俩难道又不是姐妹吗?这个是大小姐,那个应该是二小姐或三小姐这些,怎么是小姐?难道最小的直接就叫‘小姐’了?省略了一个字也细长的??

这种称呼可是电视里那些大户人家、达官贵人才有的,怎么?难道,她们陈家很有钱?

陈志也姓陈,那护士也姓陈,难道她们是一家人?那陈护士送饭来给自己的时候也和陈警官见过面,怎么没见他们打招呼?

可是有钱人真的会把钱胡乱给别人?只因为自己是陈医生的病人?

对了,自己是病人,一个昏迷这么久的病人,怎么随随便便就能出院了?

陈医生就算同意,医院怎么没阻止?医院不喜欢赚钱了?还是,因为我这个病人没钱?还是陈雨的大小姐身份?

陈凡各种推测。

出租车飞驰在在路上。陈凡却想着事情,若是换作平常,他肯定会好好看看沿途的风景。而现在,陈凡思绪万千,已经没那个闲情逸致,只希望能理出个所以然来。可无论怎样理,记忆里怎么都没有他昏迷的原因。

醒了以后的事情倒是都记得,一醒来就能两个这样的大美女,想到以后肯定是遇不着了,不免有些遗憾。

看陈医生的样子好像不愿意回去,她的家庭背景一定很牛,那几个保镖,特别是那个“六叔,还有那两部豪华车,虽然自己不认识,但看样子应该价值不菲。只是不明白那么有钱的人还来医院上班的吗?

陈凡闭目仰头靠在座椅上,努力的想捋清这些事情,可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而这一次,他又做梦了!

《与神同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