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卧底那几年

>

卧底那几年

方火 著

卧底那几年 林宾 楚泽 都市小说

网文大咖“方火”大大的完结小说《卧底那几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林宾楚泽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泉不能愈心。突然想起来晓龙就在附近的一个楼上上班。去看看吧。一座大厦的最顶层...

来源:fqxs   主角: 林宾楚泽   更新: 2023-01-07 22: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林宾楚泽为主角的都市小说小说《卧底那几年》,是由网文大神“方火”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刘大爷,周阿姨,你们两口子一起来了啊!”秦宾说完赶紧过去帮着刘大爷搀扶着周阿姨周阿姨一直腿脚不大好“你周阿姨不信秦宾股票赚了钱,非要过来看看”说完给秦宾使了个眼色接着道:“你看看这个帐号,你找个电脑登上,让你周阿姨看看”秦宾心下一沉老两口的老本,一共五万元不知道听谁说的,说这炒股挣大钱不好说,挣个小钱什么的一点问题没有糊里糊涂的就来开了户本来合计着挣个菜钱什么的,补贴个家用谁...

第9章 谁要给谁

林宾不自觉的走到了解放阁。下去就是黑虎泉了。

泉能洗心。只可惜现在是心伤。泉不能愈心。

突然想起来晓龙就在附近的一个楼上上班。去看看吧。

一座大厦的最顶层。空旷的大厅。没有几个人。晓龙穿着一身白色跆拳道服。醒目的黑色腰带是级别的象征。一个飞腿踢出,凌厉生威,一块一寸厚的木板应声而断。全没有平时的老实木讷。

林宾不由自主的鼓掌。晓龙笑的跑了过来,“宾哥,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今天不上班了吗?

“你说,以你现在的身手能打几个啊?

“三两个没问题吧!再多了就不行了。

“那怎么就打不过你小武哥呢?

“那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晓龙想了想,小武哥出手都是冲着要害去的,没有什么讲究。“

杀人的招数啊!“

晓龙笑道小武哥应该是特种兵出身。“

林宾点点头,“有个老大爷说教我打拳,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说实话,练成大师不想了。最起码也得把你这黑带给放倒了。到时候,我就去满大街的跆拳道馆去踢馆。我看这玩意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

“中国武术注重的是套路,是形式。跆拳道侧重的是实战。不一样的。我倒是知道有些秘传的技击法不过一般不外传。

“你看看,这国人的陋习简直无处不在。爱面子,狭隘。搞得我们的下一代都学跆拳道去了。

“呵呵!宾哥,你这么没上班啊!

“我辞职了。不干了。

“为什么啊?

“烦了呗!给自己放放假。

“也好,好好的休息下。

“刚好转悠到这,就上来看看。

“呵呵!

“傻笑啥啊!对了,好长时间没问你了,跟兰兰怎么样了。

“自从上次你跟我说那些话后,我就跟她坦白了。刚开始挺好。这几天我觉得她好像开始疏远我了。

“你等等,我啥时候跟你说了,说啥了?

“就你上次给陈姐接风,你跟我说要觉得是爱,就该大胆点。还说………

“还说什么了?

“还说要趁早拿下。

林宾不禁暗自苦笑,喝多了还真误人子弟。

“那个,我是不是喝多了都喜欢乱说啊!

“是啊!以前喝多了还整宿喊一个女人的名字呢!

酒不能喝了。

“好了,不说我了。那你,拿下没有啊?

“没有,我觉得那个事情应该是结婚那天吧!你说对吧?宾哥,我跟武哥张哥说有一晚上兰兰在我怀里睡了几个小时,我什么也没做。还送她回房间。他们还说我是废物!

林宾哭笑不得,“你不光是废物,还是稀有废物!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呢?我知道现在的社会上对于男女的事情很放得开可,我也不抵触。我只是觉得要跟她过一辈子的人,只有第一次在那个大喜的日子发生,一定是最美好的。

“你知道兰兰是干什么的吧!

“所以我才更尊重她,我是真爱她,不能让她觉得我只是玩玩而已。

“你不是废物,你是稀有怪物!

“你才是怪物呢!武哥跟张哥总结的。

“啥时候总结的。

“昨晚上啊!

“昨晚上,我很早就睡了啊!也没跟你们在一起啊!没干啥事啊!

“昨晚你跟湘芷姐在你门口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呵呵!

“你们怎么会听见的。

“还不是你教武哥的方法,手机放你家窗棂上,自动接听啊!

林宾苦笑。还真是害人害己。

“我不能说你的想法是对还是错。但我觉得在严肃感情上,你比大部分人都强。所以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了。免得我也受感染,真成怪物了。

“恩!我准备中秋节带兰兰去我家。

“你不是说她最近疏远你了吗?

“可能是那天我说不想让她干这一行,她就觉得我还是在意。所以中秋节我带她回家见我的父母,这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可你父母能接受吗?

“不告诉他们就是了。

“恩!有些事情我还真不如你勇敢。

“湘 姐就不错啊!我们都觉得很适合你。在晓龙眼里,宾哥就是男人,不缺勇敢的!

“恩!听你的,我今晚就鼓起勇气把她给强上了。

“哎!!宾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

“呵呵!开玩笑的,快中午了,走吧!我跟你楚哥越好一起吃饭了。咱们一起去宰他一顿。

“好啊!我也好久没见楚哥了。你等等我,我去换衣服。

晓龙是个实在孩子,也很聪明!都说男人最大的爱好是劝小姐从良。晓龙却是真的。晓龙是章丘的。从小喜欢武术,初中毕业了开始学跆拳道。还会散打,自己住的地方就挂了个沙袋。他是我见过最认真的人,闲暇的时候基本就是练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喝酒还是认识我们以后被逼的。他只沉浸在自己的武侠世界里。很少外出!像个听话乖巧的孩子,院子里我们几个但凡有点跑腿的他都是争着抢着去。

另一方面又是认死理的那人。家里从小就反对他练武,认为没什么出息。他当即绝食。饿了一天一夜,他家人架不住了。捏着鼻子认可了。

当他讲述这件事的时候,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他却是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们说这很难理解吗?我就喜欢,当然要坚持!

林宾很小心问他,你父母养你这么大,你这么威胁他们,合适吗?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我父母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肯定会同意的!

武国星又问要是不答应,你还真准备饿死啊?

他坚定的点点头。

林宾确信他干的出来。林宾不知道他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 不欣赏他的执拗,但 喜欢他的纯真!就像是一块璞玉,没有被糟粕玷污过。

在他的世界里,只要他认为是对的!他就会决绝的坚持!孤独的在这世界践行着自我。

所以,他喜欢兰兰,根本就是真的不会在乎兰兰的过去。林宾认为这样的人是存在的, 认为这个世界一定会给爱情留一个角落,哪怕不为人注意,却依然坚强的薪火相传!

林宾渴望这样的爱情!

方甜怎么想都觉得不得劲。昨天才找到林宾。他今天就辞职。原因肯定跟自己有关。不行!不能因为自己让林宾丢了工作。跟卫薇告别后。就直奔杨重的公司而去。

齐鲁大厦30楼。国立证劵的前台当然认识老板娘。方甜直奔杨重办公室而去。办公室门紧闭着。方甜没推开,门被反锁了。今天礼拜一,杨重肯定会上班的。方甜敲门。

“谁啊?是杨重。

“我,开门。

“有事找封总去。里面特然传出一个女人的娇笑。

方甜平静了下心情,“杨重,我是方甜。你要是不想满城风雨的话,开门!

里面不知道什么被打倒了。细微听下,还有穿衣服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门开了。

杨重一脸尴尬,“老婆,你怎么来了。我这正跟跟手下 谈点事呢!

“你让开。方甜一脸寒霜。

“老婆,真没什么……

方甜推开杨重, 凹凸有致的颜菲,脸上红潮未退的 心虚的站在那。谁也不敢看。

“杨重,眼光不错啊!有些风言风语我从来不放在心上。看来还是要抓现行啊!

“你听我解释……

“不用了,咱们都是斯文人。别吵!我会让律师这两天把离婚协议书给你送来。你签字就可以了。

说完,就要走。杨重赶紧拽住她,“方甜,给个机会!就一次!

“你放开!你想这丑事天下皆知是吧!我告诉你,杨重,你丢得起这人。我还要脸呢!

杨重无奈的松开方甜。

生产北路北头的一家小狗肉馆内。热气腾腾的狗肉煲散发着让人垂涎的香气。三个人争先恐后的消灭着可以让神仙滚三滚的狗肉。

林宾是真从现在做起了,不喝酒了。

楚泽跟晓龙你一杯我一杯喝的不亦乐乎。

晓龙放下杯子,“宾哥,这狗肉配上二锅头,真是爽啊!你真不来一杯?

“我又没酒瘾。大中午的喝酒,一点情调没有,只有酒鬼才喝呢。

楚泽搭话“话不能这么说。我就觉得烈酒配上狗肉真的很舒服。

“是嘛!一会会让你不舒服的。

晓龙不傻。要了碗米饭,飞快的吃完。擦了擦嘴,“宾哥,泽哥我还要上班呢!我就先走了。

“好!

“你路上慢点。

林宾也要了碗米饭,细嚼慢咽的不说话。

楚泽道“跟颜菲说清楚了?

“恩!

“心里舍不得?

“没有,不过总不能什么事都没有吧。

“有时候,我挺服你的。为了感情,可以荒废自己三年。有效果吗?人家颜菲没有哭着挽留你?

“其实,我觉得自己挺傻的。人家怎么过是人家的权力。我有什么资格去妨碍人家呢。就为了男人那点狭隘的自私?我可以为了感情不要钱,凭什么她不可以为了钱不要感情。

“这就对了,世界不就这样么!对了,你知道阳光私募吗?

林宾想了想,挺有名的,知道!“

楚泽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原来阳光私募的幕后老板就是杨重。这次资金来源就是阳光私募!“

林宾心下一惊,楚泽当然知道颜菲是跟了杨重,那又怎么样?“

要不要我给你搜集点证据,整到杨重,给你报仇呢?“

林宾白了他一眼,你有毛病啊!又不是人家强抢过去的。是颜菲自愿的!我跟他有什么仇!“

楚泽笑了笑,埋头吃了起来。

林宾仔细的打量着楚泽。楚泽抬起头看着我,想什么呢?“

“看着你这样子我都看了好多年了,说实话,我都看烦了。

“你什么意思?

“看烦了呗!,所以我想改变改变你。

楚泽笑道好操作吗?“

“以前是没辙,不过现在却有无限可能。

“哦………..

林宾拿出手机,给卫薇发了个短信今晚六点半,花园路上岛咖啡,你要见的人会在那等你。

“今天我辞职了,辞职的时候下楼看见了卫婕的妹妹卫薇了。那个美女主持人带来的。

楚泽没搭话。

又对楚泽说“今晚六点半,我帮你约了卫婕的妹妹卫薇。在花园路上的那个上岛咖啡。

“你觉得我会去吗?楚泽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你会的,上天是公平的,因为你的懦弱让你心如死灰。不过现在给了你一个活过来的机会。相信我,我第一眼看见卫薇的时候,我都以为卫婕活了过来。

“你是说,她们姐妹俩很像。

“恩!

“那又怎么样,难道替代品就可以让我活过来吗,别说是替代品,就是卫婕真的重生,我都没脸见她。何况,那是她亲妹妹,我不能这么下作。

林宾相当不屑,站了起来说道“得了吧你,还真意境深沉的不可自拔了啊!我告诉你,卫薇跟她姐姐一样单纯,现在的大学里面虎狼成群,外面也是诱惑遍地。你就不去吧,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最爱的女人的妹妹被人骗,被人害。你就心安理得了。你就对得起卫婕了。有本事你就别去,这是卫薇的电话,去不去随你。我走了。

林宾回头又来了句,“记得买单。

“林宾!你等会。楚泽喊住我,懦懦道“你……..你跟我一起去呗!

“你不是不去吗?

“我想了想,见见也没什么。

“得了吧,你就属驴子的,好说你不会走,没事得鞭子抽着走。

“一世人,两兄弟。我一个人去不是很尴尬嘛!

“得了吧,兄弟你饶了我吧!我这今天刚彻底割舍了一段感情,心里苦的不得了。这还忙着招呼你的幸福,你还让我去现场见证甜蜜。你安的什么心,比刀子捅还厉害。

“对不起啊!我就是…….

林宾拍了拍楚泽肩膀,“这事成不成咱先不说,但是你总不能这样过一辈吧!就当这是个契机吧,重新振作的契机。你的样子,哥们看的心里难受。真的!

楚泽点点头,“你也一样。有时候,我都觉得你比我活的痛苦,我满怀的只是愧疚。毕竟我需要的忏悔的只是一个走了的人。而你满怀的怨恨,屈辱。还要每天面对活生生的根源。

“恩!都重新开始吧,好好把握,当初怎么追她校花姐姐的本事都使出来。

楚泽点点头,“好!对了,你辞职了,有什么打算?

“刚准备对你说呢,我订好了今晚去云南的火车票。我准备去丽江呆一段时间。累了!想休息休息!

“这样也好,散散心。呆多久?

“老师过生日前回来。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能有胜利的消息!

“共勉之!

两只拳头有力的碰在一起。

婵婵跟兰兰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婵婵道“你说现在电视编剧都是干嘛吃的。脑袋被驴踢了。天天四阿哥,八阿哥的。就不会整个三阿妹,九阿妹什么的。兰兰你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呢!

“没想什么啊!

“得了吧你,我太了解你了。你心里有点事,脑门上就得刻上我有事。三个字。说给婵婵姐听听,婵婵姐给你辅导辅导

“晓龙跟我说,中秋节带我去他家见他父母。

“我靠!这小子玩真的啊!我还以为他就玩玩呢,都一个地方住,玩玩就玩玩呗!怎么可以玩真的呢!

“婵婵姐,你这么说话的。

“兰兰听我的,不能去!晓龙是个老实孩子,咱们要是不认识晓龙,上岸就上岸了。老实孩子就是我们这类人下辈子的依靠了。可现在是他知道以前干什么的,你想想啊!以后!以后你们真在一起了,难免有些磕磕碰碰吧!一恼火,肯定得拿你过去说事。那日子还能过吗!

“可是,我觉得他是真心的,而且我也………….

“动心了?

“恩!

“倒哪一步了?

“什么也没发生呢!

“不是吧,那晚上你们什么也没干?

“恩!我在他怀里睡着了,醒来后,他就送我回来了。你知道吗!婵婵姐,在他怀里,我睡的好安稳。真想一辈子就睡那了,不醒都行。

“这样啊!你们还真是郎情妾意都有了,这事可不好办了。说真心话,我还真希望你们能走一块,可前面我说的那些你也知道很可能会发生啊!

“婵婵姐,我想上岸了。想跟晓龙过正常日子去了。我想我不会看错人的。婵婵姐,你不会怪我扔下你一个人吧?以前我还答应过你,不会相信任何男人,姐两过一辈子呢!

“怎么会呢!傻妮子!你真有好归宿,婵婵姐高兴还来不及呢!你想好了就行。姐姐不相信男人,是被他们害多了。看得出来,晓龙很实在。哪有两女的过一辈的,那不成拉拉了。呵呵!

林宾又转回来,来到国立证劵花园路店的对面贵和商厦。

谢湘陪着陈晨玩了一上午。下午两点来接的班,觉得腿肚子酸疼。看来还是缺乏锻炼。应该锻炼锻炼了。我不就是每天早上晨练吗。怎么又想起他了。瘦削的身形,耐看的五官还有嘴角不时扬起的坏坏的笑意。

该死!谢湘正了正心神。看了看外面。一个身形瘦削,五官耐看,嘴角还挂着笑意的人朝自己走了过来。谢湘有点心慌。怎么想什么来什么。

林宾走到谢湘的柜台前,“我来看看你…………

谢湘芷惊道“啊!你看 我干嘛!

“我还没说完呢,我来看看你——-卖的钻石。

谢湘一翻杏眼,“随便看。

“你这态度不大好啊!上次可不是这样,敬语满天飞的。

“您好!先生!欢迎光临!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谢湘没好气的客气道。

“这还差不多。我想挑一个礼物。

“您是给您女朋友挑呢!还是给你太太买呢!我们好给您介绍。

“不算女朋友,更不是太太了。

“那就是心仪的女孩子了?用来表白的?

“对!你给挑一个。

谢湘压低声音道“你……看上谁了?

“这个跟你有关系吗?

谢湘深吸了口气,“没关系!先生你需要买个什么价位的呢?

“这样吧,你把你们这最便宜的项链我看看。

谢湘从柜台里拿出一个项链,钻石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这个就是,价格是一千七百元。

“那你把你你们最大的钻石戒指拿出来看看。

谢湘有些惊讶,“那个很贵的!

林宾歪着头看了谢湘一眼,没说什么。

“好吧,我拿给你看看。说罢,又拿出一枚钻戒,“三克拉的钻石,产自南非。你看看吧!

林宾没有看那璀璨夺目的钻戒,看着谢湘,“都说钻石象征爱情。坚固,恒久。是不是越大越好。

“也不一定啊!大钻石璀璨夺目,容易晃着眼睛。虽然招摇,满足虚荣。只可惜招摇过后尽剩些落寞。谢湘芷似乎想起什么了,神色喑然。接着道“倒不如小钻石,虽然小,但是没有那么耀眼,反而说不定可以平平淡淡的恒久永远。

林宾有些诧异看着谢湘,“没看出来啊!沧桑历经样子,受过伤吧?

“关你什么事。谢湘给了个白眼。

“也对!那让你挑,你会挑哪个?

“那多不合适,又不是送给我的。

“帮帮忙了!

“项链吧!表白而已,不用那么铺张。再说,贵的你也买不起。

“就听你的,买这个项链的。便宜。

“你还真买啊!

“是啊!

“送谁啊?

“谁要送谁呗!

《卧底那几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