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夫人她总想回古代

>

夫人她总想回古代

祸颜欢 著

夫人她总想回古代 拂昭 现代言情 秦珩

拂昭秦珩是现代言情小说《夫人她总想回古代》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祸颜欢”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二年春,一女子携一孩童现身朝堂,持先皇手谕,谓其受先皇嘱托,教习皇子,今为匡陈国正统,以先皇手谕为信,扶持幼帝。————二十年后————青石铺就的曲径蜿蜒着隐入竹林深处,隆冬时节,大雪纷飞,殿前的桃林,嶙峋的枝干上堆满了碎玉乱琼般的积雪。桃林中隐藏着巍巍宫殿,青玉为瓦,白玉为壁,四处皆悬挂着飘扬的白...

来源:fqxs   主角: 拂昭秦珩   更新: 2023-01-08 18: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夫人她总想回古代》是网络作者“祸颜欢”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拂昭秦珩,详情概述:拂昭说,她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落脚,同时也需要秦珩帮她了解这个世界如果秦珩能做到,她会帮秦珩实现一个愿望秦珩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告诉她:“首先,妥善安置你本来就是我们特殊行动组的工作,此外,我也不需要你满足我的愿望,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在你返回你自己的世界之前,不管你要做什么都不能擅自行动,也不能随便使用你的能力你所见到的都是普通人,所以如果你暴露了你的特殊性,可能会引起大众的恐慌如果你...

第1章 天御玦

轩辕五十七年冬至,顺帝驾崩,举国同丧。

三日后,丞相顾靳起兵造反,号令天下。

同年除夕夜,新皇暴毙,适有传言起,谓陈国天下,传于正统,旁人触之则不得好死。然顾靳在位时,尽屠先皇余孤,一时皇位空悬,人心惶惶。

二年春,一女子携一孩童现身朝堂,持先皇手谕,谓其受先皇嘱托,教习皇子,今为匡陈国正统,以先皇手谕为信,扶持幼帝。

————二十年后————

青石铺就的曲径蜿蜒着隐入竹林深处,隆冬时节,大雪纷飞,殿前的桃林,嶙峋的枝干上堆满了碎玉乱琼般的积雪。

桃林中隐藏着巍巍宫殿,青玉为瓦,白玉为壁,四处皆悬挂着飘扬的白纱,随风起伏,恍若仙境。檐下的牌匾赫然龙飞凤舞地刻着三个字:

停鹤殿。

而此时的停鹤殿内,却隐隐透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态势。

身着盔甲的士兵将殿门团团围住,为首的男子身穿龙袍,头戴冕旒,面如冠玉。不过刚过及冠的年纪,一举一动间,皆显出身为天子的气概。

只听他道“昭姐姐,从小到大,我甚少求你,这次,你就将天御珏给我好不好?他语气温和,素来又被誉为是温润如玉,光风霁月,这般低声下气,更是叫人难以拒绝。

被唤为“昭姐姐的女子,却如同未听见一般,静静地翻阅着手中的书卷,良久,她才缓缓抬头,一双如浸星河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天子,轻声说道“陛下兴师动众前来,便是为了这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么?且陛下为君,拂昭为臣,望陛下勿要忘了礼数。

闻言,少年天子的眼中闪过些不明的情绪,却又转瞬即逝,他扬起一抹笑,就像前二十年无数次请求拂昭那样,低声而坚定道“昭姐姐,你们巫灵族人,生来就拥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和长存不衰的寿命,天御珏对你来说并无多少作用,可是我需要它。昭姐姐,你就给我吧。

拂昭抿起唇角,注视着面前已逐渐显露出威严之势的天子,那双眼睛,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她却想不起,她究竟是在何处见过,只觉得熟悉万分。

所以,当先皇想要将年仅三岁的皇子托付给她时,素来不理世事的她罕见地应允了,并允诺先皇,定护陈国江山周全。

良久,拂昭轻叹一声,语气温和而坚决“陛下,臣确实无此物。陛下需谨记,国事为重,唯有国泰民安,才不负先皇所托。

容珣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深深地看了拂昭一眼,带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昭姐姐,我会等你想清楚的那一日。言罢,拂袖而去,却留下了殿外驻守的军队。

意思,不言而喻。

拂昭不语,眼底划过不分明的深意。

容珣是她亲手带大的,他的性子她自是清楚。只是她生性懒散,除去平日教习,素来鲜少插手国事。

容珣尊她为帝师,又特意大兴土木,为她修建了这停鹤殿。此后,她便长居于此,几乎与外界隔绝。

自容珣及冠后,她便不再对他多加管束,容珣沉迷寻仙问道之事,她亦有所耳闻,更闻及他将一道士立为国师。她曾出言询问,容珣只说定不会耽搁国事,她便再未放在心上。只是如今看来,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容珣所言的天御珏,本是她巫灵一族的圣物,除巫灵族历代族长,再无人知晓。如今,容珣指名道姓要天御珏,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

“你说,他到底想做什么?拂昭撑着头,目光透过窗户,看向了被飞雪笼罩的皇宫。

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的少年闻言略显僵硬地歪了歪头,缓缓眨了一下眼睛,琉璃一样的眼瞳没有情绪,偏偏又显出一副困惑的模样。

“本座是不是应该给你换个名字,木头这个名字叫多了,你好像越来越不聪明了,本来就是个木头脑袋,这么傻,若是叫人骗去了可怎么办?拂昭托着下巴轻笑。

少年艰难地理解着拂昭的话,偏偏又只听明白了“傻,“不聪明,“叫人骗去几个词,以为拂昭是嫌他太笨要将他丢掉,慌乱想要求饶,只是刚迈出两步路就被地板上铺着的白狐毡子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可怜兮兮地望着拂昭。

拂昭难得好心没笑出声来,“轻点儿折腾,若是再摔坏了,本座可找不到多的乌樛木了。过来替本座绾发。

她自软榻上起身,青色的衣裙便层层叠叠地铺散开来,裙摆间以金丝绣出的金羽若隐若现,流光盈盈,仙气之中又增添了几分华丽。霜色的长发倾泻而下,如一匹上好的绸缎。

少年跟着拂昭来到铜镜前,倘若忽视掉他偶尔显露出的僵硬与滞涩感,他其实和真人一般无二,甚至更好看些。

拂昭本就生得极美,又偏好些珍奇精致的饰物,盛开如火焰般热烈的花枝缠绕着银白的发丝,青白两色的珠玉自她发间垂落下来,垂于眉间,平添了几分清贵与妩媚。

“你要去做什么?替拂昭绾好发后,少年终于一字一句地开口问道,嗓音带着常人没有的难以言明的沙哑。

拂昭站起身,抬起眼帘睇了他一眼,唇角隐了点儿戏谑“怎么,当傀当腻了,开始管起主人的事了?

少年这次反应很快,急忙摇了摇头,张嘴想要解释,奈何木头做的唇舌跟不上想法,磕磕绊绊了半天也只吐出了几个字“奴……奴不敢……

拂昭饶有兴趣地欣赏了半天少年的窘态,终于大发善心放过了他“本座去一趟宫中,老实守着别乱跑,若是被人抓去当柴火本座可救不了你。说完,她径直往殿外走去,却在殿门处被拦了下来。

只见那将士冲着拂昭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帝师大人,我等奉陛下之命保护您的安全,近日京中有变,陛下特下令不得让您离开停鹤殿。

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倒真不愧为皇族中人。

拂昭似笑非笑,目光流转,并未言语。

一阵清风拂过,殿檐下悬挂的铃铛晃动起来,清脆的铃音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余音悠长。

那铃音如同有神秘的力量一般,经久不绝。

包围在停鹤殿周围的士兵们渐渐显露出呆滞的神情,似被什么摄去了心魄一般。

她勾唇一笑,撑开油纸伞抬步走出了停鹤殿。

拂昭喜清净,故而停鹤殿距离皇宫甚远。她一路沿着官道进入皇城,因着鲜少露面,一路上竟无一人认出她的身份。

皇城内,拂昭听许多百姓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说是国师窥探天机,谓陈国将亡于巫患,欲解亡局,须寻得至宝天御珏,皇上已经下令出兵清剿巫灵族,听闻这几日秘密押回了好些巫灵族的余孽。

“亡于巫患?

拂昭轻轻重复着这四个字,兴致愈浓。

看样子,这些年容珣背着她当真是不算安分,也不知这皇宫之中,到底搭了什么戏台子在等着她。

皇宫巍巍,守卫森严。

拂昭手中有容珣御赐的通行令,宫中各处皆可畅通无阻,但一路上较之往日明显增加了数倍的守卫。

容珣手中有一支护龙卫,非乱不出,忠心不二,是容珣最大的倚仗。

眼下,连护龙卫都出动了,整个皇宫如同密不透风的铁桶。

隆冬时节,宫中各处种植的梅花竞相绽放,若是平日,拂昭或许还有赏花的心思,但此刻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若真如外界所说,容珣为了得到天御珏而遣兵清剿巫灵族,并带回了巫灵族人,定然是想以此逼她交出天御玦。他素来谨慎,巫灵一族并非凡人,寻常牢房关不住巫灵族,唯有皇宫暗牢中的抑灵法阵才可困住巫灵族人。

若是容珣当真对巫灵族下手,那确实是个不小的麻烦。

幽暗逼仄暗牢中,墙壁上的蜡烛是唯一的光源。腐烂发霉的味道萦绕在鼻间,和着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说来讽刺,当年巫灵族中本就对拂昭一个身份不明之人接任族长之位颇为有微词,而拂昭不顾族人反对坚持出世扶持容珣更是引起了众长老的不满。故而,容珣即位之初,曾数次遭到巫灵族人暗杀,皆因拂昭庇护方才安然无恙。这暗牢便是那时修建起来,以作威慑之意。

只不过容珣并不计较巫灵族人企图刺杀他的行为,反倒是多次请求拂昭释放被关押的巫灵族人,一来二去,人巫两族和解,这暗牢才失去了作用,作了重犯关押之处。

没想到二十年后,此处竟又成了关押巫灵族人的地方。

一直走到最里面,拂昭都未见到巫灵族人的踪影,但她感觉到,这里确实有巫灵族人留下的气息。

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啧,中计了。

不待她有所动作,玄铁的牢门“哐当一声落下,堵住了她的退路。

“昭姐姐,既然来了,不如就此留下吧。青年温润的嗓音响起,两个人影自黑暗中走出来。

拂昭定睛一看,除了容珣,还有另外一个人,他浑身都裹在黑色的斗篷里,看不清容貌。但拂昭能确定的是,那人就是巫灵族,暗牢中的气息也是他留下的。

“从去停鹤殿讨要天御玦开始,你的目的就是想引我入宫……容珣,攻心之术你倒是学得不错。拂昭歪了歪头,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

闻言,容珣一如曾经难得得了拂昭的夸奖一般,连语气都带了几分喜悦“昭姐姐教的东西,朕自然要学好。

拂昭轻笑一声,目光落到了容珣身后那一身黑袍的神秘人身上。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面前这人,总给她一种熟悉感。

“容珣,若你为了天御珏而设计下这一切,那大可不必如此费心。

“世间,并无此物。

拂昭收回探究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一入冬,她便愈发容易困倦了,此时更是难抵倦意。

“若无他事,臣便先行离开了。拂昭定了定神,此刻也没有精力再去追究其他。

容珣一听,脸色微变,只听他道“昭姐姐,朕说了,你既然来了,便留在皇宫吧。

铺天盖地的困意如同无孔不入的丝线,一点一点侵蚀着拂昭的意识,企图将她拖入黑暗的深渊。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被她忽视的东西逐渐串联在一起。

是花香!

拂昭突然明白是哪里不对了,宫中种满的梅花是为了掩盖其他的东西。

“醉心花……你怎么会知道……她的最后一丝意识也被黑暗吞噬,整个人向后倒去。

容珣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她揽入怀中“阿昭!

他转头看向那一身黑袍的神秘人,语气带着担忧“国师,这……陛下不必担心,醉心花有毒不假,但对于帝师大人而言并无损害,只是会封禁帝师体内的灵力,让她与常人无异,这不正是陛下想要的吗?男女莫辩的声音从斗篷下传出来,带着莫名的诡异。

容珣没有说话,搂着拂昭的手紧了几分。

《夫人她总想回古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