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君渡

>

君渡

暮晚黎 著

古代言情 君渡 燕长君 陆瑜

陆瑜燕长君是古代言情小说《君渡》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暮晚黎”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手背上的温度很炽热,陆瑜到现在还是不能平平淡淡的接受,像被烫了一样缩回手。楚风起低头看去,骨节分明的手在半空中,红日下,僵持着。陆瑜随着目光看去,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把他的手握住,小声念叨:“事情很突然,我,我得慢慢接受。”楚风起神情落寞:“我们有了肌肤之亲,阿瑜若是不能接受……”陆瑜惊急之下...

来源:fqxs   主角: 陆瑜燕长君   更新: 2023-01-08 19: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陆瑜燕长君是《君渡》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暮晚黎”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雨下得很大,淅淅沥沥的,尖叫声与血腥味重合,远处红光冲天,尖锐的叫声让人耳鸣陆瑜落在地上,三千银丝随意绑在脑后,一簇簇短发遮住了眼里的犀利身上的衣服大的离奇,青布麻衣,脚上一双鞋子,掉了一只在地上,骨节分明修剪整齐的粉白手指,漫不经心的在腰间打着死结嘴里咬着一把短刀,小巧玲珑的耳朵戴着一个红色诡异的耳钉,十字架松松垮垮的衣服,露出白皙冰肌玉骨的修长脖颈,雨水打湿头发,滴进脖颈,一滴一滴落入...

第八章:牵手成功

陆瑜花粉过敏,被算计了,两人在一起了,牵手了。

陆瑜决定保护老婆

——

楚风起咳嗽几声,脸色薄红,弓着腰咳嗽,手成拳头状放在嘴边。

陆瑜拉住楚风起的左手,另外一只手不断拍打着他的背部。

语气担忧“你,你没事吧?

楚风起放下拳头,把手放在陆瑜手背上“我没事,老毛病了。

手背上的温度很炽热,陆瑜到现在还是不能平平淡淡的接受,像被烫了一样缩回手。

楚风起低头看去,骨节分明的手在半空中,红日下,僵持着。

陆瑜随着目光看去,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把他的手握住,小声念叨“事情很突然,我,我得慢慢接受。

楚风起神情落寞“我们有了肌肤之亲,阿瑜若是不能接受……

陆瑜惊急之下捂住楚风起的唇,呼吸喷洒在手心,痒痒的,湿漉漉的。

陆瑜懊恼不已“那个,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以往没有……所以咱们先不急好不好?

突然多了个老婆,还是见过几面的,虽说不是陌生人,但也和陌生人差不多。陆瑜很为难的呀,他前面刚说情感只是生活当中的一味调剂品。

现在他只觉得脸疼,被打得啪啪响。

白皙手腕上的铃铛在寂静无声中发出一声响。

陆瑜神色认真,靠近楚风起的耳边“先不讨论这个话题,有东西出现了,你站在我的身后。

好男人第一条标准,保护好老婆。

楚风起偏头看去,白皙细腻的手腕上,带着一根极细的红绳,银色铃铛静立。

银色的发丝和热烈的呼吸作弄的脖子痒痒的,楚风起勾起唇轻声答道“好。

远处风声中发出声响,有衣服摩擦的声音,轻柔的脚步声,在夜空中很是清晰。

此起彼伏,幽香落入空气中,面上一凉。

楚风起从怀里拿出松香的帕子系在他的脸上,隔挡了幽香。

楚风起低头靠近他的耳边“你不能闻花香。

陆瑜收回心思,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红日之下,一袭红衣美人飘然,衣角飘飞,黑而冗长的发丝披散开来。

他和楚风起紧贴在暗处,观察着那个人影。

美人红衣刻满花朵,头发没绑,在风中飞舞。那人手上拿着花枝,光脚踩在地面,朝着他们之前躺的地方而去。

美人蹲下身查看痕迹,又站起身在四处打量,美人的身后飞来一只小萤火,停留在细细的指尖。

过了几秒钟,美人目光凌厉地扫向他们的位置,一丛萤火随着美人的手指,朝着他们飞射而来。

这是被发现了?

陆瑜指尖一点,虚空中的黑蝶朝着萤火丛飞去。顷刻之间,萤火灰飞烟灭,掉落在地上。

美人朝着他们走来,陆瑜紧拉楚风起的手腕,神色自若的走了出来。

美人长发及腰,红衣张扬,左手放在腰腹上,右手捏着花枝。

待出了暗处,陆瑜才看清美人国色天香,清冷之相,美不胜收。

山中精怪?

“寻路之蝶?美人声音婉转动听,似是自言自语,红光之下,目光紧锁陆瑜和楚风起。

“你们来我这里做什么?也是为了那什么狗屁的长生之术?美人目光阴沉,手上的花枝直指两人。

但凡他们说句是,今日鬼山就是他们的埋骨之地。

楚风起反握陆瑜的手,慢声道“传闻鬼山有一山魈守护,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美人嘴角勾起,黯然失色“你知道我?

楚风起颔首“知道,这里是我南燕的墓陵。

山魈放下拿着花枝的手,语气意味深长“南燕早就亡了,倒是没想到是故人之子,如今你与一男子情投意合,你父母泉下有知,不知会不会气得跳脚。

楚风起抬起头“你认识我家中父母?

山魈目光怀念“当然,当初我们几人还约好一聚的,倒是没想到天人永隔。

楚风起轻笑一声“不管男也好,女也好,只是我喜欢就好。只要我喜欢,家中父母不会反对。

这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人,谁敢反对?

山魈笑起来“倒是和她相似,她也是如此,中意的从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当初……

山魈止住话题,眸光柔和“你如今来墓陵做什么?你父母的遗骨并没有埋葬在此,并且我找不到他们的尸骨。

楚风起低垂着眼睑,看不清楚神色,声音平缓“来拿我母亲放在里面的东西。

山魈叹息一声“墓陵我就不进去了,里面有东西鸠占鹊巢,我不是他的对手。

山魈说完,有气无力地转身离去,消失在眼前。

楚风起眸光看向陆瑜,脸上流出虚汗“阿瑜……

陆瑜震惊“怎,怎么了?

“难道你不好奇吗?楚风起目光幽深。

陆瑜眨了眨眼“好奇什么?好奇山魈还是好奇你们父辈的恩怨?

楚风起环抱住陆瑜,不理会他的身体僵硬,下巴瞌在陆瑜肩上。

“如今我们是最亲密的人,以后余生都会生活在一起,你不问,我也是要说的。

热烈的呼吸喷洒在脖子处,陆瑜不适的偏离几分,静静听楚风起道来。

“山魈十年前和我母亲一样大,与我母亲结识是因为她受了伤,被我母亲所救,渐渐地相识,结拜成了姐妹。楚风起把玩着银色发丝。

“说起来,我也得叫她一声姨。楚风起只说了这些,其他的便不再多说。

陆瑜偏头看他,与他的视线交汇,陆瑜移开目光“没了?

楚风起轻轻笑起来,苍白的脸色红润异常“阿瑜想要了解我,得要慢慢来才行,我的事说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两人边走边聊,朝着墓陵走去。

好不容易用计把人与他捆绑在一起,要是所有事这么快被他知道,那就没意思了。

楚风起在陆瑜看不见的角落,挂起了笑容。

《君渡》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