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山河月影

>

山河月影

青山江晚 著

奇幻玄幻 山河月影 陈山河 青山江晚

长篇奇幻玄幻小说《山河月影》,男女主角陈山河青山江晚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青山江晚”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看来还是心软了啊,开始就不应该放陈兄弟出去”。方脸老者也皱起了眉,“以老刘的本事,安全方面,不进入中心区域应该没事。但这片林子确实怪的很,自从进来后就感觉五感受限,老刘精于辨位追踪,应该不会跟丢的”。李静听到这里,摸了摸手腕,也是表情严肃...

来源:fqxs   主角: 陈山河青山江晚   更新: 2023-01-08 20: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山河月影》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陈山河青山江晚,《山河月影》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在那晚惨剧发生之后,狗蛋也曾经从林中出去过一次但整整一年多过去了,也就只有那一次因为那次的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让他连续做了好几天噩梦那晚,狗蛋在庇护所一直等到天亮天亮后,他试探性的走出密林发现那种身体炸裂的感觉没有了后,才快速向小陈庄跑去可没想到接下来他看见的,却是人间炼狱小陈庄安静的出奇,没有了村民的吵闹,甚至连鸡鸣狗吠声也没有了当他走进村长家院子时,发现院中只有几摊碎肉,几摊白...

第5章 要死了么

离开了老者的视线后,陈山河也不敢发出什么声响,只能蹑手蹑脚的逃跑。

在陈山河仓皇逃窜的时候,我们的李静李大少爷,已经翻出了陈山河珍藏的熏肉。

“真是家徒四壁啊,就这点东西还像样,要是有辣椒,再有张大饼就更好了。将熏肉随手一扔,又看向小眼老者追出的方向,说道“刘老不会出事了吧?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看来还是心软了啊,开始就不应该放陈兄弟出去。

方脸老者也皱起了眉,“以老刘的本事,安全方面,不进入中心区域应该没事。但这片林子确实怪的很,自从进来后就感觉五感受限,老刘精于辨位追踪,应该不会跟丢的。

李静听到这里,摸了摸手腕,也是表情严肃。心里想到“看来祖传的消息也不准确啊。只说一旦进入中心区域就会法力被封,五感受限,而且修为越高受到的压制越强。现在看来还没靠近中心区域就已经有压制了。

其实并不是消息不准,而是他没想到上古时期这片山林可不是眼前这方圆千里。彼时何止万里。时光荏苒,外围早已被时光岁月磨灭。现在还存在的山林,正是上古真仙口中的中心区域,而他们现在认为的中心区域,其实是核心区域了。

“我们先吃点东西,再等一个时辰,刘老不回来我们就不等了。李静面无表情的说道。“父亲说的对啊,我就是太善良了,宁可杀错,绝不放过才是对的啊想到这里,李静摸了摸自己下巴。

方脸老者看到少爷这个动作,竟然微微一笑。少爷这是又想杀人了呢,早该如此了。

一个时辰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李静看了看空中的太阳,对方脸老者说道“不等了,我们走。方脸老者应了一声,就直接用手指在庇护所的外墙上开始刻画,是他们自己的记号。记号刚刚画完,就看到有个黑影飞奔而来。正是小眼老者。

看到回来的刘老,方脸老者脸上有些失望,很快又变为惊喜的表情。“怎么自己回来了嘴里说道。

小眼老者来到李静身前,一下跪倒,“奴才办事不力,着了那小畜生的道,让他跑了。

“怎么跑的?李静问道。

“奴才一路跟踪那小畜生,生怕迷了方向,就边跟踪边留记号。可五感受限,追踪能力受到了限制。更没想到那小畜生五感在此地还能如此敏锐,我怕跟丢稍微靠近了一些,就被他察觉。那小畜生发现我跟踪后就带我在林子里转圈,妄图甩开我。当时怕他跑了,我就想第一时间出手擒住他。可没想到他血气极其旺盛,速度耐力极好,而我又无法施展秘术,单纯靠肉体速度追击竟无法短时间追上他。

要是让陈山河听到老头这话非气死不可,原来你追不上我啊。看你一副高人样子,昨晚又听你们讨论这仙那宗的,还以为你是在猫戏老鼠。真是啥事也不能过早放弃啊。

李静又问“那你这满身血污又是怎么弄的?

老者咬着牙说道“也是他无知,他应是想跑出这片山林往奉军方向逃命。越跑奴才越感觉压制之力减弱,我就强行灌注法力,直接将他拦住。本想将他带回,由少爷发落,可发现追击过程早已迷失方向。再进山林,压制之力又逐渐加强,奴才只能威胁他带路。谁知这小畜生竟将我引至一处狼窝,趁我跟狼群厮杀时,他逃出了我的视野。我又在狼窝附近搜索了一会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最后只能捏碎了少爷给的牵引宝珠,靠宝珠找到少爷您。

“你已经将牵引宝珠用了!方脸老者阴阳怪气的说道。

“用了就用了吧,赵老也不用心疼,那珠子本来就是为了防备林中走散用的。就是此珠炼制麻烦又因为在外界也用处不大,所以我也不多,下面的路你们俩可要跟紧我了,允许我们走散的机会可不多了。说着,就又扔给刘老一颗宝珠。

刘老接过珠子,小心揣好,赵老脸皮微微一颤。

“看来那小子确实还有古怪,也怪我,昨天一番贴身探查都没查出猫腻。先是来了王冲,又遇到了这个古怪的陈兄弟,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要抓紧了。

李静又看了一眼刘老,就接着说道“刘老要是没啥大碍,咱们现在就出发。

小眼老者立马说道“奴才没事,现在就可以动身。

少年一马当先,右手手腕处又散发出微弱的青光。三人往山林中心区域快速奔去。

捧月镇,将军府的后院屋内。郎中,不,应该叫国师。此刻正对着一块血色玉牌说话。国师表情凝重,玉牌里是个老人沙哑的声音。

“夜从昆仑传来的消息是不会错的。昆仑的两位远古真仙留在那老东西体内的暗伤近期就要全面爆发,今天又是满月,昆仑那边肯定要把握今晚。夜还猜测姓李的让自己亲孙子下来,肯定是想借血脉秘术来钻空子,这是要下血本。所以这次你要再演一次黄雀了。你也在下界将近千年了。这次虽是借了王冲的皮囊,可又能瞒多久呢,所以这次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就算得不到,也要破坏昆仑的计划。行了,快去准备吧。这种谈话消耗太大了,我说着都肉疼。红光瞬间消失。

国师此刻已经开始捏着自己额头,唉声叹气的说道“这次演黄雀,可是真要玩命了。

逃出生天的陈山河正躲在一棵巨树的树洞里啃着路上顺手摘的白色果子。不知道白果叫啥,反正没毒,以前饿急眼也吃过几次,起初是腹痛拉稀,第二次吃就没啥感觉了。就是味道不咋滴。躲了好半天了,也没见小眼老者,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陈山河决定继续躲到天黑。

这里陈山河以前来过,距离庇护所差不多有三十多里,距离小陈庄也有将近四十里。我这是跑了多少路啊,都快接近猛兽活动区域了。陈山河心里也不禁感叹一句,“我真是天赋秉异啊,好身板。

夜幕降临,陈山河活动了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习惯性的抬头看看天空中的月亮。“满月好啊,满月亮堂。庇护所是回不去了,还是按照原计划,去大奉。

跳下巨树,借着月光往林外走去。突然陈山河感觉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数量还不少。“坏了,怎么忘了被老者杀死的那几匹狼,血腥气跟尸体肯定是引来了其他野兽了。

陈山河慢慢地又向巨树退去,突然前方草丛中一只黑影窜出,伴随着低沉的叫声,一双翠绿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狼!

不一会又有几头现身,总共四头!而且有一头已经堵住了陈山河上树的退路。他可没有那老头的本事,面对这四头狼,那真是凶多吉少了。

陈山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幸好昨晚睡觉腿上兽皮护垫没摘,这双好腿可不能受伤,逃命全靠他们了。

凭陈山河以前对付两头饿狼的经验。只要他一有动作,他背后的那只肯定会先发动进攻。眼下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看来后背又要皮开肉绽了。

陈山河双手架起,护住脖颈,瞅准四狼空隙,撒腿就跑。可刚跑两步,就感觉小腿一疼,然后就是后背传来剧痛。左右两侧也扑了上来,被他用双手架开。

“真当我好欺负呢!陈山河怒吼一声,在剧痛刺激下,全身血气翻涌,猛的发力。一脚踹开撕咬他小腿的那头狼。腰部死死撑住,被咬的那条腿也用力蹬地,绝对不能被它们扑倒。

此时陈山河也是兽性大发,反应比平时快了很多,眼瞅着一头被他架开的狼又再次向他面门直扑而来。他用双手一下擒住狼头,同时双臂上传来剧痛。狼爪直接穿透麻衣,在手臂上刮出好几道深深的血痕。疼得他双臂微颤,鲜血瞬间就染红了双臂。这头狼的冲击力很大,差点就把陈山河扑倒。这时另外几只也已经要扑到他身上。左右一边一只。身后那只也又一次撕住了他的小腿。

在这四头恶狼配合发力下,陈山河瞬间就撑不住了,被它们扑倒在地。就在他倒地瞬间,左侧那只恶狼已经一口咬在了陈山河的脖颈上。

“我要死了么?我不能死!我答应了爷爷,我要活下去,活下去!

狼牙刺入陈山河脖颈的瞬间。他突然觉的胸口发闷,心脏涨的就要炸开,但又释放不出来。这种感觉让陈山河此刻的情绪除了恐惧又莫名增添了愤怒。对,是一种莫名的愤怒。然后他眼前就是一片血红,就跟爷爷死的当晚我梦到的红月下的景象一样,整个世界都是血红的。耳中也没有了恶狼的低吼声只有“咚!咚!咚的心跳声,“咚!咚!咚听着就像大奉跟大乾战场上的战鼓声。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啊~!陈山河一声惊呼。

“他醒了!

陈山河耳中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陈山河此刻满头大汗,浑身剧痛,身上缠满了绷带。感觉睁开眼皮都费劲。眼前像是一个农房的木质屋顶,身下还挺软的,应该是躺在了一张大床上。

“我这是在哪?陈山河晕晕乎乎的说道。

“太好了,大哥哥你终于醒了。陈山河闻声转头看去,床旁边站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子,看上去有十三四岁,比他小不了多少。但长的倒是挺高,看来家境应该不差,养的挺好。黑黑的,小圆脸,眼睛倒是不小,圆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小鼻子小嘴的。这娃娃还长的挺好看,就是太黑了,要是白点,真跟年画上的胖娃娃差不多。

“醒了就好,这时屋里又进来了一男一女,看衣着像是有钱人。因为他们穿的衣服,陈山河只在捧月镇见过。看到他们,陈山河下意识的就想坐起身来,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有好多问题想问他们。可刚一动弹,就浑身剧痛。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只能无奈的又躺下。

“已经叫过郎中了,他收拾好东西就过来,小哥你才刚醒,先躺着别动了。对了,让厨房给小哥弄点小米粥吧,都躺了三天了,就喂过点水,肯定饿坏了。

男人不说还好,刚说完陈山河就觉得腹中空空,还真有点饿了。

很快妇人就端着一大碗小米粥进来了。孩子很懂事的接过瓷碗,然后坐在床头一口一口的喂着陈山河。几口小米粥下肚,肚子里感觉更饿了,好想吃肉。

郎中来了,又是把脉又是翻眼皮的一顿检查,最后还把胳膊腿加胸口的一顿摸。嘴里也没闲着,一直在不停地发出“咦,“咦,“怪了的声音。陈山河倒是没在意,但旁边的孩子让郎中吓得一惊一惊的。

郎中最后给出了诊断结果,“真是奇怪了,昨天还快要死了,今天咋看上去就是一点外伤了,奇怪啊,奇怪啊。

“到底怎么样了,孩子焦急的问道。

“已经没有大碍了,再静养半月就能下床了,郎中皱着眉头说道。

“太好了,孩子笑着说道。

“不过最近饮食要清淡,多休息,我再给开几副药,按时服用就行了。郎中又补充道。

其他还好,一听要吃的清淡,陈山河心里可是一百个不愿意了。不过比起吃,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在被狼扑倒,失去了意识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他现在又是在哪?

在陈山河想这些的时候,孩子已经出去抓药了。陈山河环顾一周,屋里摆设挺简单的,一张桌子,一个衣橱,一个摆着瓶瓶罐罐的柜子。墙上还放了马鞭跟割草的镰刀。

被孩子悉心照顾了三天。这孩子给人的感觉是太懂事了。勤劳善良,小脑袋瓜也聪明的紧。每天除了要去听什么夫子讲学,剩下的就是围在陈山河旁边转悠。也幸好有他陪着,让陈山河知道了很多。当然,这几天相处也让陈山河惭愧的脸红,读书是个好事啊。

孩子第一句话竟然是先跟陈山河道歉。说让他躺在马夫的房间里,挺不好意思的。不过想想自己这一身血污的,还给我一张床就算是不错了,陈山河当然不能说啥,只能再次感叹孩子太善良了。

经过孩子的讲解,陈山河知道了他现在在哪。他现在在的国家叫大秦。说到大秦,孩子就滔滔不绝了。

五百年前,这片大地上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大秦,一个延续了五千年的王朝。强大的军队,璀璨的文明,完善的法治,还有八千炼气士。据说就算神仙来了,也要乖乖给秦王行礼,遵守大秦法律。可往往越强大的集团越是会从内部崩塌。五百年前,大秦分崩离析了。先是最南边的大乾,李将军自立为王。本以为在强大的大秦面前,这星星野火会被瞬间扑灭。可大乾早已与上界昆仑仙盟勾结在一块。当然,就算有偷偷下界的仙人帮忙,在大秦军队跟八千炼气士面前,大乾还是没有掰手腕的实力。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大奉,大周也相继划地反叛。这两个背后有没有上界仙人的支持不清楚,但这突然的背叛,让大秦措手不及。也幸亏大秦底蕴雄厚,在八千炼气士跟四大军团的奋力应战下,大秦退到了大陆北地,也算是保留了一大片领土,也就是现在的大秦。

当然,这都是孩子那个一说到其他三国就恨得咬牙切齿的老夫子告诉他的。这片大陆现在呈一个葫芦形,传说葫芦腰的形状正是五百年前的大战把大地打沉了形成的。海水倒灌,死了无数四国军民。此时的大秦在最北方,占据了葫芦上半身的大部分。下边是大周,横跨了葫芦腰。而大乾跟大奉占了葫芦底部,一分为二。

“等等,你是说大秦在大陆的最北边,大乾在这片大陆的最南端?陈山河着急的问道。

“对啊,我刚才说的不清楚么。要不我给你画下来,我看老夫子教那些听不明白的孩子,最后就是靠画图讲解。孩子认真的说到。

“不用了,我听明白了。陈山河当然听明白了,孩子说的很简洁明了,但就是不敢相信。失去意识的那一晚,他从大陆最南边来到了大陆最北边!可能脑子一时有些懵了,孩子后来又说了啥他也没听进去。孩子看他神不守舍的,以为他累了,就又跟他闲聊了几句就让他休息了。

陈山河现在在哪是知道了,但脑子更乱了。“我失去意识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想到这,脑袋就开始疼,针扎一般的疼。陈山河下意识的双手抱着脑袋,忍不住发出了惨叫。

孩子听到陈山河的惨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老妈子,“还没学完呢,老妈子边跑边喊着。

“怎么了大哥哥!啊,你能动了大哥哥!孩子一惊一乍的喊着。

可能是刚才头痛的刺激吧,陈山河竟然直接坐了起来。听到孩子的话,他也反应了过来。放下抱着脑袋的双手,又上下左右的活动了几下。太好了,身体能动了。陈山河转头对孩子说道,“大哥哥没事,大哥哥这不是能动了么。说罢,便开始尝试着抬腿下床。

“大哥哥你先别动,我这就去找郎中,说完就又一溜烟的跑出去了。只留下还在气喘吁吁,没倒过气的老妈子。

等郎中被孩子拉着跑进来的时候,陈山河已经来到地面,开始活动身体了。他自己能感觉出来,他的身体没啥大碍了。

郎中进来后还是老毛病,先是一声“咦~。然后气喘吁吁的说道“真是神奇啊,小兄弟以前是不是练过啊,这么快就恢复了啊,体质好的惊人啊,快坐下让我看看,说罢就要拉陈山河的手腕。然后就又是那一套,把脉、翻眼皮、浑身一通摸索。再然后就是早就预料中的那声“咦~。折腾了半天,郎中留下了一句“啥事没有了,而且壮的跟头牛一样,我死了他都死不了就走了。

郎中走后,陈山河刚要站起来再活动活动。屁股还没离开凳子呢,小孩就已经站到了他面前。看到孩子那充满好奇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自己,陈山河就觉得不妙。哎,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这好奇心啊,是忒重。

名字已经是以前编好的了,陈山河。职业是猎户,常年在山里住不太见人。至于伤么,当然是打猎碰到猛兽,浑身是伤的逃了,半路就晕了。幸好被他们一家所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啊。陈山河这还没胡诌完,就被孩子打断了,“夫子说了,说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这孩子,忒精明啊,不好骗啊。可实话实说,陈山河估摸孩子又要叫郎中了。当然是叫来给他看脑子的。

“那个,大哥哥快饿死了,能不能先给大哥哥弄点吃的,最好有肉啊,大哥哥现在感觉能吃下一头牛,陈山河赶紧转移话题。

“好嘞,大哥哥你等一会,我现在就让厨房孙爷爷给你做,说罢就又一溜烟跑出去了。孩子两根小腿倒腾的飞快,看上去像一个飞快滚动的小胖球,陈山河忍不住笑了。

既来之则安之。大奉,大秦,到哪也一样,只要我还活着就行。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的我,在哪活着不都一样么。

想到这,刚才脑子里的惆怅思绪也烟消云散了。这可能就是脸皮厚,没心没肺的好处吧。

不过眼前,该怎么编个好故事把这恩人一家给忽悠过去确实是件头疼的事。这孩子就这么精明,孩子父母应该也不差。实话实说是不行了。哎,脑到用时方恨少啊。

有了,我可以先问他们啊,化被动为主动。先问清楚了他们在哪、啥时候捡到的我,然后不就好编了么。有了时间地点,剩下的故事就靠现场发挥了。陈山河想到这,一下子也就不愁了。

“咕噜咕噜肚子已经开始叫了。小胖子咋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这胖小子给我带啥好吃的来,看着他家挺有钱,应该不少好吃的吧。

正当陈山河在期待着小胖子给我带啥好吃的时候。大陆的最南边,大乾皇宫里。我们的李大少爷还躺在一张金色大床上双眼紧闭。床边站着两人,不,应该是一人一影。一位金袍男人,还有一位近乎透明的白袍老者。

《山河月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