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涅圣冢

>

涅圣冢

亦赤 著

奇幻玄幻 涅圣冢 苏雨洛 陆武兴

《涅圣冢》,是作者大大“亦赤”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陆武兴苏雨洛。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武兴的父亲陆云蒲在六年前外出打猎,与队友单独分头追击一头深林鹿时,遭遇了魔物以一敌三,实力相差悬殊,殊死搏斗中被魔物重伤。被发现不对劲的队友回来所救,伤势过重不治身亡,若队友迟回来一会儿,陆云蒲便会落得尸骨无存。被安排外出打猎的十人,在集合完毕后都各种回家取打猎所用兵器和绳子,还有二人推出来的是撵车...

来源:fqxs   主角: 陆武兴苏雨洛   更新: 2023-01-08 22: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涅圣冢》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武兴苏雨洛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亦赤”,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二日天未明,院坝中的钟声便响起,今天又是要安排人员外出狩猎的日子陆武兴被钟声惊醒后就爬起洗漱好出了门所有人都已经列队站在了村长陆川的面前,这时所有人听到轻微的脚步声都齐刷刷的转身看向声音来源处陆武兴一看,对面列队的人都齐刷刷看向自己,心中有些发虚便尴尬的出声“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早上好啊”陆武兴说完还挥起右手招了招手打着招呼“哇,你小子终于醒来了”“这几天我天天来看你”“武兴,你醒了...

第2章 意外

老弱病残五岁以下的孩童,都被留在村落营地,分工明确的分出了三个队,年龄居高、伤残与五岁以下的人一队。

中年妇女和没有被安排出村打猎者,男性做重力活,妇女们收菜,男孩子手脚灵活爬树摘果。

女孩子提篮在树下接果。武兴被安排出村随队历练学打猎,他回家把曾经父亲所用的长枪拿了出来。

武兴的父亲陆云蒲在六年前外出打猎,与队友单独分头追击一头深林鹿时,遭遇了魔物以一敌三,实力相差悬殊,殊死搏斗中被魔物重伤。

被发现不对劲的队友回来所救,伤势过重不治身亡,若队友迟回来一会儿,陆云蒲便会落得尸骨无存。

被安排外出打猎的十人,在集合完毕后都各种回家取打猎所用兵器和绳子,还有二人推出来的是撵车。

打猎队的十人,集合后就浩浩荡荡的朝着村外行去。三个小时后他们十人队伍到达了村外山丘树林外围,开始以以往的方式狩猎。

一行十人分工明确,小半日时间收获颇丰,野兔深林鹿,山鸡已经堆满了撵车板。

“你们谁看见陆武兴了?带队队长带着疑惑的神情询问其余八人。

“没看见。其余人都摇头回复。

“我看见他好像追着一头小深林鹿追出去了。一个弱弱的小孩子声音响起,还带着些羞涩。

可能是怕成人骂他吧。“唉,你咋不向我汇报呢?陆丰只好再安排两个健壮的人与他一同去寻找。

“燕飞,你看见他向那个方向追击猎物去了。

“往哪个方向追去了。燕飞说完向西北方向指了指。

“我知道了,你们几个人在原地休整等我回来就回村。陆丰说完并安排好自己离开后他们的后续事项。

“走,我们去找那小子,真的是不让人省心。陆丰带着其余二人飞快跑向西北方向的山林。

树林里杂草丛生,陆武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为何会对一头幼年深林鹿紧追不放。

陆丰几人追进树林里后,安静的非常可怕,深入山林许久也不见有人走过的痕迹,几人心里就有点发毛了,要是不能把陆武兴带回去,陆丰作为带队队长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领队,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现在树林里面感觉非常安静,安静的让人胆寒。

“是的,领队,我们换个方向再找找。

“章丘,林海,你们俩给我闭嘴,我现在心里也着急,我们再深入树林再找找。

陆丰一顿斥责让二人闭嘴不再唠叨,又走了几百米后,几人看见了有人走动的过的痕迹,便快速朝着行走过的路走着。

三人跟着已经开好的路继续追着痕迹而去。

陆武兴独自一人追击幼年深林鹿,一直追击到了山林最深处,山林深处的树木都是百年树木,主杆粗壮。

陆武兴再追击的途中还不忘用自己的长枪做的记号,希望待会儿返程能顺利点。

他独自追击幼年深林鹿已经三个小时多,距离陆丰得知情况时已经过了近四个小时了。

此时陆武兴追丢了幼鹿的踪迹,正在杂草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行走着,内心正闷闷冒不乐中。

“昂吼!咩呜!突然一声魔兽嘶吼和林鹿撕心裂肺的惨叫出现,把正奔行中的陆武兴吓得一激灵,暗自后悔自己不该一个人追的这么远。

此刻魔兽吼声和幼鹿惨叫已经出现,他只能放弃追寻幼鹿的下落向回奔去,用脚指头想也能得出答案,幼年林鹿已经被魔兽吞食了。

好不容易看见一只落单的幼年林鹿,陆武兴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假如自己捕捉一只幼年林鹿带回去让人饲养到成年,如果是后面弄到幼年的雌雄林鹿,后面自己和村里的人就再也不用这么冒险出来打猎。

“哗,哗,哗,由远而近的杂草被踩踏的声响,还有树上鸟群被惊吓飞起的动静,魔兽的嘶吼这一现象让陆武兴更卖力的向回去的方向奔去。

慌忙的奔行中陆武兴已经没有按照之前自己的做记号的路线回奔,已经偏离路线,慌忙中的陆武兴发现没有再自己做记号的回路上,心里又慌了几分。

奔跑的途中,陆武兴身后的嘈杂声响越来越近,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继续向前跑着,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的魔兽。

“刺啦衣服被抓撕裂的声音在陆武兴身后响起,随即一股钻心的疼痛席卷后背,眼前一黑知觉不再,陆武兴被一击抓飞向前扑去。

“吼!魔兽带着狰狞的兽嘴向着陆武兴撕咬去。

“孽畜,敢尔!陆丰的声音随即响起,让正要下嘴的魔兽一愣,为什么会有其他声音,魔兽内心腹诽,我准备开吃你这突然出声是什么意思?

趁着魔兽这一愣,一把明晃晃的长枪划破空间的破空声响起,“噗嗤一声灌入魔兽头颅,魔兽惨叫声都没来的急发出便发出重物落地的声音。

“林海,章丘你们快去把陆武兴扶起带走。二人听闻领队陆丰安排,小心翼翼的向着陆武兴走去,并用手中长枪拍打着杂草,以防有其他野兽。

他们三人训着痕迹走了许久,走了许久突然听见魔兽嘶吼和幼鹿的惨叫,循着声音快速的奔向了这里,要不然陆武兴要被魔兽撕碎吞食。

燕飞章丘二人小心翼翼的靠近陆武兴,途中并未发生任何意外。

陆丰在外围警哨半晌,见没有其他事故也靠近了陆武兴,随后又用手伸向陆武兴的人中,只是感觉呼吸非常的微弱几近没有呼吸。

“你们先别动他,先把伤口简单处理一下,回去再仔细处理。陆丰说完慌忙把自己身上背负的包裹放下,用简单的处理方式把伤口清理一番,再用布带包扎好,这是陆丰第一次带队,便遇上这么档子事,他心里有些责怪陆武兴‘此子为何与三年前他的父亲一般,有点鲁莽了’。

背负陆武兴的事便落在了章丘的身上,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忍住了埋怨的话,默默的背着向来时的路向回走去。

三人回程途中都默不作声,谁也没有先开口。

三人回程的路途都走的飞快,只是用来两个小时,三人回到了小队临时停驻点。

其余六人远远便看见三人,章丘却是背负人的走路动作,其余等候的六人知道陆武兴可能出意外了。

“武兴,这是出什么事了。燕飞向着身边的其他长辈询问。

“不知道,等下就知道了。其中一个壮年男主瓮声回复燕飞。

陆丰三人加上不省人事的陆武兴刚到临时驻地,其余六人七嘴八舌的问着陆丰,他只能无奈只能实话实说,当时如此这般千钧一发的情况。

众人唏嘘,若是陆丰晚到那么一分钟,陆武兴估计就要落得以身饲兽的下场。

现场的燕飞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担心大过其他思绪,因为陆武兴是他从小玩到大关系最好的伙伴之一,另一个小伙伴在上次的打猎中不幸遭遇猛兽已经身亡。

其余几个壮年却是感觉此事与几年前陆云蒲的事件如出一辙,也是如出冒失独自一人追击单独的林鹿,结果遭遇了几头魔兽。也是队友们赶至及时也会以身饲兽。

“把这臭小子放撵车上带回去。陆丰发话四两撵车挪出一辆来放置陆武兴这个伤员。

两个以蛮力出众的人把撵车挪出,安置好伤员后向陆丰说明可以返程,一行十人便推动撵车缓缓回程。

《涅圣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