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大胤后宫之玉阶怨

>

大胤后宫之玉阶怨

vans 著

古代言情 大胤后宫之玉阶怨 玉嘉容 许捷

古代言情小说《大胤后宫之玉阶怨》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许捷玉嘉容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vans”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为了多赚点钱,曹公公便把眼光瞄准宫外香积寺。香积寺是金陵城内一处寺庙,既接受香客朝拜,也做着放贷的买卖。若是有人缺钱了,便到这香积寺把相关信息一填,若寺里管事的觉得这人信得过,便立刻拿出契纸,签字画押后,钱就能马上拿走。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在香积寺借到钱的,那些没有收入来源的穷人和无赖混混,一分...

来源:fqxs   主角: 许捷玉嘉容   更新: 2023-01-08 22: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大胤后宫之玉阶怨》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vans”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许捷玉嘉容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大胤朝熙宗十五年,皇帝萧珩坐在龙椅前,眼角的泪水不自觉掉落下来皇后刚刚派人来传话,朱才人的孩子没了这是他的第三个儿子,可惜也没有保住,回想自己辛辛苦苦登上皇位,又呕心沥血地经营了十五年,大胤才有如今的光景,如今却连个儿子都没有他已经三十九岁了,虽育有公主十二人,但膝下无一子他也曾经有过三个儿子,只可惜出生后不久就夭折了长子乃是苗贵妃所生,出生时就当即夭折,苗贵妃因此疯了次子乃是皇后所生...

第9章 淸黎院

荷叶撂了挑子,便跑出淸黎院到外面去了,今天正好是领俸的日子,荷叶入宫十年,拿的依然是最下等宫女的俸银,每月三两银子。一领到银子,还没有捂热,荷叶便把它们存到曹进德曹公公处,宫里很多人都这么干,因为可以钱生钱。若是缺钱了,也可以找曹公公借,就是这利钱不低,若是还不上,曹公公有的是法子叫那人生不如死。

起初曹公公只在宫里放贷,但很快发现这宫里吃穿都有安排,宫人们需要用到钱的地方自然不多。为了多赚点钱,曹公公便把眼光瞄准宫外香积寺。

香积寺是金陵城内一处寺庙,既接受香客朝拜,也做着放贷的买卖。若是有人缺钱了,便到这香积寺把相关信息一填,若寺里管事的觉得这人信得过,便立刻拿出契纸,签字画押后,钱就能马上拿走。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在香积寺借到钱的,那些没有收入来源的穷人和无赖混混,一分钱都别想借。就是这利钱,每月足足有两分之多,若是还不上,利滚利,那利钱比本金还要多。

曹进德与香积寺的主持相识,便把从宫里收来的钱放在寺里,这从宫人们那边收钱是每月一分,这一放出去就是两分,中间的利差由曹进德和香积寺平分。若是遇上一些宫女太监,得罪了主子,被赶出宫去或者丢了命,这钱便不用还了。靠着这项买卖,曹进德在金陵城置办了宅子,就等着到了年老出宫之日,好好享受生活。

虽然本就赚得不少,曹进德对别人却极为抠门,整天想着从哪里克扣点银钱出来,可能也就是对于金钱的执著,才让他摸索出这条生财之道。当然,为了让这个利钱生意顺利开展下去,要打点的人也不少,这对于曹进德来说,就跟在他心口上挖肉差不多疼。

荷叶既走了,淸黎院便只剩下苗妃和许捷。

苗妃的房间用一个铁链子锁着,钥匙就放在外面房间的桌子上。许捷拿起钥匙,打开了苗妃房间的门。苗妃今年三十出头,但常年苦难生活,却让她看起来足足比实际年龄大了十岁。只见一个疯女人,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许捷靠近时,竟闻到一股臭味,可见荷叶这是多久没有给苗妃洗澡了。

苗妃见许捷进来,竟下意识地躲到角落里,眼神充满了恐惧。

“娘娘,我是淸黎院新来的宫女,我叫李沅婉许捷温和地介绍着自己,生怕吓到苗妃。“您别怕,我不会伤害您的。

苗妃见许捷语气温和,走到床上,抱起枕头就说道“小声一点,皇儿刚睡着,你别吵醒他。

许捷在来淸黎院之前,就听人说过,苗妃当年生下皇长子,后来皇长子早夭,苗妃受不了打击,竟疯了。望着眼前这个疯女人,许捷仿佛看到她这些年来所受的苦。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这个女人受了多少委屈。

“娘娘,小皇子已经睡着了,您跟奴婢走,奴婢给您洗澡去。许捷走近,连哄带骗,让苗妃把枕头放下,领着苗妃到了另一个房间洗澡。苗妃之前最爱干净,没想到竟这样脏兮兮地过了这么些年。

待洗干净后,许捷又给苗妃找了身干净衣服换上,这才有了点人样。外头阳光正好,许捷拿起枕头对着苗妃说道“娘娘,外头太阳正好,您带着小皇子到院子里晒晒太阳。说着搬来了个凳子,让苗妃就在外头坐着,自己则把屋子打扫了一遍。

这苗妃住的屋子,窗户常年不开,上面沾满了灰尘和蜘蛛网。那地板也是常年不扫,脏兮兮的。经过许捷这么一打扫,屋子干净了不少,她又把苗妃屋子里的被褥、衣服都洗了一遍,拿出去晾晒。

在许捷忙活了大半天后,这淸黎院焕然一新,毕竟接下来要住在这里,许捷当然不希望这里太过邋遢。

经过这大半天的相处,苗妃倒也不怕她了,竟主动凑了过来。

望着淸黎院后院的一大块空地,许捷有了主意,便开口问道“娘娘,咱们这淸黎院虽然偏僻,但地真的大,我看后院那边的地不错,打算开垦出来,种点瓜果蔬菜,你说好不好。

苗妃一听,要种吃的,赶紧拍手道“好啊好啊。

许捷又问道“娘娘,这咱们种些什么好呢?一半种蔬菜和水果,一半种花好不好,我听人说向日葵最喜阳光,到时候这里有一大片的向日葵,漂亮得很。等到瓜子成熟的时候,又可以把上面的瓜子采摘下来,到时候奴婢给娘娘炒瓜子吃好不好。许捷望着眼前这片土地,仿佛已经看到了丰收的喜悦。

苗妃一听,又是说“好啊好啊。

许捷犯了难“就是有个问题,这没有种子。不过她很快又活跃了起来“没事,我明天先把地翻一下,种子的事情总有办法解决。

此时,太阳已经慢慢下山,荷叶才从外面回来,一进来淸黎院,她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我这没来错地方吧,这还是我认识的淸黎院吗?看着眼前的苗妃,她更是难以置信。

苗妃穿着一件淡粉色外衣,头上梳着螺髻,虽然没有珠钗点缀,但却毫不逊色,那一刻荷叶有些愣住了,仿佛那多年前的苗妃又回来了,她有些紧张了起来。直到苗妃又去抱起那个枕头,喊着皇儿的那瞬间,她才回过神来,眼前这只是一个疯女人,不是当年的苗妃。

“你还挺有两下子,我才出去了大半天,就把这屋里屋外都收拾干净了。荷叶阴阳怪气地对着许捷说道。

“这毕竟是人住的地方,总得有些人样,无论置于何种境地,都要过好当下。许捷轻描淡写地说道。

“哼荷叶冷笑了一声回屋去了。

淸黎院的一日三餐,本由荷叶到御膳房取来,这次,她故意在半路把饭菜吃光了,就是为了给许捷一个下马威。

那一晚,许捷虽然没有饭吃,却显得格外开心,特别是苗妃,或许是在屋子里关得太久,竟坐在院子里不肯再进屋。

夜色下,许捷和苗妃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肚子饿得咕咕叫“娘娘,等我们的菜园子开起来,我们种上地瓜好不好,到了那个时候,晚上饿了我们就烤地瓜吃好不好。许捷跟苗妃描绘着菜园子的蓝图,苗妃高兴地像个孩子。

天色渐渐晚了,苗妃还是不肯歇息,在许捷的再三哄骗下,苗妃才回到了房间休息,许捷就睡在苗妃外面的房间,把房门关的死死的,就怕荷叶半夜进来做点什么事情。

荷叶也是,被许捷那么一吓,睡觉时房门也关的严严实实的,就怕许捷溜进来整自己。

第二天,叶英提着药箱,来到淸黎院,门口侍卫认出他来,便好意提醒道“叶大人,这里是苗妃的寝宫,皇后命我等在此守卫,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内,还请叶大人到别处去。

叶英既然会来,早就做好了准备,他拿出手上的医箱说道“本官身为宫里的太医,到此处自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宫里的太医每月都需为各宫娘娘请脉,这是宫里的规矩,你难道忘了吗?

两名侍卫面面想觑,宫里是有这规矩不假,只是这淸黎院多久没人来了,他们一时也不好拿主意,“只是叶大人,这淸黎院许久未有太医前来请脉,我等有些拿不准主意。

叶英见对方犹豫,便继续说道“苗妃奉旨在此养病,皇上并未废妃,她仍是我们的主子。皇后体恤苗妃,特派本官前来请脉,难不成要本官亲自去找皇后要道懿旨,你们才肯放行吗?此刻的叶英已经有些生气。“皇后命你们在此保护苗妃,而不是幽禁苗妃。

那两人见叶英有些生气,更清楚他的身份,“算了,叶大人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得罪他,反正这淸黎院向来没什么人来,这事情不会有人知道的。那两人小声商量着,商量完之后,便决定放叶英进去。

“叶大人,这边请,只是这请脉归请脉,叶大人可别耽搁太长时间,叫我们难做。那名侍卫说道

“这个自然叶英回答道,于是叶英便进入了淸黎院,来到院中,自报家门道“下官叶英,前来为苗妃娘娘请平安脉。

许捷推门而出,来到门外,竟看到叶英站在院中,“叶大人许捷高兴地说道

荷叶听到声音,也走到窗前看着这院子中的一切,自顾自地说道“这真是活久见,淸黎院都多久没人来了。

叶英看到许捷也有些许兴奋,差点叫出她的真名,好在他及时发现荷叶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于是改口说道“沅婉。

“叫得真亲热,看来是老相好荷叶又喃喃自语道“这小妮子还真有本事,找个太医当相好,找人都找到这里来了。

于是许捷就进屋,把苗贵妃请了出来,苗贵妃就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叶英在为她诊脉。

“娘娘身体没啥大碍,就是长期以来营养不良,导致面黄肌瘦,往后,多给她准备些进补的膳食即可。叶英开口说道

如此一来,许捷就放心了,她怕这苗妃长久被虐待,落下什么病根。

“叶大人,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许捷开口道

“你说叶英说道

于是许捷便把自己打算把后院土地翻出来种菜的计划说了,“如今万事俱备,只缺种子,叶大人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带些瓜果蔬菜的种子和幼苗。以前在储秀宫,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与叶英见面总是显得拘谨。如今虽被贬到这淸黎院来,那盯着她的眼睛少了,她反而自在了起来。

“还有葵花籽、葡萄籽苗妃补充着说道,像个孩子一样,没想到那天许捷跟她说的,她都记得。

“娘娘真棒,昨天奴婢跟您说的,您都记得。许捷夸赞着苗妃,每到这时候,苗妃都会像个孩子般凑到许捷肩膀前。

叶英从药箱里拿出一包糕点“这是芙蓉糕,入宫前经过摊前看到,就顺手带了进来。你们所说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下次进宫时,我就给你们带来。叶英说完便走了,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忙,这淸黎院地处皇宫的西北角,远离皇宫中心,也远离太医院,他还要回去给各宫娘娘请脉。

许捷有些感动,“他还记得我喜欢吃芙蓉糕。

荷叶走了过来,冷嘲热讽起来“你这小妮子有点本事,连叶大人都勾搭上了,也算没浪费你这张脸。说着便要伸手去抢芙蓉糕,被许捷一把抢了过来。

“这芙蓉糕没你的份许捷说道,说着和苗妃分着芙蓉糕吃了起来。

荷叶有些生气,威胁道“你可别忘了,若是没有我去御膳房拿饭菜,你们吃什么?难不成想活活饿死不成。

许捷反问道“若是我和娘娘坚持不吃你给的饭菜,在这淸黎院活活饿死,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去吗?再者,你也听到了,叶大人下次还会来,若是我把你虐待娘娘的事情说出去,你猜先进来的是未央宫的素缨还是长乐宫的香芋。你可别忘了,以奴欺主,在这皇宫里,是死罪。

许捷的话说的在理,若是以往,没人愿意踏足这淸黎院,那么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有人知道,只是如今不一样,叶大人已经开始来淸黎院了,而且说过还会再来,荷叶不禁收敛了起来。“你不要污蔑我,我这就去给娘娘拿饭菜。

看着荷叶走后,许捷摇摇头“以她这样的智商,留在这淸黎院反而能活得久一些,要真到了外面,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啊对啊苗妃在一旁回应道,许捷一回头,只见那芙蓉糕都被苗妃吃完了,她倒也不恼,赶紧端来一杯水,递给苗妃“娘娘你要是喜欢吃,下次我们自己做。你慢点吃,先喝点水。

《大胤后宫之玉阶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