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涂九七 著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泉岸郢 现代言情 白漱意

小说《【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是作者“涂九七”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泉岸郢白漱意,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说着抡起巴掌想要扇白漱意。白漱意估摸着这一巴掌应该用了十成力气,要是她不反抗的话等会脸肯定要肿起来。虽说用异能可以让伤口瞬间消失,但她又没有做对不起这人的事情没道理承受这一巴掌。攥住女人的手腕无视她的挣扎...

来源:fqxs   主角: 泉岸郢白漱意   更新: 2023-01-08 22: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是作者““涂九七”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泉岸郢白漱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泉岸郢:“披上”白漱意哦了一声,快速把外套搭在肩上泉霖意拉着她的手哈气想要她手暖和点原主此前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现在又流了这么多血她感觉身体中的生命力在一点点流失侧目看了一眼前面坐的两个人,不动声色让用一点点木系元素渗入伤口中,血流淌的速度慢下来许多这样就能撑到医院,等伤口好了一定要好好的锻炼这副身体受点伤就有性命之危也不知道原主此前二十多年怎么过来的到了医院被白漱意紧急治疗,等她醒来...

第3章 受伤了

她可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些人。

等等。

她没得罪过不代表原主没得罪过。

咽下嘴里的食物,灿烂的对着进来的人笑道“你们好啊,早饭吃了吗,要不要吃点?

萧耳佟冲到她面前面露凶色“你还能吃的下,也对,对你这种没脸没皮,丢人丢到全国人民皆知的人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

说着抡起巴掌想要扇白漱意。

白漱意估摸着这一巴掌应该用了十成力气,要是她不反抗的话等会脸肯定要肿起来。

虽说用异能可以让伤口瞬间消失,但她又没有做对不起这人的事情没道理承受这一巴掌。

攥住女人的手腕无视她的挣扎。

对着即将要冲过来的几人软声道“再上前一步我就把她手腕折喽。

几人互相对视一眼虽然不相信白漱意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是后退了几步。

白漱意很满意这些人的识趣,只是她拽住的这个人好像就不那么听话。

握住她的右手反而想要用左手打她,手下轻微用力对方就开始嚎叫“白漱意你放开我,你敢伤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

白漱意无奈道“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大清早这么暴躁冲进来就要打我,我自主防卫有什么错。

女人被气笑了“无冤无仇,你怎么好意思说这句话,要不是你个贱女人你我父母也不会成为全国的笑话。

白家不要脸把你送给泉岸郢,你不会真以为泉岸郢看上了你吧。

要不是你这张脸你以为你能进泉家的门,能仗着泉家的势犯贱…

啪的一声打断萧耳佟的话。

她捂着脸似乎不敢相信白漱意有这个胆子打她。

“你太吵了。从来只有人受她的气哪有她受别人气的时候。

她现在迫切想知道原主到底干了什么,好厉害。

一个需要依靠别人生活的人怎么能得罪那么多的人。

她的早餐还没吃完要是继续耽搁下去食物都凉了。

看到他们身后的泉岸郢撒娇道“老公~,你看他们好凶哦。

娇滴滴的语气让在场的人不禁恶寒,几人下意识给给泉岸郢让出一条路。

今天的白漱意疯的厉害,平常给她几个胆子都不敢喊泉岸郢老公和打萧家的人。

“泉哥,白漱意她是真疯了吗?她..她怎么能打耳佟呢,她能无缘无故的发疯打耳佟,下次是不是我们惹她不如意她就要杀了我们。

齐贺愤懑不平也不敢当着泉岸郢的面上手去打白漱意,现在只能给泉岸郢上眼药。

打狗还要看主人只要白漱意离开了泉家还不任他们拿捏。

泉岸郢眉头紧蹙一身寒气,“松手。

白漱意听话的松开萧耳佟“你刚才也看见了吧,是她先要动手打我我只是正当防卫。

这在你们的法律中也是正常的自我保护机制。

而且我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他们,又拿不到好处还费时费力的。

白漱意揉着手小声嘀咕,这些人她是免费的工具人吗?

萧耳佟见到泉岸郢没有刚才的凶狠样,哭的梨花带雨请求泉岸郢为着白漱意的行为给个交代。

“泉哥,语柔姐姐今天早上自杀了你知道吗?幸好毛华这两天都在陪着她才及时送医保下一条命。

还有我爸妈他们昨天签订了离婚协议,就因为白漱意我家没了。

因为她,语柔姐姐也差一点没了。

萧耳佟流泪哭喊道“就因为白漱意是你的妻子我连为父母,为语柔姐姐讨公道的权利都没有吗?

泉岸郢挡在白漱意前面“这事我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答案,在此之前萧小姐是不是也要给我泉家一个满意答案。

泉岸郢转身将白漱意拉近他身旁“漱意此次做的太过我泉家也不会逃避,但萧家意图杀害我泉岸郢的妻子你们打算怎么承担这个责任。

白漱意睁大眼睛看着萧耳佟,对方听到泉岸郢的问责有一瞬心虚,很快的遮掩过去不悦的对上泉岸郢。

“泉总你在说笑吗?是,当时是只有我们几个在场,但白漱意不小心自己跌下楼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不会想要用假设这个威胁我们不追究白漱意犯下的错,我告诉你做梦,就算萧家以后与泉家为敌我也要让白漱意付出代价。

泉岸郢对萧耳佟的话无动于衷,不动声色的白漱意和萧耳佟隔开。

对上泉岸郢的眼神萧耳佟担忧对方真的掌握了什么证据。

她很确定当时的监控是坏的以防万一还是确定下为好。

气势不弱的继续道“别人都说泉总是少有的痴情种,其实就是一个是非不分,黑白不辨的。

泉总还是好好想下为着一个白漱意得罪几家值不值当,你若不给我萧家一个完美的解释我会亲自用我的方式来。

萧耳佟撂下狠话转身离开,齐贺见萧耳佟离开也跟着走了。

彭兴言见毛华没走站在他旁边,毛华对上白漱意的脸恨不得现在杀了她,他对白漱意的恨比萧耳佟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起躺在病床上的俞语柔毛华恨恨道“泉哥我叫你一声哥敬重你比我年长,可你却为了这个女人不顾及我们多年情谊。

甚至不在乎语柔的生命安危,你知不知道医生说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我要是晚一点语柔就死了。

她为了泉氏为了你这么多年来尽心尽力可你却放任这个女人祸害我们。

你看看她,她不是陶白姐,陶白姐早就死了她只是跟陶白姐相似的赝品而已。

“你宁愿要这个赝品也不愿意看语柔姐一眼,她昏迷前还念着你的名字,如果你对语柔姐有一点感情的话就不要再护着她。毛华说到这满脸苦涩。

泉岸郢神情平淡,没有一丝触动,“把她交给你们,你们打算如何,杀了她。

毛华斩钉截铁的道“一命偿一命很公平。

白漱意觉得这个世界好危险。

她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有人想要自己的命,还不止一个。

这里的人都这么凶残的吗?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泉霖意扑到毛华腿上不断捶打他“大坏蛋、大坏蛋,你们都是坏人,妈妈好不容易活过来了你们还想让她死去,大坏蛋。

小孩子的拳头没有力道,对毛华来讲稍微有点疼痛而已,但他的行为却激怒了毛华。

他觉得泉家的人都有病,白漱意那样的女人还护着。

想起躺在床上的俞语柔,看到躲在泉岸郢身后的白漱意。

一怒之下揪起泉霖意要往一边甩去。

彭兴言想拦阻为时已晚,眼看泉霖意要砸到一旁的柱子上,泉岸郢飞扑想要拉住团子由于距离较远只触碰到一片衣角。

眼看泉霖意就要撞到柱子,佳嫂尖叫道让人快点接住泉霖意。

在佳嫂的尖叫声中白漱意重重的撞到了柱子上,背后未痊愈的伤口遭受重击疼的她咬紧牙关。

被她抱在怀中的泉霖意赶忙起身伸手去拉白漱意。

彭兴言对着毛华吼道“你疯了吗,没本事对大人发脾气你冲小孩子发什么疯。

毛华冲上脑门的怒气消下去后也开始后悔,泉霖意是泉岸郢唯一的儿子要是因为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泉岸郢一定不会放过他和毛家。

毛华手足无措的解释道“泉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刚才太生气了,我给你和霖意道歉。

不过幸好霖意也没事。霖意对不起叔叔刚才太生气了,给你赔不是。

边说边上前想要拉住泉霖意,泉霖意往旁边一侧躲避他的触碰。

毛华神色阴沉的站在原地,泉霖意见他神情不对往白漱意背后站。

泉岸郢拍拍身上的灰尘,刚才他拼尽全力想要接住泉霖意跌在地上,还好白漱意接到了他不然他无法想象后面的结果。

泉岸郢“你的歉意还是留着吧,这事我会亲自跟毛总说,佳嫂送客。

彭兴言见这个场面他留下更不好解释遂道歉离开。

不再管毛华走不走,今天要是泉霖意真出什么事情跟毛华一起的他肯定逃不了,彭家就是个小企业疯了才跟他对上泉氏。

他今天就不该来这一趟,现在他发觉毛华为了俞语柔完全变了个人。

正常人谁会不顺心拿小孩子出气,还是当着泉岸郢的面,以后他还是尽量少跟毛华往来。

毛华不知道自己好兄弟什么想法,他还想说什么佳嫂一直挡在他面前不让他靠近泉岸郢

“泉哥,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改明我在登门道歉,但我还是要请你去看下语柔,她对你一直一心一意的,我只是替她委屈。

泉岸郢扶起白漱意,看见她背后白色的衣服被血浸湿大半。

面露愠色的看向毛华,滚。。

毛华不可置信泉岸郢会这么跟自己说话,佳嫂挡住他给泉岸郢让路。

泉岸郢为了避免碰到白漱意背后的伤,扛起她快步向外走去。

在门口遇上正要进门的常何,泉霖意拉着常何让他赶快去开车去医院。

常何余光瞥见白漱意后背上的血滴到泉岸郢的衣袖上,飞快的往车跑。

白漱意觉得自己吃的早饭都要被顶出来了,拍拍泉岸郢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拍了半天对方恍若未觉,她闷声道“老公放我下来,早饭要顶出来了。

泉岸郢等到车来轻轻的把她放进车中,泉霖意见缝插针的坐到他旁边关切的问道疼不疼。

泉岸郢只得坐上副驾驶让常何开快点。

对着唇色雪白的白漱意微微蹙眉,将外套脱下来扔到白漱意怀里。

白漱意低声安抚泉霖意的情绪,稍微动用了点元素能快速平静他的情绪。

一个衣服落到她的怀里,一脸疑惑的看向泉岸郢。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