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他的宠妃

>

他的宠妃

小兜笔 著

他的宠妃 古代言情 海兰珠 皇太极

最具潜力佳作《他的宠妃》,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皇太极海兰珠,也是实力作者“小兜笔”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喂,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是什么人呐?”又是沉默以待。到现在为止,她还没听过这个男人开口说一句完整的话。“你是不是不会说话,还是说你不会说蒙语?是我救了你,你总得让我知道你是谁吧。”乌尤塔仿佛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般,那人全程却无半点反应...

来源:fqxs   主角: 皇太极海兰珠   更新: 2023-01-08 23: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他的宠妃》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皇太极海兰珠,讲述了​他仿佛因重伤不能动弹乌尤塔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宝乐儿,没事”她安抚怀里受惊的宝乐儿宝乐儿这才稍稍镇静,声音还带着一丝喑哑:“他还活着吗?”没事了,乌尤塔扶着宝乐儿,拍拍她的后背顺气,“他一身的伤,我不清楚”“姐儿,我们赶紧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宝乐儿央求道乌尤塔的裙摆却被死死拽住,怎么也挣脱不开那男人的手那躺在地上的男人痛苦地呻吟着,气若游丝“姐儿?”乌尤塔故作镇定地...

第2章 车内相挟

宝乐儿前脚刚走,乌尤塔登上马车,欲关门之际,砰——

一支长剑抵住了门!是他!

只见她所救的男人以剑鞘抵门,然后迅速翻进车里,让乌尤塔一脸错愕。

原来自她们走后,就在雾色的掩藏下,他一路跟了过来,无人发现!

他放下窗子,闭上车门,兀自坐下,双手环抱,闭目整暇,一气呵成。

乌尤塔完全一头雾水。搞不懂其用意,甚至来不及出手制止。

“喂,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是什么人呐?

又是沉默以待。到现在为止,她还没听过这个男人开口说一句完整的话。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还是说你不会说蒙语?是我救了你,你总得让我知道你是谁吧。

乌尤塔仿佛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般,那人全程却无半点反应。

脚步声和马蹄声传来,是宝乐儿带着满珠习礼和随从过来了。

突然,那人覆身上前,拔出宝剑扑向乌尤塔,剑刃离她雪白的肌肤只有毫米之距。乌尤塔的脖颈处传来寒意。

正当她对上他冰冷凌厉、目露凶光的眼神时,她的嘴巴立刻被捂住。这一双还带着血腥味的大手,严严实实地捂在自己嘴上。

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好心救人,反而引狼入室,招致杀身之祸。

乌尤塔的恐惧无以复加,“咚咚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她惊恐地看着眼前人,试图拍打轿子发出求救信号,下一秒那人整个欺身而上,借浑身的重力,将乌尤塔抵在轿厢上,束缚住她的双手双脚。

她拼命挣扎着,却难以撼动这人半分,力量差距悬殊。她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浓烈的侵略气息。

口鼻捂住无法呼吸,乌尤塔就快要窒息了。急中生智,她佯装妥协。于是她放弃挣扎,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那人。

见怀里的女子梨花带雨,渐渐不再反抗,那人松了松手劲。

“想要小命,不准说出我的事情,小心说话!

乌尤塔疯狂点头。

他终于松开手,却不撤回宝剑。

乌尤塔小口小口地呼吸这来之不易的空气,抚着胸口保持镇静。不去想还悬在自己脖子上的剑锋,好后悔自己没有听宝乐儿的劝告。

此时,敲门声响起。

乌尤塔的眼神瞬间明亮,那人警觉地抬眼。对上他寒冰似的目光,乌尤塔眼里的光芒便瞬间收敛。

宝乐儿和满珠习礼来到轿子旁,全然不知轿子里紧张的氛围。

“姐儿,小爷来了。

“阿姐。

被压在他身下的乌尤塔动弹不得,不敢轻易作声。

那人一个凌厉的眼神,嘴型示意她“说话!不要露馅。

乌尤塔战战兢兢、强装镇静也要抑制住声音里的颤抖“我们……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阿姐,现在刚过巳时,这大雾应该还有一炷香的时间才能消散。所以我们再过一会儿就上路。满珠习礼答道,他又接着说“阿姐,我听宝乐儿说,你们在珠河岸边救了一个金朝的人是吗?

男人闻此言,表情不起波澜。谁能想到,被救的这个人竟然此时就在轿子里,和他们只有一墙之隔呢。

乌尤塔看男人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硬着头皮回答“哦哦,是,是啊。不过,……不过我和宝乐儿回来后,那个人……那个人就,不知道去哪了。

“阿姐你知道吗?派去探看方向的阿木尔回来禀告,说在不远的地方有战场的遗迹。根据衣着和佩饰,可以看出发生冲突的一方是金人,另一方是林丹汗的部下。双方人马不多,百来个人。大概就是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虽然无法得知这两派在这里起冲突的原因,但是林丹汗和大金确实结怨已深。

“那这么说,我救的人……乌尤塔一边瞄男人的反应,一边支支吾吾。

那男人屏息凝神,俨然上位者的姿态。

满珠习礼接过话说“对,阿姐所救之人应该就是参与这场战斗的那一方金朝人,从他们所穿的服装来看,是皇太极所率领的正白旗军队。要说皇太极和我们科尔沁是姻亲关系,他的部队过境,我们竟然没收到半点消息,他为何会不通知额祈葛(父亲)呢?

皇太极?

乌尤塔看向身上的男人,他眉尖微蹙。

“皇太极,不是琪琪格姑姑的丈夫吗?

满珠习礼半点不觉异样,说道“是啊,我们去检查了战场,没有发现皇太极,也许他没有亲自过来。

“姐儿,会不会——宝乐儿刚想说些什么。又一阵马蹄声靠近,新郎奥博驾马骑向这边。

奥博一个扫腿下到车前,满珠习礼和宝乐儿行礼问安“首统。

车里的男人再次警觉。

“婚队即刻出发。宝乐儿,你去后边拿点吃食给小姐。

“是。宝乐儿退下。

听到奥博的声音,乌尤塔燃起希望。

“首统,我……下一秒,刀口深入肌肤半毫,乌尤塔感到脖子处有血微渗。

这男人也太狠了吧,真的要对她下死手吗?乌尤塔欲哭无泪。

风中裹挟着泥土青草的气味,轿子里的熏香混合着淡淡的血腥味。奥博皱了下鼻子。

“怎么了,乌尤塔?奥博问道。

“我想问,还有多久才能到哲里木?乌尤塔转变话锋。

“还有三四个时辰呢,最早能在下午申时之前赶到哲里木山脚下。等下宝乐儿送来吃食,多少吃一点,填填肚子。他并未对血的味道起疑。

“谢首统。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今天的新郎和新娘,郎才女貌,青梅竹马。若在平日,这么温馨的话,乌尤塔少不了感动一番。可自己性命难保的当下,乌尤塔有苦说不出。

“巴图……从前乌尤塔爱管奥博叫做巴图,因为他是她的勇士。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去前面启程队伍了。乌尤塔你就安心待在车里。说完一个跃马扬鞭,“满珠习礼,走吧,咱们俩都得走在最前面。

俩人离开后,周遭恢复了安静。

《他的宠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