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卷耳

>

卷耳

俏小羊 著

卷耳 夏雪、苏阳 现代言情 陈枫

《卷耳》,是作者大大“俏小羊”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夏雪、苏阳陈枫。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爸爸妈妈忙于彼此的工作,无法时刻陪伴在我的身边,照顾我的重任便落在了年迈的外婆身上,老人家虽然身体健硕,毕竟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想要照看好我这样的淘气鬼,对她而言着实是一件费心又费力的事。外婆是一个南方过来的知青,之前是县城中心小学的校长,大半辈子都是在讲台上度过,几十年与书本打交道,到了晚年视力每...

来源:fqxs   主角: 夏雪、苏阳陈枫   更新: 2023-01-09 00: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俏小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卷耳》,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夏雪、苏阳陈枫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高中是摆脱幼稚迈向成年人世界的最后一个阶段,身处这个阶段的我们迫切的想要甩掉“无知”的帽子,期盼父母能够不再以孩童的身份来审视自己,从而获得与父母平等对话的机会,以使自己的意愿能获得尊重和实现我们渴望自由,渴望能够摆脱家庭的束缚,在远离父母的舞台上释放自己的天性,展现青春的色泽,而是否有足够的社会能力来支撑起自己的憧憬,则完全置之一边不管不顾了中考成绩出来以后,苏阳和我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被...

第3章 儿时玩伴

在苏阳没有走进我的世界之前,爸爸妈妈和外婆就是我孩童时代的玩伴儿,也是我快乐的源泉。

老爸是一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独自生活,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是几代单传,到了他们这一代,因为动荡不安的战争以及颠沛流离的生活,虽然养育了两个孩子,但只有老妈幸运的长大成人,我出生后不久,外公就离开了人世。因而,我没有任何叔伯姑婶以及表兄弟姐妹们。

爸爸妈妈忙于彼此的工作,无法时刻陪伴在我的身边,照顾我的重任便落在了年迈的外婆身上,老人家虽然身体健硕,毕竟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想要照看好我这样的淘气鬼,对她而言着实是一件费心又费力的事。

外婆是一个南方过来的知青,之前是县城中心小学的校长,大半辈子都是在讲台上度过,几十年与书本打交道,到了晚年视力每况愈下,即使带着老花镜,眼前的事物在她看来仍旧模糊不清。

担心外婆因为太过操劳而出现什么意外,爸妈多次提出要给家里聘请保姆,照顾她和我的生活起居,都被生性固执的外婆坚决的拒绝了。不得已,爸妈每次上班前,总是毫不犹豫的将我锁在铁门内的院子里,确保我能够时刻待在外婆的身边,不让她牵挂担心。

可是孩童的天性就是活泼好动,喜欢在自由自无拘无束的奔走玩乐,任凭她是多么听话懂事的孩子,长时间地陪在一个年过古稀视力又差的老太太身边,在空旷的院落里过活,总有厌倦的时候。就在我倍感无聊的季节,苏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我们初次相遇后的第十天。

一场大雪,洗涤了污浊的空气和浑浊的天空,周围的空气变得清晰纯净,天空湛蓝明亮,中午的阳光明媚耀眼,温暖和煦,风识趣地隐藏起了自己,空气里流淌着让人舒适的暖流,给人一种春天到来的错觉。

用过早饭过后,爸妈像往常一样匆匆赶去上班,宽敞明朗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外婆两个寂寞无聊的影子。外婆特别热衷讲故事,她的大脑就像一本故事百科全书,装满了稀奇古怪的童话故事,总能勾勒起儿童强烈的好奇心,平常日子里的闲暇时光,她喜欢将我搂在自己的怀里,给我讲述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

正午时分,我和外婆一老一少躺在台阶上的太师椅里,倾听外婆的故事,沐浴着舒适的阳光。人步入晚年,特别嗜睡,两三个故事过后外婆便进入了梦乡。

外婆熟睡后,我起身从房间里拿出自己的玩具在院角的小沙堆上玩耍,打发这漫长而无聊的时间,正玩的兴起,大门突然“哐啷一声,我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的方向张望,透过大门的猫眼,看到了一只明亮的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突然遇到这样的情景,心里先是一惊,险些因为恐惧而叫出声来,急忙回头看了看熟睡的外婆,老人家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噪音所惊扰。虽然年幼,但我天生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决定一探究。稍微定了定神后,鼓起勇气向着大门慢慢走去,可是脚步刚迈出没几步,那只眼睛消失了,当我蹑手蹑脚的靠近大门时,门外早已不见了踪影。

重新回到院角的小沙堆旁,心里始终被这个奇怪的眼神缠绕,对于眼前的游戏也就兴趣索然了。不时转过头去观察,期盼对方能够再次出现,可是等了很久,始终没有任何踪迹,在我几乎要失去耐心的时候,那只明亮的眼睛终于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我没有再畏畏缩缩,但也担心自己冒冒失失的跑过去会将对方唬走,在心里默默地“嘀咕了一会儿后,我故意摆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着我的游戏,一边摆弄着手里的玩具一边顺着墙角向大门的方向慢慢的靠近,当我从猫眼的另一头突然出现时,对方“啊的惊叫了出来,身子猛地向后倒退几步,因为来不及转身而摔倒在地,在摔倒地的那一刻,我看清了他的脸,就是十天前扫雪的那个男孩——苏阳。见他狼狈的样子,我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似乎是因为事情败露或者是感到自己被捉弄,苏阳的脸色涨的通红,瞪了我一眼,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赌气似的甩过头转身准备离开,见他要走,我急忙呵斥“站住,我知道你是苏阳。

苏阳立刻停下脚步,转过头一言不发的瞪视着我。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敲门进来?

我笑着问他。

“我们又不熟悉。

他的语气显得生硬而冷漠。

“你生气了?

他使劲儿咬了咬下嘴唇,抬起他那高傲的额头,冷冷的说“我没有生气。

说完将脸刻意扭向一边。

苏阳有两道浓密而漂亮的眉毛,生气皱眉的时候,眉毛就像两只蠕动的毛毛虫,滑稽而可爱,见他这个滑稽的模样,我忍不住再一次“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苏阳见状,眉头皱的更紧了,嘴角“哼的一声,没好气的问我“你笑什么?

我刚准备开口,但俩人短暂的聊天已经惊醒了外婆,见我趴在门上叽叽喳喳的不知说什么,时不时的还发出清脆的笑声,外婆好奇的询问“雪儿,你在和谁说话呢?

“外婆,快来开门,家里来了客人了?

说完,我转身冲着门外的苏阳说“家里就我和外婆两个人。

外婆听后急忙从躺椅上起身,快步向门口走来,她太渴望能够有“正常的客人来访。以前家里倒也不乏客人上门,但大多都是请客送礼、托人办事,外婆一生刚正不阿,对于这些事情深恶痛绝,凡是前来送礼的办事的无不招致她的一顿谩骂,后来众人知晓了她的脾性,上门的人也就越来越寥落了。

“是谁呀?

外婆边走边问。

“是邻居赵叔叔家的亲戚。

打开门,一张羞涩的脸蛋映入眼帘。见到外婆慈祥和善的面容,苏阳似乎轻松了许多,长长地吐了口气,脸上的红晕也很快褪去。他仍旧穿着那套已经很陈旧的棉袄和破了边的布鞋,但无论是鞋子还是衣服都十分干净整洁,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肥皂味。第一次与苏阳相见时,就发现他有一张眉清目秀的脸蛋儿,仔细观看,越发觉得可爱。

见苏阳徘徊在门口犹豫不前,外婆热情的招呼“快进来吧孩子,外面冷呢!

苏阳礼貌的问候了外婆,径直走了进来,好奇的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

人一旦步入晚年,特别害怕寂寞,外婆就是这样的人,只要是正常的邻里来串门,不论大人小孩,她都热情的招呼,特别亲切。苏阳的脚步刚跨进客厅的门槛,她便迫不及待的起身从冰箱里拿出各种各样的零食塞在他的怀里,并和苏阳热情的攀谈起来,而所问的无非一些琐屑而又毫无趣味的话题。

起初,苏阳还有些拘束,但在外婆热情的招呼下,脸上的胆怯和羞涩逐渐退去。他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外婆塞到他手里的食物,一边回答外婆的问题。

苏阳的年纪与我相仿,但说起话来嫣然一个大孩子的口气,思维敏捷,口齿伶俐,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深得外婆喜爱。外婆让苏阳紧挨着自己坐下,给他讲述起那些我早已烂熟于心的故事,但苏阳似乎是第一次听到,一脸的惊喜,依偎在外婆身旁,如饥似渴的聆听着,有时候听到紧要关头,甚至忘记了自己嘴里正在咀嚼的食物,两眼出神的望着外婆慈祥的面容,娓娓颤动的嘴唇,聚精会神的捕捉每一个细节,直到外婆提醒他时,他才会狠狠地吞一口然后又陷入了故事的情景之中,生怕遗漏了什么,不时还提出一些滑稽而奇怪的问题。

苏阳天生一张讨人喜欢的面孔,天资聪慧,又礼貌懂事。因此,来我家做客的第一天,他便成了外婆眼中的“宠儿。他的突然出现不仅给我的童年世界带来了额外的惊喜,也给外婆带去了太多的欢乐。离开时,外婆特地从冰箱里拿出大包小包的零食塞满了他的怀抱。

我并不是一个没有嫉妒心的女孩,通常情况下,要是不经过我的同意将我的零食礼物分享给其他小朋友,我会立刻翻脸。奇怪的是,当外婆毫不顾虑我的存在,将那些本属于我的食物慷慨的塞到苏阳的怀里时,我并没有丝毫嫉妒或是生气的样子,反而打心眼里为他能够获得外婆的青睐而兴奋。

从那以后,隔三差五,苏阳便来我家做客,每一次,他都能满载而归。爸妈对苏阳也十分喜欢,每次他走后,总是一个劲儿的夸赞他的聪明伶俐,礼貌懂事。

通过苏阳和外婆的谈话得知,苏阳的父母常年在县里的建筑工地上做苦力,他家在县城里没有房子,住的是他姑妈家的旧房子,他姑妈一家原本在县城里做生意,孩子考上南方的一所大学后便举家南迁,将房子交由苏阳的父母照看。五岁以前,苏阳是和乡下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因为到了上学的年纪,才被父母接到县城来。

和我家知识分子家庭形成鲜明的对比,苏阳的父母都是文盲,不懂手艺也没有做生意的本钱,只能靠出卖苦力赚钱。他的父亲老苏叔本就属于沉默寡言的人,在苏阳出生不久后外出打工时大脑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伤愈之后变得更加内向了,就知道默默地干活儿,很少主动与人交流。

他的母亲文姨倒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女人,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为人处世精明强干,只是有一点我不喜欢,她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斥责老苏叔。每当被文姨责骂时,老苏叔便抖动着嘴唇,像极了一个委屈的孩子,两眼望着文姨,目光里满含着委屈和胆怯。每当遭遇类似的情景,苏阳也表现的十分痛苦,满眼泪花,他心疼老苏叔,但他没有勇气也没有办法站出来维护老苏叔的尊严。

我们两家相距很近,只有一小段弯路。苏阳的父母为了多赚钱维持生计,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儿,因而并没有多少时间来照料他,苏阳便成了我家的常客,由于苏阳这位熟客的缘故,时间久了,双方的家长也就相互熟悉起来,两家的关系也因此拉近了许多,他的父母每次从乡下回来总要带一些土特产送到我家。

苏阳家虽然只有他一个孩子,但是日子过得十分节俭,文姨平日里很少给他买零食,因而每逢家里有什么可口的食物,总要留下一些给他,对此,苏阳也渐渐的习以为常。相比苏阳在我家的地位,我在他家则享受着更为优厚的待遇,文姨从来不把我当作一个年幼淘气的小孩子看待,而是像招待贵宾一样接待我。

每逢我到苏阳家做客,文姨都会从一个高不可攀的橱柜里拿出一些零食来招待我,说是零食,其实就是一些乡下带来的瓜果之类,果盘中有很多水果都是残缺不齐的,有的经过处理过后,甚至只剩一点发黄果心,但唯独我手中的永远是完整新鲜的水果,这样的待遇是其他前来做客的小朋友们可望而不可及的。由于这一层特殊的关系,从幼儿园起苏阳和我就是同桌,而他也一直是我的忠实守护者。

我性格又活泼好动,但天生一副柔弱文静的外表,使我成了班级里那些调皮的男孩子们的袭扰的目标,幼儿园开学的第一天,苏阳便因为我和班里的胖小孩乔大壮大打出手,起因就是乔大壮想要和我成为同桌没有达到目的便心生不满,于是在我的书包里放虫子、在我的短裙上粘墨水,拿我取乐,惹的其他小朋友们轰然大笑。每当这时苏阳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对着大壮一顿拳打脚踢。

乔大壮是班里的小霸王,人如其名,人劣块头大,比苏阳整整高出一个头,但苏阳的个性十分要强,一次次被乔大壮压倒又一次次的翻身反抗,他的拳头拼了命的向大壮的身上砸去。教室里其他小朋友则分站两旁专门留出空地让供他们俩人撕战,并在一旁大声的吆喝起哄。当班主任老师赶来制止时,俩人早已打的鼻青脸肿,衣服也被撕扯的千疮百孔。

苏阳从小就表现出少有的坚毅,即使再怎么疼痛,他也只是咬牙不哭不闹,而乔大壮则是像一头受了伤的小野牛,躺在地上翻来滚去并且“嗷嗷嗷的叫个不停。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生活似乎陷入了死循环,班级里自动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大壮为首的反动派,另一派则以苏阳为首的正义派,俩派人马动辄打骂,而每一次都是以大壮的倒地撒泼告终。苏阳虽然是战胜者,但结局没好到哪里去,回家总免不了文姨的一顿棍棒,倒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他将衣服撕开了好几个口子。苏阳虽然赢得了胜利,但屁股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样的场景从幼儿园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

度过了三年天真烂漫的孩童时代后,苏阳和我一起步入了小学。因为爸妈都是公职人员又是县城户口,我可以毫不费力的进入县里最好的公立小学——朝阳小学读书。苏阳则不行,父母既没正式工作又不是县城户口,即便是普通学校也是非常困难的,若是没有过硬的人脉关系,需要花费一大笔钱,私立中学的费用又十分昂贵,以苏阳家当时的情况很难承受这些额外的费用。

苏阳的父母吃了没有文化的亏,深知自己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要有好的文凭,因而夫妻二人将苏阳的教育看得特别重。开学在即,眼看就要错过报名的时间,苏阳的父母还是一筹莫展。

一天早晨,苏阳哭着鼻子来找我,说他爸妈准备将他送回乡下老家的小学就读,我听后哭嚷着要和苏阳一起去农村读书。爸妈都是那种不喜欢“托人情办事的人,但考虑到苏阳日后的成长成才,在征得老妈的默许后,老爸还是动用私人关系将苏阳安排进了朝阳小学。

不过,苏阳从来不会让众人失望,他天资聪慧加之学习又十分刻苦认真,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初中毕业,他一直都是师生眼里的宠儿,不仅各门功课成绩始终遥遥领先,而且他的绘画、作文也是成绩喜人,每年的市县两级的征文、绘画竞赛,他都能够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而我则不甘心的在后紧追不舍。

每天,苏阳早的到我家门口等我,然后两人并肩上学,放学后再一起携手回来。每天,他总要先到我家做完功课之后才拎着书包回家。很多时候,文姨若是来不及给他做饭,苏阳则干脆就在我家填饱肚子之后再回去。那时候,通往学校的弯曲小路就是我们儿时欢乐的天堂,路两旁的大树下、浓密树林里的空地上、不远处的小山坡,无不蕴藏着我们儿时最纯真最坚固的友谊,这样的场景整整持续了九年。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岁月随着我们的一天天长大而逐渐流逝,不知不觉中童年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卷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