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投笔觅封侯

>

投笔觅封侯

坦克独奏 著

投笔觅封侯 施耐德 穿越重生 黄仲军

施耐德黄仲军是穿越重生《投笔觅封侯》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那天上午施耐德,在楼下的枇杷树下弹着吉他,嘴里哼着陈奕迅唱的《孤勇者》。惬意地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一目之遥的弄口,靠近车站的那头,拐过来道身影。二十岁出头,披肩长发,窈窕身材的女孩。就看她,在弄口迟疑了半晌...

来源:fqxs   主角: 施耐德黄仲军   更新: 2023-01-09 23: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小说《投笔觅封侯》,主角分别是施耐德黄仲军,作者“坦克独奏”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第一次见她,那还是一年之前202*年春寒料峭的时节清明刚过,泛着丝丝寒意的空气中,尚遗有纸钱余烬的气息也正是民国美女林徽音口中,最美的江南四月那天上午施耐德,在楼下的枇杷树下弹着吉他,嘴里哼着陈奕迅唱的《孤勇者》惬意地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一目之遥的弄口,靠近车站的那头,拐过来道身影二十岁出头,披肩长发,窈窕身材的女孩就看她,在弄口迟疑了半晌而后,袅袅婷婷地,对直不打弯地朝弄堂...

第3章 花痴晚期

第一次见她,那还是一年之前。202*年春寒料峭的时节。清明刚过,泛着丝丝寒意的空气中,尚遗有纸钱余烬的气息。也正是民国美女林徽音口中,最美的江南四月。

那天上午施耐德,在楼下的枇杷树下弹着吉他,嘴里哼着陈奕迅唱的《孤勇者》。惬意地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

一目之遥的弄口,靠近车站的那头,拐过来道身影。二十岁出头,披肩长发,窈窕身材的女孩。

就看她,在弄口迟疑了半晌。而后,袅袅婷婷地,对直不打弯地朝弄堂深处走进来。

身后拖着一只带轱辘的箱子。遛狗一样,如影随形地跟在身后。呼噜呼噜响着。在长长而又寂寥的巷子里,碾压出一道长长的声带。鼓荡在耳廓间,给人一种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般得恍惚。

太阳光照在楼上的窗玻璃上,随着微风进出,翕张着,就像房子在张口呼吸。道旁居民开辟出来的蔬菜基地里,种着茄子、青椒,西红杮,黄瓜,毛豆,鸡毛菜。

春日的阳光将女孩子的身影,拉得修长修长。就像要和那悠长幽长的巷弄比个高矮争个长短。

而那只有半人高的行李箱,则像是羞于见人,不疾不徐地躲在她那被拉长了的影子里。

施耐德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那只箱子,感觉那箱子,就使是把他这1米83的身子塞在里头,都是有可能的。

一时间被自己这古怪的念头给惊着了,怎么会冒出来的。为何想到,要把自己塞进那只箱子里头呢?自己也想不明白,从何来由。

也许是近些日子《贞子》《午夜凶铃》之类的电影看多了。

瞄完那箱子,他的余光,不经意间就滑到了箱子主人身上。那转换,丝滑得就像行李箱才是关注在意的主角,其主人则不过是目光临别时的赠品。

只要是过来人,人人都懂得正好相反。他那样掩耳盗铃,只能证明他的心智还不成熟,还很幼稚。

一瞥之下,施耐德感觉自己眼睛珠子就像蜘蛛网,粘在人家身上,脱不下来了——惊为天人!

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清新脱俗的小姐姐。神仙般的容颜,超凡脱俗的气质。至少在他所生活的圈子里,这样的气质是独一无二的。

那眼睛,清澈得就像刚出生的婴儿,黑漆锃亮。纤尘不染。高挑剑眉,透着一股飒然之气。鼻悬如削。不大不小的樱唇,安静地埋伏在高高的鼻梁下面,显得是那么地和谐。线条流畅的面部轮廓,就如同一段曲线优美的海岸线,簇拥着星辰大海……。

瞬间就醉了!恍恍惚惚,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姓什名谁,身在何处。

所谓逼人的美丽,大体如此了。施耐德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令人措不及防。微醺的陶醉感蔓延至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乃至每根毫毛,都在情不自禁地为之战栗。

就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的罪人一样,瑟瑟发抖。再也不敢直视她的面容。

连抬一下眼皮,都谨小慎微着,就仿佛那会掀起声浪,惊扰到对方。甚至是吓到对方像受惊的小鹿,逃之夭夭。连再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他留下……。

伴随着一阵接一阵的肢体战栗,血压升高,心跳加速,脸上更是跟血泼似地红了起来。

是的,那种久违的甜蜜蜜的恋爱感觉,就这样在那一个春日,不期然附体了。这对于一个二十三岁的“老男人来说简直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千载难逢的喜事。

咕辘声越来越近,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迫。窒息感也就愈加地强烈。

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行将溺毙的落水者。濒死感越来越强烈。恍惚间,有那么一瞬,感觉自己已经昏倒在半途中。“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那种害怕的感觉太折磨人了,他甚至兴起了拔起腿来,逃之夭夭的冲动。

……。

对施耐德而言,二十二载幸无所爱,无畏山海的日子,由此嘎然而止。

只是那种害怕,并不是真地要拒人以千里之外,而是欲拒还迎。

他恋爱了——初恋。在恋爱上,他是一个十分讲究与挑剔的人。

宁缺勿滥,这是他奉为圭臬的恋爱宗旨。

在其他同学都成了老司机的时候,他才开始试着去考驾照。

咕辘声满载着动人心魄的力量,最终停泊在了离他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一幢11单元。

有那么一小段的时间,施耐德差不多已经忘记了,人类应该怎么样才能正常呼吸,才不至于憋死自己。就像光驱不期然在播放到最紧要的关头,出现了卡滞。

好在他的自我身体的纠错能力是非常强地,就在他脸胀通红。行将硌屁之际,一次心脏与心肺合作完成的绵长的吸气,将他从濒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沁人心脾的体香,化作千万条长长的触角,从里到外将他紧紧地包裹其中。乃至体温,他都能感觉到绵绵不绝地袭来,从打开他的嗅觉那一刻始,让他进入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酩酊世界。

正所谓的,酒不醉人,人自醉。

那一刻,他就已经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那个人了。

女生打进入小巷开始,头一直高昂着——口中念念有辞,小心在意地,清点着每个单元格上的数字,就像随时会错过,那些写在楼道口处的,一目了然的仿宋体数字。就错过了一生似地,郑重其事。

那些数字是不久前,是他用大红色的丙酮颜料,重新写上去的。原先的不够鲜艳。对于一个元宇宙的捏脸师来说,该突出的元素,却没有展现出它该有的,视觉冲击力,是绝对无法忍受的事。

直到他家门口,才低下头去,心有所属似地,专心致志地对付起其身后的那只藏獒一般体型硕大的行李箱来。

她不可能没有看到他。可是给他的感觉,自己在她眼中,和他边上相依为命的那棵,还没有挂果的枇杷树一样一样地,丝毫引不起来她的丁点“食欲。

在幸福的漩涡中还没有沉醉上一秒,旋又陷入那种失恋般的苦涩当中。在感情上面他希望喜欢是相互的。

那只箱子太大了。她的身家性命似乎,全都装在那只体型魁伟的大箱子里边了。

所以她想把那大家伙弄到楼上去,感觉就像一场力量悬殊的殊死搏斗。

…….。

让他无比失落的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朝他这厢瞥上一眼,更别说楚楚可怜祈助的眼神。

在她的词典里似乎从来就没有绝望,或者气馁那样一类字眼存在过。

身为女人的骄傲,让这样一个科技社会难得一见的能够彰显作为男人,那一丁点优越感的秀肌肉,干体力活的机会,都吝于给他。

失望之余,又不免对对方刮目相看。

自立者,人恒敬之。

至少,在他眼里,拥有一个不求人,事事独立的人格,是足以支撑起一个大写的人字的。

虽然男人们并没有狗那样电线杆子上撒尿,宣布势力范围的优秀传统,可自打楼上进驻以后,那种物理上的亲近,所造成的精神上的短视,自我暗示,自觉和不自觉中还是让施耐德觉着,无论是人意还是天意,楼上都是送货上门的禁脔。

不得不说那样的心理暗示,多么地一厢情愿。可是事实证明,男人就是那样地容易自作多情。

别说搭讪了,就是普普通通地瞄上他们一眼,他们也会笃定你一定是对他有意思,爱上他了。

如果是主动打招呼,对其笑上一笑,那更不谛于结婚证签字判决书上画押一般,非他不嫁的铁证。

你再若对旁的男人笑,便是没有女人样,水性扬花,对他们的不忠。尽管你们纤毫无涉,毫不相识,更不要说,相互间有什么一纸婚书,庭堂上够得起证据的法律文书,也不能够。

就是不能对旁人笑,否则就是精神上的出轨,就是给他们脑壳上植树造林搞绿化。

反正施耐德自那以后,心头便对那一层楼板之隔的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投笔觅封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