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索拉日记

>

索拉日记

一枝烂笔头 著

徐藉丽 索拉 索拉日记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索拉日记》,主角分别是索拉徐藉丽,作者“一枝烂笔头”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王昧被众人留下好好休息,于是坐在为她和徐姐搭设的中号帐篷前,看索拉忙碌。难得的雨过天晴,秋高飒爽。谷风呼啸而过,吹得幕帘霍霍,索拉便在附近搬来一块又一块大石头,压在帐篷边角。分配帐篷时,小子将大家的帐篷隔开了一段距离,说是因为背风的考量,将会议用的大帐篷放中间,呆丢和升士的位置放得最远,自己和索拉的...

来源:fqxs   主角: 索拉徐藉丽   更新: 2023-01-10 18: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索拉日记》,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索拉徐藉丽,文章原创作者为“一枝烂笔头”,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次日,龙山龙谷,黑裌在谷口安扎营地大概昨天总部“交代”过后,村长热情了许多,村子里的几名老汉开着一辆破三轮车,推着几架木牛马帮忙把保障物资送到龙谷一片开阔地告别乡亲们,已经是下午三点根据事先安排,由索甲协助徐藉丽初步对山谷内的地质、生态、水文以及气候进行勘定记录;由呆丢协助升士搭设通信环境,鉴定电磁频谱;由索拉负责……固定帐篷王昧被众人留下好好休息,于是坐在为她和徐姐搭设的中号帐篷前,看索...

第9章 小子如是说

次日,龙山龙谷,黑裌在谷口安扎营地。

大概昨天总部“交代过后,村长热情了许多,村子里的几名老汉开着一辆破三轮车,推着几架木牛马帮忙把保障物资送到龙谷一片开阔地。

告别乡亲们,已经是下午三点。

根据事先安排,由索甲协助徐藉丽初步对山谷内的地质、生态、水文以及气候进行勘定记录;由呆丢协助升士搭设通信环境,鉴定电磁频谱;由索拉负责……固定帐篷。王昧被众人留下好好休息,于是坐在为她和徐姐搭设的中号帐篷前,看索拉忙碌。

难得的雨过天晴,秋高飒爽。谷风呼啸而过,吹得幕帘霍霍,索拉便在附近搬来一块又一块大石头,压在帐篷边角。

分配帐篷时,小子将大家的帐篷隔开了一段距离,说是因为背风的考量,将会议用的大帐篷放中间,呆丢和升士的位置放得最远,自己和索拉的在另一头,再搭了个小帐篷用来放哨。

……“今晚我去放哨,你放心。当时小子向索拉竖起大拇指,悄悄眨了眨眼。

帐篷离得太远,固定起来也就更累。索拉搬着一块近两百斤的石头,微风吹拂着他雕刻般的肌肉线条,汗水闪耀着太阳的余辉。

骄阳斜下,两侧山坡上霞云飞逝。流光照亮了槭叶,于大地染上酒红,也照亮了女孩陶醉的脸。

好喜欢这段静谧的时光,也好喜欢……王昧偷偷脸红了,又止不住去打量那个让她感觉不一样的男子。

她当然知道徐姐喜欢索拉,黒裌作为明星探索队,队内的绯闻她也是有关注的。在索拉入队之前,徐藉丽和升士被认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在这个神秘的男子入队之后,情况又不同了。

黒裌的人事几经变迁,但是现在的五位成员是活跃荧屏时间最长的一代,被称为黄金一代。

徐藉丽肤白貌美,年纪轻轻便是双硕士学历,家族势力更是雄厚。据说她对索拉一见倾心,倒追了好几年,以她的条件,就算石头都能被感化吧。

而自己……王昧将还带点婴儿肥的脸颊埋在晶莹无瑕的两膝间。

两代人支离破碎,命运背负着沉重的枷锁。

而当她又想到那个愿景,重新抬起头来。

“是他吗,会是他吗……王昧的眼神迷离了。

入夜,升起了篝火。

黑裌队内交流着一天所获,拟定下一步计划。

“……初步确定,谷内环境极为复杂,亚热带雨林的原始地貌。通过可信度为九十五的采样,算出方圆十米的植物丰富度约为九、存量约为十三吨,甚至局部超过亚马逊热带雨林。即使用无人机辅助,徒步遍历龙谷所有植物种类也要三个月。徐藉丽先下结论,看向升士一组。

“跟任务资料显示的一样,这里的磁场很不稳定,有很强的电磁频谱干扰。要使用无人机,普通的不行,专业的无人机需要架设激光基座,至少要三天时间。升士说道。

“先用深度搜索,大概要多久?索拉看向呆丢。

“优化智能算法的话,架设好天线后,还要三天。

“嗯,也就是顺利的话,六天后,龙谷就能大致探测一遍,虽然找到梨花木本体的可能性不大……但先这样吧。其他的呢?

“从动物粪便和足迹来看,猛兽种类也比较多,而且不排除大型群居犬类,以及——你们看一下这个。徐藉丽递过平板,画面上是凌乱而清晰的人类脚印。

“这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脚印还很新鲜。我推断是一支平均体重在两百磅的雇佣兵队伍。徐藉丽略作解释,“脚印很沉,尺码也比较大,印纹是他们常用的登山靴类型。

“会不会是埋伏我们的黑影死士?索甲口直心快。

他马上意识到他说漏嘴了。

王昧“……

“体型对不上。索拉摇摇头。

“你们再看这张。徐藉丽往下滑屏幕,照片是一副带有血丝的残骸,“你们看上面的啮齿咬痕。

“喂,你确定这不是犬牙咬的吗?呆丢表示不淡定了。

徐藉丽瞥小胖子一眼,懒得费口舌。

“没有皮毛吗?索拉看向她,“啮齿类群攻大型哺乳类,怎么也该留下一嘴毛吧。后者浅笑一下,让索甲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喏——这个是受害者的体毛,结合残骸,判断是一只成年棕熊,——成年棕熊的体型能达到六百磅。而这个,你们猜一下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兔子的?又像是老鼠……升士思索着。

索拉沉吟道“要么,兔子变异了,长了个巨大的脑袋;要么,老鼠变异了,长得跟野猪一样大。

众人看向王昧,作为此处唯一的原住民,她应该最为了解。

“莫得咧,莫得咧。小昧被看得有些紧张,家乡口音都出来了。

“小时候外婆还带我进来玩过。没有看到那么大的老鼠,也没有变异的兔子,野猪倒是见过几头。说着,嘴角不争气的流下泪水。

“……众人。

“徐姐,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索拉揭过这一茬。

“暂时没有了。

“升士你这边呢?

“我们现在的远程通信手段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干扰,局部加密通信倒是布置好三个点位,接下来的就跟激光基座一起布置。

“其他人?

最后,索拉宣布会议结束,“大家都辛苦了,早些去休息吧,今晚我跟甲子守夜。

“小子确实是好兄弟,所谓兄弟如手足,就是把你的幸福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就是不知道徐姐最后有没有看到我给她的眼神……索拉一个人颇为激动的待在宽敞的帐篷里,畅想着促膝长谈的夜晚,左右难眠。

而另一边。

“姐姐,我出去上个厕所。王昧突然说道。

“啊?好的。心虚的徐藉丽本来在等小昧睡着,闻言故作镇定的捋了捋头发。

山风微凉,小子在高处望风。今夜山美云美、月色彷徨,但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虽然他经常戴着耳机学认古文汉字,可大多数时候他连寂寞都表达不出来。用才立的话说,他就是缺少某些灵性,所以才会在文字上不开窍。他很羡慕索拉在日记里咬文嚼字,有时也会羡慕呆丢卖弄塑料文学……偏偏这些连小学生都能模仿的事情,对他来说却是求而不得。因为小时候的一些经历,他缺失了很多情感,更多的时候他是把自己伪装得像个人,除了救他逃离无尽黑暗的索父,他只在乎索拉一人。其他任何人、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内心深处他只是一个可以与任何走兽争夺食物的“狼少年,所以万般人与事对他来说皆可杀。

可这与走兽又有什么区别?也辜负了让他重新为人的索家父子。于是在他眼里无所不能的索父告诉他,“如果有一天,你能作出一首动人的诗来,那就是我最高兴的事。

“什么样才是动人的诗呢?年幼的少年问道。

“小索拉,把你前两天作的诗再给爸爸念一遍。

“好嘞——

孤身一人却从来不知道孤独的少年独自坐在山岗上,毫无感情的念到。

“半边青山半边云,半边云海伴月明。

“东边月明西边景,月隐楼盘孤岛星。

他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下方营地。

王昧从帐篷里出来,却鬼鬼祟祟地摸进了索拉的帐篷。

因为缺乏某些情感,他反而更能看清某些人的感情,至少徐姐对索拉的感情他是看出来了。

但王昧的心理对他来说,就像看一团迷雾。

“总之她没有恶意。小子如是说。

《索拉日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