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红尘陷阱

>

红尘陷阱

闲云野鹤惯了 著

万家愁 奇幻玄幻 沈君玉 红尘陷阱

热门小说《红尘陷阱》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沈君玉万家愁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闲云野鹤惯了”,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四下除了寒冷夜风的呼啸声之外,火堆木头热烧时,偶然发出劈啦的声音。他们靠近火堆,所以很暖和。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吴芷玲但觉掌心所碰触的皮肉,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不久,由冰冷变为炙热,甚是古怪...

来源:fqxs   主角: 沈君玉万家愁   更新: 2023-01-10 18: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红尘陷阱》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闲云野鹤惯了”,主要人物有沈君玉万家愁,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他闭目调息,坐了片刻吴芷玲也坐在他身后,缓缓伸手,掌心抵住他颈后的“大椎穴”她依言提聚功力,掌心自自然然暖热两人宛如石像一般,各自闭目打坐,动都不动四下除了寒冷夜风的呼啸声之外,火堆木头热烧时,偶然发出劈啦的声音他们靠近火堆,所以很暖和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吴芷玲但觉掌心所碰触的皮肉,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不久,由冰冷变为炙热,甚是古怪吴芷玲牢牢记住万家愁的话,故此一直紧紧收摄心神,不管他...

第9章 打探

他闭目调息,坐了片刻。

吴芷玲也坐在他身后,缓缓伸手,掌心抵住他颈后的“大椎穴。她依言提聚功力,掌心自自然然暖热。

两人宛如石像一般,各自闭目打坐,动都不动。

四下除了寒冷夜风的呼啸声之外,火堆木头热烧时,偶然发出劈啦的声音。

他们靠近火堆,所以很暖和。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吴芷玲但觉掌心所碰触的皮肉,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

不久,由冰冷变为炙热,甚是古怪。

吴芷玲牢牢记住万家愁的话,故此一直紧紧收摄心神,不管他忽冷忽热的现象。

随着时间过去,万家愁身上冷热交替的间隔时间越来越久,虽是冷热悬殊,现象奇异但却令人有一种稳定畅顺。渐入佳境之感。

又过了很久,吴芷玲忽然发觉颈上被一件尖锐冰冷之物顶住,不用分心去想,已知那是一柄刀或剥。

只不知是谁拿了抵住自己颈上要害?她已下了决心,所以对自己的生死全不在乎,但却很想睡,眼瞧瞧万家愁的情形,他是死了?还是活着?连这些念头都有碍她的专心一志,因此吴芷玲迅即抛开,眼也不睁,依然摄神定虑,继续提聚功力保持掌心的暖热。

她秀美的脸庞浮动着宁括安详之气,使人但觉她一股纯洁的光辉所笼罩。

纵使最邪恶的魔头,当此之时定然也不能向她下毒手。

忽听万家愁的声音道“吴芷玲,你且睁开眼睛。

吴芷玲瞑目如故,随口应道“不,我现下不能分心。

万家愁道“不要紧,我已经好啦!

吴芷玲觉得他语声果然隐隐含气敛劲,返非刚才软弱的味道,便睁眼道“你真的好了?

她接着吃了一惊,道“你干什么?

原来顶住她颈子的锋锐兵器,乃是一柄长剑。

这柄刻却是握在万家愁手中。

“啊!快点拿开,看来可怕得很。

万家愁手中长剑纹风不动,锋利无匹的剑尖依然轻轻顶住她右颈侧的穴道上。

他只须稍稍吐剑,吴芷玲登时尸横就地,神仙也救她不得。

“你本来一点都不怕。

万家愁淡淡问道“何以忽然又骇得脸都白了。

吴芷玲道“别人拿剑这般对我,我还可以不怕,但你跟别人不同呀!

万家愁眉头一皱,道“有什么不同?

他好像很不喜欢这种特殊待遇。

吴芷玲坦然道“我们是朋友呀,这就是最大的不同。我知道你跟我开玩笑,可是我仍然感到很害怕。

万家愁想一下,双眉慢慢放松,同时缓缓垂下长剑。

他有点郁郁地道“男女之间,真的有友情存在么?

吴芷玲怔了一下,道“为什么没有友情呢?唉,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万家愁掉转身子,与她对面而坐,手中长剑在地上划来划去,道“你从前也认识过男人,他们怎么样?可有友情么?

吴芷玲沉吟一下,道“对,真的没有友情可言。有些男人是世叔伯长辈,不算在内。

至于那平辈的,有些起初还好,但到后来总是……

她厌恶地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万家愁反而显得开心些,道“但我是男人,所以我反过来说,女人也是这种样子。

吴芷玲微微一笑,道“我们试试看,看谁行谁不行,好不好?万家愁欣然道“妙极了,咱们一言为定。

他长长透一口气,又道“我见了女人就讨厌,现在只有你不同,因为我不把你当作女人看待。

吴芷玲道“你从前曾经被女人欺负,是不是?

万家愁道“她是世间最无耻的贱妇,哼,其实何止她无耻下贱?依我看来,世间之人尽皆如此,再也找不出一个好人。

吴芷玲愣愣地凝瞧着他,心想如果世间当真没有一个好人,那么你呢?我呢?算是好人抑是坏人?她虽不以为然,但秉性温柔,也不驳他。

转眼看见他手中之剑,突然想起一事,问道“这口长剑是薛鸿飞的,我记得远远抛在七八尺外的地上,你身子未移动过,怎生取到手中的?

万家愁随手把剑丢到七八尺外的地上,接着一伸手,便拾了回来。

这回吴芷玲瞧得真切,但见他的手一直伸出去,几乎有六七尺长。

此时离剑柄尚有寻尺,五指虚虚一抓,那口剑便飞入掌心。

道“薛鸿飞剑法算是很不错了,不过以你爹的内功修为,薛鸿飞恐怕赢不了你爹。

吴芷玲面色惨黯下来,叹一口气,道“薛鸿飞只是凶手之一,据我知,施敬德派了不少高手,其中最厉害的是个蒙面长衫客,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是他赤手空拳就击败了我爹,然后才是别人毒手杀死我爹。

万家愁精神一振,道“你爹内功深厚,家传剑法诡毒赤辣,很不好斗。如果有人能赤手空拳打败他,这个人不难想出来。

吴芷玲道“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人是谁!

万家愁道“我可以帮你找出来。

他冷笑一声又道“总不出那七人之一。

吴芷玲忙道“你说的是哪七个人?

万家愁道“武当的林虚舟,少林寺圆音,华山李玉真,峨嵋钟无垢,昆仑陆天行,冀北包啸风,江南张安世。就是这七个之一。

吴芒玲眼睛睁得不能再大厂,愣了片刻,才道“这七位都是天下武林人人尊仰的无敌前辈高手;他们……他们怎可能替施敬德当凶手?不,我不相信。

万家愁道“找见过你的家传武功手法路数,假如你爹的内功修为真的如你所说,那就非这七个人之一,才可以赤手空拳打败他。

吴芷玲摇头道“不,施敬德做官多年,声名并不算好;那七位武林高人怎会是他的爪牙?这一点绝对讲不通,那七大高手贪图什么呢?

万家愁寻思一下,皱眉道“对呀,他们贪图什么?他们七人我全会过,看来个个果然都有世外高人的气质风度……

吴芷玲讶道“你会过他们?

她记起初见这万家愁之时,听他说过那两个伤他之人,都是天下无双的高手,难道就是这七位当中的两位?万家愁好像猜出她的联想,点头道“我一个人力敌这天下七大高手,终于被其中的林虚舟和李玉真所伤!

他知道吴芷玲一定不肯相信,便又道“你瞧薛鸿飞的武功剑术,也算得是高手了。可是我以负伤之身,空手一招就把他打伤。那七大高手谁能办得到?她咋舌道“你不但手伸得比别人长,而且还有这等古怪功夫,可以隔空取物,真是叫人难以置信。只不知那种古怪功夫叫什么名堂吧?

万家愁道“这就是中止武林所称的隔空取物的功夫了。

吴芷玲道“可是我曾听说过,天下武林中练到这等功力的人,只有寥寥三五个而已。

那是精纯无比的内功,全无花巧可言。只不知你是怎样练成功的?

万家愁道“我也是修内功,功力到了火候,便自然施展出来。他发现吴芷玲虽然不反驳他,但仍然全无相信之意,当下问道“咱们既是真心朋友,那就无话不谈。你好像不信我的话,为什么?

吴芷玲柔声道“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啊!

万家愁道“我答应你,一定不生气。

吴芷玲道“如果我告诉你,先父在世之日,也曾经使过这一手功夫给我看,但他只能推动离他指尖一寸的事物,连抓到掌心都办不到,只能往前推动那件物事,你想想看,这门功夫多难啊!

万家愁耸耸肩膀道“推比抓容易,虽然你爹只能推动一寸左右之物,但功力已经很精纯深厚了。依我看来,薛鸿飞恐怕还办不到呢!

吴芷玲点点头,她终是温柔性子之人,心中虽是言犹未尽,却忍住了不说下去。

万家愁停口想了一下,又道“你是认为我功力比你爹高得太多,所以觉得难以相信么?

她先点点头,见他面上并无不悦之容,才道“对,我正是这意思。你就算比我爹高明,但他到底勤修苦练了四十年之久,而你一共只有二十多岁,这怎么可能呢?

万家愁道“你这话也说得对,不过我一身功力,并不是我自己练来,那是我师父硬把他自己功力输入我体内,所以我其实等于修习了一个甲子。

吴芷玲讶道“功力也可以给别人么?

“当然可以。万家愁道“但如果不是我师父婆罗战主这么高明的人,便办不到了。

他忽然改变了话题“那七大高手谁能办得到?

吴芷玲想想也是实情,那薛鸿飞剑术非同小可,天下间找出一个能在一招之内击败他之人,实是难之又难。

她又记起最初薛鸿飞出手之时,万家愁根本连手也未动,就能使他使出整套剑法拼命抵御,这却是千真万确之事啊。

她颔首道“万大哥,我习武时日很短,见识有限,万万不可怪我小看了你。

万家愁道“我不怪你,这件事说出来除你之外,天下无人能信。

吴芷玲道“唉,七大高手是何等身份,居然也会做出以众欺寡之事。这样说来,他们其中有一个甘愿当施敬德的爪牙,也不是稀奇之事了。

万家愁道“这可不见得,因为这七大高手所以肯联手围攻于我,一来是我师父婆罗战主之故,二来他们也是听命于另一个人,这个人才是真正败我的人。

吴芷玲惊讶得几乎跳起来,急忙问道“这个人是谁?

万家愁道“这人武功虽然远不及于我,可是他仍然能击败了我,因为他用智慧而不是武力。

吴芷玲忽然叹一口气,道“那一定是天下无人不尊崇万分的智慧仙人阮云台了。

这回轮到万家愁惊讶起来,道“你如何猜得中?你认识他?吴芷玲道“我常常听爹提起他!

万家愁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吴芷玲愁眉不展,道“如果是他,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万家愁大惑不解,道“那已是过去之事,与咱们目下全不相干,有何不妙之有?

吴芷玲随手丢了一根木头到火堆里,凝视着跳跃的火舌,道“你的伤势,我本想前往阮府,求他指点一条明路。阮先生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

万家愁微微一笑,道“那也说不定,我内伤不是普通的病痛,他的智慧有时也派不上场。

吴芷玲道“不,他若肯帮忙,必定想得出法子。据说天下没有一件事可以难倒他的。

万家愁沉默半响,才道“待我慢慢想一想,说不定我的伤势可以难得倒他,以后再说吧!

吴芷玲不明白他为何要想一想?但她秉性温柔,便暂不追问。

她心中很乱,连林子里夜枭的凄厉鸣声,以及不远处有一具尸体都没想到。

“唉,我们藏身之处,已经泄露,今后是再也不能在那儿住下去的了。

她低声地说,声音中透露出芳心里的烦恼。

但还不止这一点,只听她又幽幽道“你的伤势,无论如何得想个法子才行。这样拖下去使我担心死了……

她幽细愁怨的语声,飘动在这深山寂夜里,衬以熊熊的火堆,形成一种奇异的使人难忘的气氛。

万家愁那方型古铜色的脸庞上,忽然闪过强烈的痛苦表情。

这种气氛以及这个秀丽纯洁的女孩子,使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另一个女性。

他在痛苦中涌起几乎抑制不住的憎恨,最后一拳打在地上,“砰一声,把坚硬的地面打了一个深深的凹洞。

吴芷玲迟疑了一下,才轻轻问道“过去的事,你不能忘记么?万家愁摇摇头,吴芷玲又问道“你可是想起那个叫阿嘉的女人?

万家愁吃一惊,道“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

声音甚是严厉可怕。

她缩一下身子,怯怯道“你有一次昏迷呓语,提到这个名字,还说要杀死她。

万家愁道“我还说了什么?

她摇摇头,万家愁忽然叹一口气,道“其实让你知道也没关系,你现下孤身一人,除了我之外,也没别人可以说话。

吴芷玲登时放心,道“你真的想要杀死她么?

“何止想,他耸耸肩,道“我已经杀死了她,还有一个跟她在一起的男人。

吴芷玲打个寒噤,道“你已杀死了她?可是你心里还那么恨她?为什么?

万家愁道“她把我骗了两年之久,我还以为她当真只爱我一个人,哦,她还骗得我一直帮那银老狼的忙,谁知她说的话,竟没有一句是真。

吴芷玲道“你刚才提到杀死另一个男人,是银老狼么?万家愁摇摇头,道“是一个小白脸,后来我才查出,那是银老狼替她找的。

她本身老早就是银老狼的女人,这个该死的贱货……

吴芷玲在他声音中,体会得出他有一深如大海的仇恨,心念一转,问道“你很妒嫉跟她来往过的男人,是也不是?

万家愁哦了一声,道“当然啦,难道我应该高兴么、’吴芷玲道“那么你为何没有找银老狼的晦气?

万家愁道“找不到,这个大坏蛋太厉害了,我去找他之时,忽然发现他像一阵轻烟般消失了,一点点影子线索都没有。

吴芷玲道“原来如此,天下这么大,人这么多,实在不好找。银老狼只要躲起来,改了姓名,谁也找不到他。

万家愁道“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厉害,不但是他消失了,连他的心腹手下,也一齐不见了,一个人都找不到。

吴芷玲道“他是干什么的?姓名听起来很古怪,很少有姓银的人,对不对?

万家愁道“他是广西人,不知你听过了一个叫做章武帮的帮会没有?他就是章武帮帮主。

吴芷玲忙道“听过呀,他们说章武帮是全国最大的帮会,怪不得那银老狼的名字听起来怪耳熟的。

万家愁道“银老狼老好巨猾无比,连他心腹手下一共二三十人,一个都找不到。剩下的全是小噗罗,问不出一点头绪,通通杀死了也没有用。

吴芷玲惊道“什么?你把他们通通杀死了?那不是杀死了很多人吗?

万家愁凝视她片刻,才道“没有通通杀死,但有一些吃了很多苦头。

他停歇一下,又道“你心肠太软,将来会吃亏的。

吴芷玲道“你曾经帮过银老狼什么忙?他是章武帮主,还有什么不能解决?

万家愁道“我做了两年的章武帮大护法,替他不知打败了多少名家高手,挡了无数凶险大祸。哦,他若是没有我,章武帮岂能成为天下第一大帮厂吴芷玲对他的过去现在已有了一点轮廓,她也知道其中必定还有一些严细曲折的情节,当下道“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肯不肯告诉我?

万家愁道“我反正已向你透露了秘密,你爱问就问。

吴芷玲道“我不明白的是那银老狼既是靠你护法,为何又要找一个小白脸给阿嘉,他何必拆穿自己的把戏呢?

万家愁道“你问得好,起初我也不懂。根本我就没有疑心到银老狼头上去。但当他们忽然失踪,我才发觉有异,终于被我找出头绪,再一路追查下去;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深深吐一口气,使声音恢复如常,才又道“原来银老狼发现我把阿嘉囚禁起来,并不是当场杀死她,所以他害怕起来,突然失踪。他老早就考虑到有奸谋败露的一天,所以预先都布置好,不留丝毫痕迹线索……

吴芷玲眼前忽然浮起一个女人被困禁在幽幽地牢中,披头散发,身上还有很多伤痕的景象。

这个女人就是阿嘉。

那万家愁既是在妒恨交集之下,当然是拼命地折磨她。

她暗暗打个寒噤,无端想像到自己被关起来,受尽折磨的惨状。当下怯怯问道

“你……你为何当时不立即下手杀死她?

万家愁眼中露出痛苦之色,道“我本来很得胸口都要进裂了,可是我终于抑制住立即杀死她的冲动。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修习天竺军茶利神功,这门神功以坚忍为主,别人忍受不了的情况,我还是忍熬得住。还有一点……

他沉吟一下,才接下去道“或者我希望她能说出一个理由,使我能稍稍原谅她的错误……

他的希冀最后自然落空了,想来阿嘉定然找不出任何替自己辩护的理由。

万家愁脸上流露的痛苦和迷悔神色,刻划出当日情爱之深,以及后来受伤之重。

吴芷玲轻轻叹口气,道“现在我担心的只是你身上的伤势,只不知你有没有起过不想再活下去的念头?

万家愁摇头道“我定须把银老狼碎尸万段,才考虑其他问题。吴芷玲问道“早先你要我专心一志运功使掌心保持暖热,覆按在你的大推穴上你很快就恢复气力。只不知我们每天这样的话能不能治愈你的内伤?

万家愁不假思索,摇头道“不行,这个法门乃是借你纯阴之气,助我遏阻伤势不使恶化,痊愈完全谈不上。

他答得这么快,可见得他早已试过,晓得此法行不通。

吴芷玲愁眉不展,望着火堆出神。

万家愁也陷入沉思之中,过了一会儿,突然道“咱们找他去!他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吴芷玲讶道“找谁去呀?

她心中已隐隐猜到一个人。

万家愁道“就是那智慧仙人阮云台。

吴芷玲秀眉微颦,道“他肯帮你这个忙么?

万家愁冷笑一声,道“他平生未有一件事难得倒他,我这回非难倒他不可。

话虽是这么说,但人家的反应如何?会不会趁机下手,取你性命?退一万步说,纵使那阮云台谨守武林规矩,不做这等的勾当,但他至少可以袖手不理,让你永远负伤在身,等于使你永远不能兴风作浪。

吴芷玲想了又想,轻叹一声,道“我瞧此计不通。

万家愁道‘你放心,我自有办法使他答应。

吴芷玲听了,心中半信半疑。

但这事既是有了指望,心情好转了不少。

当下展眉一笑,道“但愿如此,我们见时去找他?

万家愁道“不忙,反正有你在,我的伤势绝不会恶化。咱们还有别的事要先办。

吴芷玲也不问他还有什么事,左右顾盼了一下,起身走到林内,找到薛鸿飞等人的三匹坐骑。

她不久就回到火堆边,手中拿了一些干粮。

很快就烧了一点开水,两人尽量吃了个饱。

她向万家愁笑一下,道“那三个坏蛋的鞍袋里,东西不少,凡是出门应用之物,都带得齐齐备备。

万家愁道“那就不必客气,咱们收拾一下,合用的就留下来用,马匹也要两匹才够用。

吴芷玲嗫喏一下,道“他们都有银子留下呢!

万家愁毫不考虑道“当然一齐收下,这有什么好客气的。

吴芷玲道“这么一来,我们岂不是变成杀人越货的大盗了么?那是不义之财呀!

万家愁道“那是你的看法,我认为应该得很。

吴芷玲道“不义之财不可得,这是人人都认为很应该的,并不是我个人看法。

万家愁仰天一笑,道“你想想看,这三个家伙都是坏蛋,他们的钱财我们为什么不能花用?再说,把银两留在荒山野岭中,有何用处?

吴芷玲缓缓道“可是……可是我们为求心之所安,别的就管不了那许多啦!

万家愁跟她争论出兴趣,立刻道“我若是把银子丢下不管,我心中一点也不安。依我看来,你反对咱们取用他们遗留下来的银子,于情于理,全然欠通之至。

吴芷玲感到他已近乎强词夺理,便不做声,只温柔地笑一笑。

她虽想结束这场争论,无奈万家愁仍不收手,又道“在找们那边,只要有本领把敌人杀死,他留下的一切东西,身边妻子儿女都成你的。如果敌人把你杀死,你的便变成他的了。

她不禁讶然问道“你那边是这样想的?那是什么地方的想法呀?

万家愁道“我自小在滇桂苗疆长大,所以我的想法跟你们不一样。

吴芷玲更为惊异,道“你一身本领都是在苗疆练成的?刚才你不是说过天竺的婆罗战主?他到底是哪儿人氏?

万家愁道“我师父是天竺婆罗门高僧,他告诉我说,天竺土地辽阔无比,人口亿万。

现下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天竺国。数百年前还以佛教为主,但现下佛教已经衰微,婆罗门教复盛,五天竺国人全都信奉。

他停歇一下,又遭“师父婆罗战主周游五天竺,找不到敌手。便来到中土,也是找不到敌手,过了年余光景,阮云台邀了圆音大师等七大高手,合力对付我师父,我师父最后败了一招。他是一代大师的身份,输了一招,便飘然离开。后来我师父到了西南苗切,发现了我,把一身武功都传授给我。

吴芷玲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万家愁苦笑一下,道“我没有家.我的父母是怎样子的入我也不知道。

吴芷玲茨道“你从小就离开父母?那么是谁把你抚养大的?你不会追问抚育体的人么?

万家愁道“犯我养大的人不会说话。

吴芷玲道“原来如此,在西南苗切那边,恐怕识字的人也很少。

万家愁摇摇头,道“你听了别骇一跳,把我养大的,不是人类。

吴芷玲眼睛睁大得不能再大了问道“那是什么?

万家愁道“我被我养父发现之时,已有六七岁大,跟一大群猿猴在一起。

吴芷玲啊厂一声,道“那你是猿猴养大的了?只不知你的猿猴妈妈怎生养大你的?

万家愁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因为猿猴跟咱们人类不同,小猿长大了,久而久之就认不得妈妈,我那时虽然只有六七岁,但长得很高大。听师父说我纵跃如飞,在树上跟猿猴一样……

他突然仰天长啸一声,激越中隐隐含有凄厉意味。

《红尘陷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