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大明局外人

>

大明局外人

马放南山 著

大明局外人 林铮 石中昱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小说《大明局外人》,由网络作家“马放南山”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林铮石中昱,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背重物,自然是跳得不远。”江流解释的一针见血。一旁的欧阳不易也是频频点头,意思的认同了江流的说法。“其实这也不是重点,从人体结构学上来讲,一个人跃起落下,一定是足尖先行着地,然后才是足跟,也就是说足尖是受力点,那么脚印一定是前深后浅,而霍府院墙外留下的那双足印确平整的很,想必是有人故意印上去的,...

来源:fqxs   主角: 林铮石中昱   更新: 2023-01-10 18: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小说《大明局外人》,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穿越重生,代表人物分别是林铮石中昱,作者“马放南山”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林铮偷偷的向四周侦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异样,心中也有了底气“哈哈哈,大丈夫敢作敢当,偷了就是偷了,没偷就是没偷,何必在这里装腔作势,故弄玄虚”林铮说着,脚下也在暗暗用力,如果有什么不对,他也能够迅速的做出反应“脏老头”哈哈一笑,从怀中拿出欧阳不易的工具包,说道:“小子,你要找到是不是这个!我还以为什么好玩意,没有想到确是这个破玩意,真的是晦气!”林铮看到“脏老头”手中拿着的正是欧阳...

第8章 初识岱玉

“林兄弟,你胡说些什么?这点酒难道便醉了不成?正在兴头上的江流显得有一些不悦。

“是啊!小林子,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讲,那双足印我与江捕头也是看过的,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真的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一向严谨的欧阳不易也帮着江流讲起话来。

“呵呵,你们那是当局者迷,如果真如江捕头所言,盗冰之人略懂轻功,院墙与石板路之间也就两步的距离,为何他不直接跳到石板路之上,反要留下线索给我们?这个有些说不通啊!林铮说得很轻松。

“身背重物,自然是跳得不远。江流解释的一针见血。

一旁的欧阳不易也是频频点头,意思的认同了江流的说法。

“其实这也不是重点,从人体结构学上来讲,一个人跃起落下,一定是足尖先行着地,然后才是足跟,也就是说足尖是受力点,那么脚印一定是前深后浅,而霍府院墙外留下的那双足印确平整的很,想必是有人故意印上去的,想必是为了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林铮说完微笑着看着二人。

“小林子,你刚刚说的什么学?欧阳不易歪头好奇的看着林铮。

林铮老脸一红,说道“没有什么学,我随口说的,我说你的注意力能不能放在重点上啊!

“还有这样的说法?我以前未曾听说。江流转头望向欧阳不易。

欧阳不易视而不见,眼神瞟向头顶,意思是你问我,我去问谁。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江捕头你要是不相信,大可去试一下,想必很快就有结果了。林铮说完端起酒杯,若有所思。

“好,我去去就来,我还真不相信了。这个江流也是性情中人,说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找地方去实践去了。

“我说小林子,你真的就这样有把握,小心一会江捕头回来踢你的屁股。欧阳不易很好奇,眼前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许人也,知晓的比自己这个有三四十年经验的仵作还要多。

“到时候他一定会感谢我的,呵呵,我这可是六百多年以后的刑侦技术。林铮心里想着,嘴上说道“其实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件事太巧了,我们刚刚要看冰窖,就进了贼人,呵呵,我还真不知道哪个蟊贼敢光天化日的去家丁护院众多的霍府行窃,如果有,那这个蟊贼真的是愚蠢至极了。

林铮本来是想到了有一年春节晚会上一个小品其中的一句台词“耗子给猫当三陪,赚钱不要命,但是害怕给欧阳不易解释什么是“三陪,所以干脆改成了愚蠢至极。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就在林铮说完话以后,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霍府有什么了不起,就算是戒备森严的皇宫大内,只要一个人想去,谁又能奈何了他。

林铮顺着声音望去,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坐着一个老者,大概五六十岁,蓬头垢面,脸上长满了暗疮,有的还冒出来乳白色的脓汁,让人生呕。身上的衣服也是破衣烂衫,而且多年未洗,散发出来的酸臭,感觉都可以看见似的。

老头的吃相也非常的难看,不论冷热,都是用脏兮兮的手去抓,然后送入口中。酒楼跑堂的伙计端着一壶酒在一旁服侍,虽然脸上写满了不情愿,但也不敢怠慢。因为这个桌子上放了一把剑,剑鞘上镶满了宝石,光看剑鞘就知道这把剑绝对价格不菲。

“不知道你口中的这个人,是不是江湖上盛名已久,人称‘九指神偷’的‘侠盗’岱致远岱老前辈,我想全天下,有如此胆识的人也就只有他了。没等林铮开口,一旁的欧阳不易开口说话了。

欧阳不易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也对江湖上的事情略知一二,他口中的“九指神偷岱致远也算是一个奇人,传闻在元朝末年,此人与人打赌,潜入元朝皇宫,偷偷刮掉了元朝皇帝妥懽帖睦尔的胡子。

他知道江湖中人,很是难缠,生怕林铮吃亏,所以赶紧接话,同时他怕眼前的这位跟“九指神偷 有什么渊源,特意加上了“侠盗一词,以示讨好。

“哈哈哈,你个老小子还知道‘九指神丐’这个老东西,不错不错,来来来,我敬上你一杯。说完从身旁的伙计手中,抢过酒壶,直径向林铮他们二人走来。

这个“脏老头也不管二人介不介意,直接坐到了原来江流的位置,给林铮、欧阳不易两人分别斟满了酒杯。

“来,江湖中人,不拘小节,我先敬二位。说完一饮而尽,接着就用手抓起桌子上剩下的半只鸡大快朵颐起来。

“脏老头这样的举动,弄得林铮、欧阳不易二人面面相窥,手中的酒喝也不合适,不喝也不合适。

这个老头很快就将手中的半只鸡吃了个干净,用油花花的手,拍了拍林铮,接着又拍了拍欧阳不易,说道“你们俩个人刚刚所谈论的什么胆大蟊贼、愚蠢至极因为这半只鸡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我还有事,咱们青山不改,后会有期。

说完回到自己的桌前,拿起宝剑,扬长而去。

“脏老头的这一番折腾,弄得林铮、欧阳不易两个人再也没有了喝酒的雅兴,索然无味的坐在那里,突然间欧阳不易开口叫到“不好,我的工具包不见了。

林铮转瞬之间就明白,一定是刚刚那个“脏老头做的手脚。跟着说道“先生不要着急,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抓他,抓这样的蟊贼是我的强项。

林铮说完,也不等欧阳不易说话,也跑了出去。

弄得酒楼的老板看到这番景象,紧着叮嘱跑堂的伙计,一定要看住了欧阳不易,眼看着这桌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开溜,别被吃了“霸王餐。

林铮冲出酒楼,四下张望,看到那个“脏老头在不远处,佝偻着身子,慢悠悠地走着。于是加快步伐,向“脏老头追了上去。

别看这个“脏老头子佝偻着身子,但是脚力卓识不弱。林铮不管如何加速,始终都与其保持两个身位。林铮没有证据就是这个“脏老头拿了欧阳不易的工具包,不敢轻易地伸手抓人,更不能大声喊叫,相求帮助,只能默默地尾随在其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会功夫就走出了城,来到一片树林之内。“脏老头突然驻足停下身来。转身对着林铮问道“这位少侠,自城内一直尾随老朽到此处不知道所谓何事?

林铮被这样一问,不知道如何作答。俗话说“捉奸捉双,抓贼拿赃自己又不确定究竟是不是眼前这个“脏老头偷了欧阳不易的工具包,自己只是怀疑罢了。

“我,我有一事相问。林铮拱手作揖。

“所问何事?老朽还有要事在身。脏老头故意拿出老气横秋的样子,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我朋友的工具包不见了,里边……,不知道老……老伯是不是见到过。林铮本来开口要叫老头,但又觉得不妥,急忙改口。

“我要说没有见到呢!脏老头探出脑袋,笑嘻嘻地说道。

“怎么会呢?我那位朋友明明在进酒楼之前还在怀中,你与我们俩又坐在一起,不是你还会有谁。林铮像是对着脏老头说,又好似在那里喃喃自语。

“真的是蠢材,愚蠢至极。脏老头见林铮如此回答,用力摇了摇头说道。

“难道不是你?林铮有些疑惑。

“既然你认定是我,为什么不在大街上把我叫住一问究竟,反而随我来到此处,如我真的是我,你不怕我的同伙藏于四周,害了你的性命。脏老头说完,用眼睛打量了下四周。

“这个……林铮突然心中一颤,如果真的像这个“脏老头所说的,自己着了对方的道,那此时的自己岂不是危险,说着用余光向四下扫去。

《大明局外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