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半夜蝉鸣

>

半夜蝉鸣

楠柏以南 著

半夜蝉鸣 奇幻玄幻 楠柏以南 知行

知行楠柏以南是奇幻玄幻小说《半夜蝉鸣》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楠柏以南”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位年迈老人坐在灶火旁,抬着二郎腿,右手拿着烟斗,拱着身子,手肘自然而然的顶着膝盖,时不时吧唧两口旱烟。炉灶上面烧水壶冒着热气嗡嗡作响,好似在与窗外风雪比谁嗓门大。老人歪着头看着门缝外的大雪道:“年纪越大,这种年头就越不好熬。”其实倒不是老人在责怪这场大雪,老话说,瑞雪兆丰年...

来源:fqxs   主角: 知行楠柏以南   更新: 2023-01-10 19: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半夜蝉鸣》,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知行楠柏以南,由大神作者“楠柏以南”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明月稀松映照在雪地上,宛如白昼一阵清风袭来,吹得厚雪从山间树梢滑落,沙沙作响骑在马背上的背剑少年,紧了紧衣衫这条路少年以前走过,正是通往江德镇少年要在江德镇上置办一身行头,主要是得准备一盏走马灯,便于夜间赶路顺便留个夜,住宿一宿少年皱着眉头,在记卷轴上的文字笔画想着记下笔画,遇到会识字的,就写下笔画,再请教别人远远的,少年便看见了一座灯火通明的镇子,恰逢夜晚,正是热闹时候少年翻...

第1章 少年知行

天无三日晴。

地无三寸平。

冬月十四,大雪时节。

一座名为千山村的小村子,拢共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子里的人世世代代以农耕打猎为生。

一位年迈老人坐在灶火旁,抬着二郎腿,右手拿着烟斗,拱着身子,手肘自然而然的顶着膝盖,时不时吧唧两口旱烟。

炉灶上面烧水壶冒着热气嗡嗡作响,好似在与窗外风雪比谁嗓门大。

老人歪着头看着门缝外的大雪道“年纪越大,这种年头就越不好熬。

其实倒不是老人在责怪这场大雪,老话说,瑞雪兆丰年。

百姓看着这场大雪是在希冀着明年能有个好丰收,村里猎户也是靠着这场大雪能多打点猎物。毕竟大雪天山中猎物在雪地里会留下脚印,有经验的猎户都会使用这种办法去上山打猎,每次都会满载而归。

无非是这段时日天气寒冷,难熬而已。

一旁头上围着素白头巾正在洗菜的老妇人反驳道“哪年好熬过?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了,再难熬也没有几年可熬了。

老人没有反驳,只是询问道;

“那孩子今早没去井口忙着挑水?

妇人甩了甩那双长满皱纹与老茧的手道“年轻人正长身体,睡个懒觉不也正常。再说像他这样就靠着每天帮着几户人挑水,犁地锄田的换取半碗杂粮,日子好像比我们还要没有盼头。

老人正要反驳,下一刻木门被一位少年推开,嘎吱作响,霎时间风雪便贯门而入。

穿着单薄却眼神明亮的少年一只脚踩在门槛上笑着喊道;

“老山,饭熟没?饿死老子了。

老人吧唧了口草烟后,吐了口唾沫,起身前还不忘用鞋底擦两下,走进少年跟前,拿着烟斗在少年头上敲了敲笑骂道;

“你这崽子上辈子恶鬼投胎啊。

名叫知行的少年回答道“嘿嘿,就老婶那一手厨艺我不想当饿鬼都不行,你老山祖坟冒青烟,让你娶到老婶这种媳妇,你就偷着乐吧。

老头儿笑道“那可不,想当年老子在十里八乡是有名的俊,像你这种长相的看到我都要自惭形秽。

少年最听不得这个。

自从小时候被人小时候被人捡到这个村子,就天天听他这话,耳朵都听得出茧子了。

只得胡扯一句,“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以后要是也能活到你这岁数,同龄人都死完了,我也敢这么吹牛。

老头道“臭小子,你还敢咒我,赶紧去给你婶打下手,咋的,要我端到你跟前喂你啊!

果然少年进屋侧身走进灶台后面,开始忙碌起来。

路过老人身旁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扶了一下这位被少年喊着老山的手膀。

少年从小就这样过来的,所以少年的厨艺谈不上多好,但也不算差,打下下手总是没问题的。用老山的话说就是;

“天天围着灶台长大的人,你要这炒的还跟猪食一样,你就去猪圈里待着得了,反正一个滋味,懒得讲究。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桌,都是些家常饭菜,特别是那一碗扣肉,肥而不腻,味道简直了。

村子里有个习俗,这道扣肉只有上了年龄的老人才能做,不然不吉利。

少年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习俗,听老山提过一嘴。

只有在办丧宴的时候才会有这道菜,不然寻常人家很少见,不吉利,就算是想吃肉了也只能是青椒或者蒜台和着炒,也或者是用来和青菜一锅煮。

当时年纪还小的少年就嘀咕道“是不是太穷,揭不开锅了,才扯这些有的没的。

当时气的老山抽口旱烟差点呛死,一路追到了村口才停脚。

后来随着少年一天天长大,问过村里那些孩子和一起长大的同年后才发现,从小只有他在大雪时节这天才有吃扣肉这份待遇。

当时发小还调侃他说“你不会是老山在外面私生的吧?怕他家那位所以才没敢声张而已?

当然说这话的那位肯定免不了一顿胖揍。

有次老山喝醉的时候,胡乱道;

“扣肉这东西历来都是有人过世办宴席的时候才能吃,反正你是从村外被人捡来的,如果那天没人在雪地里发现你,你估计也没了。你亲生爹娘在不在没人知道,你就当他们还在吧,至少有点念想。

“至于你每年都能在这天吃我这扣肉,是因为你就是这天来我们村的,所以把每年这天当成你生辰。反正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熬得过大雪天就是生,熬不过去就得死。这天吃点好的,不至于路上当个饿死鬼。

当时年纪还小的少年,只是收起笑脸,沉默不言。

吃过饭少年帮忙收好碗筷后,打声招呼便出了门。

少年双臂环抱,弓着身子走在路上。风雪肆意的拍打着少年的身体,使得少年的身形越发低矮。

一路上少年踩着厚厚的积雪,脚上那双用稻草晒干后编织而成的草鞋早也被磨得光滑,两只脚背被冻得通红。

村里寻常人家都是这草鞋,稍微有点家底的,都会去镇上订做双布鞋。不光暖和还不容易扎穿鞋底,听说还有那种里子可以加貂毛的鞋子。

不过少年没见过,少年当时只是想到,那玩意儿穿着脚不臭吗?

少年一路走到村口,村口前是一条小溪流。岸边早已堆满了积雪,只有一小股溪水缓缓流淌,感觉随时都会干涸一般。

溪流上面有一座用石头切成的拱桥,看起来很有年头。

桥的两边长满了青苔和杂草,那怕已是寒冬季节,这座石桥看起来还是郁郁青葱。站在石桥上面往下看,恍惚间好像能看见早年急湍而又清澈见底的溪水往石桥下匆匆流过。

石桥底下悬挂着一把没有剑鞘的铁剑。

说是一把剑,其实不如说是一条铁片。

剑身早就锈迹斑斑,遇到点湿雨天气,剑身上面就会有雨水和着铁锈沿着剑尖缓缓滴下。

桥墩下面有一座小屋,说是屋子,其实就是用几根手腕大小的木头搭建起来,然后再用些稻草围起来,用来遮挡风雨。

少年翻身到桥底,拉开一块稻草,进屋后再封好门洞,还不忘在上方留着一个小孔。

顺着小孔望去,好可以看见桥底那把悬挂着的锈剑。

随手点起一盏油灯,转身把被子盖过头顶。在被窝里,少年用被子贴住嘴巴,使劲吹气。

连着吹了好几口,冻得发紫的嘴唇才有所缓和。只是身上还是发抖得厉害,怎么都控制不住,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才昏睡过去。

屋外依旧风雪大作。

屋里那盏油灯摇摇欲坠,屋外那把铁剑一动不动。

躲在被子里的少年止不住颤抖,不知是害怕还是寒冷。

——————————

被少年喊为老山的老人说的没错,少年是在外面被村里人捡来的。

当时襁褓里什么物件都没有,连个字条也没留下。

当时遇到还是婴儿的人,是一个在村里会打草鞋的老人。

这个村子里的草鞋基本都是出自老人之手,甚至有些远处的也会特意过来购买,所以老人在这附近村子也算是小有名气。

只是前些年不慎感染风寒而死。

老人一辈子无儿无女,临死的时候,好像也没啥挂念的。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当时年纪还小的少年。

所以在临死前,给他留了三双新草鞋。少年不知道是老人什么时候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给自己做的,反正三双草鞋码子都不同。

当时老人躺在床上,大口踹着粗气,少年就蹲在床前,不哭不闹,好像一位早已见惯生老病死一样。老人想要对少年说些什么,只是当时可能太痛苦,连说话都做不到,断断续续的,最终少年也没听个明白。

老鞋匠走的那天,少年独自一人,挨家挨户的去请人帮忙把老人抬上山,少年去一户就得先跪一户。倒不是村子里的人故意为难,而是村子自古就有这个传统,无论是谁,只要去别人家里报丧就得先下跪,再开口请求帮忙。

老人的棺材是生前订做的,也没用啥名贵木材,就只是让木匠把门前那颗梧桐树砍了做的。木质很轻,老人生前就常常待在树下做草鞋,死后躺在梧桐做的棺材里面,估计是想着路上有个伴儿吧!

在那以后,少年便从鞋匠生前的屋子搬到了村口桥底。

升棺上山那天,年纪不大的少年,穿着宽大又长长的白色孝衣,踩着稀泥,手里端着老人生前穿过用过的遗物走在最前。

身后抬棺的青壮汉子号子震天,走在棺前的少年慎慎无言。

自那天起。

少年便从弃婴变成了孤儿,从孩子变成了少年。

————————————

也不知睡了多久,少年被一阵孩子的嬉闹声吵醒。

少年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一群小屁孩在打雪仗,反正每年都这样,早就见怪不怪。往年都会加入他们,当然今年也不例外。

少年缩了缩睡了一觉都还未暖和的脚,起身出门,此时风雪已停,整个村子都好像被盖了一层厚厚的棉被。一只手刚刚攀爬到桥头,就听见那群孩童叫道;

“知行,知行,挑水得行。知行,知行,摸鱼得行。

少年随手在石板上捧起雪,捏成球状,大吼一声朝那群孩子冲过去。

边喊边扔,雪地里顿时惊叫声一片,有的孩子连忙逃跑,还有的双腿陷在雪地里拔不出来使劲挣扎,也有扑倒在雪地上急的哇哇大哭的。

还有的孩子慌忙之下胡乱朝地上抓起一把朝他反击的,少年都一一躲过。

开玩笑,谁知道扔过来的是雪球还是石头,这都是以前吃过的教训,恩……血的教训。

打闹了好久,和那群胆子和反骨加起来起码得有半斤的小屁孩‘鏖战’了好几个回合。最后毫无悬念,少年大获全胜。

少年双手抱起刚刚陷在雪里和那个哇哇大哭的孩子,把他们身上的雪拍掉后,抬头望向那颗高大古树。

一颗颗红透的柿子,像一盏盏灯笼一样挂在树梢,在这银装素裹,沉静苍茫的村落里格外显眼。

手里搓着一颗雪球,瞄准其中一个,用力砸去,便有一颗柿子落下。年纪稍长得孩子就赶紧去帮忙搓雪球,年纪小点的就去捡刚掉下来的柿子,最后每个都有了属于他们的战利品。

看着这群脸蛋冻得通红却欢声笑语,吃个柿子吃的满嘴都是果油的孩子。

少年张开双手,就那样直挺挺倒在雪地上,愣愣的看着天空。

此时此刻,这个刚刚熬到年满十六。有名无姓,自己取名叫知行的少年肆意大笑。

笑得好像一个孩子。

《半夜蝉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