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

>

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

睡太久 著

古代言情 江清叙 灵源

小说《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江清叙灵源,文章原创作者为“睡太久”,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黑粉魔改了自己的书。穿越女抢走了原书女主的气运,机缘,甚至是官配。原书作者江清叙怒不可遏。在她抄起键盘怒怼黑粉三小时后,她成功穿进了被黑粉魔改的书中。亲妈江清叙发誓,一定要干掉穿越女!拯救女鹅,把剧情掰回来。于是,在穿越女背地里搞小动作,阴谋抢机缘的时候,江清叙一脚将穿越女踹进了死灵沟里。万鬼缠身。惨叫声连天。江清叙如是满意地笑了笑,拍拍手准备回原世界。计划是如此的。然而开局江清叙便救错了人。就在她撒手准备走人时,先前顺手救了的小可怜魔尊却拽住了她的衣袖。他红着眼眶,望着江清叙,哑声说,“你敢走我就死给你看!”...

来源:fqxs   主角: 江清叙灵源   更新: 2024-01-10 22: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江清叙灵源为主角的古代言情《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是由网文大神“睡太久”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明亮炽热的火球并未伤及江清叙一分一毫,顷刻便将她手里那天青色茶杯中的凉水热了热。江清叙走到床榻边,她眨了眨眼眸,轻声道:“我叫江清叙。三水江清,叙事之叙。”说罢,她将盛了有七八分满水的茶杯递至少年手边...

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第3章 她来了在线免费阅读

枝头上,鸟雀轻声啼叫。

光影从葱茏枝叶间的罅隙筛落,地面上光点斑驳明亮。

江清叙走到一旁的木桌边,茶壶的水冰凉,她抬手倒了一杯水,而后抓过灵源的尾巴,轻拽了拽。

灵源心领神会地往杯底吐出一小团青幽色的火焰。

明亮炽热的火球并未伤及江清叙一分一毫,顷刻便将她手里那天青色茶杯中的凉水热了热。

江清叙走到床榻边,她眨了眨眼眸,轻声道“我叫江清叙。三水江清,叙事之叙。

说罢,她将盛了有七八分满水的茶杯递至少年手边。

“殷…无……商。

简简单单三个字,他说得极缓极慢,嗓音暗哑,一字一顿。

话音方落,他控制不住地轻咳了几声,面色都涨红了几分。

雪白的指尖触及微凉的茶杯,少年张开了手指拿稳杯身。

“谢谢。

惨白的唇瓣轻抵在光滑的杯沿,他小口喝了几口微烫的水,微微凸起的喉咙上下滚动着,殷无商补充了一句“商榷的商。

话音未落,江清叙便察觉到他望向了自己这边,望了许久。

商榷……

她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清叙,该去修炼了。

灵源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江清叙微微皱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她愣了愣,点点头,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噢好。

她没有多想,只觉得自己现在才炼气三层,御剑飞行也不会,还是得抓紧时间修炼才行。

“灵源,中午我想喝鸡汤。

江清叙离开前突然回过头来和灵源说。

“行行行。灵源小手搭在江清叙后背,推搡着她走到门口“快去修炼!

吱呀一声,房门被灵源从屋内轻阖上。

灵源飘到窗棂子上,它望着外头在竹林旁打坐潜心修行的江清叙。

天地灵气汇聚在她周身,主动与她亲近,源源不断地涌入她丹田。

春风荡漾,惹得竹叶沙沙作响,灵源背对着殷无商,轻声说“我把她带来了。

“嗯,我知道。殷无商温声回道,嗓音已然不复方才的沙哑,他抬起那双无神的眼眸,道

“我记得的,你答应过我。

“嗯。

灵源转过头望了殷无商一眼,它神色无悲无喜,清透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金光,稍瞬即逝。

它收回目光,淡淡的嗓音仿佛飘至云外,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待她强大起来,许诺你的事,都会实现的。

“很快的。

“好。殷无商指尖微动,他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回道“谢谢。

是夜。

两人一团一同坐在饭桌上,一室无言。

看着旁边大快朵颐的灵源,江清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哎,灵源。江清叙抬起手肘撞了下灵源挺翘的小屁股。

“清叙,怎么了吗?灵源从碗里抬起头,白嫩的脸颊上粘上了几粒米饭。

江清叙看着灵源,表情是显而易见的嫌弃,无奈地从纳戒中拿出了帕子帮它擦掉脸上的饭粒,她边擦边问道“咱们什么时候下山?

坐在对面的殷无商闻声,停下了进食的动作,他放下碗筷,无神采的眼眸望向了江清叙这边来。

江清叙将粘了米饭的帕子放在桌上,静等灵源的回答。

她可不想一直在这鸟不拉屎的山头住。

更何况……

江清叙抬起眼眸,瞟了一眼面前安安静静坐着的殷无商。

更何况小孩儿的眼睛需要医治。

医者仁心。

早晨那会儿,灵源问她那句话的时候,江清叙想也不想,直接果断回道“当然救。

……

“明天就下山。

灵源双颊塞得鼓鼓囊囊,含糊不清地答道“无商的伤好得七七八了,你也该去见见世面了。

“清叙,再来一碗饭!

这是今晚上江清叙第三次听到灵源的这句话。

看着比灵源脸瓜子还大的碗,江清叙“……

你是没吃过饭吗……

夜里,晚风微凉。

天穹之上,皎洁的月华如银霜一般撒落在竹林上,衬得这夜愈发清冷。

江清叙和灵源在屋里头研究着新术法的结印手势。

天地间的灵力萦绕在竹屋周遭,很是浓郁充沛。

繁复的手势飞快地交换着,叫人眼花缭乱。

在察觉灵力有些许无章法地窜动时,灵源马上制止了江清叙结印的动作。

术法只差最后几个结印手势,中途而断,生生突变成另一个新的术法。

“啊啊啊啊啊——

“我的头发——

烛火明亮的屋内,一阵鸡飞狗跳。

江清叙看着地上乌黑滑顺的长发,心痛不已。

她抬手,摸到头顶上的光滑,整个人一瞬间颓倒在了地上。

她美丽的秀发,就这么没了……

“呜呜呜怎么就变成了个脱发术呢?

江清叙瘫在地上生无可恋,而灵源飘在她旁边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清叙你好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在笑!

江清叙半眯着眼,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隐隐暴起。

“好家伙,还不是你制止我结印的动作!都赖你!

“你快还我头发——

江清叙作势要爬起来抓住它痛揍一顿,以解心头之痛!

然而,灵源不等她爬起身,便一溜烟地跑出了屋内。末了,还不忘将房门关上,并施了个术法在门上不让江清叙出来。

“清叙你好好修炼,我等会再过来看你。

说完便笑盈盈地飘去殷无商的屋那边了。

“灵源——

一声怒吼,鸟雀惊飞。

……

夜凉如水。

殷无商披了件月白色的外袍,他只身坐在屋前的石椅上。

眉目稚嫩却是精致,身形清隽,气质如兰,端的是温雅儒正,可见日后之姿,怕是连那九重天上的皎皎月色也远不及他半分。

听着竹屋另一头的声响,殷无商并不觉得吵闹。

他只觉得,无比的真实。

比指间相抵温热的触感还要真实。

内心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刚从声源那处飞过来的灵源轻飘飘落至殷无商身旁,它停坐在石桌上,转眸便见殷无商一错不错地望着江清叙所在的那处竹屋。

“你看得见了?灵源不由得问道。

殷无商轻摇了摇头,回道“看不见。

灵源也跟着看向那处竹屋“那怎么望着那里,久久不动?

“我也不知道。

须臾的沉默,殷无商缓缓启唇,他的嗓音清冽,如玉石相击般,很轻,很清。

“只是莫名觉得,那里有光。

那一夜,月色温柔得不像话。

小说《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穿书后我错救了反派魔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