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

>

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

锡纸芋头蛋 著

云谏 古代言情 莫淑予

古代言情《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由网络作家“锡纸芋头蛋”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莫淑予云谏,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读心术 炮灰 种田经商 扮猪吃虎 团宠甜宠 无脑权谋 空间系统 穿书】莫淑予意外穿书成了宠妾灭妻小说里的炮灰嫡妻,一睁眼就到了故事的中断,成了权谋牺牲下的某个山寨大当家的压寨夫人,成亲当日就被他寨前来抢亲,既然如此,她先带着一帮大佬把这个寨子收编了,做恶毒女配的生活真是上头啊,接着把男主坑惨,撸起袖子,左手拿刀,右手拿铲,一步一步收复山头整合资源,雄赳赳气昂昂带领一把二哈型小弟转正行赚大钱,一手抓饮食,一手抓基建,一手抓种田,一手抓物流 ,一手抓文治,一手抓武功,一手还得数钱 ,天钱雨至地宝云生,成为人人口中敬佩仰慕的蜈蚣娘子。就在她准备躺平时,为何又多出了新剧情,眼下情况是,如何在保住自己的小命的同时,保住大当家的狗命,我谢谢你吧,她更感兴趣的是如何能甩开粘手大当家,直接带走她家乖乖童子军。轻松田园生活,农商致富,灾年生存的微末草根逆袭,小学生文笔,文不考据 。...

来源:fqxs   主角: 莫淑予云谏   更新: 2024-01-10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莫淑予云谏是古代言情《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锡纸芋头蛋”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云谏剑眉随之深皱。又来了,他的确是听见了些很奇怪的叽哩哇啦!怎么着,眼前这女人还会腹语?她方才说啥,家里是花匠,来自新中国,如今天下四分五裂,藩王割据自立为王,天天打日日打,每天诞生一个新国家倒是不出奇,奇就奇怪,她为何要对自己隐瞒身份?“你都沦落至此了,还想着帮你夫君挽回名声,他却那般对你,也是...

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第2章 什么,能听见心声?在线免费阅读

“喂!

云谏伸手擒住女子的下颔,捏着那张苍白丑陋的脸左右看了看,无奈叹气一声。

失算,没想到梅頽长老屋子里这般小,半点也施展不开,这下好了,凶名在外的黑龙寨大当家又多了弑妻的名号。

你说没事给他找什么压寨夫人啊,这帮老的看来是闲着蛋疼。

伸手抓起了她的脉搏,确定此女无内力之后,为她揩掉了唇边的血痕,将她打横抱起往外去。

甫一转身,就感觉到胸口位置传来一丝刺痛,男人长如鸦羽的睫毛斜睨下来,牵唇一笑,“还有点脑子啊!

莫淑予才没闲心跟他说笑,眼眶发红地咬牙道,“放我下来 ,让我离开这里,否则就别怪我杀了你取而代之!

男人唇边的笑意更甚了,“我早不想活了,你想要这个大当家,请便,只要照顾好一山寨的弟兄即可!

“我!!莫淑予气结,真是死崽怕癞崽,就怕无所谓。

“放我下来听见没?小心我白刀子进绿刀子出,插你苦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插你心脏,白刀子进黄刀子出,插你那啥!!

说着还不忘在他衣衫上比划比划,拿出了一辈子的凶狠劲,尽量让自己不手抖。

云谏只是笑,抱着她继续朝外走去。

他都已经说了,死不足惧,要动手就尽快来吧。

【笑什么笑,真当我不敢吗?心肝脾肺肾我都不戳了,就插你肋差,看你死不死!】

男人猛地顿住了脚,眉心拧紧,盯着莫淑予的唇,方才是她说话吗?

云谏微微眯眼,语气沉沉 地回了她心底的那句话,“本朝只有两肋插刀,肋差是倭寇切腹用的,你是倭人?

“啊?莫淑予怔忡了一瞬,确定不是幻听后,像根炮仗一样的炸了。

她‘啪叽’一下将匕首扔下地,直接抓着男人的兔毛衣领子,恶狠狠道,“你污辱谁呢,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他们,勿忘国耻,振我……

【振我种花家,实现民族伟大复兴,是我辈生在新中国,长在春风里的好少年要铭记的责任。】

云谏剑眉随之深皱。

又来了,他的确是听见了些很奇怪的叽哩哇啦!

怎么着,眼前这女人还会腹语?

她方才说啥,家里是花匠,来自新中国,如今天下四分五裂,藩王割据自立为王,天天打日日打,每天诞生一个新国家倒是不出奇,奇就奇怪,她为何要对自己隐瞒身份?

“你都沦落至此了,还想着帮你夫君挽回名声,他却那般对你,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东西!

莫淑予瞳孔猛地瞪大,【谁不知道福中福,哦,说男主呢 !】

“你你你……你居然知道我是谁?她试探着问道 。

云谏冷笑,“很难猜吗?飞云城里的百姓,上至八十老人,下至三岁孩童,都知道安定侯家的当家主母是个鬼面新娘,你脸上这块红色的胎记,招摇得很讷。

莫淑予下意识地摸上了左颊,【原来是这么看出来的,都传到百里之外的深山老林里来了!】

“既知我是侯爷夫人,还不快快放我离去,莫要给你的寨子引来杀身之祸。她虎着脸,试图吓唬。

话音落下,男人倒是很配合地让她脚着地了。

只是还未等她撒丫子跑路呢,就感觉着腰部又被狠力钳制。

【妈呀,这人手上的劲就跟不能自动升降窗的车玻璃一样,夹到人是往死里夹啊,我丢~痛!】

云谏脸色一沉,“莫要再作怪了,有话直言,说腹语当谁听不见吗?

【????】

莫淑予抬起半张脸,眼泪水哇哇地那么淌下来啊,不知道是气笑了还是气哭了,五官皱在一起望着他所在方向,“谁说腹语了?我犯得着吗?我要想骂你就骂你,大不了一死!

“夫人好胆魄啊,为了那样一个不是东西的男人,宁死不就,偏是他害得你到了如斯境地,名誉尽毁,你居然还想着下山去,即便今日让你走了,在他眼里,你也不可能再是从前那个一尘不染的侯夫人了?

“谁说我下山是为了回到他身边?

【你们这些臭男人,是不是觉得这世界上的女人都离不开你们,你们斗生斗死的与我何干?还有你啊,别以为装成知心大哥,我就不知道你的目的,我是断断不会被你们任何一方利用的!】

云谏心下一惊,薄唇就抿成了一条缝 。

没错了,他看得真真的,这后面的一句话,她既没有开口说,而他搭在她背后面的手,也没有感觉到来自她腹腔说话时产生的震动感。

既然如此,那又为何会听见她那些背后之言?

心声?

呵,这更是荒天下之大唐,滑天下之大稽的事吧 !

就在二人各想各心思之时,不远处的院门‘呼啦’一下被人从外拉开。

莫淑予 拢目光朝院门外一看,

哎哟喂,这这这……

怕不是整个山寨的人都聚齐了吧!

一见主角登场,梅頽长老立刻高贺一声,“奏起来哟~

广场上,立刻就响起了毫无默契的吹拉弹唱,认真一看,哎哟,那是敲脸盆当锣使,打柱子的当笙使,拍缸的当鼓使,互搓老玉米碴子唰唰,抛起笸箩里的黄豆哗哗,敲敲打打,各来各的。

ლ(ٱ٥ٱლ)

莫淑予抱头不解,这么呆愣愣地被云谏拉到了广场前。

她呢,完全意想不到会出现这一幕,书中也不是这么个剧情啊。

我滴个亲娘哎,只见广场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啊,寨民多得广场上站不下了,就爬到屋顶上,骑在大树上,是人挤人,人挨人,人踩人,人叠人啊。

少说上千人吧,这可真是个大寨啊!

【这这这……她都不敢想,若没有大当家的口头允诺,这些人若是发现她偷跑,一个人数落她一句,她都能被唾沫星子淹死。】

在旁抱臂的云谏,眸光轻垂,这侯夫人到底练就了什么神通,居然还能让自己的心声是肆意发散?

不对啊,这么说来,这应该是他的神通啊!

可除了这个女人,他就没遇到过这样的怪事!!

演奏进行了小一刻的时间,梅頽长老激动地叫停了。

“好好好,收!收收收!

他站在高处,应是与鼓号队员说好了的,看他手势一收,就要停下吹奏。

但不知是否因见着大当家成亲太高兴,还是鼓号队员太紧张,梅頽长老一连喊了好些个‘收’字,乐队里都没人听见。

气得他呀,都恨不得临时能长出两条腿来,冲上去给那些个没眼力见的玩意一人来一个大逼兜。

真是的,寨里最最最最重要的人物成亲,才拉你们出来抱佛脚,一个两个的,是手插牛屎不成洞,没那个本事啊!

最后还是得梅收长老跑一趟,喝止了鼓号声。

小说《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读我心声后,全朝百姓皆匪化》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