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

>

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

阳鱼鱼 著

小说推荐 舒芋 陆舒

小说推荐《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阳鱼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陆舒舒芋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架空 多元素 穿书】金碧辉煌的宫殿缠绕着徐徐紫气。舒芋光着脚在小时候最熟悉的地板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她身边的每个人都拥有美好的爱情了,剩她一个人在偌大的宫殿中生活。“无聊啊!”舒芋发出今天第一百个长叹,耳朵却支楞起来,细细听着门外下人们的交谈。她现在也就这点儿爱好了。“你看看,这写的什么呀!”“哎?这书中主角的名字,和咱们神女一样!谁这么大胆?”“不知道,这也没有署名,估计是哪位凤凰又出了幺蛾子搞的,赶紧去烧了!”幺蛾子?什么幺蛾子?有的玩了?舒芋能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吗?当然不能!“站住,交出来!”那个侍女咬唇跪地,哆哆嗦嗦从怀里将书掏出来呈上,四个不太清楚的字和一个像她的封面展现在舒芋眼前。“神之日常?”舒芋拿起书细细看了起来。翻了几页后她发现:书中内容跟自己一身的经历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她摆摆手让那个侍女起身,自己则又回屋看去了。一直到当天夜里,她气愤的将书拍在桌子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结尾?!还不如我自己写!”一个月后——凤凰云空传阅起一本叫《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的书来。...

来源:fqxs   主角: 陆舒舒芋   更新: 2024-01-10 22: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阳鱼鱼”又一新作《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陆舒舒芋,小说简介:这般想着便向舒芋看去。舒芋刚收拾好情绪抬眸,就跟黑衣人对上眼。两人大眼对小眼,眨巴两下后,舒芋大咧咧把手往黑衣人方向一摊:“不是要走吗?走啊!”黑衣人:......?他是在绑架吧?怎么这么像...带孩子,还是个动不动扇巴掌的熊孩子!一想到这,黑衣人就火气朝天,带着嫌弃又不得不忍的白眼,几步上前粗鲁的...

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第三章 扇巴掌还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在线免费阅读

他加快脚步的同时冷冷转头瞥了一眼肩上的舒芋,那神情像是下一刻就要把她杀了一样。

舒芋自是感受到黑衣人眼中浓烈的杀意,不过因为黑衣人背后之人要她活着,所以她有恃无恐,甚至懒洋洋抬起紫眸朝黑衣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黑衣人……靠!

他紧紧攥起拳头,牙齿咬得咯吱吱乱响,把着舒芋的手紧了紧,而后张开两个手指,隔着舒芋的衣服掐住她背上的肉一拧。

“嘶!尼玛!舒芋又疼又气,下意识调起体内云力用浅紫色的神力包裹住手掌,反手甩了黑衣人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

黑衣人感受到脸颊传来凉凉的疼意,一时愣了神,脚底下一停,便左脚拌右脚,摔了个脸朝地。

舒芋跟着惯性,也嗖!得飞了出去,在微软的云地上咕噜噜滚出好远。

疼得呲牙咧嘴,在地上又滚了两下缓解疼痛的舒芋醉了!没想到扇巴掌还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颤颤巍巍的忍痛站了起来,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和对面早就爬起来的黑衣人。

看起来现在她被带到了一个不知名且无人的荒岛上,除了一片白茫茫的地面,愣是没有任何建筑及动植物,更别说水了。

舒芋低头瞧了瞧自己胳膊上的伤,习惯性将手伸进上袄的琵琶袖中摸了摸。

空空如也……

哈!忘了自己是穿书,哪有前世二姐经常塞给她包治百病的神仙水!

舒芋的沉默震耳欲聋,脸色尴尬无比。

好在对面的黑衣人并不知道她在干嘛,只以为她有点冷,所以将手缩进对面袖筒。

就是没见过只暖一只手的人。

黑衣人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拐错了人?这个小女孩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真的是紫凰的女儿,金凰的外甥女吗?不会是冒牌的吧!

转念又一想刚刚感受到的应该就是舒芋的云力,感觉还是挺厉害的,应该没拐错。

这般想着便向舒芋看去。

舒芋刚收拾好情绪抬眸,就跟黑衣人对上眼。

两人大眼对小眼,眨巴两下后,舒芋大咧咧把手往黑衣人方向一摊“不是要走吗?走啊!

黑衣人……?他是在绑架吧?怎么这么像…带孩子,还是个动不动扇巴掌的熊孩子!

一想到这,黑衣人就火气朝天,带着嫌弃又不得不忍的白眼,几步上前粗鲁的抓起舒芋往肩上一扔,接着又朝目的地跑了起来。

被唰唰两下带走且啪叽撞在黑衣人肩头的舒芋很不爽!想刀人!

到底是重生一世的人,前世的习惯都还在,那就是想到就做了。

于是——

“哧!咔咔咔!碰!

黑衣人只觉得脖子凉凉一疼,接着他便瞳孔地震的盯向舒芋,再也抬不起脚步前进,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的头颅和身体分家,还在地上向前滚了好几圈才停下,带着冰碴子的血缓缓流出来。

舒芋在离黑衣人身体近的地方脸着地滑出十几厘米,疼得嗷!一下叫出声来,再次费劲力气爬起来,揉搓被自己惊掉的下巴,使劲往上一推。

只听咯嘣一声,下巴回了原位。

不过下巴虽然回了原位,但刚刚因下巴脱臼流出的哈喇子,却沥沥啦啦滴了她一身。

舒芋从下巴处把拉丝的哈喇子抓掉甩出去,动作熟练。除了身体和外貌,哪里还有半点小孩子的模样。

只是……

“靠!喵了个巴子的!扇巴掌伤到自己就算了,刀个人还能把自己摔脱臼,服了!今天肯定是水逆!大水逆!

舒芋骂骂咧咧的抬脚狠狠一踢,结果也就踢到了空气,还顺势让自己踉跄了一下。

空气哦!我好疼~

舒芋……持续在心中骂骂咧咧中。

“咕噜噜噜~~~~

肚子才不管它的主人在干嘛,只一个劲儿的提醒舒芋它饿了。

舒芋撇撇嘴,摸摸自己的小肚子,转头看了看黑衣人的头,又转头看了看他的身体,目露红光。

神殿。

陆舒心碎后回了自己屋,进行了一番自我说服,将碎掉的心修修补补了一下午,晚上完好无损的出现在金凰寝殿门口。

“陆大人。

守在门口的侍女向陆舒行礼,而后便退下了。

别问,问就是习惯了。

之前紫凰还在位时,金凰经常因为一些事情晕倒,陆舒就是这样一次次来守夜的。

陆舒熟练的推开门进入,将门关严后才轻手轻脚的进入内室,来到金凰床边默默守着,眼睛从看到金凰的那一刻起,就挪不开了。

他眼中的金凰,看似睡得安稳,实则正处在梦魇之中。

她回到了那个,让她心碎欲裂的场景。

浅紫色的天空下,鸟语花香,气候宜人。可她却感受不到一点。

因为此刻,她的手上运起云力成剑刃,狠狠的捅进了姐姐紫凰的胸膛!

“咳…金儿…从今以后,你可以摆脱他的控制了。

紫凰说完这句话,就在她面前永远的闭上那双无神的眼!一同闭上的,还有她的心。

“不!不!姐姐!姐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你怎么能!姐姐!姐姐!

紫凰的身体在金凰的怀中逐渐消散,最后余下的,只有金凰眼中的血,姐姐彻底离开的冲击。

“不!姐姐!!!!

金凰惊叫着醒来,把床边守着的陆舒吓了一跳,一个探身上前搂住金凰,抱进怀里安抚。

“没事了,没事了,我已经派人去找紫凰了,你别担心。

这是陆舒自我PUA后的结果,他决定先顺着金凰,等金凰情绪安定了,再想其他为金凰治疗的办法。

果然,在这几句话聊下,金凰的情绪安稳许多,甚至面上带喜的道“对,对对对!姐姐没死,姐姐还在的,她只是生我气了,还好还好,还好她只是生我气了。

金凰欣喜的边说边向后靠去,陆舒的手已经把枕头拉起来让她靠着了,眼睛却是一点儿都没离开金凰的脸。

“对,她只是生你的气,仅此而已。陆舒说的温柔且神色真诚,哪怕是个亲眼见过紫凰去世的人来看、来听,都会自我怀疑一番,何况是金凰这个记忆错乱的人呢?

姐姐的事在金凰心中告一段落,她便又开始犯困,上眼皮跟下眼皮抛媚眼,一连抛了好几个。

终于在三秒后,上眼皮成功俘获下眼皮的芳心,金凰的大脑开始变得混沌,却在沉睡和清醒的一瞬间闪过神殿内乌泱泱跪的一群人,突得睁开眼,坐起身来。

“那些吃瓜群众走了吗?金凰脱口而出。

陆舒闻言愣了一瞬就反应过来,起身扶着她肩膀轻轻推到枕头上,温言温语道“放心吧,我找不到舒…芋的母亲紫凰便回了那里,当时就遣散他们回去了。

他说到舒芋时愣了一瞬,抬眸仔细观察了金凰的神色,发现她没过多反应后,便说出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金凰,看她记忆错乱到哪一步了。

谁知金凰听到舒芋的名字并未表现出疑惑、惊讶、发癫等症状,而是很淡定的来了一句“那小皮猴子也是,非跟着姐姐一起走,我还能把她吃了不成?真是令人无语。

陆舒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你这错乱的记忆,也真的令我无语。

他微微张了张嘴,在脑子里组织了半天语言,才轻轻开口询问“所以她…小神子为什么要跟着紫凰去啊?

金凰这才露出疑惑的神情,看向陆舒的眼神都变陌生了“早间宫殿上,我找姐姐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没有她,她要是没跟着去,还能失踪了不成?姐姐真是的,生我气可以跟我…嗯~干嘛非要离开啊!

陆舒什么什么?可以跟你干什么?不是你脸红什么,快说呀!

等了半天,陆舒都没等到金凰继续说下去,而是变成一副失魂落魄思念姐姐的模样。

陆舒在心中叹口气,千思万绪化作一句“不想了,已经很晚了,明日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处理呢,快睡吧。

金凰闻言习惯性的摆手的动作,让陆舒想留下的幼小心灵破碎了,只得起身恋恋不舍的退出去。

然而面对眼神拉丝的陆舒,金凰连看都没看一眼,满心想的都是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已经投胎的紫凰谢谢,并不想回,勿念。

而被金凰误以为跟着紫凰离开的舒芋却是吃肉肉~美滋滋~

她此时左手一只腿,右手一瓶水,炫的那叫一个豪气,吃的嘴巴红彤彤的,嘴里像是嚼着生肉一般。

吃着吃着,舒芋吐出一块骨头来,眼睛转到一旁黑衣人的尸体上面,嘴里嘟嘟囔囔着“有点馊了都,这人带个吃的都不知道吃,好好的鸡腿都被他放臭了!

舒芋边吃边吐槽,她跟前尸体身上的衣服被翻得皱皱巴巴,可见刚刚遭受了怎样的‘侵犯’。

吃饱喝足后,舒芋打了个饱嗝,站起来伸直胳膊左右延展,只听小小的身体传来咔咔几声,她这才感觉身体舒坦了。

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白,舒芋的瞳孔逐渐涣散,晕眩感直冲大脑而来!

她拼命摇头也没止住那股晕眩感,头一歪直直朝地面栽去。

精气神没毛病但身体支撑不住的舒芋尼玛!又要脸着地!

啪叽一声,如她所想般脸着地倒了下去。

虽说个头小倒下去不是很疼,但在今天已经遭受过一轮摩擦,本来旧伤还没好,现在又添新伤,疼得舒芋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只不过她这龇牙咧嘴的姿势很怪异——头和上半身都贴着地面,就屁股和腿保持着弯曲凸起的姿态。若是有人路过,定会以为她在修炼什么见不得人的秘术。

闭着眼在地上缓了几个呼吸,舒芋调整姿势坐起身,敲了敲还有些晕乎的脑袋,心里为自己刚刚鲁莽使用云力的做法跟自己抱歉。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鸟改不了叨人,她改不了急性子。重生一世还是跟从前一样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一点不考虑后果,难怪到最后只剩下她一人,现在想想也是活该。

不过,回忆起前世的种种,舒芋不由得想到小姨和陆舒的结局,心中顿时有了打算。

前世她本来不看好陆舒和小姨的,知道小姨对母亲的感情不正常是其次,首要的是陆舒太过卑微,真的是顶级恋爱脑。

不论小姨说出什么伤人的话,还是做出什么伤他心的事,他都可以自我解释然后接受。

本以为陆舒上辈子就在小姨屁股后头跟一辈子了,没想到因为她的一个馊主意,两个人竟然成了!

想到这,舒芋决定冒着昏迷的风险,也要调动仅存的神力为陆舒带去有用的消息。

于是她抬手用浅紫色的神力凭空写着什么,神力收回手落下,一张泛着紫光的纸就在空中成了型,飘在空中也不落下。

仅仅是写了几个字,嗡嗡声便直打舒芋脑子,一阵晕眩感袭来,大脑告诉她该晕了,但她还差最后一步才能将信送出。

她在眼睛马上就要闭上之前奋力调动最后的神力往前一挥,看着信飞了出去,她才闭上眼再次向前栽去。

舒芋玛德!

噗通一声,舒芋的脸再次拍在了地上。

信不负她所望,速度越来越快,路过之处都留下一段残影。最终准确无误的飞入神殿,飞到金凰钦点门口停了下来,像拥有了灵魂似的低头看了眼守在门口的陆舒,猛地朝他光滑的额头上飞去,啪嗒一声砸了上去,泛起微弱的紫光。

“嘶!

陆舒蹭的一声站了起来,那封信就顺势落到他手上失去了光泽,信纸消失,只留下一闪而过的几个大字——治病方法陆舒扮紫凰,落款是舒芋。

感受到神力的波动,金凰瞬间睁眼,起身下了床飞奔到门口抬手拉门。

门一被打开,就看到陆舒一脸震惊的表情,和一双拿着空气的手。

“姐姐来信了?金凰现在的记忆里,全云空拥有神力的只有她自己和姐姐紫凰。

陆舒似是被金凰的声音吓到了,从头到脚的毛发都抖了一遍,而后机械般的放下双手,良久之后才下定决心般转过身“是的,紫凰说她明日回来。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金凰,看着她如自己所料般恢复高光的金色双眸,心再次一块块的碎了。

像是最后的试探,陆舒微微张口,犹豫了几秒,看到金凰就要转身回寝殿换衣描妆,他还是带着心碎开口了“金儿!紫凰回来后我就离开你了,一直离开,你…

不等他说完,金凰就不耐烦的摆手“随便你,走之前叫个侍奉过姐姐的侍女来。

话落,她已经关上门进入寝室在衣柜里挑衣服了。

门外,陆舒心啪啪碎了一地,跟玻璃渣子似的。

转念一想自己可以以紫凰的身份离金凰更近,甚至同吃同住,玻璃心一下子就恢复完整了,秒变金刚心。

他开开心心去叫了个侍女进去伺候,自己则蹑手蹑脚的避开所有人回到自己寝殿,而后开始研究怎么把自己变成紫凰。

既然这是舒芋的主意,那么舒芋肯定是同意他变成紫凰的。至于金凰……等她病好了再说吧。

不过在此之前,他应该先去墓地知会紫凰一声,她虽然是已经逝世的神,但同时也是认可他能力并收他做徒弟的师父,得说。

紫凰别!勿扰!!!

小说《姐控小姨把外甥女弄丢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