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开国皇后

>

开国皇后

独独来摘星星 著

古代言情 墨清砚 宋绾玥

《开国皇后》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独独来摘星星”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宋绾玥墨清砚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开国皇后》内容介绍:宋绾玥出身将门,人称“北辕女少将”。一朝灭门,她被迫逃亡在外……昔日的女少将带着血海深仇回到中原,誓向恶人讨血债。这一路,幸得他相伴——墨清砚一腔温柔只给了一个人,“绾绾,咫尺天涯,我都会找到你。”“绾绾,这江山,你要,我便夺;你舍,我便弃。”“绾绾,你可愿执我之手,做我的开国皇后?”宋绾玥只道:“你一日为帝,我便一日为后。”...

来源:fqxs   主角: 宋绾玥墨清砚   更新: 2024-01-10 22: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宋绾玥墨清砚是古代言情《开国皇后》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独独来摘星星”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既然带着你,就得对你的安全和健康负责。否则,等我们的爹看到一个流着鼻涕的左先锋,我恐怕无法交代啊。”我们的爹?虽然知道墨清砚说的是镇北将军和青玄将军——他们各自的爹是一起出发去边境,可宋绾玥听着这话还是觉得怪怪的。宋绾玥也看不透如今怀抱着她,与她共乘一匹马的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开国皇后第4章 同路人在线免费阅读

“震雷脚程很快,与“追月相比是过之而无不及。

宋绾玥的外袍在刚才的打斗中被她脱下了,只穿一身束身服的她,在呼啸而过的风中逐渐感到寒冷。

她咬着牙忍着,虽说今天的阳光尚算充足,但即将入秋,马匹飞速奔跑时掠过的风还是十分寒冷。

她不住地咬唇和眨眼,强打精神,继续保持现在的速度,估计很快就能见到大部队,到时候就可以换上战甲。

突然,墨清砚伸手将她向后一拢,一件带着男子气息的斗篷披在了她的身上。

宋绾玥在颠簸之中逐渐往男子怀中靠拢,是墨清砚将身后的玄色斗篷拉到前面,将她笼罩在斗篷和胸膛之间,为她阻挡了凉风。

宋绾玥觉得温暖的空气中充满着一种陌生的气息,有一股淡淡的龙涎香。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她觉得有点不自在,她从来没有和男子如此接近。

她想撑着墨清砚的胸膛,好让自己远离一点,可手在将要碰上他的衣服时又迟疑了,只得努力坐直身子,让自己尽可能不碰上他的胸膛。

“宋少将,要上战场可不能得病。我既然带着你,就得对你的安全和健康负责。否则,等我们的爹看到一个流着鼻涕的左先锋,我恐怕无法交代啊。

我们的爹?虽然知道墨清砚说的是镇北将军和青玄将军——他们各自的爹是一起出发去边境,可宋绾玥听着这话还是觉得怪怪的。

宋绾玥也看不透如今怀抱着她,与她共乘一匹马的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初见时彬彬有礼、不拘小节,面对猎物和敌人却出手迅速,两次都是一箭毙命,对待外人自带威严,下属犯错绝不姑息。还有,对她……

客气居多,那些玩笑话说是调戏其实也算不上,并没有让她感到不自在,反而让人觉得在清冷下夹杂着一丝顽皮,显得没那么生人勿近。

还有长相身型,两次见面,墨清砚都是坐在马背上,宋绾玥估计以自己的身高应该只到他的胸口。他长得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样貌,平时恐怕迷倒京中不少女子。但到了骑马射箭时又带着威严和冷然,不知道上战场动起刀剑时会怎样?

被斗篷笼罩着,宋绾玥陷入了黑暗中,思维和听觉便愈发清晰。

她听见墨清砚的心跳声从她轻轻触碰着的胸膛中传出,她想到话本子里讲的那些将军的故事。

宋绾玥平时不是在练兵场就是在府中,与她交好的官家小姐并不多,玩得最好的要数东柏将军府的大女儿陈惋希。两个小姑娘聚在一起也没别的爱好,就喜一起看话本子。

在昏暗又温暖的斗篷笼罩下,宋绾玥有些昏昏欲睡,努力挺直的身体也慢慢软了下来,终于在“震雷奔跑中的一个猛烈颠簸,背部完全撞在身后的胸膛上,让她彻底清醒了。

宋绾玥只觉得庆幸,幸好有斗篷覆盖,墨清砚无法看清她此刻火烧般的脸颊——肯定很红。

她感到环着自己的双臂收紧了一些,与背后的身体仿佛是三堵墙,将她紧紧包裹其中。耳边的胸膛发出一阵震动,墨清砚的声音从斗篷上方传来“宋少将,这段路比较颠簸,抓紧我!

抓着什么?能抓哪啊?宋绾玥少有这么纠结为难的时刻,手伸出斗篷外,不断在马背上寻找,摸到了马鬃——

“姑奶奶,马鬃可不能抓啊,‘震雷’的尤其不能!它最不听话了,你想我们都被甩下来啊。墨清砚着急地说。

宋绾玥把手缩回都斗篷内,暗骂自己,“紧张什么啊,居然连这个都忘了。

“扶着马鞍,我稳住你。墨清砚又说。

宋绾玥仿佛有了方向,双手立即紧紧抓着马鞍前部。她感到墨清砚身体往下压低了一些,拉着缰绳的手隔着斗篷抓着她的手腕。

身体果然稳定了很多,不再像刚才那样晃动得厉害。

被墨清砚抓着手腕,虽然隔着一层斗篷,宋绾玥仍然觉得脉搏的跳动越来越快,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感觉得到,可她控制不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情绪。

墨清砚心底也冒出一丝从来没有的感觉,手中握着的女子手腕是如此纤细,他的大拇指和中指指尖相对,环绕着宋绾玥的手腕一圈还绰绰有余。

女子轻微的脉搏跳动传递给了他,他感到手心和五指也在跟着震动,连接至他的心脏,仿佛与他的心跳协作演奏。

接下来,两人一直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绾玥隔着斗篷也感到外面的温度越来越低,应该快到傍晚了。她估计现在已经快要到达十里坡,保持这个速度,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能追上大军。

“吁!

“嘶嘶——

随着墨清砚的一声令下,“震雷嘶叫了两声,奔跑的速度逐渐放缓,直到彻底停了下来。

嗯?这么快就到了?宋绾玥想。

斗篷被揭开,墨清砚从“震雷上翻身下来,再将手伸向宋绾玥。

宋绾玥正想说她完全可以自己下来,就已经被墨清砚双手一提带下马了,稳稳地站在地上了。

她看向四周,天空被染成了火红色——果然快到傍晚,愈发冷了。他们已经回到官道上来,刚才异常颠簸那段路应该是从密林出来后的一段下坡路。两边没有树木遮挡,估计这里离十里坡还有不到一里路,不知道墨清砚为何要停在这里。

墨清砚低头看着宋绾玥,嘴里却喊“陈潇,下马!

“是!距离墨清砚最近的影卫大声回应。

墨清砚将身上的斗篷脱下来,披在宋绾玥身上,再绑上缎带。斗篷对眼前的女子来说有些长,下摆拖在了地上。

宋绾玥觉得身体又暖和起来,那股淡淡的墨香又围绕在身上,她闻了一路,已经十分熟悉了。

墨清砚隔着斗篷扶着她的手肘,带着她往后走。“这里离十里坡很近,沿着这条官道跑过去就能看到我们的人马,你尽管跑,我跟在你身后。

两人在陈潇的马前面站定,墨清砚继续说“‘震雷’性子比较烈,除了我的话,它谁也不听,怕你一个人会骑不惯。这匹母马叫‘丝绸’,很温顺听话,你骑它吧。

宋绾玥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两军将士都在,他们“各自的爹也在,如果让大家看见他们共乘一骑,恐怕不等明天早上太阳升起,军中就传遍他们的故事了。

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大故事。

但墨清砚也是为了她的清誉着想,宋绾玥心里很感激,更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

她直接抬脚上马,一手拉起缰绳,一手拿过马鞭,低头看着墨清砚“谢谢你,将来若你有事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我宋绾玥有恩必报。

“那就提前多谢宋少将了!墨清砚并没有推脱。

宋绾玥抬起手,准备挥下马鞭,突然反应过来,她皱了眉看向墨清砚。

墨清砚也疑惑地看着她,明明现在的气氛很好,不知道这小女子为何突然变了神情。

“你说,‘震雷’除了你的话谁也不听?宋绾玥缓慢地说。

一直在他们身边的陈潇惊讶地看着自己的主子爷神情变得呆愣,他从来没在他们家墨少将脸上看过这种表情,于是死死咬住唇,绝对不能发出丝毫笑声。

宋绾玥提高了音量“那你之前怎么说它最不听话,还说它会把我们两个甩下来?

“震雷仿佛回应她的话一般,嘶叫了一声,右前腿的马蹄还在地上刨了两下。

宋绾玥抬起下巴,得意地看着墨清砚,仿佛抓到了他的把柄。

“噗!哈哈哈……墨清砚爽朗地笑出声。这下不单是陈潇,连其他影卫都感到这个场面十分惊奇——高贵清冷的墨少将,私下被其他官家公子称为“墨爷的主子,居然也能笑得这么自然无拘束,他们真是第一次看见,觉得神奇得很。

小说《开国皇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开国皇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