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

>

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

那位是杨公子 著

云霜 古代言情 薛婉

《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主角薛婉云霜,是小说写手“那位是杨公子”所写。精彩内容:【古言宅斗 穿越架空 王爷宠妻 世子火葬场】 薛婉穿了,穿到婆母直言休妻当日。 原主成亲三年,她温顺娴熟,侍奉公婆、体贴丈夫、善待姑子、妯娌和善,却因无子被婆母逼夫君休妻。 薛婉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撂挑子回娘家。 可哪知这一回,竟搅得她的生活天翻地覆。 野外一场欢好,姻缘牵上了红线。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在薛婉眼中,没有休妻,只有和离休夫;若想和离,宣平侯府自然得将陪嫁一并还于她。 却不料隐疾尚未公之于众,王书简竟想停妻另娶。 既然他无情,那休怪她无义! 薛王两家经和离一事,老死不相往来,更闹得宣平侯府成了京城一桩笑话。 再相见,王书简本以为一介下堂妇无人稀罕。 哪知那位下堂妇神采奕奕站在晋陵王身侧,如同一对神仙眷侣,刺痛了他的双眼。 顾长渊轻蔑一笑,揽过身旁巧笑嫣然的女子,对着不远处的王书简道:“王世子,本王现如花美眷,谢你成全。” 王书简:……(吐血!)...

来源:fqxs   主角: 薛婉云霜   更新: 2024-01-10 22: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薛婉云霜,文章原创作者为“那位是杨公子”,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举目四望,却见车厢中泛着一丝亮光。正斜躺在她身旁的俊美男人,他剑眉入鬓,鼻挺唇薄,身材高大却又不粗犷。他的一头墨发四散开来,又平添了几分诱人沉醉之色。而此刻,他紧闭着双眸,呼吸平稳有力,像卸下了一身疲惫...

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第5章 黄金十万两在线免费阅读

次日,乌云压顶,一阵冷风透过车帘,吹进了缱绻旖旎的车厢中。

薛婉从腰酸胀痛之中醒来时。

她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凉意,下意识往热源处挪了挪,却不料刚碰触到温热的肌肤,软软的,有点儿Q弹……

令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薛婉睁开了双眼,她侧过身凝眸一瞧,却见自己身无寸缕,枕在俊美男人胳膊上。

两人就好似……

好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相互依偎着……

“我去……!薛婉吓得一哆嗦,不由得惊坐了起来,慌乱地扯了件外袍盖在身上。

可身上,被反复碾压过的疼意。

却提醒着她……

她就这么跟人睡了?!

薛婉心中一颤,面上有些急促不安。

举目四望,却见车厢中泛着一丝亮光。正斜躺在她身旁的俊美男人,他剑眉入鬓,鼻挺唇薄,身材高大却又不粗犷。

他的一头墨发四散开来,又平添了几分诱人沉醉之色。而此刻,他紧闭着双眸,呼吸平稳有力,像卸下了一身疲惫。

薛婉后知后觉回过神,默默垂下眼睑,双臂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

心里却回想起昨夜里发生的一切。

她与云霜主仆二人被黑衣人以剑要挟,命悬一线之下被逼而来,只好舍身救人。

可……可她是有夫之妇,这就难办了。

薛婉咽了几口唾沫,面色渐渐发白。

不!

不行!

这件破事,绝不能让侯府中人知晓。

薛婉强撑着身子站起身,可身下的撕裂之感却分外地明显,她不由得“嘶……一声,屈膝拿起散落的衣裳,将衣裳一件件穿好,准备偷溜出这一辆令人羞耻的马车。

或许,她的这一连串的动作声较大。

原本沉眠的俊美男人睁开眼,抬起眸,就看到正在穿着衣裳的薛婉,而往下一瞥,视线不经意间却落在软垫上的一点点暗红,他一双好看的剑眉拧成一团。

怎么……

怎么昨夜就发生了?

薛婉神色微微一怔,感觉脸上一阵灼热。

既然他醒了,那自然也就好办了。

下一刻薛婉敛了敛眸,脸上装作若无其事,朝着俊美男人面不改色道“喂,昨夜之事,非你我二人之所愿。

“咱们是陌生人,就当作无事发生罢。

说完不待对方回答,就掀开了马车帘,往地上一跳。刚一下马车,却见蒙面黑衣人环胸抱剑,静候在一旁。

薛婉咬牙切齿“送我回去。

黑衣人却未搭理她,侧身绕过了薛婉,他隔着一道马车帘,朝马车中的俊美男人拱手,“主子。

话刚落,只见俊美男人单手掀开车帘,他浅浅披着一件玄色外袍,自顾下了马车,对着黑衣人吩咐“凌一,去打一只野味。

“是。黑衣人躬身,便飞身跃起。

薛婉气的牙痒痒,心里生出一股悲愤。

这黑衣人说话不算话,昨夜强行带她来,白日完事后又不送她回去。

而且,她才对俊美男人说了一些狠话,现在又要同他单独处在一块。

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啪——

薛婉紧攥着衣角,压着心中的恼意。

俊美男人行至她身前,琢磨了一会儿,率先试探出声说道“姑娘,在下叫顾长渊,你可唤我顾公子。

“这山郊野外,若不您同在下用完早膳,我再让凌一送你回去,可好?

话落几息,对方却未曾应答。

顾长渊拧了拧眉,心里却有些郁闷。

刚才醒来时,想到二人坦诚相待一夜,确是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但眼前这女子,直言分道扬镳,却令他心里很生气。

怎会有女子失了清白?

不找他这个‘凶手’负责,而是一言不合就跟他划清界线?

顾长渊眸色一暗。

可转念一想,既然他们已有夫妻之实,那他自然得妥善处理此事。

恰在这时,凌一拽着一只肥野鸡过来,他将处理好的野鸡恭敬递给顾长渊,“主子,一只野鸡。

“好,你先退下。

顾长渊颔首,伸手接过了野鸡。随后,他捡了些柴禾堆起来,就地熟练地生起火,开始烤鸡。

薛婉目瞪口呆。

方才先目视黑衣人离开,后来又看见俊美男人亲自烤野鸡。

这非比寻常的操作。

甚至颠覆了对他的矜贵印象……

火堆中的木柴烧得“噼里啪啦……作响。

顾长渊从容不迫,他一手执着串好野鸡的树枝,另一只手用木棍扒拉着火堆木炭,随口一说了句,“坐下罢。

“哦。薛婉摸了摸咕咕作响的小肚子,便找了一处位置坐下。

而这会儿,两人之间一阵静默。

不知过了多久,顾长渊翻了翻烤野鸡,见它熟了,便撒上盐巴,趁着它热乎乎时,扯下一个鸡腿递给薛婉,“吃吧。

“谢谢。薛婉感激道。

顾长渊轻挑了挑眉,却并未开口说话,只自顾自地撕了一块鸡肉下来,放入口中,细嚼慢咽地品尝了会,才意犹未尽道“嗯,还不错,快些吃吧。

薛婉讪笑。

她低下头,看了眼手中肥嫩嫩的鸡腿,咬下一口嚼了嚼。

这野鸡腿肉,确实焦黄里嫩耶!

她大口的啃了起来,嘴里不禁赞叹道“欸,顾公子,您的手艺很棒哟!

顾长渊定睛地望着她,眉眼含笑“给,那你多吃点儿。正说着,他就将手中的另一个鸡腿递给薛婉,继而试探性地问“姑娘,您可否告知在下姓甚名谁?

薛婉微蹙了蹙眉,没接话。

她原本是打算今日一别,就永不再见,却未曾料到对方要追究她的来历。

薛婉静默不语,垂下眼眸,岔开话题,“顾公子,可否让您手下现在送我回去?

顾长渊紧蹙起眉头,心里却不太甘心,他看着眼前的女子,起身朝她行了个大礼,“姑娘,昨日在下不慎中了媚药,毁你清白,于心有愧且不安。若你今日告知在下出处,我不日后必定上门求娶。

薛婉愣怔了一瞬,她连忙朝对方摆手,有些吃惊道“啊这……这倒不用。

“若你良心有愧,那就给我十万两黄金,外加一碗避子汤。

小说《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休妻时你没吭声,我出墙你急什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