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软肋

>

软肋

佚名 著

厉时律 现代言情 许漾

现代言情《软肋》,是作者“佚名”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厉时律许漾,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离婚那天,许漾倒在血泊中,听见厉时律冷酷无情的声音:“先救以彤要紧。” 泪从她眼角滚落,原来三年感情还是抵不过许以彤在他心中的地位,许漾心如死灰,假死逃生,远赴国外。 六年后,震惊整个音乐界的大师Y横空出世,一时之间,人人追捧,恨不得花百亿雇她出山。 再次重逢,许漾看见前夫红了眼眶:“小漾,当年是我对不起你。” 许漾笑颜淡淡:“不好意思厉先生,我们不熟。”...

来源:qwwrkbd   主角: 厉时律许漾   更新: 2024-01-10 23: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佚名”又一新作《软肋》,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厉时律许漾,小说简介:当被告知许漾根本没回来过,她以为又出了上次那样的事,赶紧打电话给厉时律。得知许漾已经失踪了三天,厉时律只觉得头晕目眩,心突突直跳,像是要从胸膛里窜出来。三天,三天能发生的事太多了,她那么大的肚子,就是饿上三天也受不了。“小川,小漾失踪三天了,你叫上所有人跟我去找她...

第39章

许漾听的连连后退,所以说,厉时律最后还是会选许以彤,他们的孩子是危险的。
她捂着嘴从病房里跑了出来,若非亲耳听到,她还不能下定决心,这样也好,对他们都好。
回去之后,她告诉张妈自己要回娘家住几天,让张妈休了假。
而后便打电话给梁尘飞,“尘飞,我决定了,我要离开这里,这一次还是要麻烦你。
“义不容辞。
梁尘飞知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许漾的心里何曾有过自己?但没关系,他们青梅竹马,从小时候记住这个名字起,他就一辈子注定要被这个名字绑住了。
他准备了一艘小船,打算带许漾去一个没什么人知道的小县城,这些准备他早就在做了,只要许漾要用,他们随时都可以走。
当天晚上厉时律还是没有回来,许漾没带什么,只有那把古琴和一张存着自己积蓄的银行卡,和厉时律有关的一切都安安静静的被放置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
看看这些,她才发觉夫妻三年,她们之间唯一有意义的东西,居然是那份离婚协议书。
放下钥匙锁好门,她趁着夜色和梁尘飞一起离开,没有回头看一眼这个她住了三年的地方。
三年的时间编织的一场梦,终究是她亲手让梦醒了。
以厉时律的心思,发现她不见了一定会先在城内找,然后封锁水陆空所有的通道,所以她必须连夜离开。
晃晃悠悠的小船让她吐的胃里只剩下酸水,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逃离她这二十多年来最爱的男人。
张妈回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看到家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桌子上都落了一层薄灰,她打扫了卫生,买好菜顺便去许家想接许漾回来。
当被告知许漾根本没回来过,她以为又出了上次那样的事,赶紧打电话给厉时律。
得知许漾已经失踪了三天,厉时律只觉得头晕目眩,心突突直跳,像是要从胸膛里窜出来。
三天,三天能发生的事太多了,她那么大的肚子,就是饿上三天也受不了。
“小川,小漾失踪三天了,你叫上所有人跟我去找她。
一边拨通顾川的电话,厉时律一边往外走,他难以想象许漾这三天会经历什么,难道又是母亲做的?
给许漾打电话显示关机,他心慌的更厉害了,幸好许漾的定位是手机关机也能显示的,见定位在一个小县城里,他和顾川带了最精锐的保镖赶了过去。
车上,他心神不定的抓着头发,“你说母亲会不会伤害她?都怪我,要是我每天回家就不会被钻了空子,小川,她不会有事的吧?
“阿律你冷静点,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
“我怎么冷静!厉时律的精神极度紧张,“她月份那么大了,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他们开车用了一整天才赶到,天色已经黑透了,跟着定位找到许漾的位置,一扇木门相隔,厉时律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才抬脚将门踹开。
许漾听到踹门声吓得连忙起身,在梁尘飞的搀扶下出门来看。
四目相对,厉时律在看到她平安的那一刻是有一瞬的欣喜的,但再看到她身边的男人,真相冲破头颅。
原来,她是逃跑了啊!
“呵,许漾……
他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讲不出话来,这一瞬间他所有的担心、焦急、自责都变成了一场大笑话,一把戳在他心窝子里的利刃。
而看到他找到这里,许漾立马松开了梁尘飞,下意识把他挡住,“阿律,这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她还在护着他!
厉时律指着她气极反笑,“许漾你真是好样的,要不是有这定位,要不是我找了过来,你还打算生了孩子和他过是吗?
定位?
许漾看到他手机屏幕上的绿色标点,再看看自己的手机,“你一直在监视我?所以你上次能那么快找到我,是因为你早就在我手机里装了这个东西?
“没错!厉时律狠狠将手机砸向地面,“我当然要监视你,你他妈别忘了你肚子里是老子的种,你想让我厉时律的孩子生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叫一个野男人爹,你做梦!
震惊、气愤、痛心,无数种情绪交杂,许漾是没想到这场逃跑居然毁在了一部手机上,更痛心直到今日,厉时律还在揣度她和梁尘飞的关系。
“厉时律,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以前也就罢了,她以为至少这段期间以来,她的心意如何,这个男人总是能感受到的,原来她从没被信任过。
“相信?厉时律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他的指尖在两人之间打了几个来回,“你让我相信你什么?我要信了你,你就可以得偿所愿,和他双宿双飞了是吗?
梁尘飞终于听不下去,“厉时律,你少侮辱小漾,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好事,有什么资格指责小漾?
“小漾?妈的这个名字也是你配叫的?厉时律冲上去就是一拳,顾川根本拦不住,只能拉走了想拉架的许漾。
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最后梁尘飞被打晕装进了后备箱,许漾也被带了回去。
回程的路上,许漾坐在保姆车里,对面是鼻青脸肿的厉时律,一双淬了毒的眼睛死死盯在她身上。
“阿律……
就在许漾想要故技重施,试图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时,厉时律打断了他。
“你敢开口为他开脱一句,我就把他从车上扔下去,是死是活看他的命。
许漾终于没再说话了,也没再看他一眼,回去也毫不意外的被关了起来。
“张妈,断掉家里的网线、电话线,除了江大夫不允许任何人探视!
厉时律亲手锁上了卧室的门,“你可以选择不吃饭来逼我,那梁尘飞就会没命。
临关门之前,许漾用手卡住门缝换了一句话的机会,“你会用我们的孩子救她吗?

小说《软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软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