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渐入欢愉

>

渐入欢愉

佚名 著

厉则深 现代言情 许清雅

小说叫做《渐入欢愉》,是作者“佚名”写的小说,主角是厉则深许清雅。本书精彩片段:离婚那天,许清雅倒在血泊中,听见厉则深冷酷无情的声音:“先救以彤要紧。” 泪从她眼角滚落,原来三年感情还是抵不过许以彤在他心中的地位,许清雅心如死灰,假死逃生,远赴国外。 六年后,震惊整个音乐界的大师Y横空出世,一时之间,人人追捧,恨不得花百亿雇她出山。 再次重逢,许清雅看见前夫红了眼眶:“小雅,当年是我对不起你。” 许清雅笑颜淡淡:“不好意思厉先生,我们不熟。”...

来源:qwwrkbd   主角: 厉则深许清雅   更新: 2024-01-10 23: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渐入欢愉》是作者““佚名”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厉则深许清雅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不和他待在一个空间里,许清雅就觉得没有那么窒息,为了养好孩子,她这几天都没有出门,精神倒是好了不少。这天,她正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就听到了许以彤的声音。“姐姐,听说阿深好几天不回来了,你一定觉得很无聊吧,那妹妹来陪你聊聊天。”许以彤当然不是来陪她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许清雅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你又想...

第16章

浴室里的水声不绝于耳,许清雅反复搓洗着自己,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一身的屈辱洗个干净。
腹中的孩子好像能体贴她的心情,轻微的胎动让她回过神来,轻轻将手覆盖上去,似乎这样孩子也能感知到她。
“孩子,妈妈一定会护着你,让你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
这成了她唯一的信念,有了这个孩子,不管厉则深怎么磋磨,她都一定要忍!
从浴室出来已经是半夜,即便许清雅不断给自己洗脑,却还是难逃失眠的结果,以至于第二天的脸色十分难看,想到还要面对厉则深,她的脚步有些踌躇。
张妈看她这个样子着实心疼,将早餐都端了上来,“先生昨天晚上就走了。
“那他又说什么了吗?
张妈摇摇头,“太太,先生他其实也是太在乎你了……
许清雅苦笑,这都不重要了,幸好厉则深再生气也没有禁止她外出。
不和他待在一个空间里,许清雅就觉得没有那么窒息,为了养好孩子,她这几天都没有出门,精神倒是好了不少。
这天,她正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就听到了许以彤的声音。
“姐姐,听说阿深好几天不回来了,你一定觉得很无聊吧,那妹妹来陪你聊聊天。
许以彤当然不是来陪她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许清雅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你又想说什么?
“你这幅心如死灰的样子是摆给我看的吗,那我可太喜欢了,许清雅你早该放手的,明知道阿深心里根本没有你,你还执迷不悟就是你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如果你是来告诉我这些,那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当然不止这些,许以彤的音调抬高了些,“难道你不想知道阿深不回来的这些天,都在哪里吗?
这言外之意当然就是她知道,或者说,厉则深根本就是和她在一起。
尽管许清雅已经努力强迫自己不要去在乎这些,可还是睁开眼睛,试图从许以彤的脸上看出一丝撒谎的迹象,然而当她的眼神扫过许以彤脖子上的那块红斑时,她再也没办法抵制内心的汹涌。
她承认,说不在乎现在还为时过早。
而她的沉默就是许以彤正想看到的了。
“先生。
张妈的声音将两人之间的硝烟瞬间转化为无声,许以彤总是在看到厉则深的第一时间便盈盈上前,而许清雅也永远是在后面默默看着的哪一个。
“阿深,我来看看姐姐,还带了些点心来,这都是我自己亲手做的,要是姐姐喜欢吃,以后我就经常做了送过来,毕竟都离得这么近了。
她搬到这边来住了?
钝痛感从胸口蔓延至全身,许清雅只觉得每一次呼吸都显得沉重,而厉则深一言不发的盯着她,俨然是在等她做出反应。
她慢慢起身,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我怀着孕胃口不好,你以后不用麻烦了。
“姐姐是不是怪我?许以彤的声音很快带上了哭腔,“是不是怪我得了这个病,才让姐姐不得不怀孕,都是我不好,所以姐姐才连尝都不肯尝一口我的点心,姐姐不会原谅我了吗?
许清雅一时还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她难道应该承认?那不就等于承认她不愿意怀厉则深的孩子,那厉则深就会有千百种方式来打掉这个孩子。
在厉则深的眼里,她只能不配怀这个孩子,却不能不愿。
“过来。
厉则深的声音让她如坠冰窖,她上前从桌上拿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机械的咀嚼着。
尽管看到这一幕,厉则深也并没有多痛快,但他就是要看着这个女人做遍她不愿意做的事。
没有喝水,许清雅如同一个被抽干了灵气的破碎娃娃,慢慢吃完了整盘糕点。
“好吃吗?
许清雅点了点头,反正厉则深就是为了看她不好受罢了,又不是真的关心这糕点的味道。
看她木讷的样子,厉则深非但不快,反而更是气闷,“好吃你就多吃点,以后每天以彤做好了,都会给你送过来。
目送着两人离开,许清雅的脸上滑过两行清泪,很快她就又冲到卫生间拼命地呕,可是糕点太干,她几乎喘不上气,脖子上已经青筋暴起,也呕不出多少。
回到许以彤家,厉则深良久都没有做声。
直到坐在餐桌前,面对一桌精心制作的菜肴和精心打扮的人,厉则深仍旧没什么心情。
许以彤可不信自己这么用心,眼前的男人会不心动,这花前烛下,又看着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哪个男人的心思能坐怀不乱?
因为喝了酒,她原本白皙的脸上透着红晕,走路也有些飘飘然,跑两步就倒在了男人怀中。
这么明显的暗示,厉则深却眉头紧锁,酒精的作用下,眼前红唇交叠,可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却是一张没有多少血色还总是透着隐忍的眸唇。
回到卧室,许以彤慢慢闭上眼睛,以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早点休息。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下来浇灭了所有的热情,她迅速起身拉住男人的手,“阿深,我们早该这样。
厉则深抽回手,“你喝多了。
“阿深,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连我的手都没有主动拉过,是不是因为觉得亏欠姐姐?是不是我得了这个病,让你不得不和姐姐……
“以彤,男人的语气明显加重了,“你身体不好,早点睡。
为数不多的耐心已经消耗干净,厉则深起身离开,他并非什么坐怀不乱之人,可对于许以彤,甚至是今天这个情状,他都一点意思没有。
坐在客厅里,听着许以彤房间传来细微的抽泣声,他只觉得烦乱。
还盼着他能去而复返的许以彤,半个多小时后也知道自己今晚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
凭什么?许清雅那个贱人都能怀上孩子,她却连个亲近的机会都没有?
但想想今天的事,许清雅还能得意几天?厉家的孩子,怎么能从那个贱人的肚子里爬出来?

小说《渐入欢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渐入欢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