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

>

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

佚名 著

吕代宗 江稚鱼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稚鱼吕代宗,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全家读心 团宠 爽文 甜宠 发疯 无脑 宅斗 宫斗 空间】江稚鱼穿书了,穿成了爹不疼、娘不爱,被女主陷害,还被皇子砍头的可怜小炮灰。养女女主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爱,却和男主一起,陷害养父丞相意图谋反,全家满门抄斩。男主登基,封女主为后,十里红妆,羡煞天下人。只可惜江稚鱼全家,都是他们的踏板。看着恋爱脑的姐姐,江稚鱼轻叹:【你心目中的良人,不仅心中另有他人,还合伙想要你的命呢!】恋爱脑姐姐:!!!看着双腿残疾,还身中十几种剧毒的大哥,江稚鱼活动手腕:【少年将军落得如此下场,美强惨实锤,不过幸好,我能治!】大哥站起来后,重回战场,军功赫赫。【二哥啊,你被亲信背叛,被敌军俘虏,受尽了屈辱啊!】【三弟啊,你被白月光当备胎,名落孙山,身旁的几个好友,也都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啊!】吐槽着,全家都逆天改命了。姐姐拳打渣男、哥哥、弟弟也成了权臣!江稚鱼:?!这走向怎么不对...

来源:qwwrkbd   主角: 江稚鱼吕代宗   更新: 2024-01-10 23: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佚名”的《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江稚鱼跟着江素兰走,刚走到院子门口,就闻到了里面饭菜的香味。她顿时就如脱缰野马般飞奔而去,桌上琳琅满目:金丝乌骨鸡、珍果椒盐虾、蜜香莲子汤,还有贵妃红、金乳酥等。古代的伙食这么好的吗?江稚鱼边吃边眼含热泪,她以前,过的是什么苦日子啊!江素兰以往晚上只喝汤,今日看江稚鱼吃得颇有食欲,也跟着吃了几口。不...

第10章

江稚鱼还在嘤嘤假哭,心里疯狂吐槽
渣爹啊,你可睁睁你那眼睛吧,你身后那可不是清纯小白花,那是食人花啊!
江昭荣???
本来好好的一场良缘,全被这个女人毁了!居然还偷偷要给我娘下药!这阴险的女人渣爹也敢和她睡觉?不怕晚上被她勒死!
江昭荣!!!
许悠然“……下什么药?怎么下药?
江稚鱼不再开口,江昭荣和许悠然对视一眼,许悠然率先收回了视线。
最开始的时候,她不是没有过期盼,可丈夫给她的回应是什么呢?对杜氏越来越多的偏爱,甚至将她的女儿,一个没名没份,让她沦为全天启笑柄的人,高嫁给了提督次子。
她对他,又还能有什么情谊呢?
江昭荣的视线放在后面被侍女搀扶着的杜月兰身上,她一袭白色的衣裙,十分素净,眼里满是泪水。
若是从前,他肯定会心疼地上前安慰一番,可现在听完江稚鱼的话,他突然觉得有些膈应。
穿这么白这么素净,还哭唧唧的表情,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死了,她在给自己守孝呢!
江昭荣眼里闪过嫌恶“相府是没钱了吗?穿这么素作甚?!
杜月兰一愣,两行清泪便滑下,看得江昭荣又是一阵心烦,甩袖径直进了府。
她要表演的人走了,杜月兰拿帕子擦了擦泪,没看其他人一眼,转身也走了。
娘亲不怕啊,有我在,这个阴险的女人别想害你!
许悠然皱眉,害她?那杜氏能有什么本事害得了她?
她屏息凝神听着,江稚鱼却不说了。
许悠然“……
说啊,要不咱说出来呢?不过这杜氏在这天启没个娘家也没后台,她要怎么害自己?
许悠然抬手摸了摸江稚鱼的头,就听见她砸吧了两下嘴“饿了。
许悠然轻笑“已经做好了,回你们的院子去吧。
江稚鱼点着头,也没忘了马车里那两只野兔,示意侍女拿下来。
相府很大,以严格的中轴对称构成三路多进四合院落,布局规整,端方有序。
江素兰和江稚鱼一个院子,二哥江闻璟和弟弟江泊简一个院子,大哥江康安和宋时微一样,都是单独一个院子。
江稚鱼跟着江素兰走,刚走到院子门口,就闻到了里面饭菜的香味。
她顿时就如脱缰野马般飞奔而去,桌上琳琅满目金丝乌骨鸡、珍果椒盐虾、蜜香莲子汤,还有贵妃红、金乳酥等。
古代的伙食这么好的吗?
江稚鱼边吃边眼含热泪,她以前,过的是什么苦日子啊!
江素兰以往晚上只喝汤,今日看江稚鱼吃得颇有食欲,也跟着吃了几口。
不知怎么回事,她现在看江稚鱼,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厌恶,相反,还特别想亲近她。
她们是亲姐妹,若不是江稚鱼之前做的事十分娇蛮恶毒,自己也不至于如此嫌恶她……
不对!
江素兰收敛眼眸,若是她不能听到稚鱼的心声,再今日五皇子送玉佩时,自己肯定不会明白她的阻止,只会更加嫌恶她。
难不成,之前稚鱼做的那些事,都是在提醒他们?为了他们好?
妹妹一心想着哥哥姐姐,而他们……
江素兰怔怔凝视着江稚鱼,扶着桌子的指尖用力到发白。
江稚鱼莫名回望着她,就看见她猛地站起来,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奇奇怪怪的。
江稚鱼嘴里嘟囔着,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
宋时微坐在桌前,一张纸条被她捏在手里,她看完上面的字,举着纸条放在烛火上,任火苗一点点蚕食。
“江稚鱼,宋时微眼里闪动着火苗,她今天和江素兰呆了那么久,没理由不告诉江素兰自己的计划。
只要还没传到江昭荣耳朵里,自己就还有机会。
江稚鱼不好对付,她那个病秧子姐姐还不好对付吗?
……
与此同时,萧思远把自己美貌的侍妾抱上了床,看他脸色不好,侍妾拿出了十二分的功夫讨好着他,好不容易哄得他心情好些,愿意于自己行房了。
结果还没动作几下,侍妾就感觉一股暖流注入。
这么快?
她咬着唇畔,娇怜地看着萧思远,萧思远脸色发青,再度撞了过去。
这次只坚持了十秒。
萧思远怒目圆睁,像是被惹怒的狮子一般,他不信邪地继续折腾着,翻来覆去了一晚上。
直到天色微明,萧思远突然发现,自己那活,好像立不起来了……
……
翌日清晨,江稚鱼还在睡梦中呢,一道啼哭声破空传来,直击她的耳膜。
她烦躁地在床上滚了两圈,掀开床幔“外头是谁大喊大叫呢?
好不容易能好好睡一觉不用担心丧尸了,非得再安排个熊孩子是吧?
屏风外侍女们正轻手轻脚准备盥漱的用具,听到她问话,为首的侍女竹影绕过屏风,边给她递上清茶边道“还不是二爷家那小子,要爬院里的假山被拦了下来,正发脾气呢。
江稚鱼轻抿了一口清茶,闻言嗤笑“拦他做什么?你拦他,那些不知好歹的还蹬鼻子上脸,让他摔一次,就知道厉害了。去,告诉外面,别拦着,让他爬。
竹影点头应是,出去没一会,外头的啼哭声便没了。
江稚鱼也没了睡意,但也不想起,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蚕蛹。
竹影口中的二爷,便是她爹的哥哥,江建进,名字是个好名字,但他人却一点配不上,好吃懒做、贪财好色。
本来这个丞相二哥,得了个清闲的官职,俸禄也足够他生活了。
可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竟学会了贪污,甚至还贪了皇帝用来赈灾的钱。
若不是江昭荣力保,还把江建进这几年的钱财和宅院全部上缴,恐怕他的那颗脑袋也保不住。
命是保住了,但做出这等事,今生是别想再入朝为官了,于是江昭荣就动起了送他回老家的心思。
但见惯了天启的奢靡,江建进又怎么甘心回到那穷苦之地?
而他们的娘,江老太太也是个拎不清的,二儿子干嚎了几声,就硬是逼着江昭荣收留了他。
如今一家几口全住在相府里,不仅没有寄人篱下的姿态,还因着老太太的偏爱和江昭荣的纵容,倒更像是相府的主人。
回忆着剧情,江稚鱼在被窝里沽涌了几下,心里想着三二一,下一秒,就听见了响彻云霄的痛哭声。
她嘴角顿时翘起,比AK都难押。
这好戏可不能不看,她翻起身,从侍女手上接过披风就往院子里跑。
一个六、七岁的小胖子哇哇大哭,旁边围了一圈的侍女哄着,小孩的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脸上满是血。
呦,还是脸先着的的,这下肯定长记性了吧。
刚出门的江素兰“……

小说《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