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二嫁高门

>

二嫁高门

灰喜雀 著

江寅白 现代言情 魏景薇

小说叫做《二嫁高门》是“灰喜雀”的小说。内容精选:宅斗 重生虐渣打脸 锦衣卫甜宠追妻魏景薇是魏家嫡出大小姐,心仪状元郎君,下嫁给他。大婚当日,夫家串通大夫以她身子有恙为由,从此冷落她十年。她自认愧对梅家,管理内帷,悉心教导过继儿子。终是熬垮了身体。直至最后养子功成名就,才知自己一直受到蒙骗。原来所谓的养子是她夫君在外和白月光所生之子,原来身体有恙,也只是托词!外室登堂入室,指着她鼻子说,是她占据自己的位置十年,现在是归还的时候了。魏景薇怒气攻心,吐血而亡。辗转经营数十年,没曾想,夫君不爱,就连孩子都是替他和他白月光所养。魏景薇不甘心,重活一世,她再也不劳心劳力,替他人做嫁衣!她要血债血偿,让所有人,都一起腐烂。...

来源:qwwrkbd   主角: 魏景薇江寅白   更新: 2024-01-10 23: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二嫁高门》,主角分别是魏景薇江寅白,作者“灰喜雀”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被她的这一番直白的呛声,梅元青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这银子,是我许诺给她的她生活困苦,被我带来京里,我便要好好待人家一个月不过一二百两银子罢了,你有必要跟我这样急赤白脸的吗,魏——景——薇”莲儿气得就想走上去跟梅元青说道说道,还是苏儿及时拉住了她主子的事儿,小姐可以说他,他们下人可不行别到时候反而给小姐增添麻烦“你在外头养了外室,却要用我的钱,天下没有这个道理我虽然已经出嫁,但我魏家人...

第10章

这些世家公子从小浸泡在深宅大院里,对于一些东西的见识甚多,现下替陛下办理的案件就涉及到世家,平日里若是上门求问恐怕还有些难,但如今有了这些人的允诺,自己倒是可是省去不少力气。
不过他很快想到刚才那个熟悉的背影,眼中有些恍惚之色。
真是….好久不见。
入了柳府,看门的婆子在前面领路。
魏景薇有些怔忪地看着身旁的景色。她上一次来还是五六年前,如今她已经十八。
婆子把她带到一处屋子外,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魏景薇抬眸看向上面的匾额,碧溪堂。
刚迈步进去,便听到一道十分和蔼的声音响起,“是景薇来了吗。
上首坐着一位身穿暗紫色,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但面上慈爱的笑容做不得假。
看到此,魏景薇连忙上前行礼,抬头说话间,声音已有些哽咽,“外祖母,景薇来看你了。
柳家外祖母姓张,闻言笑着点点头,眼里亦有水光一闪而逝。
下首一位穿戴雍容华贵的妇人张嘴道“母亲,如今姐儿来看你,你当开心才是。
张氏点点头,朝着魏景薇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旁。
魏景薇徐徐上前,动作间头上的步摇和身上的裙子丝毫不见动,俨然一副教养十分好的世家贵女模样。
看得两人心中暗暗点头。
魏景薇坐到张氏身旁,亲热道“是景薇不孝,这么久都没来见外祖母。外祖母可有怪我。
张氏亲热地拍了拍她莹白的小手,温和道“没有,我知晓你也有你的不易。
闻言,魏景薇心中不是没有感动,但她很快压了下去。
然后陪着张氏亲亲热热地说了会儿话。
又跟她介绍,下首这位贵妇乃是她大舅舅的妻子,叶氏。
叶氏也是个爽朗之人,当下就抹了手上名贵的镯子给魏景薇做了见面礼。
聊到她如今在梅府,见魏景薇说话间有些愁苦之色,张氏当下眉头紧蹙,“可是这梅家对你不好?你跟外祖母说说。
魏景薇连忙摇头,“无事,我一切都好。外祖母别为我操心了。
张氏知道她没有说真话,见她不愿细聊,便寻了些别的话题继续聊了下去。
三人正聊着,一位模样出众的少女走了进来,她先是好奇地看了一眼魏景薇,然后低头朝着张氏和叶氏行礼问安。
“祖母,母亲。今日可是我来得不巧,府里来了贵客?
张氏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打趣道“哪里是不巧,这是太巧了,还不快来见见你正经的表姐。
柳美华心中顿时便有了数,笑着上前行礼,“表姐这出众的容貌,恐怕在整个京城里也是打着灯笼难找的。
魏景薇也站起身,避开她这一礼。
见她如此知礼数,张氏和叶氏也笑得更深了些。
柳美华这话也不是胡说的,眼前的魏景薇容貌瑰丽,眼眸鼻子脸蛋,无一不精美,活像是画中的人儿走出来。
“表妹谬赞了。真要说起来,你的容貌绝不在我之下。
见两人聊得不错,张氏便吩咐道“美华,你是我梅府的大小姐,便由你带着你表姐四处去逛逛,可要小心着些。
柳美华打趣道“怎的祖母今日如此紧张表姐,难不成我失宠了。
张氏当即大笑,“你个皮猴子,我哪一日不宠着你了。
她端看几人的互动,再看柳美华一身的锦衣玉服,环佩叮当,穿的带的无一不是珍贵异常,便知此人在府里应当极为受宠。
魏景薇敛眸附和了几句,便随着柳美华走出了碧溪阁。
一路看来,柳家不愧是老牌世家,眼前的亭台楼榭,假山流水清幽,无一不装点精美雅致,可见底蕴。
如今她的外祖父已经去世,家业据说是由大舅舅继承。
外祖父在世时,是骠骑大将军,手握重权,那时候的柳家可谓是在京城里是首屈一指的世家。
直至去世,柳家才沉寂了下来。
大舅舅随祖父从武,如今已然是五品的定远将军,正在边境为国效力。手握兵权,柳家自然在京城里也不容小觑。
想到上一世若她跟这个外祖家时常走动,何以被梅家逼到那等地步!
柳美华是个健谈的,一路上不停地给她介绍起院子里的景物和各方所在的院落。
“表姐,左边那是二房所在的院子,我们大房就顺着这条石子路往前走便到了。
魏景薇看她对其他房丝毫不提及,这才想起来。
柳家唯有大房和二房是嫡出,其余两房都是庶出,世家的庶出子长大后,要么是凭借自己出息独立出去,要么就是替嫡出打理府中一应事务。
两人来到了柳美华的院子,她底下的丫鬟忙给两人上了热茶和点心。
她刚一端起来,便知这茶不俗,雨前龙井,御赐的。
刚一入口,便十分回甘。
“表妹这茶可是寻常地儿见不着的。
柳美华笑了笑,脸上有些小女孩的得意,“表姐的舌头真灵,这茶是皇上赏赐给我爹爹的,爹爹知我爱茶,便又给了我。
“舅舅待你不错。
“表姐我随口一说,你莫往心头去。柳美华说出这些就后悔了,她听家里的长辈说过,魏景薇跟魏家的关系不怎么好。
“你说的是事实。
院子里风渐渐大了。
柳美华很快调整好自己,执起魏景薇的手十分亲热道,“风大了,表姐去我屋子坐坐吧。
她微微颔首,两人相携进了屋子。
刚一迈入,魏景薇鼻尖便闻到了一股奇特的味道,这味道异常的浓烈,浓烈的香味下,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味。
她立马想到什么,微不可见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柳美华好奇地看向她,“表姐这是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魏景薇瞥了一眼她挂在床头的那个荷包,微微摇了摇头。
“我身子最近有些不适罢了,表妹这屋子好生清雅。
柳美华的屋子倒不似一般世家大族摆满了珍贵的器皿或鲜花香炉,而是寥寥几幅画,和一些好看的白鹤花瓶。

小说《二嫁高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二嫁高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