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

>

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

江浩辰 著

宋以朗 林苏 都市小说

主角宋以朗林苏的都市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江浩辰”,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当生命开始进入倒计时,你还会在意一些小事吗?是的,悲催的我,碌碌无为的我患上癌症了,生命开始倒数。面对冷漠的妻子,我离婚。面对口出恶言的家人,我断绝关系。面对天天逼他的领导,我彻底发疯。大家都在想:疯了,他疯了。但是就在他陷入绝望无法自拔的时候,一束光照进了他的世界。她说:“算我求你了,好好活着好吗?”所有人路着求他接受治疗,他都无动于衷,但是他的小姑娘在他面前哭红了眼,怎么办呢?他又突然想活着了,他还能活着吗?...

来源:cdlb   主角: 宋以朗林苏   更新: 2024-01-11 11: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江浩辰”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内容概括:宋以朗本想拒绝的,但是秦婉婉说:“我才下班,还没来得及吃饭,宋先生真的不愿意舍命陪君子吗?”于是,宋以朗的脚尖转了个方向,朝着秦婉婉走了过去:“那不是正巧,一直在你家蹭吃蹭喝,还没好好请你吃个饭,不如就今天吧,我请客。”秦婉婉停下小电驴,跑进了店里:“那宋先生等等我,我去拿个东西。”宋以朗便明白为何...

第14章

等宋以朗忙完开车回到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宋以朗在车里抽了几根烟,这才下车,就感觉阵阵冷意袭来,宋以朗裹了裹大衣,便朝着二楼走去。

谁知刚要上楼,就看到一辆电动车行驶了过来。

秦婉婉的声音随之响起“哈喽,宋先生,一起去吃夜宵吗?

宋以朗回头,秦婉婉正戴着头盔朝着他挥手,笑得那叫一个开怀。

宋以朗本想拒绝的,但是秦婉婉说“我才下班,还没来得及吃饭,宋先生真的不愿意舍命陪君子吗?

于是,宋以朗的脚尖转了个方向,朝着秦婉婉走了过去“那不是正巧,一直在你家蹭吃蹭喝,还没好好请你吃个饭,不如就今天吧,我请客。

秦婉婉停下小电驴,跑进了店里“那宋先生等等我,我去拿个东西。

宋以朗便明白为何会在这个时候遇到秦婉婉了,本来秦婉婉下班后可以直接回去的,但还是来了店里。

原来…是为了拿东西。

没一会儿,秦婉婉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天太黑了,宋以朗也没看清是什么。

秦婉婉将袋子挂在车上,就又骑着小电驴过来“去前面的巷子随便吃点吧,你那车开不进去,坐我的小电驴去吧。

宋以朗没意见,当即就坐上了秦婉婉的后座。

晚风在耳边呼啸,秦婉婉的笑声也在黑夜中十分悦耳。

宋以朗“今天发生什么了?秦医生这么开心?

秦婉婉乐呵呵的回答“今天我把一个病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哦!我觉得我很厉害呢!

听着秦婉婉自豪的声音,宋以朗不禁也笑了“嗯嗯!秦医生真的很厉害。

听到宋以朗的声音,秦婉婉笑得更灿烂了。

她虽然今天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五个小时,但是好歹是有作用的。

从高中的时候,秦婉婉就发过誓,她一定不让爸爸的悲剧再在她眼前重演。

好在,这么多年的从医之路,她始终问心无愧。

骑着小电驴,几分钟就到了仕林夜市。

秦婉婉和宋以朗并肩走在夜市中,秦婉婉突然问他“宋先生,你吃过晚饭了吗?

宋以朗微微一愣,这才觉得自己饿得有些发慌,他诚实的摇摇头“没有。

秦婉婉脚步一顿“那午饭呢?你中午吃的什么?

宋以朗笑得有些尴尬“太忙了,没顾得上吃。

秦婉婉沉默两秒,表情难得的严肃“早上呢,你早餐吃的什么?

看着秦婉婉严肃的模样,宋以朗都想撒谎了,可最终,宋以朗说“我明天会按时吃饭的,秦医生别担心。

秦婉婉有些不可思议的问宋以朗“宋先生,你真的没有胃病吗?

宋以朗苦笑一声“是有点。

秦婉婉摇摇头“真搞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哪怕是有天大的事压下来,也不能不吃饭啊,人嘛,没人疼的时候,自己要学会自己疼自己的。

秦婉婉说完,拉着宋以朗的衣袖就走进了一个火锅店。

秦婉婉“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宋以朗没有矫情“不吃辣。

他现在吃不了辣,胃会受@不了。

秦婉婉“好的,那就吃个清汤的鸡火锅好了,我弄一碗超级麻辣的蘸水,宋先生就喝点鸡汤补补身体吧。

看秦婉婉把一切安排得明明白白,宋以朗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听你的。

秦婉婉没想到宋以朗会说这三个字,脸颊不禁热了热,却没说什么。

两人点完菜之后就坐着等吃的了。

等了一会儿,火锅没上来,服务员却端来一碗小米粥放在宋以朗面前。

宋以朗微微有些愣,这个时间点了…

居然还有粥可以喝?

宋以朗下意识的看向坐在对面的秦婉婉,秦婉婉也解释了“我让服务员去外面的小摊上买的,离得不远,很快就回来了。

宋以朗低头看着那一碗小米粥“不是…我是想问你,不是已经有火锅了吗?

秦婉婉双手撑着下巴,平静的开口“因为你一整天没吃饭了啊,你既有病,又还这么折腾自己,直接吃饭对胃不好,小米粥养胃,你先喝点暖暖胃,等会再吃饭。

宋以朗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感谢秦婉婉。

但秦婉婉却很大方“宋先生不是叫我一句秦医生吗?医生就是要时时刻刻发挥作用呀,不用谢我,嘿嘿。

秦婉婉真的很善解人意。

但越是善解人意,宋以朗便越是不愿和秦婉婉有太多的交集。

以免最后沉沦,落得个支离破碎的结局。

宋以朗“秦医生很有心,多谢了。

这一句很客气。

惹得秦婉婉看了宋以朗好几眼,可宋以朗却还是当做不知道,低头喝着自己的粥。

直觉告诉秦婉婉,今天宋以朗肯定发生了很不开心的事情,但是宋以朗不愿意对她说。

他们现在,说到底也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尽管秦婉婉挺想知道的,但是也没资格过问。

火锅很快就端了上来,香味扑鼻,宋以朗刚刚喝了小米粥开胃,现在也觉得食欲大增。

秦婉婉自然而然的给宋以朗盛了一碗鸡汤,叮嘱说“喝了汤再吃肉。

宋以朗听话照做。

秦婉婉看着宋以朗的模样,忍不住弯了弯唇。

她在医院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但始终没有她和宋以朗第一次见面时,带给她的感触深。

宋以朗是挟着一身风雪走进来的,那眼神悲戚得让人不忍直视,明明是过年的的喜庆日子,但只有宋以朗,浑身都仿佛被黑暗包裹。

他似乎在外面冻得很久了,捧着热茶喝茶的时候,手都是抖的,水从宋以朗的脸上淌了下来,秦婉婉都分不清那究竟是融化的寒冰,还是宋以朗滚烫的热泪。

于是,秦婉婉对宋以朗产生了好奇之心。

这个时候的秦婉婉不懂,有一句话叫做好奇心害死猫。

此时的秦婉婉不禁在想,如果她刚才没有叫宋以朗吃夜宵,宋以朗是不是就回去睡觉了?

这个男人…

可真是半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火锅的热气往外冒,烟雾缭绕中,宋以朗突然说了一句“我今天是和我太太去离婚了。

啪嗒—

秦婉婉一时手抖,夹起的鸡肉掉在了桌上。

小说《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迟来的亲情太轻贱不稀罕了原名叫什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