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谢德音陆元昌章节目录

>

谢德音陆元昌章节目录

郑大钱 著

古代言情 谢德音 陆元昌

古代言情《谢德音陆元昌章节目录》,讲述主角谢德音陆元昌的甜蜜故事,作者“郑大钱”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前世,她被自己的丈夫亲手送到摄政王的床上去讨好巴结,产下一子后,被丈夫伙同贵妾虐杀,遇人不淑自己白白送了性命,含恨而终。一朝重生,她发誓要让够男人血偿,自己定要站到那权力的最高峰!虐渣男,撕白莲,蓄意接近前世那个占了她身子的权臣,借他之力虐渣复仇!直到有一天,她看到那个权倾天下的男人眼神浓烈且炙热眼神,方知与虎谋皮被反噬的危险…… 待她知道怕时,却被那个腹黑的男人掐腰逼至角落:“这会儿知道怕了?利用完我了就想跑?晚了!”...

来源:cdlb   主角: 谢德音陆元昌   更新: 2024-01-11 11: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谢德音陆元昌章节目录》是作者“郑大钱”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谢德音陆元昌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那夜......非她自愿?那夜的记忆虽然混乱,也依稀记得她神色迷离,双眸如痴如幻,如今想来,怕是也中了那腌臜的药想到陆元昌今早与自己讨差事时那讨好巴结的样子,周戈渊眼底一片冷意再看向谢德音时,触目所及是她含笑带讥的眸子里噙着泪,他轻咳了一声,目光旁落在看到她颈子上被自己咬出的淤青时,心底本来的那点似有若无的愧意便越发泛滥了陆元昌只拿她当晋升的工具,倒不如将她接去自己府中,日后照拂于她,也好...

第19章

青黛哪里敢吱声,只敢上前来将帐幔放下。

她往里瞥了一眼,看到床榻上躺着的二人,男子高大健硕,躺在榻上,越发的衬得她家小姐娇小,摄政王的朝服威严庄重,小姐衣衫素淡,这般躺在一起,竟有种说不出的般配和谐。

青黛赶紧收回自己的想法,只觉得不可思议。

小姐如今是平阳候的世子夫人,怎么都不该跟摄政王有关系。

便是真的跟世子和离了,摄政王这样的人物,侧妃的位置,只怕都轮不到和离之身的小姐。

若是这样没名没分的跟着摄政王,倒不如在平阳候府。

青黛满怀心事的退了出去,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若有所思。

谢德音这一睡,仿佛睡了许久许久,开始她像是在火炉中行走,走了许久才到了凉爽的地方,终于歇了口气。

可是没过多久,便有觉得身旁多了个火炉,她不自觉便想离那个火炉远一些,可是刚刚远离,那火炉仿佛有手有脚,竟然将她困在了一方天地里面不能动弹。

谢德音自小便怕热,梦里也觉得异常难受,身上汗津津的,只想将火炉推开。

待她终于清醒时,才发现,哪里是什么火炉,竟然是周戈渊这个狗东西!

此时正将她圈在怀里,头抵着她的额头睡着。

睡醒看到这样一张脸出现在眼前时,可想而知谢德音此时的感受,她想都没想便要推开他搭在她身上的胳膊,要远离他。

周戈渊在谢德音的推搡下,也已经醒来。

此时外间天色已经全暗了,屋内没有掌灯,他并未动弹,只睡意浓浓,声音微哑问道

“什么时辰了?

等了片刻见没人回答,他才睡意惺忪的坐起,依靠在床头,瞥了一眼里侧的谢德音,冲外面喊道

“来人。

青黛听到里面的声音,便急忙的进来,听到帐内喊着掌灯,忙摸索到桌边,将银灯点亮。

“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王爷,亥时了。

青黛上前将帐幔掀开,挂在一旁的金钩上,见小姐此时已经醒来,坐在里侧,垂首凝眉,手扶着自己的小腹,不知在想着什么,青黛有喜有忧。

“小姐,你终于醒了!您昏睡的这一天,快吓死奴婢了!青黛忍不住便红了眼眶。

谢德音抬头看到青黛,浑噩的神识渐渐清明了起来,昨晚发生的一切也都回忆了起来。

周戈渊皱眉,这里是王府,王府上下都知道他平日里喜静,若是他没发话,任何人不敢喧哗。

谢德音抬头见周戈渊神色不虞,便低声让青黛退下了。

“婢女没有规矩,吵着王爷了,臣妇代她赔罪。

周戈渊听着她的话,唇角微翘。

“臣妇?

周戈渊没有再多说什么,如此充满讥讽的两个字,便足以说明一切了。

谢德音脸色发白,眼中阴鸷之色渐浓,显然是昨晚的一切依旧刺痛着她的心。

谢德音知道,昨晚若是没有周戈渊,自己将万劫不复,这个恩,她记着。

“昨夜多谢王爷搭救,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就一个没齿难忘?周戈渊挑眉,上下打量着她。

他这种语气,这种目光,轻佻浮浪,强势中透出一丝不正经来,与他昨日夜里身披铠甲凛冽威武判若两人,带着三分压迫,三分占有欲,将男人的两面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曾经做过最亲密事情的男女之间,有一些心思是无需明说的,便是一个眼神都应明白对方的暗示。

谢德音自然明白。

她恨过周戈渊,尤其是知道他就是煜儿的生父,前世对煜儿不闻不问,间接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若是对陆元昌的恨意有十分,对周戈渊的恨意便有七分。

昨夜里,他肯来救自己,已经让谢德音对他的恨意减少,她中了药,那种情况下,他都没能趁人之危,而是应了她所求,保住了肚子里的孩子,就冲这点,谢德音对他的恨意已经淡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放下一切,甘心做他的玩物。

“改日臣妇定会备大礼,拜谢王爷的救命之恩。

谢德音一口一个臣妇,听在周戈渊的耳中及其刺耳。

“到了这番田地,你还想着回平阳候府,回陆元昌身边?

谢德音垂首敛眸,周戈渊看不清她眼底的思绪,只听她声音浅淡平静的说着

“臣妇毕竟是陆家明媒正娶的世子夫人,不回平阳候府,还能去哪儿。

她这幅平静淡然的模样,倒让他想起了昨天夜里,她手握着金钗疯狂刺向马庸的一幕,六十七处伤痕,那时得有多绝望,才迸发出如此大的恨意?

他又想到将她拽到身前时,她那双迷蒙却又带着恨意和执拗的眸子,笑的倾倒众生的问他怎么还没死的疯狂。

他无意识的抚摸着腰间的龙纹玉佩,好一会,开口道

“若是本王给你换个身份,留在本王身边呢?

说完,周戈渊自己心头也猛地跳了一下,似乎自己也没想到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说完后,忍不住睇了她一眼。

只见她抬头,有些诧异,又有些明了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轻笑一声低下头去。

“因何发笑?周戈渊抬手,将她下颌挑起,看着她眼睛,声音压低了几分“跟着本王,委屈你了?

谢德音面对着他恣睢的目光,没有丝毫躲避,只缓缓说道

“原先,好歹我是侯府世子妃,王爷只当我是个玩意儿罢了,如今王爷想让我做一个连姓名身份也没有的玩意儿,我不该笑吗?

周戈渊的眉目间染上了阴郁的暗芒,薄唇微抿,不知是该斥她一句不知好歹好,还是让她反省她一个二嫁之身能留在他身边已经是天大的荣幸!

他周戈渊便是再不堪,想要什么女人,还不屑让人勉强。

他松开手,嗤笑一声。

“看在谢家的面子上,才给你一份体面,让你留下,既然你愿意回侯府继续做陆元昌手里送给别人暖床的玩意儿,随你。

周戈渊抬脚便下了床榻,整理好衣衫后,偏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冷声道

“下一次,莫要指望本王再去救你。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不知为何,谢德音在他的声音中,听出来一丝恼羞成怒的成分。

小说《谢德音陆元昌章节目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谢德音陆元昌章节目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