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自己的私库

>

自己的私库

卜浯掏 著

湛绤 现代言情 路铎

现代言情《自己的私库》,是作者“卜浯掏”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路铎湛绤,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父皇破例给我修建行宫弟弟册封太子后,为了彰显我的恩宠不减,父皇又一次又一次给我保护赐我蟒袍,允我在京中有一支私军,甚至把自己的私库都给了我单单拎出任何一...

来源:投稿单本602   主角: 路铎湛绤   更新: 2024-06-03 12: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自己的私库》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卜浯掏”大大创作,路铎湛绤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只等公主。殿下为何还不露面?”门口传来沈颐安询问的声音。我坐在软塌上,看向已经走到身前的男人。沈颐安长得极为俊美,那张丰神俊朗的脸,第一次见面就印在了我心里。我几乎对他付出了所有的真心。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可这份心意却没有长出花儿来。纵使我心红如铁...

第一章

父皇破例给我修建行宫。
弟弟册封太子后,为了彰显我的恩宠不减,父皇又一次又一次给我保护。
赐我蟒袍,允我在京中有一支私军,甚至把自己的私库都给了我。
单单拎出任何一条,足以让其他的宗室子弟羡慕了。
可偏偏不够。
父皇去了之后,弟弟登基为帝。
旁人都以为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做人女儿和做姐姐毕竟是不同的。
可是他们小看了我。
也看错了我和弟弟的情谊。
我从长公主再次册封为大长公主。
尊荣无限。
我这一生,若说有什么挫折和困顿。
全都在沈颐安身上了。
“外面宾客齐聚,只等公主。
殿下为何还不露面?
门口传来沈颐安询问的声音。
我坐在软塌上,看向已经走到身前的男人。
沈颐安长得极为俊美,那张丰神俊朗的脸,第一次见面就印在了我心里。
我几乎对他付出了所有的真心。
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可这份心意却没有长出花儿来。
纵使我心红如铁,也难融他千尺冰。
沈颐安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公主大办寿宴本就奢靡逾制,宾客到席又不露面,实属不该……见我不说话,沈颐安眉头微皱,下意识责怪起来。
往常我很喜欢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喜欢他微凉低沉的声音。
今日却突然觉得意兴阑珊起来。
他知道我今日办寿。
见到我的第一面,说的不是生辰快乐。
而是日复一日的大道理。
“沈驸马,您难道没看见出门的三位太医吗?
宋嬷嬷忍不住出口提醒。
“长公主又哪里不适?
沈颐安叹口气。
“公主心里不快,自可直言相告,何需用这苦肉计?
我抬头看着他,心中酸涩难言。
我纵然骄纵,也曾有过一点小毛病想要他疼惜的情趣。
那是新婚头一年,我想给他一个特别的惊喜。
特意打扮的漂亮,骗他说生病,只等他到来。
可是后来……往事不堪回首。
看着一脸责怪的沈颐安,我自嘲笑了笑。
我这公主府何曾有过三位太医齐聚的情形?
他竟没有一点想打听我病情的想法。
或许说,他根本就不在意我。
“本宫素来骄纵跋扈,也不差这一点坏名声。
“不必再说,送驸马出去!
我不顾沈颐安脸上的震惊,着人送他出去。
这是我第一次对沈颐安不假辞色。
也是第…
父皇破例给我修建行宫。
弟弟册封太子后,为了彰显我的恩宠不减,父皇又一次又一次给我保护。
赐我蟒袍,允我在京中有一支私军,甚至把自己的私库都给了我。
单单拎出任何一条,足以让其他的宗室子弟羡慕了。
可偏偏不够。
父皇去了之后,弟弟登基为帝。
旁人都以为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做人女儿和做姐姐毕竟是不同的。
可是他们小看了我。
也看错了我和弟弟的情谊。
我从长公主再次册封为大长公主。
尊荣无限。
我这一生,若说有什么挫折和困顿。
全都在沈颐安身上了。
“外面宾客齐聚,只等公主。
殿下为何还不露面?
门口传来沈颐安询问的声音。
我坐在软塌上,看向已经走到身前的男人。
沈颐安长得极为俊美,那张丰神俊朗的脸,第一次见面就印在了我心里。
我几乎对他付出了所有的真心。
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可这份心意却没有长出花儿来。
纵使我心红如铁,也难融他千尺冰。
沈颐安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公主大办寿宴本就奢靡逾制,宾客到席又不露面,实属不该……见我不说话,沈颐安眉头微皱,下意识责怪起来。
往常我很喜欢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喜欢他微凉低沉的声音。
今日却突然觉得意兴阑珊起来。
他知道我今日办寿。
见到我的第一面,说的不是生辰快乐。
而是日复一日的大道理。
“沈驸马,您难道没看见出门的三位太医吗?
宋嬷嬷忍不住出口提醒。
“长公主又哪里不适?
沈颐安叹口气。
“公主心里不快,自可直言相告,何需用这苦肉计?
我抬头看着他,心中酸涩难言。
我纵然骄纵,也曾有过一点小毛病想要他疼惜的情趣。
那是新婚头一年,我想给他一个特别的惊喜。
特意打扮的漂亮,骗他说生病,只等他到来。
可是后来……往事不堪回首。
看着一脸责怪的沈颐安,我自嘲笑了笑。
我这公主府何曾有过三位太医齐聚的情形?
他竟没有一点想打听我病情的想法。
或许说,他根本就不在意我。
“本宫素来骄纵跋扈,也不差这一点坏名声。
“不必再说,送驸马出去!
我不顾沈颐安脸上的震惊,着人送他出去。
这是我第一次对沈颐安不假辞色。
也是第…

《自己的私库》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