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为了苟命,我演技一路开挂

>

为了苟命,我演技一路开挂

柳清晚 著

古代言情 庄绾 裴荇居

庄绾裴荇居是古代言情《为了苟命,我演技一路开挂》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柳清晚”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又名《为了苟命,我伪装成大佬的白月光》【搞笑\\/甜文\\/真香打脸\\/欢喜冤家\\/假戏真做】庄绾穿书了,成了抄家斩首的罪臣女。按照剧情,她将被送入教坊司沦为达官显贵们的玩物,最后凄惨而死。庄绾:我特么得罪哪路神仙了?TAT此刻,刚刚抄家结束,眼看就要被官府的人带走,她咬牙冲出门抱住了一个男人的大腿。众人惊慌失措:“放肆!居然敢冲撞帝师!”男人也沉脸看她。庄绾泪眼楚楚,深情款款地迎上他的视线:“玙之,我是绾绾啊,我们曾私定终身您忘了?”众人大惊!男人错愕!*庄绾选了个最强悍的男人抱大腿。书中,裴荇居光风霁月不近女色,乃本朝帝师,幼帝心腹,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滔天。此时因受伤失忆,半年后才恢复,她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先苟住小命,然后再借故“和平分手”远走高飞。为博取信任,庄绾甜言蜜语连哄带骗,一副爱他死去活来的样子,成功伪装成白月光。然而,正当她蓄意“和平分手”时,裴荇居提前恢复记忆了。男人长睫微压,深邃的眸子似笑非笑:“听说我们曾私定终身?”庄绾:QAQ !!...

来源:cd   主角: 庄绾裴荇居   更新: 2024-06-29 18: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了苟命,我演技一路开挂》,是网络作家“庄绾裴荇居”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裴荇居淡淡微笑。.两人游了会湖,午时,裴荇居又带她去酒楼。也不知是裴荇居故意还是怎么的,他选了京城生意最好的一家。马车到酒楼门口时,裴荇居亲自领她下马车...

第9章

裴荇居唇角挂着笑,但笑意不达眼底。

默了片刻,他温声道“罢了,你想吃就吃吧。

这宠溺的语气把庄绾雷得满身鸡皮疙瘩,暗道裴荇居果然是做大事的人,能忍能演,而且演技逼真,不知情的看到这一幕还以为他对她多么深情。

但不管怎样,庄绾捡了个便宜,心情颇好。

“嗯。她卖乖地点头,提起炉上的茶壶给他续茶“玙之待我真好。

裴荇居淡淡微笑。

.

两人游了会湖,午时,裴荇居又带她去酒楼。

也不知是裴荇居故意还是怎么的,他选了京城生意最好的一家。马车到酒楼门口时,裴荇居亲自领她下马车。

街边路过的人以及酒楼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皆探眼过来。

“难道那位就是前御史中丞之女?

“不是她还能是谁?裴大人出行携带女子,除了她再无别人。

“这么一瞧,裴大人还真是喜欢得紧呢,连出门用膳都带在身边。

“听说早上还一起游湖了。

“哦哟,果然和传言一样,裴大人对庄小姐情根深种啊。

庄绾偷偷打量裴荇居,只见他面上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走吧。他说,也不等庄绾,率先抬脚上楼。

庄绾狐疑地跟着他上楼。

这几日她也听立夏说了点,裴荇居因为收容罪臣之女,在朝堂上没少被弹劾。短短数日,弹劾他的折子如雪片纷飞。所幸裴荇居称病在府没上朝,是以皇上默默压下了这些折子。

当然,对于收容罪臣女这种事,纯属巧立名目。若认真说起来,那些送去教坊司的罪臣女眷最后被达官显贵们买走,也算是收容罪臣女,可否一样论罪?怪只怪裴荇居树大招风,树敌太多,弹劾他的人便也没完没了,以至于连皇上都暗示他低调点。

可裴荇居偏偏反其道而行,这才过了几日,他便公然带庄绾出门游湖,甚至还出现在酒楼这样人多口杂的地方。

这其中用意,恐怕就他自己清楚了。

两人上楼后,进了一处雅间,裴荇居站在屏风前低声吩咐侍卫事宜,见庄绾跟进门,挥手道“去吧,别出纰漏。

“是。侍卫领命而去。

庄绾在桌边坐下来,还殷勤地给他沏了杯茶。

“玙之……她故作羞臊和难为情“你今日带我来这被旁人瞧见了,就不怕流言蜚语吗?

裴荇居转身,笑得温柔“怕什么,我们的事外人早已知道。

“嗯。庄绾低头。

心里却在琢磨裴荇居此举是何意。若说早上游湖有试探她之心,可光天化日下带她来酒楼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况且……裴荇居此时还一副深情的样子,唇边那点似笑非笑瘆人得很。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侍卫忘了关门,此时房门半敞,从游廊路过的人能清楚地瞧见里头的情况。

只见裴荇居亲自给庄绾递了块糕点,还对她有说有笑,温情脉脉。

没多久,隔壁雅间就传来交谈的声音。

“庄家出事,这种时候仍旧对庄小姐不离不弃,可见裴大人人品高尚。

“可不是?听说弹劾他的折子不少,他居然毫无惧色,实在难得。

“没想到裴帝师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

庄绾微笑倾听,心里呵呵。

这会儿,总算明白裴荇居今日带她出来的目的了。

她看向裴荇居。

裴荇居端坐一侧不慌不忙地品茶,唇角始终含着点清浅的笑,似乎对于隔壁雅间的传言极其满意。

须臾,他出声“看什么?

庄绾猛地回神。不料裴荇居这般敏锐,她只是余光偷偷地瞥,他未抬头也能察觉。

“玙之……她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庄绾面容担忧“朝堂有人弹劾你?

裴荇居盯着她,忽而一笑“无碍,我会处理。

庄绾心里撇嘴,她当然知道他会处理,而且为此还特地拉她出来利用一番。

这个心机boy!

.

裴荇居此人做任何事都不会无的放矢,目的达成便不再多费心思。与庄绾在酒楼坐了会,待菜上桌,他突然起身“我还有事,就先不陪你了。

庄绾望着一大桌菜,傻眼“你点这么多不吃了?

裴荇居淡笑了笑,转身出门。

“……

默了会,庄绾拿起筷子“不吃正好,全是我的。

桌上全是酒楼的招牌菜,板栗烧鸡、三鲜鸭子、佛跳墙、梅花豆腐等等,看着倒是色香味俱全,只不过……庄绾尝了几口,就明白裴荇居为何对吃食不感兴趣了。

这些菜是真的不好吃,白瞎了这么好的食材。

庄绾兴致缺缺地用了些,午膳结束已经是午时过半。

吕侍卫进来“庄姑娘,大人说了,等姑娘用完膳就送您回去。

“走吧。庄绾点头。

可临上马车时,她想了想,开口问“我可否逛逛?

吕侍卫迟疑“庄姑娘想买什么?

庄绾一愣,也是,她身上没钱,没钱还逛街不是找虐么。

“算了,她道“我们回去吧。

转身时,无意瞥见个身影,她突然顿住。

不远处一家戏楼门口,站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那人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白衣玉冠,手执折扇,静默望着她。

他脸上分明无任何表情,却莫名令庄绾心绞了下。

庄绾并不认得此人。

她很清楚心底的那股熟悉感和牵绊是下意识地冒出来的,或许这具身体的主人与那人认得?

愣神间,吕侍卫问“庄姑娘在看什么?

“你可知那人是谁?

吕侍卫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来得及窥见门口停放的马车,而人早已进了门。

“庄姑娘,那是大曌国国舅府梁家的马车。他说。

.

裴荇居回府,沈祎早已在书房等候。

“何事这么急?他踏进门槛问。

“刺杀你的人抓到了。

“谁的人?

“谁的人暂时不知,这人嘴硬得很,我们抓到的时候他差点吞药自缢,还是薛罡打掉他的下颌才免于一命。沈祎问“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必,先关起来饿上几日,再让薛罡好好招待。以薛罡的手段,铁打的人也难以熬过三日。

“好。沈祎点头“我一回传信给他。

说完这事,他神色又变得促狭起来“听说你今日带庄小姐出门游湖了?

裴荇居漫不经心点头,走去书架旁取东西。

“还去了酒楼?

“就这么好奇?裴荇居取下一本书翻开。

“岂止我好奇。沈祎笑“你是不知,你这举动惊掉许多人下巴,连朝堂之人也纷纷侧目。说吧,你意欲为何?

裴荇居取了书坐回桌边“一为试探。二则……朝堂有人揪着我不放,与其处处受掣,倒不如坦坦荡荡带她出门。

“我明白了……沈祎点头“反正事情也这样了,还不如另辟蹊径,博个有情有义的名声。

“这主意倒是不错,甭管朝堂那帮人怎么攀咬,但在百姓眼中你裴荇居是个有情有义之人,风言传到皇上耳中,两相一对冲,这事便也就这么和稀泥过去了。

“既如此,你可试探到了?他又问。

提起这个,裴荇居停下来。

他长睫微压,眸色凝了凝“她行径非寻常闺阁女子,性情也古怪,而且……她知道我的许多事,甚至可能更多。

“若说有人指使,那幕后之人定然非常熟悉我。

“你不会是说我吧?沈祎跳起来。

裴荇居无语瞥了眼“有可能我们当中出了内鬼,也有可能……

“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默了默,裴荇居不大情愿道“我过去与她确实认得。

沈祎乐了“我看就是第二种,若我们当中真有内鬼,事情可不会是这样发展。

“你就是跟这位庄小姐有私情。

他十分肯定道。

这话像是对症了裴荇居的心思,他脸色有些难看。毕竟这事实在诡异,只有第二种缘由解释得通。

他有些烦躁,不大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建太庙的事你有何计策?

沈祎反问“皇上对这事是何态度?

“皇上自然不愿意。

“他说的?

“我猜的。

沈祎点头“这就好办。为太后建太庙虽说是礼部出的主意,但谁人都清楚礼部是梁公的人,而梁公是太后胞兄。咱们抓些梁家的把柄使劲弹劾,就算不能阻止,至少也先拖到把各地税赋清算结束,不能让他们在这个节骨眼浑水摸鱼。

“不必咱们的人出头,裴荇居道“把证据丢给御史台高儆,高儆自诩清流忠良,骨头硬。有他在,想必够梁公喝一壶了。

.

庄绾一路心不在焉地回府,进了木樨院后,见立夏站在正屋门口等候。

想到什么,她背着手慢条斯理走过去。

站在立夏跟前。

立夏莫名其妙“庄姑娘为何这样看我?

庄绾抬手抚了抚额边的发丝,对她妩媚地眨了下眼“我今日心情好,想吃海参鲍鱼燕窝。

立夏忍了忍,没忍住“庄姑娘,您上次想吃这些时许嬷嬷就说过了,大人清廉,府上没这些东西。

“哦,是么?可是……她气死人不偿命地笑道“玙之说山珍海味、美食珍馐尽满足我呢。

“……

“海参葱爆,鲍鱼要蒜蒸,燕窝清炖,去吧。

立夏在门口杵了会,狐疑去了。

庄绾进屋,径直去内室换了身衣衫。如今快五月的天气,稍微动一动就容易出汗。

所幸今日倒也值得。

她在裴荇居面前央求吃食,可不是真为了那口吃的,而是央求在裴府的话语权。

裴荇居一日不承认她,惊蛰和立夏这两个丫鬟将她当作犯人看,她在府上做点什么也束手束脚。唯有如此,往后才能自在些。

果然,立夏去了趟后,再回来已经变了副神色,看庄绾的目光古怪起来。古怪中透着费解,费解中夹杂几丝恭敬。

她此前去询问许嬷嬷,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裴荇居准许庄绾的要求,并告诉她们,往后庄姑娘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若是寻常吃食就罢了,海参鲍鱼那可是稀珍之物,千金也不一定能买得到。而这位庄姑娘说吃就吃,语气还寻常得很。

想到此,立夏就心疼,暗暗唾弃自家主子是个败家子,居然这般宠爱个姑娘。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曦林书香回复书号2112

《为了苟命,我演技一路开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