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沈总勿扰,谢小姐要二嫁了

>

沈总勿扰,谢小姐要二嫁了

阿嘿嘿 著

沈牧野 现代言情 谢时暖

沈牧野谢时暖是现代言情《沈总勿扰,谢小姐要二嫁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阿嘿嘿”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谢时暖决定结束和沈牧野的关系。人前,他们是互看不顺眼的寡嫂和小叔子。人后,他无数次恶劣地强迫她叫他五弟。三年不为人知的纠缠,危险又上头。而现在,他要订婚了。...

来源:wyyd   主角: 沈牧野谢时暖   更新: 2024-06-30 14: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现代言情《沈总勿扰,谢小姐要二嫁了》,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沈牧野谢时暖,是作者大神“阿嘿嘿”出品的,简介如下:谢时暖这才有功夫打量他,他的黑衬衫扣子扣得随便,领口敞着,抹了发蜡的头发仍顽强不屈的散乱在额前,衬托眼窝更深邃,鼻梁更高挺,很有股子落拓味,当,穿皮衣,骑机车。拜基因所赐,沈牧野有一张好皮囊。他父亲沈德昌年轻时是京市出了名的美男子,凭本事风流,母亲薛南燕,嫁人前是省话剧团的台柱子,她主演的《雷雨》至...

第9章 搬家

最简单的番茄鸡蛋面,开胃又养胃,搭配一杯解酒茶,很久以前,谢时暖也是用这个套餐照顾喝醉的沈牧野,但那时跟现在不同,那时她不客气,气呼呼把面往桌上一撂,叉着腰抱怨他不爱惜身体。

沈牧野吃着面受着骂,时不时还要逗上她两句,一点也不生气。

但现在……沈牧野挑起两根面,嫌弃道“辰悦首席秘书对老板的态度就是这样吗?

“沈总,现在是下班时间。谢时暖抱臂在胸前,“我没有申请加班。

潜台词是有口吃的就不错了,爱吃吃,不吃滚。

沈牧野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识趣的吃面。

谢时暖这才有功夫打量他,他的黑衬衫扣子扣得随便,领口敞着,抹了发蜡的头发仍顽强不屈的散乱在额前,衬托眼窝更深邃,鼻梁更高挺,很有股子落拓味,当,穿皮衣,骑机车。

拜基因所赐,沈牧野有一张好皮囊。

他父亲沈德昌年轻时是京市出了名的美男子,凭本事风流,母亲薛南燕,嫁人前是省话剧团的台柱子,她主演的《雷雨》至今仍保持着传奇纪录。

这样两个人生下的孩子自然是天之骄子,父亲看重,哥哥疼爱,母亲又是大权在握的沈夫人,在碰上她之前,他的人生光辉闪耀。

连沈叙白都说,他羡慕沈牧野,活得自由。

“沈清湘又找你了?

这回谢时暖学聪明了,闭紧了嘴不回答,沈牧野吃完了面抽出纸巾擦拭,又问了一遍。

“我的私生活没必要跟您报备吧沈总。

沈牧野站起身踱步到她面前“沈总只是好奇,胸肌108,谢秘书挑男人的口味蛮重。

他果然还是听到了,谢时暖暗骂沈清湘嘴上没把门,面上仍旧镇定“已婚女人是这样的,注重实用,沈总订婚后可以问问陈小姐。

话一出口,谢时暖就有点后悔,听起来有点醋味。

沈牧野挑了眉“看来是我的错,没有满足谢秘书。

说完,他将谢时暖一侧的头发撩至耳后,顺便,捏了捏耳垂。

这是敏感部位,谢时暖清楚,这个举动意味着沈牧野来兴致了。

她即刻就要躲开,可一躲就躲进了沈牧野怀里,酒气伴着甜腻的香气冲进她的鼻息,男人的手不老实,沿着脊背往上带出一阵痒感,谢时暖抵住他,急道“沈牧野,我们结束了!

“你说的不算。

他说着话手上动作不停,谢时暖压抑着道“你……去找陈晓玉!

“不能找她。沈牧野捏着她的后颈,神色晦暗。

“……为什么?

“喝多了,下手没轻重,当然要找你。

谢时暖胸口一滞,原来他不是听说她出来应酬吃了醋才来找她,也不是担心她的安全才陪她走暗巷。

他是替人家挡完了酒又担心酒劲伤了人家,这才找上她这个免费的床伴。

她还真不知道,沈牧野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体贴了,哦,或许他一直是细心体贴的,只是她不配得到。

沈牧野的吻不管不顾地盖了下来,侵掠如火一般燎原。

谢时暖的心沉到底了,她不再犹豫,使力咬了下去。

“嘶!

沈牧野诧异地睁眼,他的唇被咬破,手一摸,出血了,他拿指尖碾着那血渍,慢慢笑了。

“大嫂牙口真好,上次咬自己这回咬我,很公平。

“滚!谢时暖抬手指门,“滚出去!!!

沈牧野的回答是扯过她继续完成这个吻,他没有因为受伤而放缓攻势,反而更加放肆,唇齿纠缠间尽是浓郁的血腥味,谢时暖被迫吞咽他的血,那血滚烫,烧穿了肺腑,她没有勇气再咬了。

吻毕,两人的唇都猩红。

谢时暖脚软一时撑不住直往下坐,沈牧野不拦着,任由她瘫坐在地。

他冰凉的目光落下“因为不是上班时间我不计较,但谢秘书,下次骂滚之前想清楚,我现在是你老板,你得靠我吃饭。

谢时暖不言语只喘气。

直到门被打开又被重重关上,那巨大的关门声才把她震醒。

她茫然的望向大门又看了看桌上空空的碗,最后摸上了唇,捻下一抹绯色。

真是疯子。

沈叙白一死,沈牧野就再没人能拦了,她早该知道。

谢时暖慢慢爬起来将碗筷收进厨房,手机忽然响了一下,她机械地拿起来,弹窗里沈牧野纯黑色的头像十分刺眼。

点出对话框,里面躺着一个红包。

红包金额两百,祝福语是三个字加班费。

在羞辱人上,沈牧野天赋异禀。

谢时暖将手机扔回沙发继续进厨房收拾,三分钟后,她又折返回来捡起手机,果断接收。

两百也是钱,不要白不要。

——沈总大气!

点击发送后,谢时暖脱力地躺在沙发上,这间老房上挂着一个奢华的假水晶吊灯,灯泡坏了大半,只剩两个顽强挺立,是以,光线昏暗。

谢时暖数了一会儿水晶灯的珠子,决定搬家。

今天虽然是虚惊一场,但再这么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现在连楼道里的灯都坏了,像老天在给她预警。

沈牧野有句话讲得不错,对钱没什么好挑三拣四的,沈叙白的都用了,沈牧野的怎么就用不得?

她缺钱,很缺,这个老破小房租每月两千八,如果能省下来,一年下来也能攒上几万,自尊心不能让她的母亲苏醒也不能复活她的父亲,更没法让时光倒流改变一切。

那就不要了吧。

孙恒赶到时,沈牧野还在二楼,他靠着斑驳的白墙揉额角,手上有血,唇角也有,孙恒知道老板是来找谢时暖的,半句话不敢多问。

“应该在这附近。

老板随手一指,孙恒便弯腰找起来,不多时,在锈迹斑斑的栏杆上找到了布加迪的车钥匙。

沈牧野上学时就爱玩车,手底下很多车换着开,上班常用迈巴赫,私底下开布加迪更多,今天他出了繁花锦就乘着布加迪走了,陈小姐跺着脚撒了半天娇都没留住。

孙恒猜不出发生了什么能让沈牧野把车钥匙丢到这么玄妙的角落,但终归不是好事。

“沈先生,咱们现在要回去还是?

沈牧野往楼上瞟了一眼道“回去。

孙恒应声跟在身后,小区太小,司机没法将车开进来,沈牧野在暗夜中沉默,直到小区门口,他才开口“孙恒,前面那条没灯的巷子查查怎么回事,还有那栋楼的声控灯。

哪栋楼?孙恒只疑惑了一瞬了然“好的。

临上车前,沈牧野顿了一下,他回首看向那暗沉沉的小区,突然想起,初相识时,谢时暖的家就在类似的旧楼。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回复书号1251

《沈总勿扰,谢小姐要二嫁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