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

>

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

银桑桑 著

现代言情 穆清朗 舒久安

叫做《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银桑桑”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舒久安穆清朗,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重生 团宠 甜宠】上一世,舒久安为救弟弟和外祖一家,被迫嫁给了摄政王。他们的开始并不好,可摄政王爱她、护她,视她为珍宝...她想和他相伴一生,白头偕老。可最后,他们都成为了皇权争斗中的牺牲品。她从嫁给他开始,就成为了所谓亲人手中一颗棋子,被算计利用。重来一世,她要当执棋之人,掌握自己的命运,守护在意之人...重要的是,与他在一起,全了上一世的夙愿。...

来源:zsy   主角: 舒久安穆清朗   更新: 2024-06-30 14: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舒久安穆清朗,作者“银桑桑”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穆清岐抬头看着眼前年轻俊朗的穆清朗,眼泪闪过复杂的情绪,一眨眼又恢复正常。他冷哼一声,道:“这帮朝臣,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却总是话废话连篇,浪费朕的时间。”“皇兄下旨让他们改改不就成了!”穆清朗把散落在地面的奏折捡起,放回案上。“哪有那么容易,不说这事了,你也别管地上的奏折,会有人来收拾的,...

第十章帝心多疑

御书房
着一袭明黄色龙袍、用镂空雕花的金冠束发的穆清岐,坐在案前,一脸烦躁的批阅着奏折。
一旁袅袅升起,使人凝神静气的安神香,也没能让他平静下来,反而是让他越发的烦躁。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穆清岐批阅奏折的细微声响,但气氛却压抑得很,让在御书房里伺候的宫人们,大气儿也不敢喘。
“啪哒….
突然,屋里传来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穆清岐把奏折扔在了地上,满脸的不耐,语气里也满是怒意,“尽说废话!
他这一举动,让御书房内伺候的宫女太监顿时心惊肉跳的,然后纷纷跪下,“圣上息怒!
这段时间,穆清岐的脾气很不好,动不动就发火,罚了不少人,伺候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他们这些伺候人的每一刻都是胆颤心惊的,生怕下一秒穆清岐的怒火就波及到他们的头上。
穆清岐看着他们一个个怕得跟个鹌鹑似的,看着就很不顺眼,“滚出去,别在这儿碍朕的眼。
众人一听,顿时如释重负,纷纷退下。
看着空旷的御书房,案前垒得老高的奏折,以及那奏折里的废话连篇,穆清岐顿时气得将其全部扔到了地面上去。
一通发泄后,又颓然靠坐在椅子上,疲惫的撑着头。
刚到御书房外,准备让内侍通传的穆清朗,听着里面的动静,便抬手制止了小太监,就这么走了进去。
穆清朗捡随便捡起一个奏折看了两眼,“皇兄,溜须拍马乃常事,不必为这等小事而生气。
穆清岐抬头看着眼前年轻俊朗的穆清朗,眼泪闪过复杂的情绪,一眨眼又恢复正常。
他冷哼一声,道“这帮朝臣,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却总是话废话连篇,浪费朕的时间。
“皇兄下旨让他们改改不就成了!穆清朗把散落在地面的奏折捡起,放回案上。
“哪有那么容易,不说这事了,你也别管地上的奏折,会有人来收拾的,和朕说说话。
说着,穆清岐便领着穆清朗去了偏殿。
待宫女把茶点奉上,且离开后,穆清朗这才问起正事。
“事情查清楚了吗,是否如他们所说的那样?
即便寿宴第二日,赵宏阔和舒闵主动押着舒久珵来向他请罪,把事情说清楚了,他也没有完全的相信他们。
所以,他便派穆清朗暗中去查探一下。
古往今来,帝王多是多疑,会这样也正常,更何况,赵宏阔手握重兵,权势过大。
穆清朗很清楚他的想法,所以也没多问什么,便按照他说的去做。
虽然具体情况穆清朗一早便知,但是如何知道的,可不能说出来,得做做样子才行。
“回皇兄,臣弟仔细查探过,大将军和舒大人所言并无半点虚言,他们与此事并无关联,是李红伊的撺掇,舒久珵才会去偷令牌。
闻言,穆清岐紧绷的眉眼稍松。
没有任何关联便好,若是生出了异心,那才叫真的不好,他不想看到那样的情况出现。
“舒大人素来严谨,却不想竟养出了这么一个蠢钝不堪的儿子来….
穆清岐感慨了一句后,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
舒闵的儿子虽然愚蠢,但至少活蹦乱跳的,挨了几十板子也不会伤及性命,可他的几个儿子大多都体虚瘦弱,小病不断,得小心养着,稍有不慎,就会夭折。
身体好的那两个,资质也平庸得很,难当大任。
他这些日子仔细的想了想,却才惊讶的发现,他没有一个能继承大统的孩子,
而且,江氏给他用了那种药物多年,让他身体受损,日后子嗣艰难。
一想到这里,他的眼里便浮现出恨意,恨不得将其给碎尸万段。
穆清朗一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他多半是想到了痛处,这事关男人的尊严,换做是谁都会愤怒,更何况这还是他最宠爱的妃子所为。
随后,穆清朗想到了穆清岐召自己进宫的另一目的,便不着痕迹的提道。
“皇兄,年关将至,臣弟请旨去清怀寺接母后回宫。
闻言,穆清岐看了穆清朗一眼,点点头。
“确实该如此,母后多年来为了大景国泰民安,一直在清怀寺潜心礼佛,受了不少苦,早年留下的暗疾也未曾治愈,朕身为一国之君,却未能帮母后除去病痛,是朕之不孝,哎…
“皇兄不必担忧,臣弟此番去接母后回宫,必定去遍寻名医,为母后调理身体。
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需要名医的不是太后,而是穆清朗。
这样的事情,必定不能声张,不然会引起一些祸乱,也会让有些人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
让宫中御医来只怕会走漏风声,所以得找一个与朝堂毫无关联的名医来给他调养身体才行。
穆清岐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情有些动容,“清朗,为兄这些年多亏了你。
听着这个称呼,穆清朗也从善如流的改了自称,“皇兄与我乃手足至亲,为皇兄分忧,是我应当做的。
随后,他们便暂且放下各自的身份,像普通兄弟般闲聊了几句。
说着说着,穆清岐便说起穆清朗的婚事。
“清朗,你年岁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王妃了,这段时间我让你皇嫂帮你物色人选,你瞧上了,便等母后回来给你做主赐婚。
穆清朗想也没想,便婉拒了,“多谢皇兄好意,但我暂时没有娶妻的想法,此事以后再议。
“又是这个借口,你什么时候才有娶妻的想法,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穆清岐不赞同的看着,语气有些不满。
“翻年你就二十五了,寻常男子像你这般年岁时都妻妾成群,甚至都儿女双全了,可你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母后这么多年来可就盼着你能娶妻生子,都成心病了,你总不能今年还让母后失望吧!
这样的事情,穆清岐每年都要催上个几次。
他比穆清朗大十几岁,是看着穆清朗长大的,他对穆清朗除了有兄弟情外,还有种父亲对儿子的感情,所以对穆清朗的终身大事尤为在意。
而如今,他的态度也比以往都要热切,特别希望穆清朗能早一点娶妻生子。
穆清朗到没有注意他的态度,只是想起了那身体病弱,但心性却比旁人要坚毅聪慧的人。
明明是一弱女子,但却能用自己的弱小的身躯扛起一切,心智聪慧无比,又胆大妄为。
他想娶,却不敢轻举妄动,只因那人很怕他,以及他们的婚事牵扯甚大,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想到这里,穆清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语气淡漠,“皇兄,你别操心了,女人对我来说,就是个麻烦,我想娶妻的时候一定亲自请你赐婚。
听到这话,穆清岐顿时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低声问道“你不会是有什么隐疾,或者说是你压根儿不喜欢女人吧?
他都这个岁数了,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赏赐给他的女人,都被他婉拒,或者是找借口送走,也不见得他去逛青楼妓馆,这属实有些不太正常。
难不成是行军打仗这么些年,伤到了不该伤的位置,或者是被什么人引着走了岔道?
要是如此,那该如何是好?
“要不要,找个御医给你瞧瞧?
穆清岐那丝毫不遮掩的目光,顿时让穆清朗黑了脸,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皇兄多虑了,臣弟无论是哪方面都很正常!
见状,穆清岐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怀疑消了大半,但还是有点疑虑。
“清朗你一直如此,为兄会这么怀疑也正常,你给为兄一个准数,你到底什么时候娶妻,或者你把对未来王妃的要求告诉为兄,为兄让你皇嫂相看,到时候也省得你浪费时间相看。
看着穆清岐不依不饶的样子,穆清朗甚是无奈,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松口,那穆清岐可能就真的认定他有问题。
于是,他便照着舒久安的样子,说了自己的要求。
“臣弟希望未来王妃端庄秀雅,懂进退、知礼数、是个温柔聪慧的大家闺秀,重要的是臣弟喜欢!
听着这些要求,穆清岐思索了一圈,发现盛京里符合这要求的大家闺秀不少。
到时候让皇后相看一下,弄个小册子出来,怎么也能给挑出一两个穆清朗喜欢的。
穆清朗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便生硬的转移了话题,说起了江氏的事情。
“这事不简单,似有人在背后策划,如今江氏败露,那背后之人也藏起了起来,顿时间内揪不出来,皇兄以后要多加小心。
穆清岐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去,“朕知道,这段时间已经将后宫清理了一番,也加强了戒备,那背后之人,朕一定得揪出来,不然朕一日不得安心。
“皇兄,臣弟觉得这事可借由大将军之手去查,毕竟大将军差点着了道,他势必会想尽办法将背后之人查出来。
闻言,穆清岐垂首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清朗,这事得暗中进行,切不可泄露了风声。
“是!
穆清朗低头应道,在穆清岐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了嘴角。

《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