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四穿大秦:扶苏谁生哒?咋赖给我

>

四穿大秦:扶苏谁生哒?咋赖给我

酒杯大 著

嬴政 容栀 小说推荐

容栀嬴政是《四穿大秦:扶苏谁生哒?咋赖给我》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酒杯大”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容栀穿越了。穿回了两千年前的大秦。但这个大秦,好像有点颠……看着咸阳宫里的白纸,容栀疑惑。“大秦纸还没发明出来啊?”赵高微笑地一指容栀:“你发明的呗。”容栀:?谁?看着秦军从南方带回来的三熟稻,容栀傻眼。“你们咋知道南方百越有一年三熟的稻谷啊?”赵高笑容灿烂,一指容栀:“你说的呗。”容栀懵了:啊?又是我?看着扶苏两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风,一脚干翻哭唧唧的方士。容栀彻底凌乱了。“咋扶苏也跟书上写得不一样啊?”赵高笑容微妙,又一指容栀:“你生的呗。”?容栀:?!我一黄花大姑娘,你别瞎造谣,咱政哥还看着呢!*当被历史掩埋的人物一个个走到容栀面前,容栀发现……他们一个比一个跑偏!秉承着“来都来了”原则,容栀决心要让大秦赢在起跑线上!她拼命搞事业,盘活大秦。令人欣慰的是嬴政寿命翻倍,大秦未来可期。但她这个穿越,怎么好像也有点癫?穿一次,穿一次,又穿一次……到底要穿几次?再穿真要生扶苏了啊!(不太一样的反套路穿秦文,文中埋丰富彩蛋,欢迎来挖。)...

来源:cd   主角: 容栀嬴政   更新: 2024-06-30 15: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四穿大秦:扶苏谁生哒?咋赖给我》,是作者“酒杯大”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容栀嬴政,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赵高脸不红气不喘,还对三人恭敬行礼扶苏张着嘴,半晌才呐呐“我,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容栀的脸瞬间爆红,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冲上脑门再转头一看嬴政嘴角噙着一抹笑,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这模样,跟看猴子耍宝有什么区别!好你个坏心眼的老祖宗!容栀的脸皮厚度,不足以支撑她继续站在这里她悲愤地扭头跑了李斯和韩非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还是熟悉的配方只有扶苏迷惑地看向嬴政:“父皇,这……”嬴政凤眼弧度微弯...

第5章

李斯垂首,摇了摇头。

忽地转过身,看向远处的亭台楼阁。

半晌。

“阿栀,你说的话,我似乎懂了。

他的声音少了那股似笑非笑的意味,说得又轻又缓。

容栀?

我说话了?

我怎么不知道?

你懂了啥?

你是懂了,我傻了……

“公甫,何出此言呐?

容栀亮出八颗牙齿,虚心开问。

李斯侧过头,轻飘飘扫了眼一无所知的容栀,眼里带着几分狡黠的光。

“阿栀,你会明白的。

观赏完容栀更加懵然的表情之后,李斯露出个近乎恶作剧得逞的笑。

他大笑三声,飘然而去。

就这么走了。

走了!

容栀咬牙站在原地,风中凌乱。

你这人怎么说话说一半呢?

什么坏毛病!

容栀正恼着,远处冷不丁传来宫人拉长的声音隐隐传来。

“宣荆轲觐见!

容栀?!

这个时间点又不对……

燕国都灭了,荆轲才来刺秦?

孩子死了你来奶了!

但这个大秦从上到下都颠颠的,容栀可不敢马虎。

历史上荆轲刺秦,秦始皇有惊无险。

谁知道这里,一切又会怎么发展。

万一嬴政有个三长两短,容栀难道要目睹偶像英年早逝?

绝对不行!

容栀立马提着裙子就往正中间的大殿赶。

只是这曲裾裙穿着好看,走路也不影响,但跑起来就不太行了,迈不开步子。

容栀只能把裙子一提再提,大步飞奔。

路上的郎官宫人全都面露震撼,侧目而视。

在咸阳宫跑这么快,这是见鬼了?

容栀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

等她好容易跑到大殿前,便看见嬴政坐在案后,前面一个强壮男人拿着什么正在靠近。

容栀一颗心都提起来,大喊

“政哥小心,荆轲是刺客!

大殿里所有人都是一惊。

门口的郎官肃目而立,手都按在了剑上。

嬴政凝眉看过来。

荆轲回过头,一脸惊诧。

容栀提着裙子,三步并作两步,灵活地跳过门槛。

直奔荆轲。

然后一把抓住他手里的图纸,往地上狠狠一掷。

容栀怒目圆瞪“图里藏着匕首,你跟姐玩图穷匕见是不是!

荆轲粗黑眉毛扬地老高,怀疑道“容,栀?

容栀这一手太过突然,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事关嬴政的安危,大家都很紧张。

容栀也很紧张。

她穿越之前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可从来没直面过什么暴力事件。

容栀紧张地都有些耳鸣,压根没听到荆轲的疑问。

她死死盯着地上皱成一团的图纸,想要伸手去翻开。

嬴政眼尾一扫赵高。

赵高直接蹲下,先容栀一步小心展开图纸。

轻飘飘的一捧白纸。

什么都没有。

容栀不可置信地上手去翻,可确实没藏着什么匕首。

容栀脱力坐在地上,茫然抬头。

荆轲却是恼了。

“你是何人,为何辱我!

容栀张张嘴,不知怎么辩解。

嬴政站起身,走过来拿过赵高手里的图纸,稍稍整理,还给荆轲。

“爱卿莫恼。

得到嬴政的礼遇,荆轲小麦色的脸庞微红,抖着手接过图纸。

“荆轲不敢。

嬴政微微点头,缓声道“爱卿且先回去,明日再议可好。

礼贤下士这件事,嬴政向来做得很好。

历史上,秦始皇对待军事家尉缭,以平等的礼节相待。

见尉缭时衣服和饮食都和尉缭一样,十分敬贤礼士。

结果得到的评价是——

秦始皇此人,不得志的时候能礼贤下士,得志的时候一定张狂到不把天下人当人。

这话让要是让刘备听见,情何以堪啊。

荆轲的怒火被嬴政全顺毛捋下去。

“唯。

他躬身行礼退下。

容栀怔然地坐在地上。

看似还在,人已经走一会了。

嬴政管荆轲叫爱卿?

还有比这更玄幻的事情吗?

嬴政俯下身,伸手把容栀乱糟糟的裙子理好。

动作慢条斯理。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嬴政抬眸,对上容栀呆滞的视线,唇角微牵。

“毛躁。

容栀回过神来,脸一红。

发觉自己好像又干了件蠢事。

“是我弄错了……

嬴政站起身,眼里笑意微微。

赵高把容栀扶起来,抿着嘴笑。

容栀拍拍裙子上的灰,有些沮丧。

“我是不是像个二愣子……

嬴政凝眸,看了容栀一眼,温声开口。

“不可妄自菲薄,你一片拳拳赤诚之心,政如何不知。

政哥亲口安慰我哎!

意识到这件事,容栀的丧气瞬间就消失了大半。

这时赵高端来一杯热茶。

容栀端着抿了两口,灌了一路凉风的嗓子,瞬间舒服多了。

舒服之余,她心里兀地升起几分诡异的可惜。

那可是秦王绕柱啊。

这种两千年大秦限定版名场面就这么没了?

或许是惊吓后过于放松,容栀居然把想着想着就嘀咕出来了。

嬴政微微靠近,嗓子里溢出一声轻笑。

“秦王绕柱?

容栀惊恐,一把捂住嘴巴。

“我什么都没说!

嬴政似乎并没有不悦,反而有几分兴致地问“秦王绕柱,这是何意?

容栀的胆子又回来了。

她跑到大殿粗壮的青铜柱旁,张口就来。

“你站到柱子这,然后绕着柱子走两步……

话刚出口,容栀就有了悔意。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啊。

她怎么就这么大胆子指使政哥呢!

可谁知,嬴政居然真的迈步过去,在柱子旁走动。

他身材挺括高大,宽肩长腿。

即使是转圈圈,看起来也像猛虎巡视地盘,指点江山。

他走了半圈,微微侧头看向容栀。

“这样?

容栀饱了眼福,激动地直拍手“对对对!就是这样!

嬴政了然一笑,一挥手。

“赵高,过来陪侍。

“唯。

赵高小步过来。

嬴政从容栀旁擦身而过,回到案后落座。

只剩下容栀站在青铜柱旁,和赵高面面相觑。

但赵高向来善逢迎,很快就尽职尽责地绕柱而走。

容栀刚开始有点懵,但慢慢发觉好像还真有点意思。

赵高就在前面走,容栀就在后面追。

但就是追不上。

容栀不信这个邪,越走越快。

她陡然开始跑起来,想打赵高个措手不及。

但没想到赵高反应不是一般地快。

他拔腿就跑。

容栀也跟着迈开腿追。

两人就这么绕着青铜柱追逐。

容栀总是只差一点就能追上赵高。

她慢赵高也慢,她快赵高也快。

容栀紧盯着赵高脑袋上晃动的发髻,越追越上头。

嬴政手肘撑在案上,以手支颐。

好整以暇地看着转圈圈的两人,闷闷笑了两声。

“原来这便是阿栀念念不忘的秦王绕柱,果然有趣。

容栀跑得入神。

一心想着抓住赵高的丸子头,完全没听见有人觐见。

等她跑累了,脚步慢下来。

一眼就看见大殿正中站着三个人。

李斯、韩非、扶苏全都直愣愣地看着她。

目瞪口呆。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曦林书香回复书号4794

《四穿大秦:扶苏谁生哒?咋赖给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