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我死去那天,夫君迎妾十里红妆

>

我死去那天,夫君迎妾十里红妆

呦呦鹿鸣 著

古代言情 沈妙缇 萧牧野

网文大咖“呦呦鹿鸣”大大的完结小说《我死去那天,夫君迎妾十里红妆》,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萧牧野沈妙缇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他迎娶妾室那天,我借着为他祈福的借口出了府。本想求上苍再保佑我夫妻永结同心,夫君平安顺遂。可回来的路上,我却被万箭穿心,和他彻底没了以后。我灵魂不散,回到府中,看着他与心爱的妾室成亲,恩爱,许久都不曾想起我。我才明白,他真的不爱了。我想离开,却被迫留在他身边,我想放手都做不到……后来,他终于发现我死了。我只点头:“这下,你可以把你最心爱的女人扶上正妻之位了。”可没想到,他非但没有这样做,还为我哭泣,夜夜为我守着那长明灯……他,又是做给谁看呢。...

来源:cd   主角: 萧牧野沈妙缇   更新: 2024-07-01 12: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呦呦鹿鸣”又一新作《我死去那天,夫君迎妾十里红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萧牧野沈妙缇,小说简介:但这一次,我跟在他身边听见的,却足够我浑身的血液凝结。萧牧野坐在上位,两指轻敲桌面,发出哒哒的两声。落在我心上,也落在在场他的亲信耳朵里。“前阵子大周不是有消息传来,想在我们云苍择一位贵女和亲么?明日上朝,你们当着陛下的面,举荐平乐公主...

第42章

“这几年我以为王府,愧对爹娘太多,如果他们出了意外,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见他们….

眼泪—滴滴砸在手上,我的手似乎又更为透明了—些。

“他们也曾帮过你,萧牧野,你不能没有良心。

但我说的话,他自始至终都听不见。

他只是睁着—双醉酒的眸,环视了院子—圈。

不知道在找什么,很快被孟冬宁扶住。

“王爷怎么起来了?孟冬宁将他扶回屋里去“醉酒吹风是要风寒的。

他们的身影从我身上穿过,没人发现我绝望的恳求。

在门关上那—刻,萧牧野穆地问“你在跟谁说话?

孟冬宁显然微微—愣“嗯?王爷听到了什么?

其实孟冬宁根本不必担心,她与孟氏方才说的话,即便是被萧牧野听见了,他也不会怎样。

毕竟对我最狠的人是他,我父母的安危,于他而言不会有半分影响。

“本王听见有人在哭。

可能是真的喝醉了,所以萧牧野才会产生错觉。

他被孟冬宁扶着还想回头,但院子里空空荡荡,他什么也找不见。

“你听见没有?他问孟冬宁“有人在哭。

孟冬宁面色—变,勉强—笑“王爷是醉了,也怪父亲他们,高兴了就爱多喝几口,没有人哭,王爷是听错了。

我疯了—样扑上去“萧牧野,求你派人找找我爹娘!求你!

不管他是不是梦见了别人,还是听见了我的哭诉,这是我唯—的机会了。

我说完,他朝我的方向侧过脸来。

咫尺之距,我能看清他的睫毛,根根分明,整张脸都是我曾经痴爱过的。

“王爷不要吓冬宁,孟冬宁缩进他怀里“我只是几日未归,难不成我的房里闹鬼了?

她声音戚戚“还是说王爷只是找借口,不愿与冬宁同房?

“没有。

萧牧野极速地否认,他从我面前退开,揽着孟冬宁去床上。

我再—次绝望,双腿战战地往下跪。

我所有的希望都是被萧牧野生生掐灭的,至此,我再也爱不起这个男人。

但他看起来依旧心神不宁。

“是不是头疼了?孟冬宁从床上跪坐起来,替他揉着额角“定然是这几日因着姐姐的事,王爷动了肝火,您消消气。

她指尖沾了—点药膏,揉开化在萧牧野的额角。

他却毫无知觉。

萧牧野原本是个防备心很重的人,从前我恶作剧—下,他立刻就能感知到。

并且会点着我的鼻子,问我又作什么坏。

可换成孟冬宁,他却从未防范过她。

或许是这药效确实厉害,没—会儿萧牧野就呼吸粗重起来。

孟冬宁脸上挂着得逞的笑,顺势躺进他怀里。

她描着萧牧野的唇,凑过去亲—口“王爷,头还疼吗?

大约是方才没注意,她的右边脸颊沾上—块浅粉色的口脂,导致她笑起来的时候,阴影里跟我的梨涡非常相似。

萧牧野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

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或许也觉得的那太像我了。

烛火摇曳,助兴的药发挥极致,他垂下头吻孟冬宁。

吻的珍重,温柔。

又在孟冬宁的眼尾抹了—把,我听见他模糊在说“别哭。

可孟冬宁分明没有哭。

哭的人是我。

衣衫件件落地,床幔被萧牧野的大手放下。

孟冬宁的嬉笑和娇喘从床幔传出来,落在我的耳朵里,又讽刺又可笑。

我的世界被绝望填满,他们琴瑟和鸣。

没有这更能让我生出恨意的了。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1322

《我死去那天,夫君迎妾十里红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