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病娇财阀老婆占有欲太强怎么破

>

病娇财阀老婆占有欲太强怎么破

绵绵心 著

秦江 都市小说 颜凉

都市小说《病娇财阀老婆占有欲太强怎么破》是作者““绵绵心”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秦江颜凉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前世,他在认亲回家后又遭家人嫌弃,最后像条狗一样被抛弃。含恨死后,疯批财阀前妻像一束光一样,为他复仇!他这才看清那些深情!再睁眼,他回到了家族找回他的那一天。这一世,他不再离弃这位病娇大小姐,甘心被她囚禁一辈子!...

来源:cd   主角: 秦江颜凉   更新: 2024-07-01 13: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绵绵心”的《病娇财阀老婆占有欲太强怎么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她此刻能跟秦江打商量,就是看在秦江也是她弟弟的份上,勉为其难给他台阶下。而秦江,最好不要不识好歹!秦江听着秦墨云的自信发言,差点笑出声。女人,你的别名叫自欺欺人!自己给自己上眼药,编的理由可太离谱。“啊呸,京大科技比赛的成果分明是我日夜不休熬了大半个月做出来的,秦云好大的脸竟觉得这荣誉是属于他的?”...

第4章

颜左被徐管家毫无形象地踩在满是腥红的厨房里,欲哭无泪地挣扎无果。

正准备蓄力,门口传来一顿嘈杂,随即恭恭敬敬的齐声响起“大小姐!!

颜左仰头看去,只见人群规矩地分开一条道来,颜凉穿着一身暗黑塔夫绸缎长裙,外搭一件黑色小西装,踩着锋利高跟鞋的步伐冷而利落走来。

五官艳得锋锐,唇红得妖异,神情却清冷而透彻,干净得没有半点烟火气,黑卷发随性一扎,肩颈线条宛如白天鹅般。

浓颜的攻击性与她面上的淡都恰如其分,周身气质贵不可言。

她一出现,整个空间内的气压都瞬间低八度。

颜凉瞥了一眼厨房的“惨状,上翘的眼尾横过去时,冷光乍现。

像是冰碴子密密麻麻往人身上割,震慑力十足!

“秦江人呢。

颜左心都忍不住提到了嗓子眼。

人?秦江被他私自放走了啊!

他可是阿姐的亲弟弟啊,不就是个杀马特跑了吗?

能有他这个血浓于水的弟弟重要?

徐管家暗戳戳将自己压着“秦江的脚移开“大小姐,他在……

他在老夫脚底呀!

这罪人,这次还把颜左少爷祸害了啊!

“呜呜呜阿姐,你都不知道心疼人的。

“我可是你亲弟弟,你难道都不能先顾一下我的死活吗?

颜左意图先发制人,告一告秦江这人有多冷血无情,根本不值得托付。

徐管家和保镖佣人!!!

“我再问一遍,秦江人呢?

女人蛇眸冷扫过颜左,红唇含笑,杀戮气息却瞬息蔓延而出。

“他他……他被我放走去医院给秦云输血了,秦云是他亲弟弟,而且还是本该入赘颜家为你开枝散叶的男人,秦江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去输点血又不会要他的命,他却推三阻四,算什么男人?

“阿姐,这种孬种男人根本配不上你。

颜左也是有心气的,他早就看不惯一向高贵冷艳万事运筹帷幄理智占领高地的阿姐为了一个最底层来的垃圾男人而屡次失智。

于是他站起身,走向颜凉,意图规劝。

京市第一顶级世家颜家几房势力内斗激烈,他几乎是阿姐一手护着长大的。

阿姐最疼他宠他了,绝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对他如何。

他有这个自信。

也有这个资……(本)

“周宁,把他吊起来。

“鞭子沾上盐水。

颜凉沉冷道,没给颜左继续大胆开麦的机会。

“是。

周宁办事效率很高,很快颜左就被整个人倒吊在了后院一棵树上。

树旁,徐管家一边擦冷汗,一边给大小姐心爱的鞭子浸上盐水。

大小姐的命令,没人敢置喙分毫。

颜凉走出室内,她头顶也立刻有人打上黑伞遮挡阳光。

女人的视线也恰好被遮挡。

“阿姐,阿姐你怎么能被他一个外人蒙蔽成这样?我才是你的亲弟弟啊,那个贱男人能比得上小爷我一根脚趾头吗?

颜凉拾起鞭子,亲自沾上盐水,紧接着女人染着红色蔻丹的指尖捏住鞭柄,利落扬手一挥。

“噼啪!

响彻整个凉月庄园的一声哀嚎。

颜左哭了。

只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就这么轻轻地……碎!掉!了!

他在姐姐心里,居然真的比不上那个一无是处的秦江。

凭什么。

秦江站在二楼的窗台处,漫不经心地欣赏着颜左被打的画面。

还不忘拿起手机将这一幅如此精彩的画面记录下来。

“啧,惹到我……你算是踢到棉花了。

只不过,他这朵棉花,可燃。

而颜凉就是那簇火。

颜凉手起鞭落,一时间整个凉月庄园的气压堪比地狱,连小少爷惹了秦江都被打成这样,就更别说他们了……

徐管家肩膀一耸,忍不住提醒开口“大小姐,我这就派人立刻去医院将姑爷‘接’回庄园。

这次姑爷逃跑,还好有三少爷搁这儿顶着挨打,供大小姐发泄了情绪。

要是三少不挨打,他们这凉月庄园不知道又要被摔毁多少古董花瓶,扒掉多少墙皮!

外人只道颜家大小姐颜凉是个疯病入骨的怪物,残忍暴戾,犯起病来屡次被送入颜家的冲喜新郎皆离奇死亡。

更有甚者,传言颜凉是个茹毛饮血的怪物。

却极少有人知道,大小姐只是有很严重的躁郁症,导致她整晚整晚睡不着,长期睡不好她便会脾气怪戾,肌肤常年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更有极强的破坏欲。

犯病时,连徐管家和周宁都不敢踏入她所处的空间二十米以内。

“不必,我先回房看看。

颜凉扔掉沾着血的鞭子,没再看颜左一眼,径直进了屋。

“……老徐懵了房里他早就搜遍了。

秦江早跑了!

二楼,秦江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衣服一脱爬上床,将颜凉离开时给他扣上的锁链重新锁好,钥匙放归原位。

七上八下的心,这才归位。

随即,一群人跟着大小姐浩浩荡荡冲进主卧,只见秦江不仅毫发无损地坐在床上,更是衣衫不整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这……这……好大一口锅!

秦江伸了伸懒腰,还假意揉了揉眼睛,一副刚睡醒的姿势。

颜凉步入房间,抬手徐管家就已经识趣地一把将主卧的门关上,隔绝了所有目光。

“他们说你又逃了。

“是不是要将你拴在我身边,你才会乖?

秦江心一跳,虽然已经重生了几天,这段时间他也在消化前世的一切。

但面对颜凉,他还是会本能地抗拒恐惧。

这个女人犯病的样子,实在恐怖。

他有次翻窗逃跑,正巧路过一间暗室,曾亲眼看颜凉拿着手术刀漫不经心地解剖着什么。

待他看清楚,那……那分明就是一个人!

这更让他坚信,颜凉会杀人。

他就是她养起来的下一个“实验品。

“不,我没有逃走,我就在这里啊颜凉小……小乖?

秦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努力克制内心对颜凉的恐惧,太紧张让他口不择言差点再次祸从口出。

颜凉小姨,他一直把她当长辈!

可她却想吃了自己。

“你怕我。

颜凉走近,伸手掀开被子,那夜留下的一摊血迹赫然还在被子上,她并没有让人进来打扰过秦江,这些痕迹自然还在。

秦江喉结滚了滚,目光同样与颜凉一起落在那处。

仿佛那晚的疯狂还历历在目。

女人俯身在他鬓边厮磨,气息掠过,让他忍不住浑身战栗“阿江,我要你彻底属于我!乖……把自己交给我吧。

在颜凉视角里,她要了他!

可在秦江心里,是他将颜凉的第一次拿走了,他作为男人,必然要负责。

否则他岂不是成渣男了。

颜凉身份尊贵又漂亮身材好,他决不能辜负,可他现在拥有的东西还是太少了,他不能坐以待毙,前世他只是习惯了付出为了五个姐姐自愿埋没任由她们也“吸他的血。

他有能力。

他要一步步往上,名正言顺站在颜凉的身边。

思绪回笼。

等不到回答,颜凉眼底染上不悦。

秦江反应过来,赶紧解释“我不怕你,也没有想过要逃。

“是吗?

颜凉伸手抬起他的下颌,不给他躲避的机会,红唇便要压下来。

秦江身体本能往后撤,他不能再惹怒颜凉,他还想给这病娇顺顺毛,向她讨可以回学校的机会。

所以,他只能手臂僵硬地撑着床。

“既然不怕,那就证明给我看。

女人凑近,红唇轻吻上他的眼眸,接着是眉心,鼻梁,唇角,再滑至他的下颚。

密密麻麻的细吻,就是吻不到重点,却将秦江的心搅得乱麻。

秦江呼吸一滞,有熟透黑樱桃的甜香与烟熏木质气息混杂的香气笼罩下来,若有若无缠绕,仿佛随时能将他引诱禁锢。

“我……我真的不会再逃了,这次我是真心的!

“这次不一样,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会负责!安安心心做你的丈夫。

“我还给你熬了汤,给你补补身子。

秦江试图解释,他在给颜左来之前,就已经在高压锅里炖好了一锅汤给颜凉备好,为她补身子。

至于还要再宰骨头,只是想再给她做个拿手菜。

重生归来,他现在一无所有。

能做的就是先对颜凉好。

他是在努力把她当做妻子对待,只是还需要时间而已。

毕竟,她曾经在他眼里,是他尊敬的……长辈。

颜凉眉心微蹙,指尖划过他赤裸的胸前,来到秦江的腹肌上。

房间里的低气压终于缓解了些。

身上的触感太有存在感,秦江忍不住绷着身体,无法松懈。

“……丈夫?

“确实是个不错的称呼。

颜凉眉梢一挑,似乎终于心情愉悦了些。

“不过,你刚刚分明逃了。

“已经拿走了颜左的私卡,怎么,是找不到出去的路?

颜凉的目光落在窗户上一个秦江来不及擦掉的鞋印上。

今早下过雨,秦江出去过,他没时间完全复原出没出去过的痕迹。

低气压再次袭来,让秦江招架不住。

“我只是出……

秦江还要回答,这次颜凉突然凑上来用力地吻住他。

这个吻彻底没了温柔克制,带着强烈的侵略性,和孤注一掷的绝狠。

颜凉将他的手十指紧扣,将他压回床上,眼底满是浓烈的占有欲。

仿佛此刻狠狠吞噬他,才是真的拥有他。

绵长一吻。

差点把秦江空落落的身体都激醒了。

趁着换气的空隙,秦江赶紧捂住颜凉的红唇,喘着气开口“老婆,你听我说。

颜凉一顿,身上冷戾气息一收,终于有了几分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无害与可爱。

“嗯。

秦江见她居然变乖,也懵了。

所以,这暴戾病娇……这么容易被硬控的?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1446

《病娇财阀老婆占有欲太强怎么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