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重生霸宠:病娇大佬宠妻超级甜

>

重生霸宠:病娇大佬宠妻超级甜

南婴落宁 著

纪承舟 陆南婴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重生霸宠:病娇大佬宠妻超级甜》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南婴落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陆南婴纪承舟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前世她被渣男和白莲花逼死,在死亡的那一瞬间,她才觉察到那个太子大佬对她的深爱。 原来,一直是自己识人不清!再睁眼,她重生了,太子大佬成了她的靠山,她声名狼藉,却没人敢看轻她一眼。 她花样年华,他玉树临风。 这一世,她要将最好的都给他,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妻!...

来源:cd   主角: 陆南婴纪承舟   更新: 2024-07-01 13: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重生霸宠:病娇大佬宠妻超级甜》,由网络作家“南婴落宁”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陆南婴纪承舟,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惹得包间的人哈哈大笑,纪承舟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屋内的场景,低笑:“谁招惹他了,这么大火气,他瞪我是几个意思。”“承舟哥,他吃醋了。”嚯哈哈哈哈哈,江禾靠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笑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陆南澈无奈摇摇头,“你啊,唯恐天下不乱...

第14章

江禾白了白自己亲哥一眼,扯了扯嘴角小声道“自己妹妹的醋都吃,就这,还说看不上人家。

她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座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顾玖玖捂着嘴巴偷笑,顾廷直接就笑出了声。陆南澈满脸无奈,眼神里带着点宠溺,弹了一下江禾的额头“你声音可以再大一点。

他们都知道,陆南澈是弯的,还顺带的把江穆掰弯了,可偏偏江穆是个嘴硬的主,死都不肯承认,这不。

江穆一脸烦躁,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口喝掉,起身走了出去。

他推开门,差点撞到了准备进来的纪承舟,前者瞪了他一眼,快步离开。

惹得包间的人哈哈大笑,纪承舟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屋内的场景,低笑“谁招惹他了,这么大火气,他瞪我是几个意思。

“承舟哥,他吃醋了。嚯哈哈哈哈哈,江禾靠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笑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陆南澈无奈摇摇头,“你啊,唯恐天下不乱。

说完把手上的酒一口喝完后出了包厢。

“承舟哥,怎么就你自己啊,婴婴呢

顾玖玖往了一下门外,见来的人真的只有他一个后忍不住开口门

纪承舟接过顾廷递过来的酒,抿了一口,嘴唇微勾,“她回家了。

江禾八卦的火星子一发不可收拾,起身坐到纪承舟旁边,瞪大眼睛看着她“承舟哥,听说你跟婴婴约会去了,怎么样,开不开心啊,我看你好像挺高兴的哦,嘴角的笑都压不住了。

被江禾故意调侃他也没生气,轻咳了一声后开口“你怎么不自己问婴婴呢。

“这不是逮住你了嘛,你对婴婴的心思从不掩饰,问你不是更清楚吗。

他笑了笑,没有再回答他。

江禾不以为然,叹了口气,“陆二哥跟你真是难兄难弟,你搞不定婴婴,他搞不定我哥,我看着都着急。

江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惹得顾家兄妹捧腹大笑。

酒吧的男厕外面,一道修长的身影靠墙仰着头,烟圈从嘴里吐出。江穆低头走出洗手间,低沉的声音传来“生气了,吃小禾的醋。

这不是问句,他很肯定看着说他。

江穆转头看着说话的男人,手里的烟已经快燃尽了,知道他是故意在这里等着自己,面无表情的否认“她是我妹妹,我吃什么醋,而且她要是喜欢你,那么不是正好,大家都是一起长大,她跟婴婴那么要好,陆叔陆姨那么疼她,她要是嫁给你,我爸肯定放心。

男人听着他无所谓的回答,心里的火莫名的窜了上来,他又是这样把他推开,这次更厉害了,直接推给他亲妹妹,欠收拾。

陆南澈把手上的烟按灭在旁边的灭烟盒里,快速的擒住面前的男人手腕拽进了洗手间的隔间里面。

门被大力的关上。蓝夜是整个京市最大的酒吧,每个包厢里面没有洗手间,每个楼层也都有两个公用卫生间,这会人并不多。

陆南澈把人按在门上,擒住的手腕用力收紧,眼里愠色渐浓。

江穆心里咯噔一下,陆南澈一向都是温文尔雅,整个京市的人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极少动怒,此时的他眼睛里的火都快烧到自己身上了。

他挣了挣脱被擒住的手,不仅没有挣脱开,反而惹得男人越收越紧。

陆南澈有一米八八,江穆只有一米八三,他直视陆南澈需要微微抬头才行,男人向他的脸凑近,低哑的嗓音压着怒气。

“我真想看看你这张嘴是不是真的那么硬。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在江穆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从上初中时,他就发现了自己对江穆不一样的情愫,一开始他也被自己的想法惊到,可他并没有逃避自己的内心。只是一直藏在心里,那是他觉得,只要能够呆在他身边,就足够了,直到两人上了同一间大学,江穆跟他说他交了个女朋友后,他彻底忍不住。

在一场几个人的聚会中,在江穆带着那个女孩出现在他们面前介绍时,他终于忍不住将他多年藏在心里的秘密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所有人都被他的异常举动惊呆了,却人没有带着厌恶的眼光看着他。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其他人怎么会看不出来陆南澈对江穆不一样的地方,只是当事人都没有表态,他们自然不会捅破。

也就江穆那个心大的同吃同住这么多年愣是一星半点也没有发现。

陆南澈用力了吸吮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唇,甚至还舔了舔后放开惊呆的人,凑到他的耳边暧昧的说“原来你的嘴不是硬的,不知道身上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这么软。

江穆眼神微颤,大脑一片混乱,男人放开他走了出去,许久后,他伸手摸了摸被吸吮过的唇,好像自己并没有那么抗拒他的举动。

这个想法就像个炸弹一样在他的心里炸开,他到洗手台开水猛地洗了一下脸,看着镜子里自己微肿得唇,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

陆南澈回到包间,坐回位置倒了杯酒一口喝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干嘛去了,默契的都没有开口。

他看了一眼低头看手机的纪承舟“承舟,你那么的爱婴婴,爱了她那么多年,一次又一次的被她拒绝,言语伤害。你不难受吗,你不觉得爱而不得很辛苦吗。

纪承舟将手机放回衣服口袋,拿起桌上的酒倒到杯子里,“难受,那又如何,这改变不了我爱她的事实,爱而不得,也好过她对我避而不见,见不到她和比起被她拒绝,对我来说更残忍。

就这样,两人对视了一眼,举起酒杯一口喝掉。

过了一会,门再次被推开,江穆面无表情走了进来,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对江禾说“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那你呢,你不回吗?

“我还有点事,先送你回去,不然爸又该说我了。

江禾看了眼陆南澈,见他没有反应,拿着包包就跟着江穆走了。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曦林书香回复书号1251

《重生霸宠:病娇大佬宠妻超级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