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

>

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

敏敏敏子 著

古代言情 朱元璋 朱柏

主角朱元璋朱柏的古代言情《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敏敏敏子”,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拥兵八千魏武卒,朱元璋逼我交兵权 ——父皇,孩儿愿为大明镇守一方!拥兵十万铁浮屠,朱元璋让我卸甲归田——父亲,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可郁郁久居人下?拥兵百万关宁铁骑,朱元璋逼我留在皇城养老 ——朕这一生,如履薄冰!......一朝穿越大明王朝,成为朱元璋众皇子之一! 大明初立,内忧外患; 好在他觉醒了签到系统,随着日复一复的签到,逐渐拥兵百万,威震天下!且看他实力狂增的无敌之路!...

来源:cd   主角: 朱元璋朱柏   更新: 2024-07-01 14: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就好比是一把闪亮的快刀,扎进了朱柏的眼眸之中。这把快刀看似柔弱易碎,实则锋利无比,能将所有敌对之物,切成碎片。有若长虹一般的气势,丝毫没有任何的遮掩。可在朱柏的面前,却好似泥牛入海,没能泛起半点的波澜...

第15章

怀抱头盔的铁浮屠女将,径直走到了朱柏府邸之中。

鬓发如云,黛眉如烟。

本是如江南水乡一般温婉的女子,眉眼之间偏又带着一抹飒爽勃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独有韵味。

像极了少年时惊鸿一瞥、却要耗费一辈子时间去怀念、去遗忘的白月光。

是个能让人为之侧目、念念不忘的奇女子啊!

美则美矣,偏却不爱红装爱武装。

着实令人惊艳。

府上仆役们非但无人阻拦,还对女将躬身行礼,恭敬有加。

由此可见,在朱柏未曾就藩之前,她便应该已是府上常客了。

女将也并无倨傲,逐一点头回礼。

便这般一路前行到了朱柏所在的书房门外。

女将单膝跪地“末将参见湘王殿下。

“免礼,请进。

“谢殿下。

她起身,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就好比是一把闪亮的快刀,扎进了朱柏的眼眸之中。

这把快刀看似柔弱易碎,实则锋利无比,能将所有敌对之物,切成碎片。

有若长虹一般的气势,丝毫没有任何的遮掩。

可在朱柏的面前,却好似泥牛入海,没能泛起半点的波澜。

倘若说这位女将是光,是电,是利剑。

那么朱柏便是江,是湖,是大海。

沉稳自若,了然于胸。

即便是面对如此巾帼,朱柏的表现也不输分毫。

甚至在气势上,显然是要更胜一筹的。

“末将花木兰,参见湘王殿下。

女将双手抱拳,再度行礼。

朱柏坐在太师椅上,抬头似笑非笑看着女将“一路北伐,风雨兼程的,又烦你亲自跑了一趟。木兰,辛苦了。

花木兰闻言,佯装无辜眨了眨眼“湘王殿下说笑了,这本就是末将的分内之事,何来辛苦一说?

朱柏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说说看吧,这一路你也都看到了,说说看你对荆州城的现状理解吧。

“是,殿下。

花木兰沉吟片刻,这才缓缓说道。

“末将这一路走来,进入荆州城地界后,沿途所见,百姓民不聊生。虽不至于饿殍遍地,却也近乎十室九空。

“流民失所,百姓们但凡有一口气,都选择了去往他处逃荒。导致良田千亩,却全都荒芜了,杂草遍地,没人耕种。

“在扎营的时候,我与手下便衣出访,问了周围一些村落的情况。

听到这儿,朱柏来了兴致,追问道“如何?

“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让百姓们苦不堪言,一年辛辛苦苦的劳作,扣去杂七杂八的税收,剩下的收成,却连糊口都达不到。

“于是吃观音土、啃树皮,甚至活活饿死的,都比比皆是。

可以明显感受得到,花木兰的声音之中,有她强压着的愠怒。

毕竟,当初为了替父从军的花木兰,算得最是了结人间疾苦之人了。

朱柏微微颔首,并没有发表意见。

但在他的心中,却是又给荆州城的残党们记上了一笔。

这笔账,迟早要找这些人清算的。

“还有呢?

朱柏继续问道。

“还有……荆州城的前朝余孽并未杀尽,地方豪强也有不少见势不对,便藏匿起来的鼠辈。

“但无一例外,他们都在私底下不断谋划着,企图趁殿下最为虚弱的时候,发动致命一击,颠覆殿下的政权。

“这么说来,你已经将城内的情况调查清楚了?

闻言,花木兰的眼中藏了一抹得意。

“末将进城之后,便立即与黑冰台的铁鹰士们合作,锁定了残党们的藏身之地。

“不错。

朱柏满是赞赏地点点头。

他站起身,绕过书桌朝门外走去。

花木兰见状,立即跟上。

“陪本王去后院,带你见见本王麾下的门客们。

“是,殿下。

花木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如影随形般地跟在朱柏身后,片刻不离。

来到后院,正巧见到解缙、铁铉等浙东派的新秀们,正聚在一起商议事情。

见湘王亲临,众人赶忙躬身行礼。

朱柏摆了摆手,让众人平身,而后向花木兰介绍起众人来。

当提及解缙、铁铉时,更是笑道“这两位乃是我大明首次科考的状元、榜眼,他们这些傻瓜,一个个的都不图功名利禄,却愿意跟着我来这穷乡僻壤。

“你说说,他们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朱柏故意笑道。

花木兰嘴角噙着笑,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解缙、铁铉等人,不由笑了起来。

“不瞒殿下,其实学生在殿试之前就曾说过,只要能跟随殿下做事,即便是传书送檄、击鼓鸣金,学生便此生无憾了。

听解缙说完,铁铉也赶忙说道。

“学生也是!学生并无出仕的心思,只求能拜入殿下门下,便是负版筑墙、屠猪杀狗,学生亦甘之如饴!

朱柏闻言,不由莞尔。

“若是让天下学子们知道,我堂堂湘王,竟然拿状元去传书送檄、击鼓鸣金、让榜眼去负版筑墙、屠猪杀狗,怕不是该人神共愤、口诛笔伐了?

众人又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笑声之中,尽显少年意气,昂扬勃发。

这时候,徐家姐妹手挽着手,也出现在了后院里。

“参见云王妃,参见锦王妃!

众人看到两姐妹后,也立即行礼。

这两位徐达将军的爱女,便是他们殿下的妃子了,她们甘愿抛弃繁华的顺天府,同殿下一道来荆州城受苦。

在诸位浙东派新秀们的眼中,无疑是相当值得尊重的。

不单单是她们尊贵的身份,还有比身份更加高洁的品质。

两姐妹好奇地打量着花木兰,心中不由猜测起她的身份来,如此靓丽动人,莫非是夫君的妾室?

一想到这里,两姐妹便不由心中微微有了些醋意。

联想到自己才新嫁给朱柏不过数日,他竟然就去外面另寻新欢了。

顿时,就没给花木兰好脸色看。

好在朱柏看懂了她们的心思,向众人介绍起花木兰来。

“诸位,想必铁浮屠的名号都有听说过吧?这位便是铁浮屠的指挥使,花木兰花将军。

“以后,大家就是同僚了,互相认识认识,以后也好协同工作。

朱柏这一席话,把在场众人都给说愣在了原地。

铁浮屠的名号他们当然听说过!

不但听说了,而且还心驰神往,为之钦佩不已呢!

就在刚刚,在朱柏还没有来之前,铁铉便止不住地在扼腕叹息,说什么天下强兵莫出其右,平生最恨不能加入铁浮屠,血刃北方鞑子,恢复大明疆域云云。

结果呢?

没过多会儿功夫,他们便亲眼见到了天下至强骑兵铁浮屠的指挥使!

而且!

竟然还是一名生得如此好看的女将!

这也便罢了。

可偏偏她还效忠于殿下!

换而言之,这位花木兰将军,竟然是他们的同僚!

这么重磅的消息,冷不防就丢了出来。

谁遭得住啊!

“末将花木兰,卯为铁浮屠指挥使。诸位,木兰有礼了。

声音不卑不亢,隐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将军气息。

见花木兰对着众人抱拳拱手,浙东新秀们赶忙起身回礼,不敢有丝毫懈怠。

同时,他们的心里,不由暗暗多了几分庆幸。

庆幸当初自己拒绝了顺天府的繁华富贵,选择了跟随湘王一起前往荆州城。

现在看来,那是一个何其正确的选择啊!

纸是包不住火的。

尤其是有关铁浮屠的任何消息,都会第一时间传到顺天府。

更何况,这一次有关铁浮屠的消息,却又是跟之前的,大不相同。

于是,这天早上。

东宫,太子殿。

朱标刚在宫女的伺候下穿戴好了朝服,还不等来得及用膳,便接到了锦衣卫传来的加急密报。

太子朱标听闻这密信是与铁浮屠有关,便立即放下羹汤,连嘴都顾不得擦拭,便一把抓过密信,将其拆开。

信中,这是第一次肉眼近距离观察到铁浮屠的军容、铠甲装备以及人员配置。

甚至为了避免自己阐述有误,没说清楚,锦衣卫的人还特意画了一幅画像,将铁浮屠完整地展现了出来。

作为大明帝国的继任者,朱标自然是对大明麾下的所有军队制式烂熟于心。

不可否认,大明铁骑可以说是天下有数的强兵。

但是!

跟眼前这种人马具装的重型骑兵相比,不论如何优秀的部队,在他们的面前,就宛若是个笑话一样。

这并非是朱标故意在灭自家威风,涨他人志气。

事情就是这样的,他没有办法去胡说八道。

“有如此精兵强将,鞑子又岂能是对手呢?

朱标自言自语道。

他在脑海之中,模拟了一番双方骑兵对冲的场景。

鞑子的骑兵基本都是以轻甲骑射为主,最为流行的着甲方式是皮甲、布甲,太过沉重的盔甲会影响他们搭弓射箭的速度和效率。

当鞑子在面对这种武装到了牙齿的骑兵时,孱弱的弓箭根本没有办法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而在面对面冲锋的时候,就像是稚童想要拦住发狂的奔马一般,不自量力。

鞑子们败得不冤!

朱标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泛起了强烈的爱才之心。

倘若铁浮屠能够为自己所用,那这天下必然归心,天下人莫敢不从。

紧接着,他便不由愣在了原地。

这八千铁浮屠……竟然是朱柏所有?

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彻底僵住了。

朱标曾想象过无数种可能,但唯独没有料想到这支百战之师,竟然会是听令于朱柏!

联想到在顺天府中朱柏的脾气秉性,他实在难以将铁浮屠与他产生任何的联系。

心思竟然藏得如此缜密……果然,孤还是小觑你了啊,十二皇弟。

太子朱标不由在心中暗道。

他现在最为好奇的,便是这支铁浮屠,究竟是如何被朱柏培养出来的。

天下已经承平,百姓也可安居乐业。

可偏偏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湘王朱柏竟然私藏了这么强悍的一支重甲骑兵。

而且,在朝中之时,还与诸位浙东派的大臣们私交甚密。

有传言,这次科举考试的状元、榜眼以及一大批的后起之秀,在朱柏出城的当日,便选择了挂印辞官,跟随朱柏一道去了荆州城。

起先,他还觉得这毕竟只是传言,信不得。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重新对这个平素沉默寡言的皇弟,产生了一丝怀疑。

拥兵自重,收揽人才。

湘王朱柏,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一个个念头在朱标的心里升起,又被他挨个否决掉。

最终,他的眉头紧锁,想到了唯一的合理解释他想要谋权篡位,跟自己争抢这天下!

如果说,十二皇弟朱柏当真是有心想要与他一决雌雄,那么当初他就不应该离开顺天府的。

远离了权力中心,他没有办法再去收买人心。

这对他之后的篡权而言,是极为不利的。

但去了荆州城,却能名正言顺让铁浮屠进驻,从而日夜勤加操练。

这样一来,铁浮屠的战力指数,恐怕还将上升一个档次。

一念及此,朱标的心中更是纷杂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正好这时候,方孝孺、宋濂二人一同求见。

朱标眼前一亮,立即将二人请到院中。

原来,方孝孺、宋濂二人是为了最近即将要进行的考试,提前来考校太子朱标的学习近况。

如果发现有所纰漏,便尽快进行查漏补缺,争取无懈可击。

只不过,现在朱标的心思,早就没有在学习上了。

他将二人请到石凳上坐下之后,便将方才自己所看到的消息,挑挑拣拣说了出来。

“这铁浮屠军容齐整,虽然只有八千余人,却能在数倍于己的战斗中立克敌军,而己方还不会有太大伤亡。

朱标将锦衣卫绘制的图案传给两人观看后,缓缓说道。

“这其中的奥秘,便在于他们的甲胄了。

“这种全身覆盖的甲胄,孤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况且,连军马都几乎全身着甲,这样一来在冲锋时,无论是弓矢还是刀剑,都没有办法贯穿铠甲,造成伤害。

“孤在想,这种重甲骑兵,孤能否也打造一支呢?

朱标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直接同二人和盘托出。

“倘若可以,那么这些甲胄的铸造,又需要多长时间?遴选出合格的士卒、军马,又需要多久的时间呢?

方孝孺、宋濂二人沉吟了片刻,仔细推敲之后,彼此都遗憾地摇了摇头。

“太子殿下,此事恐怕不行,其中阻碍重重,实难如意。

“我大明国库虽算充盈,但想要建造一支如这般精锐的骑兵,怕是有些困难。

听到他们的回答,朱标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了愕然之色。

“此为何故啊?

“殿下。由此图不难看出,铁浮屠的防御力之强,全都建立在了他们人马具装之上。

宋濂虽是文官,但触类旁通,对于武制也是颇为了解的。

“不说别的,光是这一人一马的甲胄,便至少抵得上五十人的建制了。

“五十人?怎会这么多?

朱标闻言,不由愣住了。

宋濂拱了拱手,继续说道“由此图可知,铁浮屠的甲胄极厚,能够做到正面完全阻挡劈砍、穿刺,也正因如此,熔铸所需要的铁矿石,也是数量极多的。

“尤其最重要的,能够穿戴起这般沉重的甲胄,还能作战的勇士……万中无一!

“而且,这样沉重的甲胄,不光是人身上,还有马身上也披挂了!再加上武器、人!这重量叠加在一起,恐怕普通的军马,根本承受不住!

方孝孺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太子殿下,能承受得住这种重量的战马,不敢说万里挑一,也个顶个的都是绝无仅有的良驹啊!

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键之后,朱标不由眼中尽是震惊之色。

“原来……竟然是这般厉害!

他也终于对于朱柏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不由心中阵阵胆寒。

“其实,太子殿下,你还忽略了更加重要的一件事情。

方孝孺缓缓开口说道。

“什么事?

“后勤补给。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能够负担得起这样一支军队的后勤保障,将会是一个极为庞大、极为恐怖的存在!

“每日里,光是需要消耗的马料、盔甲维护、武器损耗、人员食物……林林总总加到一起,会远比铁浮屠这一只骑兵部队,更是令人胆寒!

“有这样强悍的补给线,倘若拉出来不去补给铁浮屠,而是常规部队,那这个可供给作战人数的上限,将会至少提高五十倍!

朱标这下是被彻底震惊到了!

五十倍,换而言之,朱柏随时都有能力拉起一支四十万人的队伍进行战斗?

到了这个时候,太子朱标才纵然是彻底明白过来,湘王朱柏手中的这支铁浮屠重甲骑兵,究竟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也正因如此,一直以为善良单纯的十二皇弟,在朱标的心目中摇身一变,成为了野心勃勃、善于算计、心思缜密的大野心家!

太子朱标不由狠狠打了个哆嗦!

一股彻骨的凉意,从他的脚底板一路网上,顺着脊椎骨直冲天灵盖。

与此同时。

在皇宫之中,朱元璋也连夜收到了锦衣卫送呈上的情报资料。

相较于太子殿下那边,毛骧亲自送来的情报,要更加翔实,信息也更加确凿。

原本,朱元璋都已经合衣就寝了的。

但当他听说这是铁浮屠的最新消息之后,便立即翻身起床,胡乱穿上了常服,便匆匆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而去。

路上,他吩咐吴伴伴“去,把刘伯温、徐达、李善长他们,统统都给咱叫过来!

吴伴伴不敢耽误,立即折身去了宫外,请这三位大臣前来御书房。

此时的御书房内灯火通明。

毛骧手捧着刚拿到的机要文件,正在此等候。

“见过陛下!

“毛骧,起身说话!

朱元璋盯着毛骧,快步走上前。

“这便是铁浮屠?

“启禀陛下,正是铁浮屠的最新消息!

说完,毛骧便想要呈上,却不想朱元璋心急如焚,大手一抓,便将秘信攥在了手里。

他快步走上龙椅,小心拆开。

信笺展开,有关铁浮屠的相关信息,跃然纸上。

朱元璋看得很仔细,不愿错过上面的任意一个字。

而他的脸色,却是变得愈来愈难看了。

毛骧不敢抬头,他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缘由的,只是不能由他一个做臣子的来说这些话。

终于,朱元璋看完了信件上的内容,冷哼了一声。

“没想到,咱们千方百计寻找的铁浮屠,原来就在咱的眼皮子底下!还当真是灯下黑啊!

而这时候,刘伯温、徐达、李善长三人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御书房。

朱元璋扫了他们一眼,便让毛骧将信笺交与他们三人,轮流过目。

率先结果信件的是徐达。

他戎马半生,但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两次战役,却都被铁浮屠抢了先机。

没有亲自攻克元大都、元上都,对于徐达而言,是一个莫大的心结。

所以,对于铁浮屠的事情,他也是除开朱元璋之外,最是在意的。

好在信件文字不多,看完后徐达不由抬起头,瞪大了双眼看着朱元璋。

“陛下,这……

“你很意外、也很惊讶是吧?没事,咱也一样。

正说着,刘伯温、李善长二人也看完了信件,抬起头齐齐看着朱元璋,即便再如何掩饰,脸上的震惊之色,也是藏不住的。

“这可真的是……刘伯温一脸苦笑着,摇了摇头,“完全没有想到,湘王殿下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但最是令老臣感觉难以置信的,当属湘王殿下的忍耐力了。

刘伯温回忆起了湘王朱柏在顺天府时的情况。

“陛下应当知道,湘王殿下还只是十二皇子的时候,深居简出、低调读书,如此寂寂无名了十一二年,等到后来书有所成,这才逐渐展露锋芒。

“湘王殿下小小年纪,便能够有如此心性,当真是能撑大事者啊!李太师,你意下如何呢?

“我?

相较于刘伯温的欣赏,李善长这边更多的则是恐惧与敬畏了。

毕竟,荆州城的事情到现在可还没有完呢!

他不知道湘王殿下的想法,这件事情究竟会不会继续彻查,他拿不准。

但是眼下!

对李善长而言,倘若想要扳倒湘王殿下,那么现在,这绝对是一个最佳时机!

“我倒是更想要知道,湘王殿下他究竟是在想什么?这么勇悍的重甲骑兵,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一股足以改变地方局势的强大力量。

“不论是攻打元上都还是元大都,铁浮屠都展现出了他们无与伦比的强大战斗力。

“可这种战斗力,更应该是掌握在我大明朝廷的手中,而不是一个藩王的手里。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加重了语气。

“须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阐述完了自己的观点后,李善长便退到了一旁,安分守己地站着,默不作声。

他的这番话,倒是有些诛心的意思了。

听得刘伯温、徐达都是眉头一皱。

刘伯温是浙东派,跟十二皇子的关系本就走得很近。

再加上,刘伯温也相当看好、器重湘王朱柏,对方也是真心实意给他提供过许多帮助和建议的。

彼此可以说得是忘年交了。

至于徐达,他的心思更简单了!

徐达的两个闺女,可都是嫁给了湘王朱柏的。

虽然名义上徐达是要喊朱柏一声湘王殿下,但实际上湘王私下害得称呼徐达为岳父。

有这一层关系在,他更是见不得湘王朱柏吃瘪了。

毕竟,他要是遭了殃,岂不是连累了自己的两个闺女?

于是便立即开口说道。

“陛下,臣以为,这未必不是一桩好事。

“铁浮屠替我们北伐大军啃下了两块硬骨头,还把元庭彻底给赶跑了,没个十年二十年,鞑子成不了气候。

“而我大明本就初建,根基不甚稳固,能够有这时间休养生息,正好能够壮大国力。

“即便二十年后,鞑子们卷土重来,届时我们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说到这里,徐达悄悄看了朱元璋一眼,发现他的脸上表情不变,这才放了心继续往下说。

“当初我们之所以对铁浮屠心存戒备,便是不知道这方势力究竟是敌是友。现在既然知道是湘王的军队,便自然是解决了一心腹大患。

“而对于外界而言,不论是北边的鞑子,还是南边的蛮夷,铁浮屠这三个字,都将会成为他们最为惧怕,也是我们大明最具威慑力的部队!

不得不说,徐达的这份分析,倒也是合情合理。

尤其是放到国家的层面上来看,铁浮屠毕竟是将元庭彻底杀破了胆的虎狼之师。

只要铁浮屠存在一天,那么北边必定不敢动弹,甚至不敢跨越斡难河一步!

但是!

这样真的就足够了吗?

当然不够!

在朱元璋的眼里,能够从自己手中接替大明的,有且只有太子朱标一人而已。

那么他在位期间,除了替太子扫平阻碍,教导太子治国之道之外,自然是不会顾及到旁的皇子。

可别看朱元璋的子嗣众多。

但是在他的心里,唯有朱标是儿子,其余的则都是皇子。

如今,十二皇子被赶出了顺天府,去了荆州城就藩。

虽然斩断了他与朝中大臣们的联系,但他却又将手中暗藏多年的铁浮屠公布于众。

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他这是想要做什么?

是在暗示他有这个实力跟太子朱标夺权么?

朱元璋一念及此,心情顿时就变得更加烦闷了起来。

好在刘伯温看穿了朱元璋的心思,赶忙劝慰道。

“陛下,依老臣愚见,荆州城目前尚且不稳,有铁浮屠坐镇,湘王殿下行事也才能更加顺利一些。

“为树立榜样,荆州城的残党必须尽快处理干净,才能让全天下的州郡,以儆效尤。

刘伯温这番话,其实是在暗搓搓告诉朱元璋,目前大明国内的主要矛盾,还是朝廷和地方争权一事上。

只要处理好了这件事情,国力强盛起来了,铁浮屠不是要多少就能有多少吗?

朱元璋不傻,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刘伯温,缓缓点头“不错,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将荆州城雨挡铲除干净。

“等到这天下都清净了,咱的许多事情,也就自然能水到渠成,全给办到!

刘伯温向朱元璋躬身行礼,眼中写满了笑意“陛下英明!

谨小慎微的徐达暗暗长舒了一口气。

唯独李善长,在听完刘伯温这番话之后,他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

……

大明最强海军舰队!

弹丸倭国要遭殃了!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曦林书香回复书号5971

《拥兵百万让交权?朕这生如履薄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