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花花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不和离!主母重生送他满门见阎王

>

不和离!主母重生送他满门见阎王

宋柚柚 著

古代言情 江青棠 谢云檀

古代言情《不和离!主母重生送他满门见阎王》,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青棠谢云檀,作者“宋柚柚”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重生 虐渣 打脸 甜宠】谢家乃燕洲百年世家,一夕倒台,独留两女。幸得江家眷顾,收养二人。谢云檀自知寄人篱下,甘愿嫁与恩人之子。夫君江淮性子冷漠,待她疏离,但她从不强求,一心为江家操持,呕心沥血。可她不知,江青棠乃穿越女,预知前事,江家收养所图不过是谢家留下的滔天家业。她更不知,江淮厌她至极,连圆房都是寻江家侍卫前来羞辱。唯一的妹妹被江家设计嫁给阉人,折磨至死。谢云檀气急攻心,却被挑断手筋脚筋,不甘而亡。再睁眼,谢云檀重生回刚嫁给江淮那年。这一次,她绝不是待宰的羔羊。燕洲众人皆知,谢云檀不受婆家待见,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休弃。谢云檀弯唇一笑,和离?直到江家一个接一个离奇身亡,江家牌匾被砸的稀巴烂那日,半个燕洲城的达官显贵前去贺喜。“恭喜谢家主光复门楣!”*当今圣上最小的弟弟金陵王,年少时意气风发,容貌清绝,曾惊艳整座燕洲城。一朝身死,世间再无金陵王。可数年后,燕洲城内百姓惊觉,谢家那女家主新入赘的夫君,怎么像极了身死的金陵王?谢云檀:你不是江家侍卫吗?金陵王俯身落吻,哑声低喃:属下永远是夫人的侍卫。...

来源:cd   主角: 江青棠谢云檀   更新: 2024-07-01 15: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不和离!主母重生送他满门见阎王》,讲述主角江青棠谢云檀的甜蜜故事,作者“宋柚柚”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席间,有大臣奉上自己寻来的珍稀花种,平元帝满意地点点头,“愿花神佑我平元。”谢云檀敛眸用膳,好似两耳不闻窗外事。直到一位大臣端着一盆奇怪的花上前。“这是什么花?怎么从未见过?”“这花开的大,色泽苍白,瞧着怎生出一抹诡异之感?”谢云檀抬眼看去,一眼认出那是鬼兰,在平元鬼兰极其稀少,谢云檀也只年幼时见小...

第8章

前世她的夫君跟其他女子表明心意,她觉得被羞辱,觉得愤怒。

如今她却生出些期待。

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打,那心定是滴血一般疼。

谢云檀捏起桌上茶盏,漫不经心抿了一口茶。

她还真是期待。

平元帝率领爱妃来到万花台,百花宴正式开始。

年过四十的平元帝正值壮年,明黄龙袍裹身,天人之姿,气度不凡。

席间,有大臣奉上自己寻来的珍稀花种,平元帝满意地点点头,“愿花神佑我平元。

谢云檀敛眸用膳,好似两耳不闻窗外事。

直到一位大臣端着一盆奇怪的花上前。

“这是什么花?怎么从未见过?

“这花开的大,色泽苍白,瞧着怎生出一抹诡异之感?

谢云檀抬眼看去,一眼认出那是鬼兰,在平元鬼兰极其稀少,谢云檀也只年幼时见小叔带回府过一盆。

谢家小叔同她说,这鬼兰是金陵王所养,他从未见过,觉得稀奇,金陵王便送他一盆解乏。

想到金陵王,谢云檀心口一抹酸涩。

年少时见过几面,少年一袭红衣,张扬肆意,玉冠高束,惊才绝艳。

初见金陵王,他一双眼乌沉沉的,漆黑浓稠含着笑,“小云檀,我是谢砚好友,你该同唤他一样唤我小叔。

谢云檀努努嘴,“我的小叔只有一个。

金陵王微抬下颌轻笑,眼尾微微上挑。

后来,谢家出事。

昔日年岁不知愁的少年,眸子黯淡再无光彩。

他默默守在谢云檀身边数日,直到亲眼瞧见江家人对她的在乎疼爱。

离别那日,谢云檀不舍道,“小叔,你要走了吗?

他低低嗯了一声。

此后,他一去无回。

世间再无金陵王。

“这好像鬼兰。

“对!鬼兰!长得如幽灵般,我好似在何处见过……

在座大臣还议论着,二皇子眼睛一亮,倏地想起什么,他脱口而出,“小皇叔还在世时,他的王府摆放着许多盆鬼兰!

这话落下的一刹那,整个万花台陷入一片死寂。

金陵王曾是平元帝最宠爱的弟弟,才华横溢,矜贵俊美。

但在三年前,金陵王跌落山崖,被人找到时尸首都僵硬了。

平元帝的眸色晦暗深沉,二皇子后知后觉,自知失言,上前跪地认错。

想起亡弟,平元帝兴致减了大半。

宴会进行到一半,平元帝去处理紧要政事。

万花台上众人,纷纷起身四下散心。

宁穗飞快来到谢云檀身侧,挽住她的手臂,“云檀,咱们去外面赏花吧。

“好。

谢云檀与她一同前去,下了万花台便瞧见江琳正满脸急色,“都这么久了还没找到人?

“这个蠢货究竟去哪了?

正说着,燕洲城内跟江琳交好的几位世家小姐走近,“琳琳,听闻刘大人的义子正在跟江家相看?此事是真是假啊?

江琳勾唇浅笑,她故意道,“当然是真的。

那刘安是阉人知道的人并不多,大家更在意的是刘肃的身份。

“是谁啊?竟然有这样好的运气,刘大人在朝中位高权重,若是能嫁给他的义子,也算是飞黄腾达了。

“是啊是啊,究竟是谁这么好的福气?

嘴上这么说,但若是让她们嫁给一个公公是阉人的人家,自己怕是也不乐意,一个个都揣着明白装糊涂。

“昭昭啊,眼下她快及笄,正是相看人家的时候,祖母前些时日还跟三婶商议此事呢。

“谢昭昭?听到江琳这话,在场几人的眼神纷纷意味深长。

谢昭昭……谢云檀的妹妹。

曾经的谢家在燕洲城内,风光无量,如今竟沦落至此。

宁穗听到江琳这番话,脸色当即便冷下来,“云檀,江琳说的可是真的?

谢云檀并未直接回复宁穗,而是压抑怒火走到江琳身后,“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昭昭何时跟刘安相看了?你们江家别欺人太甚!

江琳没想到谢云檀会在自己身后,吓得一哆嗦,她讪讪道,“是、是祖母说的,我……

“我不管谁说的,你敢胡言乱语败坏昭昭名声,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咱们现在就去夫君面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谢云檀掐紧江琳的手腕,拉着人便往外走。

她理直气壮,气场强硬,周围那些小姐们纷纷退下去,方才还对江琳的话十分坚信,如今也动摇几分。

都是大家族长大的姑娘,那些设计人的手段她们都心知肚明。

走到万花台不远处的六角亭内,江琳重重甩开谢云檀的手,“三婶,你掐疼我了!

谢云檀眸子微沉,抬手一巴掌打在江琳脸上,“还能更疼!

江琳被扇懵了。

她难以置信地捂住脸,“你竟然敢打我,祖母都不会打我,你竟然敢……

宁穗看着眼前的一幕,又惊讶又期待。

老天爷!这是什么精彩的好戏,竟是被她给瞧见了!

六角亭后,树影憧憧。

模糊间有身影逼近。

“我说的很清楚,昭昭不会嫁给刘安,你为何还要在外面乱说?难道你们想毁掉昭昭名声,以此逼迫她嫁给刘安不成?谢云檀言辞狠厉。

江琳怒视她,气急败坏,“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你们两个死皮赖脸留在我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本就该是你们报答江家的时候了!

“你说什么?谢昭昭突然从竹林间出现,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江琳,“江琳,你刚说什么?

江琳“……

这小贱蹄子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她们姐妹两个怎么都喜欢听墙角!

“我没……

“我都听见了!谢昭昭一双眼泛红,恨恨瞪着江琳,她那么相信她,她竟然敢算计她!

江琳狡辩的话哽在喉咙里。

谢昭昭只觉得自己愚蠢至极,她还以为,江琳是江家对她最好的人,如今看来,她竟是欺瞒她最深的!

嘴上口口声声说会帮她,不让她嫁给一个阉人,如今竟在算计毁她名声逼她嫁!

江琳看计策被戳穿,她也懒得再跟谢昭昭演,“你一个没脑子的蠢货,真以为我看得上你?若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早把你打发出江家了,真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谢家小姐吗?

江琳用谢昭昭的软肋来刺她的心。

谢昭昭委屈抿着唇,死死压抑情绪。

“当初的谢家早就倒了,如今就剩你们两个没人要的弃女,真以为你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吗?你嚣张够了,还不是要你这个废物姐姐跪在我三叔面前摇尾乞怜,哭着求江家救你一命!

原本死命忍着的谢昭昭,听江琳骂起谢云檀,瞬间如同暴怒的小兽,冲上前就将江琳扑倒在地,一巴掌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我不准你骂阿姐!不准!!

谢云檀递给松月竹霜一个眼神,两人上前,明为劝架,实则紧紧摁住江琳的手脚,把人控制在地上,任由谢昭昭暴揍。

江琳身边的婢女想上前帮忙,还未迈开步子,短刃出鞘的声音令人头皮一紧。

下一瞬,身形修长高大的男子站在她们面前,举起短刃,锋利刀光闪过她们纤细脆弱的脖颈。

萧六冷睨着她们,眼神危险狠绝。

两个婢女倒吸一口冷气,惊恐地垂下眼眸,往后退去。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曦林书香回复书号3187

《不和离!主母重生送他满门见阎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